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神啊!您真是太关爱我了。”

  正当我暗自戒备,准备出手时,刚才还满脸威仪的教皇突然满脸泪水:

  “主啊,我信奉了您三十年,终身未娶,您终于被我的虔诚感动,派了一位女神下凡当我的妻子……”

  说到这里,教皇回过头,怒视身后成群的贵族,脸上不再是以前那副圣洁的模样,而是如同地狱恶鬼般狰狞和凶狠:

  “她是我的,她是神赏赐给我的,是对本教皇虔诚的肯定,你们现在想干什么,想和神的意志为敌吗!”

  呃,什么和什么啊,这教皇,也太会借神的名义兴事了吧,看来,神的名义真廉价啊。

  不过,看来这个教皇还是被我媚惑了,远没有我想像的高明,害我吓了一跳。

  “胡说!”

  丧失了理智的皇帝拍案而起,与教皇相互怒视,如同两只争斗的公鸡:

  “她是朕的,神见朕治国有方,又一心一意的信奉大神,毫无丝心,再加上皇族个个都是帝国最虔诚的信徒,把神的声音与光辉散播到帝国的每一个角落,她是神赐与朕的!是赐帝国的皇后,是帝国兴盛的像征,她要母仪天下,这是神的祝福,你不能把她从朕的身边夺走!”

  呃,这两个家伙,居然说得这么有模有样,有反有眼,好像真的一样,我暗中运转真气,再检视了一下仙灵之力,确认自己还是剑仙女秦琳,而不是神赐与帝国的凡人皇后。

  “我是教皇,只有我是神在人间的代表,只有我才能代表神的意志,你算什么,不过是一个皇帝而以,竟敢违抗我……违抗我,就是违抗神的旨意,你是邪恶的异端,接受神的制裁吧!”

  不会吧,说动手就动手?

  只见一道圣光从教皇手中劈出,可怜的皇帝叫都来不及叫一声就化为满天飞舞的肉块,看到从天落下的星星点点的血迹,再加上我已经收回了媚术,人们的眼睛渐渐从痴迷中回复过来,皇帝死亡的那一幕印入了每一个人的眼瞳。

  出人命了!

  在皇家的地方出了人命!

  皇帝在自己举行的宴会上死了,还死的很惨!

  皇帝的待卫居然坐视自己的君主被杀!

  杀死皇帝的人是教皇!

  只是口舌之争,教皇就杀了皇帝!

  人群乱了,皇帝的不正常的死亡往往代表政权的更替,代表政变!

  发动政变的人是教皇!

  每个人的心里都把教皇和反贼之间划了个等号。

  教皇要造反!

  教皇要篡位!

  教皇肯定还会杀人灭口!

  留在这里就是等死!

  贵族们乱成一团,夺路而逃,女子的尖叫与男人们惊慌的叫声连成一片,争相恐后的逃向出口,还好出口宽阔,要不然自相践踏是免不了的。

  我也亲眼看见,皮尔和那三位少女混在人流中成功脱逃。

  回过头,我直接看到的是教皇,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自己的双手,再看看只剩下半shen的皇帝,周围是同样一脸惊异,还未回过神来的神殿骑士、皇宫待卫,他们显然被眼前的事情搞愣了。

  意外、意外,我也没想到我居然能造成这样大的混乱,看来米雷卡是要乱上一阵子了。

  但是,我真没想到,媚术居然这么厉害,怪不得当年狐妖妲己不费吹灰之力可以灭掉一个国家,我得少用这法术,不然以后我的名声会很臭很臭。

  贵族都逃光了,只留下还没回过神来的守卫,四周一片死一般的沉静;

  他杀了皇帝,反贼的帽子是戴定了。

  可是教皇的权力不是比皇帝更大吗?他怎么会……

  同来的神殿骑士、主教们脑袋也一时回不过神来:

  “为什么教皇大人要篡位?这样对他半点好处都没有,还有……要篡位,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然到我被排除在教皇的计划之外?”

  可是看看周围众人,再看看教皇本人,个个都是一脸茫然,怎么回事?

  待卫们不敢动,在皇帝死之前,教皇是最大,皇帝死了,教皇依然最大,下一任的皇帝还要教皇加冕才是真正的皇帝。

  教皇也不敢相信,竟是自己亲手杀了皇帝……倒底怎么回事?是了,刚才,好像进来了一个女人,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然后……接下来的事情,一一浮现在自己的脑子里,天哪,自己居然真的杀了皇帝!还是因为……争风吃醋。

  教皇再次看了我一眼,茫然的眼中闪过迷离之色,他再次迷失了一小会儿,随即摇摇头,清醒过来,不敢再看我。

  好漂亮的女人,一言不发,站着不动竟能让所有人疯狂,还能害死人,这就是传说中的“美丽的罪行”吗?今天我算是长了见识,不过也不能这样放过她,这样的女子,实在是难找第二个。

  随后,教皇手一挥:

  “把她拿下!”

  周围的待卫这才回想起来,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我的出现……

  要摆平这些家伙还不简单,手指轻轻点出,隔着盔甲点在了穴道上。

  我飞速离开了这是非之地,大批的圣殿骑士、皇家待卫紧随其后蜂涌而出,一颗魔法信号弹打上天空,刹时间警钟长鸣,大队大队的士兵从驻地开拔,在极短的时间内控制了交通要道,不过,马车却早已经扬长而去,这是我们事先计划好的,我自有办法脱身。

  他们带着自己妹妹的成功脱逃,但我还在城里,因为我的目的还没达到。

  一出内城,我便在偏僻的地方换上皮甲戴上面具,背负着廉价的单手铁剑,若无其事的走在大街上。一队队士兵从我身边飞驰而过,却没有一个停下盘问我。

  现在,我得找个人多的地方混地去,躲躲风头。

  人最多的地方,就是前面的广场了,那里人山人海,广场中央有一个长相普通的蓝发青年被捆在木柱上,周围堆着大量木柴,还有几个神官在四周洒油。

  “邪恶的异教徒,你可知道你所犯下的罪行。”

  说话的是一位穿着镏金衣边白袍的神官,一脸威严,在场的几个神官里,应该就是他最大了吧。

  “我只不过是不信你们那个什么神而以,有罪吗?”

  “你不信我主便是有罪。”

  哦,原来是在处死异教徒啊,中世纪的时候天主教也这样做过,而且还做得轰轰烈烈,不仅烧死了大批异教徒,还把好多科学家变成了人肉烧烤,我并非出生在那混乱的年代,无缘观看那经典的场面,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呵呵,不信便是有罪?呵呵,荒唐!”

  蓝发青年冷笑着:

  “照你那么说,也就等于认识我的人无罪,不认识我的人便是有罪,我问你,你认识我吗?不认识的话就是有罪,有罪的人要处死,那样的话大陆上不知道还有多少活人。”

  那几位神官顿时像受到了莫大的污辱,太阳穴上青色的静脉血管都鼓了起来:

  “无知异端,收回你邪恶的声音,你怎么能和伟大的神相提并论!”

  安定了一下情绪,神官再次换上一脸圣洁,声音提高了八度:

  “无知的人,你因受到邪恶的诱惑而背叛全能的主,在对你行使审判之前,你还有最后一个机会,向真神忏悔吧,请救得到神的宽恕,这样你才能不至于堕入地狱,忏悔吧,仁慈的主会宽恕你的。”

  “我想来想去也没发现我做错了什么事,所以我觉得错不在我,也许是你们错了,当然也有可能是你们的神错了,所以我拒绝。”

  此话一出,不仅神官,连周围围观的信众都暴怒了:

  “烧死他,这个邪恶的异端,竟敢对神不敬!”

  “烧死他!烧死他!”

  熊熊的火把点燃了沾满油的柴堆,火焰一下窜得老高,见这个异端难逃一死,人们发出一阵欢呼。别问我为什么不救他,原因很简单,处死异教徒的火焰就像地球上的电视机一样随处可见,我就算想管也分身乏术啊,除非他是位对人类文明发展有重大影响力的科学家……假如爱因斯坦还活着并被捆在火刑架上,相信不用我出手,就会有一大堆人要去救他吧。

  “嘿嘿,我正愁找不到动手的理由呢,现在,火焰点燃了对你们无知惩罚的导火索!”

  被火焰吞没的人竟然无视火焰的烧灼,在哈哈大笑,呃,看来要有事发生了。

  正当我聚精会神,想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却发觉从火焰中飞来一股信仰力,钻入了我的身体,然后,我的一丝力量飞入了火焰中,呃,虽然这种事最近经常发生,但这次的距离却特别的近……

  “五行火术之避火诀!”

  熊熊燃烧的烈焰无声无息的让开一条通道,蓝发青年面带笑容缓缓毫发无伤的走出火堆,随着他的接近,人群和神官也一步步的后退,那招“避火诀”明显让他们吃惊不小。

  仙术士?我的信徒怎么会跑这来了?

  “记住!”

  蓝发青年似笑非笑的坚起食指,对着那位神官头头面前晃了晃:

  “现在的麻烦,是你们自找的。”

  “我就不信他一个人能有多大能耐,一起上!”

  十几个神官齐声念咒,身上泛起淡淡金光,倒也有几分圣洁的味道,周围的信众们纷纷叫好,给神官们打气。

  但是,那蓝发青年却毫不在乎的看着这几个念咒的神官,那表情,就像是在看一群小丑。

  奇怪,他想做什么?仙术师的咒语和道士一样简短,大有把握在对方念完咒之前打倒对方,为什么……

  突然,又有好几股信仰力飞来,呃,不会吧,周围还有仙殿的人?唉,我居然忘了用灵觉扫描四周,我居然这样大意,犯了这样低下的错误,一个高手应该时时刻刻都保持警惕,而我现在却大意了,不过也不能怪我,如果周围人少或是周围有修炼自身力量的高手,我可以轻易发觉,可是……仙殿的人和神官拥有的力量都不是自己的力量,如果不祈祷的话,混在普通人中一不留神就查觉不到。

  两柄一尺来长的短剑破空飞来,在神官中打了个转,再次飞回人群,数秒之后,那几位神官身子一歪,倒在地上,脑袋滚出老远,鲜身染红的广场的砖石。

  看到神官被杀,信众们惊叫的逃出老远,也有几个青年不知从哪找了木棍之类的武器打算和“异端”抗战到底,结果他们碰上的却是一柄破空飞来的短剑或是从天而降的雷电。

  御剑术!还有仙殿剑士?

  趁着混乱,我躲到一个小角落,远远的注意着我的几个信徒,几个人都是平民打扮。

  “东西拿到了吗?”

  什么招呼都不打,蓝发青年直接开口问。

  “到手了,不过追兵很快就来。”

  说完,其中一个棕色头发的少年丢给他一个捆绿绿的东西,我认得它,是我是做的类仙器“仙玉书简”,“仙玉书简”是由五个翠玉制成的长条形玉片用天蚕丝捆扎而成,每个玉片都和古代的竹简尺寸相同,五个玉片分别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能强化仙术师的五行术法。

  “嗯,有了这东西,就不怕了。走吧。”

  蓝发青年虽然会五行遁法,但那几个仙殿剑士行为尚浅,虽然能够御使飞剑,但却无法御剑飞天,一行人只得骑马赶路。

  我施展无形剑遁紧跟其后,这些家伙真是的,只懂得横冲直撞,还好守城的士兵都是没有法力的小兵兵,魔法师不知怎么的又没来,哪挡得住这些有特异能力护身的宗教战士,厚厚的城门只是在一个小小的木系魔法下就腐烂成一堆烂泥。

  不过,这里是首都,搞不好会有神使、天使之类的家伙,说不定那个守护神也在这里闲逛,若我不暗中保护,他们恐怕会有很大的麻烦。

  城中央的主神殿金光闪闪,天使唱赞歌飞上天空,向着这里飞来,不过他们还离得老远。

  

第四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