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米雷卡帝国首都——曙水,经过三天三夜的赶路,终于看到这灰白色的城墙,据说这些城墙所用的城砖是由海底一种红色海草混合火山灰和粘土,经历炉火七七四十九日烧制而成,坚硬如同钢铁,再由一种强力粘合剂构筑,就算是投石车与魔法炮齐轰都不会有什么太大效果。

  不过在我看来,这些城墙虽然确实很坚固,常用的攻城手段起不了什么作用,即使是极注意城防的古代中国也找不出几段能与之一比的城墙,可是这些城墙花费的资金也极其惊人,还限制了城市的扩展,习惯了现代地球上那些无城墙,道路四通八达的城市,再身处这些冷兵器城市……虽说城墙是冷兵器的一大特点,但我就是觉得别扭,我对城墙没好感,要说城墙的阻敌能力,当初德军进攻列宁格勒,苏军可不是靠城墙阻挡,让人在城市建筑群中步步设防,诂计能起到比城墙更大的效果。

  不过呢,我对这方面不太通,照理想虽然是这样,但冷兵器时代和热兵器时代必竟相差太多了,我现在想的只是怎么把这段城墙搬到中疆去,当然不是用在中疆的国都(目前是唯一的城市,我还不知道中疆人把这座城市叫什么名字。)我记得我曾经在平原中央弄了一座U字形的矿山,只有一个进出口,山上的矿产就算被开采也会再生,永远也采不完,是块不可多得的宝地,迟早要建城市的,我把这里的城墙搬过去,往唯一的出口一堵,效果绝对比放在中疆首都更好……

  “秦小姐,再想什么呢?”

  伟大的兴国之路被人打断,我只好斩时把搬城墙的念头放在一边,转过头,对上了两双一往情深的双眼,那两只眼睛正含情默默的看着我。

  虽然现在为了太过引人注目,脸上扣了面具,但见过我真容的两个“白吃”(的确是白吃,白蹭了我一顿饭,不是叫白吃是叫什么。)摇身一变,我身边就多了两位大情圣,一个比一个大方,不过我对物质的需求并不高,倒是替他们省了不少钱。

  后来,这两位家伙还背地里告诉我对方的糗事,从小时候尿床后不换被褥到冒险时被疯狗追咬,或是与某位丑得不像人的老年妇女的不正常关系(估计是瞎编的),一件不拉的进了我耳朵。

  这些无聊的言语我不想多听,我只想借这个机会了解到米雷卡帝国和暗海教的高层动态,以及他们以中疆的具体打算,好在关鍵时候捣乱。

  他们救他们的妹妹,我保护我的中疆,没有什么冲突。

  “没想什么。”

  看着一队骑士纵马狂奔而过,马蹄扬起的尘土引得路人一片骂声,我挥挥手,那些即将从车门和车窗飘入的尘埃打了个转,拐去一旁。

  “我在想……暗海教即然要用活人来祭神,可是他们的国都又不在海边,用来祭神的人怎么会在曙水呢?”

  “哦,这是因为教皇阁下和皇帝陛下都在国都的原因,他们不会为了三个女子而移驾到某个海边城市,祭祀也是在国都举行,祭祀完后再将人运到海边圣地,接着再进行一次入水祭祀,然后……”

  周围的气岔突然沉重起来,也许他们都想起了自己的妹妹还在“神掌”之中。(虽然身处危险,但并非落入恶魔手里,又和祭神有关,所以不应该叫“魔掌”吧)

  “你们这是怎么了?要不了多久,你们又会见面,兄妹团聚,不是很好吗?”

  “琳,你真那么想吗?你以为真的像我们计划中的那么简单吗?你然到就没考虑到危险吗?”

  看到皮尔一脸沉重,我好想对他说:当然没那么简单,而是更简单,简单到只要我闖进去抢人出来就完事,一点也不复杂,不过这话我还是忍了没说,要不然他们会以为我有幻想症。不过,我还是得装装:

  “你们不是有偷来的请帖吗?一个人和我进去,制造点小混乱,然后趁乱带人出来,坐上预备好的马车,出城,不得行了?”

  “不,你不了解其中的危险!”

  两人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情绪也开始激动:

  “那时候,皇帝和教皇都在场,戒备森严,皇家禁军个个都有大剑士水平,更何况还有教派的武装人员,圣殿剑士、神殿骑士无论哪个都不是吃素的……琳,不然你别去了,这件事和你无关,你没必要冒险。”

  米奇脸上泛起苦涩的笑容:

  “兄妹相聚,呵呵,搞不好会在天堂里相聚。”

  想把我丢一边?门都没有。

  “你们就这么放过我?不怕我去告密?这个事情,举报的话应该有大赏吧。”

  “我相信你不会去举报。”

  皮尔倒是一脸轻松:

  “直觉告诉我,妳不是个简单的女人,我相信你有很强的背景,甚至可能强到无所顾忌的地步,如果你非要去我不阻止你,虽然我不相信你会为了帮助我们而亲身涉险,但我也不想问,只希望你们考虑清楚,并注意自己的安全。”

  这个皮尔把话说得这么明白,真是个爽快人,大家行走江湖就是要这样嘛,这些话我喜欢,但是我不会嫁给你,呵呵。

  “皮尔!”

  米奇倒是急了,皮尔对着他一笑:

  “没事的,我相信琳有保全自己的本事。”

  随后,便是长时间的沉默,即使马车驶入城市,外边热市非凡,车中也是死一般的沉默。

  三日后,曙水城全城张灯结彩,信徒们忙着祷告,神官则在广场上高声朗读着圣经,还有一排排穿着洁白衣装的青年男女高声唱着赞歌。

  广场上还立着个大木桩,上面捆了个人,四周堆着泼了油的木材,据说是要处死异教徒,用火刑!

  宗教气岔真是太浓了!不习惯。

  我放下马车上的窗帘,示意车夫加快速度,一声鞭响,华丽的马车扬尘而去,只留下一群被我迷得神魂颠倒的人,任凭周围的女性如何怒喝,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唉,我只是露了一下脸而以……不过这样的话计划成功率会大大提升吧。

  瞧了瞧身上的这件所谓的“贵族流行连衣裙”,再看看坐在我边上处于痴呆状态的皮尔,口水一滴又一滴的落在那套五十枚金币的“贵族礼服”上,还有那个装扮成马夫的米奇,这套行头足足花了十万枚金币,仅是那四匹拉车的纯种白马就花了七万金币,这些钱几乎都是我出的,两个救妹心切的勇士把口袋翻了个底朝天,再加上水晶卡上的金币,加起来却还不到一百枚。

  可怜,可怜,要不是有本仙子仗义相救,两位英雄就算有请帖也只能站在门口发呆吧,任何一个守卫都不会放那些衣着寒酸,连马车都没有的人进入吧。

  有像征身份的华丽的车驾,又有持盖着皇帝大印请帖,轻而易举的通过了守卫的检查,这在意料之中,他们偷的请帖,并不是首都贵族的请帖,而是外地贵族的请帖,这没几个人认得,丢失皇帝送来的东西是重罪,恐怕那位可怜的贵族不敢向皇帝报失吧。

  贵族,走到哪都一样,虽说每个国家的贵族服饰什么的都不一样,但老贵族都是一副衣冠楚楚、正人君子模样,贵妇、贵族小姐们脸上全都抹着浓妆,但也有几个例外,至于那些贵族中的青年才俊……是有几个家伙看上去老成稳重,不过他们的眼神却让人知道,这些家伙中没几个好东西。

  在我到来之前,这里的主角或许是某位漂亮的小姐,或许是哪位英俊的青年,也或是哪位新立功勋的老贵族,但当两眼迷离的皮尔木然的挽着我的手(倒不如说是我拖着他,因为我一触碰到他,痴呆病病情马上加重)出现在大厅。

  乐师停止指挥!

  乐手停止演奏!

  贵族之间不再互拍马屁。

  待者倒酒的动作如同电影镜头定格,鲜红的酒水从酒瓶中落入美丽的水晶杯,又从装满了酒的杯中流过待者的手,落在鲜红的地毯上。

  平时满脸威严的皇帝此上时脸上再无半点国君应有的威严,如同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从坐位上站起,脸上满是迷恋与爱慕,坐在皇帝身边的教皇更是没形象,口水弄湿了胸口的一大块衣裳,他身后的神殿骑士,便是失魂落魄。

  不要这么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只是上了点淡妆而以。

  现场唯上正常的只有那些平时看起来温文而雅的贵族女士,可是现在,她们看向我的眼神有羡慕、有妒忌,甚至更多的带着仇恨,一副恨不得将我撕碎的样子——我和你们有仇吗?居然这样恨我!

  不过这样的情况尚在我的意料之内,我用手肘轻轻捅了捅皮尔,示意他可以开始行动,因为我已经看到那三个站在教皇身后的“活祭品”,虽然打扮得花枝招展,但脸上的忧郁之色谁都看得出来,特别是她们身上似乎还被下了某种禁制类法术,三个其中一个长得和皮尔有三分相似,另一个和米奇也是一副兄妹脸,不用看就是她们了。

  可是皮尔没有行动,我转过头,却看到他依旧满脸痴迷,我只好用偷偷的点了他哑穴,然后捏着他腰上的一块肉,然后来个三百六十度旋转,嘿嘿,这下清醒了吧。

  看他疼得满头大汗的样子,我暗自庆幸自己先前点了他哑穴。

  “在教皇身边,快去!”

  清醒过来的皮尔立刻明白过来,趁着目光都盯着我的时候向教皇摸去,当然,临走时我顺手解了他穴道。

  接下来就要来猛的,以便更加吸引人的注意力。

  我要把自身的优点完完全全的发挥出来,彻底迷倒这些家伙。

  有了,天魔媚术!

  虽然我没有学过那功夫,但临阵磨枪,不亮也光。

  不必把那种邪功完全学会,只要学点皮毛,“放电”的威力增加就行了。

  仙力默默的运转,然后……媚眼一抛:

  “哦,我的心脏!”

  一个头发斑白的老贵族捂着胸口倒在地上挣扎着,被人抬走时还不忘叫着:

  “放我下来,那是我的女神,我要和我的女神在一起。”

  ……老爷爷,你的年纪不小了吧?

  再对其他人试试。

  一时间,电闪雷鸣雷霆万丈(又不是真的放电,没那么恐怖吧?),四处放电的结果就是人人眼中都闪动着爱的火花,看到那些渐渐变得疯狂的眼神,我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冰冷:好像有点玩过火了!

  “天哪,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会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一个瘦脸青年在我面前单膝跪下:

  “若非神让我降生于世,哪有配得上如此美丽小姐的男士。”

  呃,脸皮好厚的家伙。

  “嫁给我吧!”

  一朵鲜艳的红玫瑰送到了我面前,在玫瑰后面,是一双乞盼的眼睛……

  但那朵玫瑰被很快被另一人夺下,持花之人也被精粗暴的“请”到一旁,一个体格高瘦,双目炯炯的有为青年自做主张的将那朵花插上我的头发,还好玫瑰上的刺被削掉了,不然挂伤头发我决不饶你:

  “喜欢这朵花吗?我的女神,虽然这花的美丽与您相比微不足道……”

  呃,这叫什么?借花献佛?不对,应该说是借花献仙,我有点发寒的看了看四周,衣冠楚楚的贵族们不论青年老人个个都闪着骇人的目光,两众目熾射出青绿色的光芒,如同乱葬岗上的点点鬼火,又如同黑夜中群狼中的眼睛,恐怖!

  “美丽的人儿……”

  “我的心肝……”

  我理制的后退了一步,这些人,很可能感染了某个恐怖游戏中所说的“T病毒”成了生化丧尸。

  以前我听人说美丽也是一种罪,我不以为意,并常常为自己美丽而自豪。

  现在,我相信了,可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在这离地球不知有多远的地方,即将上演“生化危机”——一切因为我而起,好像我与T病毒用着相同的作用。

  而皮尔才刚刚摸到教皇身边,正准备带人走,周围的人全都被迷得神魂颠倒,没注意到他们的举动。

  “神爱世人……”

  猛的突然闪过一句类似“佛号”的声音,只是“神爱世人”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

  已经有点丧失理智的人群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硬生生的挤开一条通道,教皇披着锈有教派标志的深蓝色神袍,四平八稳的顺着通道走到我面前,满脸的威仪……大BOSS终于动了?奇怪,他刚才不是明明已经被我诱惑了,怎么现在看起来像没事的人一样?然到我的诱惑不起作用?不可能,我到异界已经有些时日了,我知道这里虽然有人修炼武技和魔法以及其他异术,但是却没有人“修心”,至少我知道“教皇”是不会修心的,因为这里的人太注意直接的力量,不注重心性的修养,难成大道。

  可是事实又摆在眼前,这位教皇,媚术对他不起作用,他识破了我的计划。

  功亏一篑。

  不过那又能怎么样,要是这些家伙不识抬举,本仙子马上奋起神威杀出去,看看谁能留得住我。

  想到这里,我暗暗集起真气,准备在冲突发生时的第一时间给皮尔以及那三位“祭品”以保护。

  

第四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