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即使飞在空中的天使和神仆也被笼罩山底,抬起头看到的不是蓝天白云,而是岩石与泥土混合的山底,不断有零碎的泥石和山泉水掉落在头顶,砸在头盔上,无论人还是神,都脸色灰白的看着巨大的山体,盖住了天上的日光,这片大地刚刚沐浴到朝阳的洗礼,却又立刻陷入山体的阴影之中。

  山上的花草树木非常茂盛,附近的人们甚至还能看到在枝头间跳来跳去的猴子,以及在地面不安奔走的动物,真服了这些野生动物,被移山术移来的山,飞行中并不像民航飞机那样平稳,不过那些在山底吓得半死的家伙是看不到了。

  天外飞山来势汹汹,要是压实了,估计没人能活,他们可不是五指山下的孙悟空,凡人的血肉之躯无法抗衡这亿万斤的压力。

  但要是山底有什么洞穴什么的,说不定还真有人能侥幸活下来,但大部份人都会成为一群肉饼吧。

  或许百万年后异世界的考古学能在山底下之发现无数被压碎的人体化石,不知会有什么感想。

  但是,移山决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它所造成的伤害远远不止砸死几个人,甚至还有很大的“后遗症”。

  移山术,属五行术中土系道术的高级法术之一,五行术虽是道术的皮毛,可是任何显浅的功夫一旦精深,威力都不可限量。

  就像当年的越女剑法,虽是些简简单单的招式,在江湖上也属于三四流的剑术,可是当年那位无名越女却凭着这套剑法败尽吴越两国所有剑手。

  移山术就是土系道术的极至表现之一。

  地球上的人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以为自己发明的核子武器是最厉害的兵器;

  可是谁都想不到,早在未开化的蛮荒时代,地球东西方都掌握了不逊于核子兵器的超自然力量。

  西方魔法的禁咒,或许对深藏地底的目标缺乏伤害,但禁咒的杀伤范围和对地表目标的破坏程度与核子兵器相差无几。

  至于移山术,那更是恐怖的法术。

  整整一座大山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地上,不仅能将很大一片范围区域彻底毁灭,甚至还能将地壳砸碎,在地表上砸裂出一条条深谷,引发大地震和局部飓风,甚至还会对整块大陆和整个星球的地壳块造成一定影响,要是砸在海里,那将是一场全球性的海啸!威力完全可以和毁灭恐龙的小行星相比。

  地球上的那些道术师、五行术师平常都不轻易使用移山决,就算用了,也是轻拿轻拿,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不至于对全球造成太大影响。

  可是,这些没掌握多久力量的仙术师会有这样的自觉吗?

  如果把山体的高度放低点,影响就会小很多,可是这样的高度……

  我更相信他们对移山术的威力估计不足,他们从我这得到了力量,但却对力量的强弱不太熟悉,控制也差得多,看来我得做好最坏的打算。

  心中打定主意,我暗暗运功,如果等会儿真的出现最坏的情况,不仅要把这座大山移回原位,还要保证我那群信徒的安全。

  “别慌!他们不会砸下来的!”

  那位领军的智天使见军心大乱,不由得大急!连忙大叫:

  “要是那山砸下来,这些异教徒也要一起被砸死!”

  “对!对,那些怕死的异教徒是不敢动手的!”

  虽然有人这样喊着,但谁的心里都没底,狂热的信徒会毫不犹豫的与敌人同归于尽,没有一点后悔,那种勇气完全可以与舍身炸暗堡的革命烈士相比,虽然动机信念和目的完全不同。

  这个世界估计是没有炸弹的,要不然人体炸弹也会出现在这里,对于这种狂热,天使们是知道的,与天使,神仆们如同死灰一般的脸色相比,那些由人类组成宗教军队和国防军的脸上,显现出的是一种毅然和冷静,除了少数吓得半死的人外,大部份的人都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作为军队,训练出这样的军人无疑是成功的,尽管是用宗教思想迷惑了士兵的大脑。但也不排除真正的悍不惧死的士兵。

  看看那些“面不改色”依如刚才一般吓得惨白的天使,再看看真正面不改色,视死如归的凡人,我不禁摇头,唉,神不如人啊!

  “一群混帐东西!竟被几个异教凡人吓成这样子!”

  看到自己手下的天使、神仆竟连凡人战士都不如,这位暗海教神灵面子上挂不住了,不禁暗叹自己怎么找了这么一群贪生怕死的属下,丢尽了自己的脸,于是,他振臂高呼:

  “有本神在,怕什么!”

  听到自己的主子说话,大有天塌下来他顶着的意思,这些天使的脸上总算恢复了点血色,那原本在空中略显凌乱的阵形倒是整齐了不少。

  “嗯,这还像个样子。”

  神的怒气稍稍平和,随即看了看头顶,那巨大的山让他脸上的肌肉不由抽动了几下:这么大一座山,可不好摆平啊,那些异教徒怎么会有这种力量?我手下的几个神使合力也未必举得起一座小丘,这些家伙居然能把山弄到空中,不知道这些是谁的信徒,这次真的麻烦了。

  不过,麻烦归麻烦,自己的面子还是要的,于了,这位神扯起了嗓子:

  “异教徒,你们听着!我是深海教水神,伟大而仁慈的玛利克,我可以宽恕你们的罪行,但你们要把不属于你们的东西交还于我。”

  “你说的是这个吗?”

  蓝发仙术师手中,拿着一个西瓜大小的水晶球,水晶球的颜色和他的头发差不多,只是略深一些。

  “如果我不还呢?”

  “你敢!异教徒竟敢如此胆大妄为!”

  蓝发仙术师无视神灵的怒吼,将水晶球从一只手换到另一只手,那只拂尘,被别在腰间。

  “有什么不敢的,你们不是也在打我国主意吗?”

  “你是哪里来的异教徒。”

  “中疆,就是你们妄想占领的国度,要是我把水晶球还回去,你们不是会培养更多的神殿骑士吗,那可不好,要是这个水晶球丢了,至少在十年之内,你们的神殿骑士不会有新丁入伍!”

  没想到啊,那个东西就是用来就职神殿骑士的玩意。

  “我从来没有打算入侵过中疆。”

  神的脸上露出仁慈的笑容,只是那笑容看上去好假:

  “我是仁慈的,我不会允许我的信徒和属国四处制造灾难。”

  “是吗?那阵尸在海底的米雷卡军队又是怎么回事呢?你们几个海洋国家可是几乎同时打算从海上进犯我国啊。”

  “那个……这个……”

  神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是这样的,我看到那几个邪恶的神灵……在……在驱使一些邪恶的异教徒……打算入侵中疆……对了,我看不过那些家伙欺负一个刚刚摆脱苦难的国度,所以我才出兵阻拦,对!对,是这样,其实我们是朋友,这都是误会。”

  神笑得很阴狠:要是那个水晶出了什么意外,害得自己手下缺少神殿骑士,等于砍掉了他一手臂,要是有人趁着这个机会发动战争,自己的胜算可不大,他不想成为流浪神灵。

  “说得真好听!暂且相信你吧。”

  蓝发仙术师笑了笑:

  “不过……那山太重了,我要顶不住了。”

  似乎在回应他的话,“天外飞山”微微下降了一点。

  “可恶的异教徒,不要以为能移动一座山就了不起了!”

  也许是气极了,玛利克大神原本笑眯眯的脸马上变得愤怒,手狠狠的一挥,一道神光疾向着众人头顶的大山射去!

  看到自己信仰的神灵出手,无论天使不是凡人似乎看见那座山被神光炸得飞灰烟灭的情景,不由得大声欢呼。

  谁想到,那神光击在大山底部,“轰”的一声虽然炸出一个大坑,让山摇晃了两下,但离把整座炸飞,还早呢。

  要命的是,爆炸炸出的碎石巨石,一股脑儿的向下砸落,最先倒霉的是飞在空中,离山底较近的天使兵团,磨盘大小,甚至更大的石块把这些整整齐齐在空中排队的天使砸得惨叫连连,不过也因为他们离山较近,体积较小的石块和土块砸在身上、头上力度不大,虽然疼却不要命。

  但是那些在地上的军队就不同了,大大小小石块夹带着被砸死砸晕的天使从空中落下,死伤者极多,一时间天上地上鬼哭狼号,重装士兵们顶着大盾四处抱头鼠窜,轻装士兵和骑士们不是忙着找地洞和掩体,就是使足了劲的跑,想在最短时间内逃离这即然被山覆压的区域,甚至有的干脆抢过其他士兵的盾牌顶头上,由此引发的争斗不在少数。

  唉,刚才他们不是还一幅不怕死的样子吗?现在怎么乱成这样?

  宗教军队相比会好点,刚开始时这些神殿培养出来的战士还想依靠神灵给的力量硬顶,但护身圣力挡得住零碎的石块和一些土块,也能挡住从天而阵的晕死天使,可是巨石一落下来,照样血肉飞溅,很快,这些宗教战士也的了,乱了。死在战场上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死掉。

  “阵转,通天地,疾!”

  和阵外到处乱窜的人群相比,守阵的仙职们虽然不安的四处乱看,但却没有乱跑,蓝发仙职这才得以运转阵法,靠着阵法中的力量摧毁落下的巨石,打散土块。

  在这些人中,还有一个郁闷的仙人和不知所措的神灵;

  玛利克当初只是觉得要对和个异教凡人笑脸,本来就是有损威严的事,自己拉下脸来,可这些异教徒却不给自己面子,一气之下出手,但出手之后马上后悔了,要炸掉一座山,一下可不够啊,自己又不是土系神灵,而是一个被土系克制的水系神灵。

  我呢,刚刚想钻到个合适的地点准备看情况出手,谁想到那个笨蛋神灵居然在我之前先出手了,出手就算了,要是能把山打掉也行,可是他居然只炸掉了四分之一的山体,其他山体还在空中飞着呢,没那本事就别出手嘛!搞得现在天下大乱,砸死了自己一大票人。

  我轻轻闪过几个不分南北四处乱窜的士兵,这几个士兵没跑多远就被乱石砸得头破血流,脑浆和鲜血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可怜的孩子,你们的主就在离你们不远的地方,可是他没有保佑你们,所以也不要怪我见死不救。

  虽然我施展无形剑遁隐去了身形,但那些乱石却不会因为看不见你而放你一马,不管下面有人没人,大大小小的石头刷刷刷的向下掉,砸在我周围的土地上,泥土飞溅,路边的几棵大树亦被巨石砸碎,而其他棵暂时还没有被巨石光顾的大树上挂了几个晕死过去的天使,其中有两个还有微弱的生命波动,其他恐怕已经丧命,大树下却是几个顶着盾牌的士兵,这些兵可聪明着,知道树的枝干能挡住一些较小的石块,比起外边那边四处奔逃的士兵,树下算是安全多了。

  闪过一块半人高的巨石,向前奔走一小段路,仙职们布下的“白虎”阵边缘就在脚下,这场闹剧是该收尾的时候了!

  正当我准备一脚踏进阵中,突然威到一股无比强大的压力从空中直压而下,还未等我抬头查看,就听到有人在喊:

  “山掉下来了!!”

  呃,可不是嘛,原本飘在众人头顶的大山,现在已经崩成无数碎石泥土,这不知有几万斤的山土石块就这样直直落下,首当其冲的就是飞在空中的天使,落石和土块马上让这些长着翅膀的家伙减员一大半。

  山上的泥土与岩石原本是一个整体,刚才那个“衰”神的一击,不仅炸飞了四分之一的山体,还让其余的山体崩溃,只是崩溃的时间推后了一点点。

  “顶住!”

  那位智天使居然发出了一个让我几乎晕倒的命令:残余的数千名天使,加上会飞的神官和神仆,组成一道圣光护壁,意图阻止落下的山体,那情形,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小虫站在铁轨上想当住火车的前行……那张集体撑开的护壁和崩溃的山相比,简直不成比例。

  不行,我得有所行动,不然这儿的人几乎都得死,我是死不了,就算再来几座山一起压也未必压得死我,那个神估计会用瞬间移动逃跑,也死不了,至于其他的神官,短距离的瞬移就算使用了也逃不出移山术的范围,远距离的瞬间移动嘛……我估计凡人一般是用不出来的,抬起头,看着黑压压落下的土石,没想到啊,五指山居然要变成了万人坑。

  不过,有我在这呢。

  我伸出手指,对着成片压来的山石一点……没想到百分百灵验的法术居然失效了!!搞什么,晕死了,我的信徒都会移山术,没理由我用不出来啊。

  我不信邪!再来!

  “四方神灵急急敕如令!起!”

  还是没效……

  “起!起!起!”

  无效……呃,不能说无效,至少有一块巨石被我定在半空中了……等等,一块巨石,我想起来了,移山术只能对整个的山体有效,像这样已经崩溃成零散土石的山体,什么移山术填海术都没用了。

  完了,这下这里真的要变成万人坑了,我回头看了眼那个死了和没死的人们:安息吧,相信你们的神会为你们立一座纪念碑或是一座神庙什么的,说不定上面还会写着“以此碑(庙)纪念被万恶的仙教屠杀的N万名英勇的战士”。

  从此这后,这条路上将不在有路,取而代之的,恐怕会是一座亦山亦坟的丘山吧。

  至于那些信奉我的仙教徒……

  我转头望去,他们虽然还站着阵位,但明显已经乱了方寸,对着那名蓝发仙术师大喊大叫,相信要不是他们知道阵法的威力,恐怕已经和外面那些人一样夺路而逃了吧。

  至于那个蓝法仙术师,说实话,我对他倒是挺感兴趣的,他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行到五行土术的高级法术,虽然我知道他是借了仙玉简力量,但这么短时间内能有这么大的进步,真是非常非常少见,就算中原武林那些邪道高手,修行速度也没这么快的,更何况我留下来的都是正统的道家法术和功法。

  白虎阵上方那盘旋的阴阳双鱼图,原本是盘旋在云层之间的,后来被巨山压下了少许高度,现在又在无数泥石的打击下若隐若现,阵法的威力虽然强大,但也有极限,蓝发仙术师一边维持着阵法运转,一边施展移山术,这样的功夫已经能让正统的道术师刮目相看,山体崩溃后,已经消耗了大量力气的他再次连施了几个移山术想止住这灭顶之灾——结果当然和本仙子一样了。

  不得以,只好放弃移山术,全力维持阵法,但人的气力是有限的,谁都能看出他已经到了筋疲力尽的地步,他作为阵眼,阵法的运转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阵法变化越来越慢,照这速度,要不了多久,这阵就会变成死阵。

  天空中,那些泥石如同海啸一般吞没了飞在空中的天使军团,向着地面上的人群扑来。

  

第四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