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世俗界的生物,只要有了自己的意识,都可以修炼,都可以成仙,成妖,成佛。鬼类和灵类生物也不例外,虽然灵类和鬼类都是能量体,又都被称为精神体,但两者还是略有不同的,灵指的是天生就是能量体的生命,只要构成身体的能量不溃散,它们永远都不会死亡,也不会消散。鬼指的是那些有着自己意识的生物死后的灵魂,由于长期依赖肉体吸取能量,这类的鬼类精神体身体结构并不稳固,如不尽快投胎转世,很可能会魂飞魄散。一般情况下,鬼比灵更加脆弱,但鬼却比灵更容易修成正果。

  眼前的这位红面长须的武将,正是三国时代大名鼎鼎的五虎将之一:关羽。据说他死后的鬼魂皈依了佛门,但最后不知为什么又成了鬼仙,受到世人供奉,不过供奉的人大多是个绿林草莽,强盗官差,武林门派,虽然也有老百姓在家中放上威武的关帝爷,但那是少数,大多数人还是跑到观音、罗汉、天尊像前烧香。

  当然,也有些道士、天师会召唤关圣降世,斩妖除魔,只是召来的,都是关公的影子并非真身,就像疾光这样。

  虽然关羽身为鬼仙,凭着仙灵的力量足以横扫任何一个世界所有的神,但现在来的却只是他的一个影子,再加上跨越了不知多少距离的异空间,能传到这里的力量实在少得可怜,但即使是这点少得可怜的力量,看上去也比那神官召唤出来的神影更接近实体,力量自然也更强。

  火翼的影子只是淡淡的,没有色彩,像是黑白电视机里的图像,但关帝的影子却清晰得多,虽然还是半透明的,赤红的脸庞、随风飘动的两撇长须却清晰可见。谁强谁弱,已经是一目了然了。

  赤兔动了,它载着古代武将冲向神灵的影子,神之影手中那根淡得只看得清线条的圣剑毫无畏惧的迎上。

  “当”

  关刀与圣剑硬拼了一记,如同骑兵对上步兵一般,关帝强大的臂力加上赤兔恐怖的冲击力,轻轻松松的将神之影撞飞,但神之影必竟是神之影,在落地的一刹那飞上了天空,随后,硕大的马蹄踩在它的落脚点,花岗岩的擂台整个炸开,碎石横飞,场上多了个直径丈余的大坑。

  “那马好厉害,就算是独角兽王也不可能一脚踩出这么个大坑来。”

  诗风情面色似乎有点不对,其实别说诗风情,就是我也很意外,关羽厉害点没什么奇怪,怪就怪在那赤兔马,虽然传说中它是匹绝世好马,可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这么厉害吧,它是马,不是龙,也不是魔兽,神仙妖魔一拳打一个大坑不算强,可是它两只前蹄一踩,效果就像烈性zha药爆炸一般,更何况这只是赤兔的“影子马”,赤兔真身的实力肯定不止这一点,然到它也成仙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仙也太廉价了吧?

  虽说一百个人,人人都有机会成仙,但真正成仙的又有几个,成仙之道可是难……好像不怎么难哩,我就两三年成的仙,这样想来,这马中赤兔倒也很有成仙的可能。

  躲过一劫的神之灵飘浮在半空中,原本就不太清晰的身形现在更是若隐若现,好像随时都可能消失一样。

  刚才与关刀硬碰一记,又被赤兔双蹄产生的爆炸波及,估计是受了很大的伤害。正当关帝腾空而起,要将神之影斩于马下时,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神官突然高声念出了几个音符,

  随后,场中又多了一个天使,这次并不是影子,这是真正的天使,如假包换的天使,原来他一直在偷偷的念经,我还以为他在发呆不懂动呢。

  天使左手持盾右手持剑,那张英俊的面容足以让地球上那些影帝歌星知道什么是“英俊”,明星代言的广告海报都可以撕下来了。

  “那天使只有一支翅膀,虽然是战斗天使,但必竟太弱,就算再加上那个半死不活的神之影也未必能战胜那个鬼仙之影啊,然到他另有企图?”

  天使的行动印证了诗风情的猜测,金光闪闪的天使之剑直指疾光,关帝只是放弃诛杀神之影,在空中调转马头,追向天使。

  天使有的只是一对翅膀,哪跑得过赤兔,不用关刀,赤兔只是轻轻一撞,可怜的天使就倒在地上吐血。

  好弱,真的好弱,就算是鸽子精也比天使强,虽然都是长翅膀的。

  看到天使已经受伤,我松了一口气,现在就只有那个快挂的神之影了……等等,神之影在哪?那家伙已经变得很淡了,不仔细看根本找不到,突然间,我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形出现在疾光不远处!糟糕!

  “神之影在你右边八米的地方,快跑!”

  可是迟了,在关帝赶到之前,神之影手中那把淡到看不清的剑已经刺出,虽然看不清,但那把剑还是有杀伤力的。

  “向后倒!”

  在紧要关头,疾光没有吓昏头,听从我的指示向后仰倒,剑刃紧帖着他的胸口划过,险险的划破了胸口的衣衫,一张张纸片散了开来,随风飞舞,那是我给疾光准备的咒符,没想到这下全散了。

  青龙偃月刀及时架住了那柄要命的神剑,良机以失,神影只得飞身脱离,从重重刀影中脱身而出,但它那本来就已经快看不见的身形更是淡得不能再淡了。

  “快捡啊!这是魔法物品!”

  该死的风把这张咒符吹到了观众中,人们顿时乱成一团,从开赛至今,疾光只用了三种咒符,召唤了两个强大的生灵,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厉害,这些咒符的价值谁都明白。

  “那是我的!”

  “别抢啊!要碎了!”

  “把你得到的那张交出来!”

  “发了发了,我捡到十张。”

  一个贪婪的家伙兴奋的捏着手中厚厚的咒符,尽管上面满是脚印,但在他眼中,那却是比黄金还贵重无价之宝,可是一只手从背后闪电般的伸来,一抓,那些到手的咒符转眼间无影无踪。

  “谁,谁抢了我的宝贝!”

  看着那个欲哭无泪的人,再看看乱成一团的人群,我心中不禁积了一股气:那些东西明明都是我的,只不过被风吹了,你们居然好意思说是自己的,唉,人啊。

  “你输定了!”

  逃过大难的疾光吐了口气,平稳了一下剧烈跳动的心脏,对着神官发出胜利宣言:

  “你差点杀了我。”

  “彼此彼此,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像你这样强大的对手。从一开始几乎就压着我打,好不容易找准机会用了点小聪明却失了手,可最后胜利的却不一定是你。”

  神官很坦诚的的笑着,不知从哪变出一张长长的黄符,和用来召唤关圣之影的那张符长度几乎一模一样:

  “看,这是什么?”

  满场皆惊,观众们对咒符的抢夺已经结束,人们的目光再次聚集擂台,神官手中的长条形黄符显得格外刺眼。

  “那张符是做什么的?”

  “我也不清楚。”

  对着诗风情,我耸耸肩:

  “我一共只做了三张长符,一张是召唤关圣的,已经被疾光用掉了,还有两张,一张是召唤八臂阿修罗王的,还有一张是低阶仙术‘天降罪’,那可不是道术和魔法能比的,不过他应该不懂怎么使用咒符吧……糟糕!”

  魔法世界的人当然是不懂使用咒符的,但是那些笨蛋恐怕会用使用魔法物品的方法使用——将精神力和魔法力注入符纸内,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唯一肯定的是储存在符纸中的道力与魔法力会发生冲突。

  “什么事糟糕了?”

  不用我回答,擂台上散发出的刺眼光芒已经不用我说什么了,传统道符中,九成以上的符咒是法术类咒符,可以施放风雷火电之类的法术,但是使用上比较麻烦,外行用容易出错而造成一些意外,但是那些召唤身外化身和异兽的咒符就没有这些意外了,要么就召不来,要么就召来,绝对不会像那些法术咒符一样把法术轰到自己头上。

  正因为召唤类的符咒外行人可以很容易的使用,我给疾光的咒符中九CD是各种异兽的召唤符,以及一些容易操作的道符。

  刺眼的光芒从符纸中放射出来,人们的眼睛不由得闭上,天使临死眼的惨叫和神子影破碎的声音清晰入耳,关羽的呼喝声和兵器交锋声不绝耳,当人们揉着被刺疼的双眼,看清场上的情况时,不安与恐慌瞬间弥漫全场,神的影子已经无影无踪,战斗天使被斩成大小不等的肉块散满一地,金色的血液染红了大片擂台,神官失去了一只手臂,捂着伤着倒在地上,看着半空中战成一团的两个影子,而疾光只是揉揉发疼的眼睛,左看右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是什么东西?这气息,居然……”

  “是修罗王。”

  “修罗王?那又是什么?”

  “那是印度神话中的东西,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以前他们是天神族的一员,极度的残忍好杀,但是后来不知怎么的被驱逐出神族,神族的身份也被剥夺,但他们的力量并没有变,性格依然凶残。”

  “天神族……天啊,世界上竟真的有天神族的存在……”

  诗风情似乎吃了一惊,正当我奇怪他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表情时,他却急不可待的催促:

  “还有什么,全说出来。”

  “……听说修罗族被逐出神界后,另找了一个叫‘修罗界’的地方定居,不过那个空间后来被佛陀看上,用来关押好杀嗜血的凡人灵魂,这些外来的灵魂被称为‘修罗’,而修罗界的原住民,也就是那些失去天神身份的神则被改称为‘阿修罗’,八臂修罗王就是‘阿修罗’一族的王,也是整个修罗界的王者。”

  在半空中缠斗的两个身影终于分开,红面关公倒负青龙刀,怒目圆睁,在他对面的,是一个恐怖如同恶魔一般的生物,血腥的气味、令人战栗的杀气弥漫整个赛场。

  它的身形巨大,六米高的身体披着金光闪闪的战甲,身体侧面,长着八只握着长长弯刀的手,如同蜘蛛一般,面目虽然并不丑陋,可是表情却狰狞至极,那张脸上的任何一寸皮肤都足以让人终生陷入恐惧。

  观众们发出一连串尖叫,除了几个非常胆大的,在场大部份人都被吓得昏死过去,即使没有晕过去的人,脸色也苍白可怕,阿修罗那满是杀意的面容本身就是一种诅咒,更何况是修罗界的王者。

  青龙偃月刀化做十余道虚影,刀刃划破空气的声音如同万鬼哭泣,八柄印度弯刀毫不示弱的迎上,两人再次战成一团。

  “那个阿修罗王好像是实体。”

  心头一震,诗风情及时的提醒让我注意到阿修罗王的身体并不像关圣那样半透明,也不像先前的神影一般虚无。是啊,阿修罗王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影子,而且神的影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和仙人的身外化身打成这种局势……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它是八臂修罗王的本尊!!

  魔法与召唤咒符的冲突竟会召来阿修罗王本尊!这绝对是重大发现,可以震动整个法术界,中国的道士修真们再也不用苦恼没有仙人指点了,请个魔法师,往道符中注力魔力,就可以把上至天尊,下至真人的所有知道名字的仙人通通召到凡间……那些想偷偷下凡又找不到门路的仙人们有福了,嘿嘿。

  “琳,有点奇怪,两人即然都有很大的本事,为什么双方都不用法力,连武技都没使出全力?任何两个神灵交手,再怎么的也会轰平一两座山头,可是他们……”

  我运足目力,仔细看了看缠斗中的人影:

  “事情可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在我们那儿,越往东方,神灵就越老实,阿修罗王是印度的神,受仙佛制约,不敢故乱伤人,至少不敢在仙佛面前大开杀戒,这家伙可真……他知关羽会念及赛场周围的凡人而不敢全力施展,要是周围的凡人死了一个,他的危险也就增加了一分,搞不好还会被追杀……这种事情在传说中可出现了不止一次。不过如果关羽再不施展法术,恐怕就会被修罗王击败,必竟身经百战的阿修罗王也不是吃素的,关帝也只是一个影子。”

  半空中,关圣已经渐渐支持不住了,必竟他的武功招式适合在战场上冲杀,像武斗家一样对决并非他的特长,再则,他并非真正的关圣,只是关圣的一个身外化身,对付普通的神魔不在话下,可是他现在的对手却是大名鼎鼎的阿修罗王,是经历过无数杀场存活下来的凶神之王,战斗经验远胜于他。

  青龙偃月刀终于被四柄印度弯刀架住,虽然从刀上传来的巨力震得阿修罗王虎口开裂,流血不止,但这是值得的,另外四柄弯刀划过一道弧线,刺向关圣,虽然只有一把刀刺中,但这足够了。巨力一发,青龙刀震开困住它的四柄印度弯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阿修罗王急急后退,同时将手中八柄弯刀的其中四柄射出,青龙宝刀在他胸口留下了一条长长的伤口,伤口虽大,只是皮肉之伤,而关圣的身外化身虽然躲过了飞来的一刀,却被其他三把刀刺中,消失在空气中。

  “喝哈哈哈!”

  阿修罗王仰天长笑,似乎在向天地宣告着它的胜利,带着杀意的笑声传遍整个城市,许多老百姓都放下手中的活计,略带惧意的看着那不详笑声传来的方向。

  这个时候,我是不是要跳出去,然后像那些道士、天师一样大喝一声:“待!何方妖孽,竟敢在此张狂,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之类。

  “风情,对上这个阿修罗王,你有几成胜算?”

  “如果他只用刚才战斗时的水平,我用全力的话,有七成把握胜过。不过为了几个凡人惹上这么恐怖的敌人似乎不太明智吧。况且这些人类又不是我的信徒。”

  废话!刚才有个武圣在这,胡乱杀生恐怕会引得那位鬼仙的身外化身放手一搏,虽然阿修罗王最后也会胜利,但他至少要废掉半个人,现在那位关圣的身外化身没了,你以为他还会有所顾忌吗?不过,这些神然到不就懂“除强扶弱”四个字怎么写吗?

  虽然这样想着,但我并没有把这话给说出来。

  阿修罗王拾起长刀,身形在原地消失,失去了一只手臂的神官见势不妙,连忙全力撑起一个金色的魔力护罩,同时,脚下出现一个光芒四射的魔法阵,诡异的狂风从他身边刮过,卷起一片尘土,金色的护罩瞬间崩溃,八道血淋淋的伤口出现在他胸前。

  阿修罗王的身形在狂风中显露出来,他的胸口也有八道鲜红的伤口,伤口的部位、长度与神官身上的一模一样。真是意外,那神官竟能伤到阿修罗王,我好像还没看到他出手啊,然到那个神官的速度快到连我都看不清?

  “是那个结界的问题。”

  诗风情抹去头上的汗珠:

  “那个魔法阵可以把伤害公平的平均给结界内的每一个个体……琳,这里危险不能待太久……”

  “该死的!这根本就是上位恶魔,就算当年的魔君也不过如此,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

  面对神官的咒骂,疾光不知所措,愣愣的立在当场,他修练过内功心法,阿修罗王散发的恐怖气息只是让他有所慌乱,不可能吓昏他。受到重创的神官在死亡的危协下奋起全力发动了一个传送魔法阵:

  “我弃权!我认输。”

  他的身影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是这已经不是比赛胜负的问题了。

  “疾光·银角获胜!”

  裁判刚刚宣布胜负,他的头颅就满在了地上,赛场中的魔法结界破碎,这个结界主要是防止选手的魔法失了准头,伤及观众而设立的,同时也是防止失控的魔兽伤人的一种手段,可是现在它碎了。

  狂风打着转儿将守卫场边的士兵撕成碎片,沾着鲜血与碎肉像红色的雪花一般飘落。

  “快点把它收回!”

  现在谁都看得出这个召唤生命失去了控制,召唤者已经逃得无影无踪,被召唤者正在疯狂屠杀着普通士兵。

  “那个不是我召唤出来的,我没办法!”

  疾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似乎是想问我有什么方法制服那个可怕的恶魔,唉,他也不想想,凭他那点本事给阿修罗王喂招都不够资格,居然还想制服他。

  “恶魔,竟敢在吾神苛阿妥砂脚下撒野!”

  就在凶神举起屠刀准备冲入观众席大开杀戒,危急时刻,空中闪过一道金光,十名天使从天而降,哈,我正想出手,现在看来没这必要了,省得暴露身份。

  被阿修罗王杀得七零八落的士兵们发出欢呼,救星来了。可是欢呼声很快就快成了绝望的呻呤。阿修罗王只是开口说了几句奇怪的语言,这些长着翅膀的“上天使者”就莫名其妙的跪在地上,阿修罗王举刀上前,手起刀落,轻松砍掉了这些天使的脑袋,没有受到一点反抗。

  “怎么回事,那些天使再怎么不济也不可能连剑都不挥任人砍杀吧。”

  “你不是神族当然不知道……”

  诗风情满头大汗,似乎刚才阿修罗王的声音也对他造成了伤害。

  “那怪物果然是天神族的……天神族拥有极高的法力,在当年,他们是神族的统治阶层,他们的声音可以封印其他神族的力量和战意,还会让其臣服……不过后来不知为什么一夜之间全部消失,若不是你身上的气息对那种力量有抵消作用,刚才我便会和那些天使一样……如你所说,他果然是天神族的。”

  有没有搞错!阿修罗是地球上的神灵(虽然他们的行为比恶魔还恶魔),怎么会和这里的神灵扯上关系?如果真是那样,阿修罗王岂不是一下子就变成了异界神族之王?那么凶残的家伙坐上宝座……天啊,我想信未来神族的名声会比魔族的名声更臭。

  当阿修罗王轻轻松松的将天使全部杀死,一抬头,唯一一个站立在擂台上的疾光竟是那么的显眼,一丝凶残的笑容出现在阿修罗嘴角,八柄印度弯刀如同八颗白森森的野兽獠牙,飞速逼近疾光。

  就算我想不出手,也不行了。

  

第三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