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这是五一假期的最后一章,以后的等暑假再上传吧。

  在炎焱的神居,主人与一位黑发黑眼的妙龄女子相对而坐,天使和神仆们将下界进贡的珍果美味一一送上。

  “一个下位天使而以,哪次教派冲突不死上几千几万个的,秦仙子不必将善心放在他们身上,那是浪费。”

  本以为炎焱会因为死了一个天使而大发脾气,但没想到他根本没放心上,甚至还奇怪我为什么要提起那个不幸的天使,唉,看来天使的地位也不怎么样啊,挂着“上天使者”的牌子,神却没将他们放在心上,那个死在阿修罗王手中的天使,算是白死了,不过这样最好,省得炎焱惹上那个八手凶神,我还要当调停人,自找麻烦。

  “不过本神认为,与其关心微不足道的天使,还不如想想自己,秦仙子,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强敌环视,仅凭中疆之力恐怕很难……”

  “哦?”

  我干脆装傻吧,看看这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

  “强敌环视?不会吧,中疆也就是个刚刚发展起国家,全国只有一座城市,而且还没建好,各种社会体制都不完善,虽然贵教和飞兰神教支援了我国不少人口和财富物资,再加上大量外来人口涌入,但全国人口依然不足百万,除了那座孤城外,连个村庄都没有,随使一个找个外国行省,或是那些发达的大城市都远远超过整个中疆,按照你们的说法,中疆可是蛮夷之邦,未开化的国度,那些长期生活在地底的百姓在钻出地下城的时候甚至还有不少人被阳光刺瞎了眼,这样的国度,也会有人打主意?”

  “仙子然到真不知道吗?中疆可是一块大肥肉,肥得冒油,不少到过中疆的人甚至说,在那儿抓起一斤土,能挤出半斤油来,拿起一块石头,里面是一成金,两成银,三成铜,四成铁,无论农耕民族还是游牧民族,对这样肥沃的土地是绝对不会放过的,而有些心怀不诡宗教也在一旁煽风点火,当然,本教宣扬正义,绝不在此列。”

  “中疆若真的像你说得那样好,然到你们不动心吗?你的教民然到就不动心吗?”

  我微微的试探了一下这个红头发的神灵,从一开始这家伙的表现就不太自然,我对他也有一种莫名的敌意。

  “呵呵,我星天教就算再困难,也不会去打你中疆主意的,我们和那些邪恶异端不同,我们是正义的神,不会这么做的。”

  看你那副假笑假笑的模样,谁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说不定哪天你大旗一挥,把中疆定为“邪恶异端”,把大批大批的“异界十字军”送入中疆。

  “不过,像你这样聪慧的女神应该为自己的守护国想好了出路吧?”

  “出路?”

  轻轻喝了口一位天使端来的“神酒”,嗯,味道不错,甜甜的,有点像糯米酒,酒精度很低——异界的统治者中流行的就是这种带甜味、香味的低度酒,完全可以当普通饮料喝,看来这股风气是神灵带起的。

  “我从来没想过什么出路,我是个剑仙,类似你们神族中的战神、斗神、武神一类的神灵,我是个粗人,我的脑子里都是肌肉,那些复杂的问题就算我脑袋爆掉都想不出来。”

  “粗人?”

  炎焱惊讶的看到我很没仪态的用手抓过一整块肉排,“咯碰咯碰”的大口大口啃食起来,一根根碎骨被我丢乱到桌上、地上,吃完后满手满脸都是油腻,真难受,纸币在哪?桌上除了餐具就是食物,没半张可以擦手的东西,只好拉过站在我身后,帮忙端菜的天使待从,把嘴上和手上的油全擦在雪白的翅膀上——我第一次发现,天使之翼居然比面巾纸还好用,擦得真干净。

  那个倒霉的天使虽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岗位上,但他脸上欲哭无泪的表情还是差点让我笑了出来,至于周围的天使、神使、圣徒一个个满脸通红,想笑却又不敢笑,唉,忍笑也是一种痛苦啊。

  “咳咳”

  炎焱对我故意做出的“粗人之举”装成一副没看见的样子:

  “我相信你的实力不逊于任何一位神灵,这点在你改造中疆大地时就已经为人所知,但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次面对的,不是一个神灵,也不是一个教派,而是数十个异端教派,纵使你再强大,双拳难敌四手,你斗得过他们吗?”

  “我不一定要和他们斗啊。”

  手上好像还有点油腻,在天使的翅膀上多蹭几下,嗯,不错,干净了。

  “那些家伙打一开始,就没把我和中疆放在眼里,脚还没跨进中疆呢,自己就先打起来了,能踏上中疆土地的又能有几个,就算到了中疆,他们也要实力大损。”

  我没有说假话,冒险者公会情报里写着清清楚楚呢,与中疆相近的几个岛国,同时决定发兵中疆,结果几国的舰队在海上相遇,谁都不想别人比自己抢先,二话不说就以刀剑相加,大船小船一起上,死了多少人我不知道,可是据说那一带的海水接连两天都是红的,各种食肉的海生物成群结队的出没,估计死的人不会少,就算胜利的一方也不好过,同样也是元气大伤。这还没完,还有后继消息,唯一一个海战中的胜利者把残破的战舰进入中疆领海时撞上了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冰山群,舰船又沉了不少,由于在冰山群中找到一条航道,只得灰溜溜的跑回老巢,据不可靠的消息,那几个岛国的神灵因为这事还打了个天翻地覆,想到这里可真高兴,冰山锁海看来挺成功的。

  “但即使这样,能进入中疆腹地的异端神灵依然有不少,你然到想让中疆唯一的城市成为那些邪神的擂台吗?”

  “当然不会,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你有什么办法阻止那些异端吗?”

  “没有,我老大粗一个,没办法。”

  周围的天使、神仆个个面色古怪,就连炎焱的表情也不正常,我当然明白他们在想什么,要是三大五粗的壮汉自称是粗人,没人会觉得意外,若是我是个肌肉女,三番五次的自称是“粗人”也不会有人觉得怪异,可我却一身瘦弱,怎么看都是一副弱不经风的模样,身上的衣裳虽说只是套普通的硬皮甲,但我给人的感觉绝对和“粗”字沾不上一点关系,甚至差了十万八千里,可偏偏我不但自称“老大粗”,还做出如同农夫般的吃相,甚至还把天使的翅膀当成擦手布,这些就足够让人……但愿他们不会发现我是故意的。

  “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秦仙子觉得怎么样?”

  这家伙现在倒帮我出起主意来了,看来他还真以为我是个没脑子的人啊。

  “洗耳恭听。”

  “还要洗耳朵?来啊,把圣水端上来。”

  “……不用了,不用了,说吧,我听着呢。”

  唉,炎焱这家伙,根本不懂成语,还真以为我要洗耳朵,以后还是少用成语为妙。

  “仙子,您不如趁着现在各教派还未正式发兵之前加入我星天教,仙教成为我星天教的支教,就像我的焱神殿,该得的利益不变,让国君签下攻守同盟契定,这样也能唬住那些想宵小之辈。”

  “这个嘛……”

  见我似乎有入教的意思,炎焱赶忙趁热打铁:

  “其实像星天教这样的大教派教是几个教派聚合成的,说白了就是我们神灵之间的联盟,绝对不会损害支教的利益的,要不然谁还入教啊。”

  其实说实在的,新建的国度缺这少那的,麻烦事特多,若是我加入一个教派,能省心不少,必竟一个支教有难,其他的支教不会不帮,可是其他教派的神官,对上司是满脸笑容,对教民却比凶神还凶,我很担心仙教目前收“香火钱”的方法会被强制征税代替,我可不想仙教变成税务局。

  再者,星天教和飞兰教到目前为止对中疆还不错,我要的物资大多有求必应,但谁知道这些神的心理在想什么,现在不少国家对几乎没有军事力量的中疆都垂涎三尺,若不是顾忌有本仙女坐镇,早就把狗爪子伸进来了,那些人都不是笨蛋,中疆没有军事力量,若别国的军队入侵,本仙子是一定会出手的,对方没有神灵的保护,仅仅只有神殿和政府的武装力量等同于送死,除非有自己国度的守护神亲临,不然去再多的士兵也是送死。

  也正因为这样,到现在为止,仅只有几个国家派出小规模军队进行试探性进攻,主力都等着神灵的意思,这仗不打则以,一旦打起来,可就不是凡人能插手的。正因为这样,我想看看这两个大教派对中疆、仙教的意思到底怎么样,谁是笑面虎,谁是真朋友,到了锋烟四起的时候自见分晓。同时,也是防止连累他人的办法,至于本仙子的安全问题,通过那几个与我接触的神灵和地球来的阿修罗王,我搞清楚了神与仙的实力差距,这些神灵和修真打架都不一定能赢,还想跟本仙子打。

  哼,找麻烦可以,想要什么时候开打你们说了算,但什么时候停火却要我说了算。主意虽然已经打定,但我却依然在装“老粗”:

  “这个嘛,我想那些异端邪神不会打中疆的主意吧,对于那些人类来说,肥沃的土地和采之不尽的矿产的确很诱人,但神灵对这些可不稀罕。”

  “是啊,他们是不稀罕那些钱财土地,但他们要的是……”

  炎焱的眼睛在我身上上下打转,愣是不把话说完:

  “想打中疆主意的神灵,都是男性,大多都有风liu史,他们当然不会对钱财和土地感兴趣。”

  “他们有风liu史又怎么了?和战争有关系吗?和中疆有关系吗?”

  我继续装傻。

  “本来是没有,但自从你成了中疆的守护神,这里头就有关系了。”

  “什么关系?”

  这时候炎焱却闭口不言,只是一脸尴尬的狂吃,把嘴里全塞满食物,嘿嘿,难得能看他变一回“粗人”。

  当然,我也能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这女人脑子里果然全是肌肉,话说到这份上都不明白,还非得我点明……不行,我是正义的神灵,那话说出来都有辱我的身份,绝对不说。

  直到我道别为止,炎焱再也没有提起入教一事,只是我觉得好奇怪,虽然我对自己的长相非常有自信,但我也绝对不会自恋到以为全天下的人神魔鬼都见识过本仙子的绝世风姿,神,我只见过五、六个,其他的神我都没见过他们,相信他们也都没见过我,这世界上又没有电视,那些好色神灵哪知道我长什么样,绝不可能只是凭着只言片语的传闻就亲自为难中疆。

  难道,有人在打我主意,或者在打整个世界的主意,现在的中疆就像一个火yao筒,借着它爆发一次世界大战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到底是谁在幕后算计,要是被我知道,非让他尝尝本仙子的手段不可。

  “阿欠”

  某个对着水晶球发愣的人影打了个喷涕,“仙之诅咒”生效的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人影接过身后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水晶球中的人儿看个不停,好像永远看不够似的:

  “秦琳啊秦琳,你真是越看越可爱,你做梦都不会想到你和你的守护国很快就是我的了,哈哈哈。”

  “阿欠”

  奇怪,我怎么会打喷涕,一定是有人在背后算计我。

  

第三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