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了,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半个月,阿修罗王一直使用传送魔法在整个星球表面四处奔逃,有时候出现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留下一地血腥后逃之夭夭,有时候出现在鸟语花香的深山密林,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隔着数千里、甚至上万里的距离施法剑仙术,可是除了把高山变成大湖,严重破坏环境外什么也做不了,有的时候,这个可恶的家伙甚至跑到地底深处的洞穴,在我用土遁到达前早溜得影都没了。

  幸好,阿修罗一族还只是天神,只能在星球范围内传送,长白迷境中有书记载,曾有一些非常强大的神,虽然实力比不过仙,但却有着跨越星系的能力,甚至还能进行时空旅行,幸好,阿修罗一族虽然强大,却没强到那种地步,不然可真是逃得没影了。

  不过,我自认为比阿修罗王强上N倍,可我就是不会空间跳跃,唉!早知道就不修剑仙了,当个天仙、金仙也不错啊,哪会追得那么惨啊。

  不行!这样追下去什么时候才到头?我得想个办法,这样蛮追根本不会有结果,唉,真头疼,虽说我很聪明,但却绝对讨厌动脑筋,曾经有人说过,人一思考,神就发笑,但若是仙人思考呢?我想神是绝对笑不出来的吧。

  阿修罗王虽然是在整个星球表面和地底洞穴任意传送,毫无规律可言,不过这个世界的法则对于传送魔法限制得很严,传送的物体体积越大、质量越大、距离越远,所耗费的力量也就越多,阿修罗每次传送,都是尽可能离我远,每次都要传送上万公里,刚开始还能连续传送,到了后来,他每传送一次都要用两到三秒时间回复体力,而现在,他每进行一次传送,得花费数十秒来回复,看来他的法力是越来越不支了,不过也幸好这样,他后来的落脚点都选在大城市,但一落地就忙着调气恢复,没时间乱杀人。

  对了,就是这样,嘿嘿,本仙子有办法了。

  即使在高空中御剑飞行,我也不敢全速前进,以我的修为,御剑术最快可以以光速两倍前进,虽然可以很快的捉住他,但超越光速飞行时划出的音爆、气浪以及和大气磨擦产生的高温,和一种叫“真空刃”的武技原理类似,会轻易破坏地表的一切物体,只要我全速绕着这个星球转一圈,相信杀生最多的不是阿修罗王,而是剑仙女秦琳。

  要对付阿修罗王,方法其实不难,只是我一直都没想到,那个家伙,不过是只懂得杀戮、大脑简单的笨蛋,而我呢,则是文武双全的剑仙,我居然笨笨的跟在他身后追了老久,实在是失策。

  “天冥”的气息暴涨,仙剑的气息瞬间将我散发的仙灵之气掩盖,“天冥”作为一把仙剑,自然有着无与论比的灵性,它破空而去,在朵朵白云间留下一道淡紫色的轨迹,一位正在天空俯看大地的神灵眼睁睁的看着它从眼前飞过,飞行时掀起的气流吹散了周围的气流,也将他吹得晕头转向。

  “那是什么?居然飞得这么快?得去看看。”

  那位神灵伸食指,在空气中划了一个简单的传送魔法阵,他的力量比不上阿修罗王,使用传送魔法还要借助魔法阵。

  下一秒,他出现在“天冥”之前,尽管再次被气流吹飞,但他也看清了那淡紫色光芒中的是什么:

  “哈哈,神剑,竟是一把神剑,虽然不知道是谁的,但能飞得那么快,一定拥有很强的力量,我一定要得到它。”

  神的身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呼!累死了,算算时间,那该死的仙人应该快来了吧?”

  阿修罗王感觉到四周传来的异动,仙灵的气息由远处急速逼近,正当他准备再次施展神通逃之夭夭,那股仙气却打了个转,折向另一个方向。

  “奇怪。”

  阿修罗王有点摸不着头脑:那个仙人的灵觉出错了吗?不对,仙人的灵觉一向非常强大,不仅可以感应物体,连飘渺不定的命运和感觉得到却摸不着的宇宙法则都在查觉之内,这是常识,没有理由会出错的。

  “算了,反正又不是到我边上。”

  有多余的时间恢复力气,绝对是好事,阿修罗王根本不怕攻击范围超远的剑仙术,即使他身处这个范围内,因为他所处的地方是个城市,人口极多,神可以毫无顾忌的乱杀一气,但是仙佛不行,即使是仙佛中唯一不忌杀生的剑仙、明王尊也不会任意制造血腥。

  “阿修罗王,我总算抓到你了,你害我没日没夜的追得好苦啊。”

  我相信,我的笑容绝对迷人,因为我已经摘下了面具,可为什么这个杀人狂满脸苍白、一副大受惊恐的样子呢?呀,头上还冒冷汗,我长得这么吓人吗?

  “怎么会有女剑仙?”

  脸色苍白的阿修罗王虽然面色惨白,但说话依然口齿清晰,丝毫不含糊,只是他的第一句话大出我的意外,我还以为会说“放过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上仙饶命”之类的,谁想到居然……虽然他的第一句话是标准的汉语。

  “是啊,怎么了,不行吗?谁规定剑仙一定要是男的?”

  “没……只是我从来没见过修剑仙的女子,就像修天仙的一定是女子一样,是不成文的……你一定是男人婆。”

  “婆你个头!”

  一脚踢出,这一脚,带着我的愤怒,腿上除了十足的真气,虽然弄不死他,但绝对会让他伤势重到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到时候我再把他封印起来。

  “咳……”

  阿修罗王吐了口鲜血,魁梧的身躯被腾空而起,在空中翻起了筋斗,一个三百六十度空翻,又一个三百六十度空翻,周围的凡人们脸上都带着惊异表情,他们肯定很难相信,一个看上去纤弱的小女子,竟能一脚踢飞身高是她三倍,体重似乎是以吨记的八手异族。

  然而,就在他做出第三个三百六十度空翻时,一句标准的汉语钻入我的耳朵:

  “上仙,你们中国有语话说似乎是:青山不改,绿水常流,咱们后会有期。”

  不妙,这家伙要逃!

  还未等我采取行动,巨大的身体在空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又是传送魔法,这家伙欺负我是剑仙,不会空间传送,可恶!

  “神啊!是神啊。”

  当散发着淡紫色光芒“天冥”没入我的身体,周围的凡人们大呼小叫,甚至还跪在地上,虔诚的祈祷,晕啊,我不是你们的神,甚至连神都不是,向我祈祷什么。

  正当我重新锁定阿修罗王的气息,一股神灵的威压突然出现,睁开眼,半空中飘浮着一个神灵,他的后背还有一个魔法阵,哼,又是传送魔法。

  “看啊,又一个神!”

  好像碰上地头蛇了,我先走人。

  “喂喂喂,别走啊。”

  刚刚还一幅威严神圣面容,俯看众生的神,见我御剑而去,马上失去了仪态,可是淡紫色的光芒早已经飞远,声音传播的速度根本比不上御剑飞行速成度,就算我的耳朵再好,声音没传到耳中永远也听不见。

  阿修罗王受到重创,气息减弱得很厉害,尽管他现在依然比凡人强上数倍,可是在灵觉感应下,他却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就像弱小的蚂蚁,谁会在意哪只蚂蚁更强壮,至少看起来都一样,现在的阿修罗王,气息的强度和凡人没什么并别,要不是那股淡淡的杀戮之气,恐怕我都要失去目标了。

  这是又一个大城市,从城市标志上看,应该是在一个叫纳加克的国家里,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说过,对了,这里是斯达克的国家,不过这城市不是首都,我没来过。

  阿修罗王的气息在城南若隐若现,使我无法分辨他的具体方体,不过相信重伤的他,已经无法探测外界气息,更无法收敛气息,不过话说回来,若他会收敛气息,早就在追逐中使用了,结果最多也只是多让我跑一阵,最终逃不过被追上的命运。

  阿修罗王渐渐转眼,在醒来的那一刻,猛的坐起,八只弯刀还握在手中,这使他稍稍镇定。他身处一间残破的木屋内,严重破损的房顶只能盖住半间屋子,到处都是腐朽的木制家具和瓦砾碎片,墙边偶尔还能见到缺了口,但整体还算完整的陶器。

  “出来吧。”

  阿修罗王的意念散布到周围的空间,他要与之交谈的对像,是无法用语言交流的,精神上的交流比语言更直接,再省力,不用任何翻译。

  “可是我怕会吓到你。”

  看似虚无的空气中也传来一丝微弱的意念,意念中带淡淡的悲伤,回应着阿修罗王。

  “不就是一个鬼魂嘛,我阿修罗王什么没见过,怎么会怕一个小鬼。”

  “那我就放心了。”

  月光下,一个半透明的人影在空气中渐渐显现,那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

  “果然是个鬼魂,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救我?”

  “我叫依儿,你躺在外边,看上去受了重伤,无论是谁都会救你的,只可惜这一带是废城区,平时难得见上一个人影,除了鬼和野狗,没什么东西会对这里感兴趣。”

  依儿两眼无神的看着阿修罗王,大大的眼睛里全是麻木,好奇怪,这个年龄的小孩,即使死了变鬼,也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开心鬼才是,为什么会像个行尸走肉-----虽然现在她连行尸走肉都算不上,但鬼应该是非常接近人的,哪像她,除了会说话没有实体外,就像个丧尸。阿修罗王将刀剑拄在地上,强撑起身体,一步一步走到依儿边上,一柄弯成架在鬼魂的脖子上。

  “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在你的灵魂完全消亡前有什么遗愿,说出来吧,我阿修罗之王会尽力为你完成。”

  “没有。”

  透明,却清晰的面容依旧面无表情,麻木的双眼甚至连眨都没眨。

  “你然到不奇怪我为什么要杀你吗?你救了我,我却要杀你,你不恨吗?不后悔吗。”

  阿修罗王杀过成千上万的人,也消灭过无数鬼魂和神魔,但像她这样,却从没见过,也许她已经彻底压倦了这个世界。

  “如果你杀了,我还会感谢你,你的刀,会让我彻底解脱,魂飞魄散,不是很好吗?”

  “哈哈哈。”

  阿修罗王突然高声大笑,却扯动了伤处,一口鲜血涌出,可是他的嘴却动了动,将血全部吞下,但口中全是鲜红的液体。

  “你真以为鬼死后会彻底消亡?”

  “你说什么,鬼死后,然到不是彻底灭亡吗?”

  依儿木然的表情出现一丝惊慌:

  “那鬼死后,会变成什么?”

  “当然是变成一种叫‘逝’(音读‘逝’但不是这字,输入法中没有这个字)的存在,当鬼的灵魂消散,也就是魂飞魄散后,很多人以为鬼魂就此灭亡,但其实不是,消散的灵魂会融入天地间,就像是水滴流入大洋一样,那就是‘逝’,‘逝’保留着做人和做鬼时的全部记忆,而且意识也非常清醒,能思考,思考能力甚至远远胜过人和鬼,可是它们不能动,它们要代替世界承受痛苦,树林被砍伐、被虫咬,动物被猎杀,‘逝’要感到自然生物被同类或异类吞食、杀害的所有痛苦,你完全可以想像一下,你被一个人,或一个野兽撕咬的感觉,还有被扒皮、去骨,在沸水和油锅里翻腾的感觉,这种感觉,要持续一百万年,然后你才能重新变成鬼,继续转世。”

  阿修罗王满意的看到依儿原本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他很高兴,他最喜欢在杀死惊恐的生灵,他存在的原因,就是让人感到恐惧。

  “那你能告诉我,有没有办法让我真正消亡?”

  “有!”

  “什么办法?”

  “找个以吞食灵魂为生的怪物,让它吃掉你,不过虽然世界上有食魂鬼、食尸鬼以及各种形形色色、传说吞食灵魂的怪物,但它们却不能真正的把灵魂吞食,只是吸取灵魂中的一小部份力量,就像生物进食,消化系统永远不能将食物中的能量百分之百的吸收,如果你去找它们,你还是会变成‘逝’,除非是已经修炼到妖灵境界的食魂鬼。”

  阿修罗王似乎已经忘了身上极重的伤势,八只手臂握着弯刀在空中兴奋的挥舞着,不断着增加小鬼魂的恐惧:

  “真正能够让灵魂彻底消亡的,只有修真、仙人和妖怪,不过仙人是绝对不会做出‘灭魂’的事的,一般的修真,即使是邪派修真,也很少这样做,至于妖怪,虽然不忌杀生,名声也很臭,但这种会给自己招麻烦的事,它们从来也不会做的。这三种能够让你消亡的存在都不会做出过份伤天理的事,因为有天劫的存在,对了,天劫也可以让灵魂彻底消亡。不过你不要做梦天劫会来伤害你,就算是神魔,都没有资格看上天劫一眼。”

  “现在你要变成‘逝’了,有什么遗言吗?”

  阿修罗族的弯刀缓缓的举起,反射着月光,照得四周一片雪亮,一阵风吹来,墙边的小草微微摇晃,落下一滴水珠,好像是露水,又好像是眼泪。

  “没有了,活着太累,想死,死了也苦,想魂飞魄散,没想到死了再死,却更加不堪。”

  很能想像,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孩子竟会说出这般话来,不过做为一个鬼魂,她存在的时间也许已经很久了,但一般情况下,鬼的智力水平一般都保持在刚死时的水平,不会有太大变动。

  “你死了多久”

  “去年死的,战乱。”

  “哦”

  阿修罗王看了看四周,长满杂草的街道上散落着一些生锈的刀剑盔甲,路边翻倒的大方桌、菜案、门板、马车插满密密麻麻的羽箭,虽然箭头已经没入木中,箭尾的羽毛也已经腐朽,但密密麻麻、光秃秃的箭杆依然在像人们讲述战斗的残酷与惨烈。

  “但我不是被人杀死的,我是自杀的,因为当时的我根本没有活路,那些士兵下手太残忍,还不如自我了断来。”

  依儿抬起头,看着天上闪闪的星星,星星一眨一眨,如同上天眼睛,观看着世间的善恶美丑。

  “不知道为什么,我清楚的记得前世的记忆,而且不止一世,我的前世、前前世、前前前世,加上这一世,一只四世,活着和死后都被清楚的记得,每一世,我都是自杀死的。”

  “连续四世都是自杀?”

  阿修罗王倒吸了口冷气,自杀不奇怪,连续自杀倒也可能,但连续四次自杀就……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自杀可是一项罪。”

  “是的,第一次,十八岁那年我因情而自杀,按照规定,我要重复一万次自己死亡的过程才允许重新转世。第二世,我带着记忆投胎,父母因为是个女孩将我丢弃深山,一只母狼收养了我,但在我十岁那年,我所在的狼群被人类围猎,所有的狼都死了,只有我活着,但我被当成人狼,四处展览,受尽折磨,最后我终于决定自杀,咬舌自尽。”

  “第三世,这次总算出生在贵族家庭,谁想到在我刚刚行完成人礼的当天,我父亲失势,被政敌击倒,皇帝命令将家族中所有男丁斩首,女性则被贬为官妓,一天之内,我的身份就一落千丈,看到在家四处抓人的士兵,我选择了自杀,早死早投胎。”

  “那这一次呢?你为什么不选择被杀,而要自杀?在战争中死于敌兵刀下并不会受到惩罚。”

  弯刀缓缓的放下,阿修罗王第一次对即将死于刀下的亡魂产生兴趣,他也是第一次和同一个对像说了这么多话,聊了这么久,即使是自己的母亲,和他说的话一只手的手指都数得过来,事实上在大多数时间里,阿修罗们都在想办法增强自己的实力。

  “是啊,但我已经自杀了三次,再自杀一次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死了还可以再投胎嘛,只不过中间多受点折磨而以。”

  难怪这女孩会这么麻木,原来已经“大彻大悟”了,她的心境恐怕已经和一些参悟生死的老修真有得一比吧,要是这件事被修真们知道,不知道那些特意修心的修真会不会气到吐血:自杀也能修心。

  也许,我给她一本秘籍,她要不了几百年就会修成鬼仙吧。

  “你很有意思,我突然不想杀你了。”

  阿修罗王放下了长刀,轻轻咳了咳,抹去嘴角边的血迹,重重的坐回枯草铺成的床上,他现在根本不怕我来找他,如果被我找到,反抗根本是途劳的,伤得那么重,连跑都不可能。至于其他的危险……周围的野狗和怨灵早被阿修罗族特有的凶煞气息赶得远远的,就算来个大魔物、主教之类也不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凭他们是动不了自己的,眼下最重要的事还是修养生息。

  “你是怎么受伤的?打伤你的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人。”

  “是啊。”

  阿修罗王摸了摸被踢的部位,虽然皮肤和骨头没有任何损伤,胸甲也完好无损,但剑仙特有的真气却无视任何防护,在不伤及表皮和骨骼的情况下直接进入体内,打击体内器官,当年阿修罗一族在不知仙灵底细的情况下闯入一位剑仙隐居洞府,与守山门的剑仙弟子发生冲突,并杀死了一位剑之修真,据说是那位剑仙的最得意的门生。

  结果可想而知,愤怒剑仙破关而出,血腥的报复和无章法可寻的手段使得阿修罗一族几乎灭绝,不少人就是死在这种类似“隔山打牛”的功夫下,不管穿了多厚的盔甲,不管护身法宝多么强大,掌风过处,除了没有半点血腥的尸体和完好无损的装备外没有别的,这种手段和无坚不摧的剑气刚好相反,杀人于无形之中,也就是那次之后,阿修罗一族永远失去了回到天界的资本,他们快要死绝了。现在想想那女剑仙应该是手下留情了,不然自己早已经是一具尸体。

  这种功夫,真是可怕。

  幸好这门功夫是学不会的,要靠自己领悟。

  

第三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