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深青神殿灯火通明,城市中的暴乱已经渐渐镇压,高贵的教皇两眼全是血丝,过度的紧张和疲劳几乎让他几近崩溃。

  看着远处已经戒严的城市,幽叹了一口气。今天真是个倒霉的日子,自己竟因为一个女人而莫名其妙的杀了皇帝,连祭品也在混乱中逃得无影无踪,献祭的日子已经不远了,要是追不回来,哪里去找懂得礼乐祭品啊,然到要把那些只懂得淫乐的贵族小姐丢进海里?

  可是不那样做惹恼了神灵………想到这里,教皇的脑门上出现了细细的汗珠,供品丢失上神怪罪可不是好玩的事,如果真的追不回来,只好对不起那些贵族了。

  “不好………不好啦!”

  蓝袍神官慌慌张张的跑来,一路上大喊大叫,原本心情就不好的教皇心头一阵火起,两记小圣光球射出,打在神官膝盖上,正在奔跑中的神官“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虽然地面很光滑,但左脸还是被磨破了皮,伤处渗出细小的血珠,这些血珠很快又和脸上的汗水灰尘混在一起,变成黑红色的一块。

  “大喊大叫什么!”

  “陛下………教皇陛下”

  神官强忍着膝盖的痛疼爬起:

  “大事不好,我教就职神殿骑士的‘神骑之魂’被异教徒盗走………”

  “什么!”

  教皇那张原本就因疲劳而苍白的脸此时更是面无人色,‘神骑之魂’可是圣物,什么皇帝供品都没它万分之一重要,要是追不回……神是绝对无法饶恕自己的:

  “守备骑士和神殿卫士都干什么去了!”

  “异教徒早有准备,趁其换岗时以毒烟偷袭,行动迅速,当值的守备骑士大多战死,神殿卫士阻拦不住………”

  “混帐!”

  教皇暴跳如雷,一脚将刚爬起来的神官踹倒:

  “还不快去追!”

  “有一支守护天使百人队已经前往追击………”

  “闭嘴,万一守护天使失手呢,快给我追,去的人越多越好!”

  “是!是!”

  等到神官慌慌张张的退下后,渐渐冷静下来的教皇这才发觉自己失态了,他回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的诸位神官,一一记得了他们,有损教皇声誉的事情,绝对不能流传出去。想到这里,他的嘴边泛起了凶残的笑容。

  “疾!”

  正当天使追上,准备低飞俯冲时路边的森林中空然泛出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华,十余把飞剑带着颜色不一的光华冲天而起,最前面的天使立刻被利剑分尸,随后的几个天使来不及反应也被飞剑斩杀,后边的天使见势不妙立即放出结界阻挡飞剑。

  天使们何曾见过飞剑,只以为那是些会自动寻人,射杀目标的大型暗器,只要挡下就没事,有些天使见飞剑撞在结界上被挡下,以为这些东西会像普通箭矢一般掉落,谁曾想刚收起结界准备继续追击,这些原本应该跃落的飞剑居然刺进了自己的身体。

  这不合常理啊!

  但是现在谁也没空想这问题了,收起结界致使前排天使被斩杀大半,飞剑冲入后队大砍大杀,一时间半空中惨叫连连。

  队伍中央押阵的大天使见势不妙,圣光弹连射,将那些血迹斑斑的飞剑击退,这才阻止了一场杀戮。

  等到稳住阵型,追击的对像早已逃远。

  清点人数,带队的大天使骇然发现仅仅那么一会儿功夫,这支天使百人队竟折损三成兵员,想到袭击发动时四周竟无半点异动,就连飞剑来袭时也没有丝毫魔法波动,不禁冷汗直冒,不敢继续追击,就地待援,向后方连连发出信号,等待援兵。

  埋伏在那的仙殿剑士也不好过,他们虽然事先准备了马,追上了前面一行人,但我却看出,这些仙职已经受了伤,估计是由于飞剑受圣光弹重创反噬所至。

  唉,谁叫中疆没有好剑呢,有的都是普通军队用的制式装备。

  我继续跟在他们身后潜行。黎明时分,阻挡的敌人终于出现,一支全副武装的重步兵队横在路上,这支人数在三四百人之间的军队虽然不可能对有着圣力护体的宗教战士造成什么伤害,但却成功浪费了仙职们的时间。

  当最后一个重装士兵丢下巨盾逃之夭夭的时候,天已经渐渐明亮,我已经感觉到,甚至能看到远处天边黑压压的天使,如同迁徙的候鸟一般飞速接近。

  蓝发青年看情况不妙,倒也不跑了,呼唤其他仙职,趁着那些天使还没追来尽早的做准备,谁都知道,地上跑的不管再快,也快不过飞的。

  谁都知道接下来一战恐怕存活不了,人数差距太大,己方虽有埋伏天使追兵后加入队伍的十三名仙殿剑士,可这些仙殿剑士都受了不轻不重的伤,飞剑虽然还在,但已经有了明显的裂痕和崩口。就算没伤又能怎样呢?不到二十人的小队伍去对抗数万大军,谁都知道这是必死之战。

  “大人,那些异教徒就在前方!”

  小小的天使侦察兵自然无法发现隐去身形的我,但对于那些还不会化形的仙职,看得清清楚楚,天使的感应是众所周知的灵敏,法力不够的凡人就算躲起来迟早也会被找出来。

  “他们在干什么?”

  四翼天使长疑惑的看着地上的几人,这些异端站得很分散,他们之间的距离最近的有几米,最远的竟有三十米,以往那些不会飞行的异教战士,碰到这种情况唯一办法就是背靠背抵抗即将到来的围攻。

  但是这些异教徒,怎么会这么反常呢?四翼智天使虽然没有炽天使强横的实力,但却有着无比出色的头脑,身经百战的经验告诉他必须小心。

  “全军听令!停止前进!”

  刚才还在疾速飞行的天使刹时前停止在半空,上万名天使在半空中整齐的拍打着羽翼,白色的羽毛与金色的头发在朝阳下交相耀映,场面极为壮观。

  “第七支队第五营队第二十八小队,突击!”

  一名大天使带着十余名力天使飞出大军队列,这下全军都知道,智天使大人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过其他天使们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就为了那不到二十个异教徒,派出一整个齐装满员的天使军团,让一万三千余名天使追杀十几个凡人,也太小题大作了,更何况在天使军团身后,还有数十万名正在急行军的宗教战士和国防军,虽然听说他们偷了神殿骑士就职用的圣水晶,但也不必如此小题大作吧,更过份的是这智天使领军却是出了名的小心。

  见天使军团竟只派出十几名替死鬼,蓝发青年也不客气,打了个眼色,仙殿剑士飞剑齐放,十余把飞剑交织成一道剑网,这队天使也不甘示落,放出早已经准备好的法术,没想到这些飞剑灵活无比,竟然绕过魔法弹和圣光护盾,飞剑那极快的速度让这些天使来不及准备第二次魔法,连盾牌都来不及举起就被飞剑刺穿胸膛。天使大军又怒又惊,惊的是道宗御剑术的神奇和巨大的威力,怒的是自己同袍的战死,当下恨不得立即撕了眼前这群异教徒。

  “第五营,全营突击!”

  一声令下,几百名天使高唱圣歌紧握圣剑,飞出军阵,低空掠过树尖,英勇的冲向敌人,他们要用异教徒邪恶的血液告慰战友灵魂。

  蓝发青年幽幽一叹,虽然这次来的还是炮灰,但用普通方法的话这些家伙恐怕是收拾不掉了。只见他手一伸,不知从哪变出一把拂尘,呃,这些仙术师,真想当道士啊,虽然我留下了仙玉简作为仙术师施法的物品,但必竟只有三件,不可能人手一件,道士常用的拂尘自然就成了仙术师的首选武器(然不成还用木鱼吗?)

  早在这些仙职分散开时我就发现了本仙信徒的目的,我留给他们的东西可多得很,阵法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所站的位置虽然看上去杂乱无章,完全是随意站立,但事实上,那却是一个简界的“白虎”阵。

  正当这支天使百人队冲入阵法范围时,狂风突起,吹得天使们东倒西歪,可是阵外,天使大军本阵中的天使却连一点风都感觉不到,但置身阵外的天使却惊骇的发现,天---变了!

  黎明时分的穹顶,天顶上一白一黑两块云彩互相追逐、盘旋,渐渐的化为一个圆,那不是普通的圆,而是道教的招牌标志---阴阳双鱼图。

  这个标志,不仅是道门的统一标志,甚至地球有个半岛小国拿它来当国旗。

  “白虎之咆哮--风吼!”

  就在阵势发动的一刹那,蓝发青年拂尘一挥,原本已经非常强烈的狂风更加狂暴,呼呼作响,天使们身上的盾牌,盔甲如同落入急流中的泥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风太大,我的眼睛看不见啦!”

  一个天使大叫着,其他的天使扭头一看,心马上凉了半截,只见那天使的窝黑洞洞的,两个眼珠早已经被风吹得不翼而飞,不仅如此,他们甚至还看见,那名叫喊的天使全身皮肉被暴风吹走的全过程,先是皮肤,然后是血肉,再接着,就是骨骼,再看看自己,迎风那一面的身体也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

  白虎是四圣兽中最凶暴的一兽,白虎阵自然也发扬了它残暴的一面,把暴风的愤怒发扬的淋漓尽致,这队天使,就这样消失在风中,真真正正的消失在风中,什么都没留下,就好像他们根本没出现过一样。

  天使们呆住了,但很快回过神在,在智天使的指挥下,万余天使将这个不大的阵势团团围住,几次试探闯阵的天使全都在狂雷、烈焰、寒冰、暴风、星暴中尸骨无存。

  至于头顶上的阴阳图,天使们不是没打过它的主意,但是那个图案比阵势更危险,一碰就会暴出百万雷电,不但将靠近的天使打得魂飞魄散,四射的雷电还将列阵的天使打得七零八落,白白损失了一些人手。

  这些仅仅只接触过魔法阵的天使永远也不会明白中原阵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几个不怎么强大的凡人竟能无声无息的放出直逼神灵威力的法术,无可奈何的天使只得将他们困住,同时派人飞报主神,紧急求援。

  嗯,看这样子,他们是无法突围的,中原阵势与魔法阵不同,大多重守不重攻,不像魔法阵可以杀伤远处目标,中原阵法虽然威力极强,但只能作用于阵中的物体,对于阵外的敌人无能为力。见敌人不闯阵,仙职们也只好原地站定,与阵外的天使大眼瞪小眼。

  时间就这样干耗着,嗯,我是不是要偷偷的帮他们一下呢?

  正想着怎么动手,却突然有好几个强大的能量力场出现在我的侦测范围以内,这种强度,应该是神灵一级的家伙吧。

  天边光彩闪闪,神灵特有的威压渐渐逼来,周围的天使军团顿时气势如虹,而守阵的仙职气势明显低了不少。但不知道蓝发仙术师对他们说了些什么,由于阵法的阻隔我听不清,但他们的战意却恢复了不少。

  那蓝发仙术师倒是个不错的人才,从一开始他就是这队仙职人员的指挥,阵法发动后又是他守阵眼,在天使军团的几次试探进攻中,他能准确的控制阵法变化,杀伤来敌,虽然手法生涩,不太熟练,但这些都无法掩盖他的才华,毕竟能在那么短时间内学会阵法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暗海教水神殿的神灵终于出现了,与之一起出现的是无数的宗教战士和国防军,看这架势我不禁暗自觉得奇怪:为了几个仙职,这么劳师动众的,米雷卡国的人是不是太闲了?

  “吾神驾临,威服四海,光照万里,千邪伏诛!”

  呃,这些天使的赞美声还真不一样,四言绝句啊。

  看那张笑眯眯的脸就知道这些话很对那位神灵的胃口。

  “异教徒!还不快快交出圣物谢罪,皈依吾神,改邪归正!”

  神灵身边的一位神使趾高气昂的跑到阵势边缘劝降,存心想在神面前立功,然而,回答他的却是冷冷的咒语:

  “天地中分,山起百岳,移山术,起!”

  蓝发仙职手中的拂尘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仙术简,咒语一落,大地马上发出剧烈的颤抖,以往平静的大地突然间如同狂暴的海洋一般起伏,但很快却又平静下来,天使们看看四周,树木依旧,路边的小屋仍好好的,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不约而同的笑了:

  “什么移山术,根本就是幻术嘛。”

  正想着,却突然觉得光线一暗,有人抬起头,却惊骇的大叫起来:

  “看!那是什么!”

  只见白云间,飘浮着……一座山,呃,云中山?

  是不是云中山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座好怎么这么眼熟?

  “那……那是双岩山!”

  有人大叫起来,双岩山是这附近最高的山,就在视线可及范围内,可是如今,再看看双岩山原来所在的位置,除了一个无比巨大的土坑外什么都没有,山呢?

  看着飞在空中的云中山,在场众人背后都觉得冰凉冰凉:好像天上那山,真的是双岩山啊

  

第四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