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泥与石,如天崩一般呼呼压下,就在所有人闭目等死时,突然间白色的光芒将那些从天而降的山石裹起,而后消失不见,空中,除了蓝天白云和飞鸟之外,再无他物,要不是脚边的累累尸骸和满地的巨石,恐怕谁都会把刚才那事当成一场恶梦。

  这是怎么回事?不仅仅是我,几乎所有人都面面相觑,面对劫后余生却都不知所措,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那白光,应该是传送魔法或是空间魔法一类的法术,可是,谁又有这么大能耐把整座山传送走呢?一般的神灵似乎没这份法力吧。

  细细感应下,两道极力压抑的力量吸引了我的注意,这两个目标似乎都有着不逊于阿修罗王的能量,能量反应虽然被极力压抑,但细细感兴下,我还是能感觉到,两个目标体内那近乎无限的魔法能量。

  这两个人,应该不是神,在我接触的神灵中,没有任何一个有如此能耐,就算阿修罗王与之相比也逊色不少。

  我正想用灵觉细细观察,看看这两个目标,没想到那两个目标似乎发现我的灵觉观察,快速离去,我只来得及匆匆看上一眼,似乎是两个女子,一个穿着法师袍拿法杖,另一个却是剑士打扮。

  奇怪奇怪,哪来的这么厉害的女神?

  然到是异世界的魔法女神和某个女战神?

  说到神……我怎么觉是好像少了什么?

  四下张望,这才发现那个叫玛利克的神灵已经不知跑哪去了,他原来站的地方,留下的只有一群发愣的神使和神仆,我就知道那家伙会逃。

  至于那群仙职,也在发愣。

  “你们这群家伙,此时不走更侍何时!”

  我不得不传音提醒,幸好这些家伙也不笨,马上收起阵法,跨上一旁的战马扬长而去。

  然而,急促的马蹄声却惊醒了一些人。

  “异教徒跑啦,大家快追啊!”

  直到跑了老远,神殿骑士中才有人醒悟过来,还有马的连忙用鞭策马急追,没有马的也撒开双腿,竟然都没人注意到自己的神已经不见了,我还以为他们发现神没了踪影后会全军崩溃,唉,失算失算。

  不过,我也不会让他们如愿。

  无数的藤蔓钻出土层缠住了马腿,马儿嘶鸣一声倒在地上,让背上的骑士摔了个嘴啃泥。

  倒地的骑士和后来跟上的步兵也难逃藤蔓缠身的恶运,一时间惊叫与怒骂此起彼伏,刚才在巨山压顶中存活下来的士兵发扬连续作战,艰苦奋斗的精神,英勇的与这些绿色植物展开不屈不挠的斗争,当他们终于取得了人藤战争的胜利时,异教徒早就跑得没影了,连我,这个召唤藤蔓的“大精灵”早已经御剑飞到了另一个国度,品尝着香喷喷的异国美味。

  这是一个大陆国家,自号千湖国,据说是因为该国境内湖泊无数,但这是个小国,没有神灵守护,虽有神庙,供奉的,却都是周边国家的神位。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最好吃的,就是湖虾。

  湖虾是这的特产,成年的湖虾个头竟和一般的淡水鱼差不多大,刚端上来时吓了我一跳,还以为这是海虾。

  湖虾被厨师去掉头尾硬壳细腿后,无论煮的炸的烤的,都是一盘美味,不过把湖虾做菜时用的手法和佐料却保密,说是商业机密,不过几家店吃过来,每家湖虾的味道都大有不同,各有千秋。

  这里的风景倒还不错,城市风格和威尼斯倒有几分相似,城市里头也有四通八达的人造运河网,只是,这些运河都是货物运输的专用通道,不充许客船航行。

  看着那些四五米长的小货船,我就郁闷呢,这样的小船,装的货不比马车多吧?这样有什么用?

  后来我才知道,这样做是为了节省畜力,小国不可能饲养太多的牲口,马只能为军队和贵族服务,也托了这种政策的福,我坐了回人力车,这种只有在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东西居然会出现在这里,有意思。

  “小姐,您都在这城里转了三圈了,到底要去哪啊?”

  车夫虽然全身都是肌肉,但全身都是汗水,已经快要脱力了。

  “这个啊……”

  我有点为难的抓了抓脑袋,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只是坐人力车有意思,我坐上了瘾,就漫无目的让车夫到处乱跑。

  “小姐,你该不会是忘了带钱吧?”

  车夫的话刚说完,一个钱袋就重重的砸在他脑袋上,掉在地上,散出几个金币。

  “你的车钱,这些够了吧,继续拉。”

  哼,说来说去还不是怕我坐霸王车。

  “够了够了,太多了。”

  车夫在钱袋中翻来翻去,半晌之后才抬起头来:

  “小姐啊,有没有铜子?”

  “你要铜子做什么?”

  我郁闷了,满口袋的金币你不要,居然要铜板干什么。

  “一个银币就顶我半个月收入的,就算为您拉上整整一天的车,最多也就二十个铜子吧。”

  “这个……”

  为难,真是太为难了,看着车夫的期待的眼神,我只好缓缓开口:

  “你拿一个金币去吧,我……没有铜子。”

  还好脸上带着面具,没人看得到我的窘态。

  “那您有没有银板?”

  “也没有……你就拿金币去吧。”

  “可是……我找不开。”

  这车夫还真是可爱。

  “不要你找钱了。”

  “啊,那真是太谢谢了,小姐您真是大好人。”

  车夫两眼笑得满是¥¥,在钱袋中收了一枚金币,呃,我原本是想整袋金币都给他的:

  “这枚金币,够我全家过上两年了。您要去哪呢?”

  “嗯。在城里随便转转吧。”

  钱就是好使,刚才还一副快脱力累得半死模样的车夫,现在马上又生龙活虎,拉着车子跑得飞快,把其他的车夫远远的丢在后边,搞得那些车夫大叫:

  “今天吃错什么药了,跑这么快。”

  我也乐悠悠的观赏着路边的风景,半旧的车子跑起来吱吱作响,还有少许的摇晃,路过什么小水沟,或是凹凸不平的路边时,车子上下颠簸,车夫是个有经验的老手,每当跑过这些路面时,并不像我想像得那样颠簸,不过,我喜欢的就是那种颠簸起来整个人弹起的感觉,无论是二十三世纪的交通工具还是御剑飞行时的极速破空,都是平稳至极,飞快,却又稳定,我从来没有体验过颠簸的感觉,现在总算体验到了,比过山车还过瘾,嗯,下次我想找辆马车,从坑坑洼洼的泥石路面飞驰而过,一定非常有趣。

  咦,怎么回事?

  当我从未来的颠簸乐趣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车夫已经把车拉进了城市中偏僻的小巷。

  “喂喂,怎么到这里来了?”

  “哦,有钱的客人,我们一般都会把他们送这来的。”

  车夫回过头,给了我一个诡异的笑脸,刚才那副老实巴交的模样已经荡然无存,他把我拉到这来想做什么?劫色?虽然我长得的确不错,但脸上带着面具呢,估计要劫也不会找我。劫财?很有可能,刚才那一大袋的金币只要心术不正的人都会怀有鬼胎。

  而且,这车夫也说了,“有钱人”都来这里,估计这些不法之徒就是把有钱人接到这里劫财。

  说不定还有绑架,只是不知道这里流不流行撕票。

  “停下停下!我要下去。”

  虽然我不怕,但是害怕的样子要做足,这样才能让人放松警惕。

  现在这种情况,车夫可能会停下车,立即动手打劫,但这里还不是抢劫的好地方,周围人虽少但还有不少人。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不管我,拉着车直接向那个“有钱人都去的地方”继续前进。

  突然,我感到手腕一紧,两个金属腕扣不知从哪冒出来,一左一右,把我的左右手都扣在车扶手上。

  “嘿嘿,小姐,您付了我两年的车钱,我可得好好照顾照顾你啊。”

  饶是我艺高人胆大,听到这种阴森森的语气也头皮发麻,这个车匪,不仅会变脸,还会挺会吓人的哪!

  人力车专拣偏僻的处走,周围的建筑越来越破旧,越来越冷清,终于,人力车停了!

  “伙计们,有客到!”

  车夫突然扯起嗓门大喊,原本街边冷清的屋子里马上喧闹起来,不多时,就冲出一群壮汉,个个持刀拿斧,气势汹汹。

  “哟!六子,又弄回条大鱼?还是个女的?这人有钱吗?”

  “有!有很多!”

  那个死车夫迫不及待的从我腰间扯下那个钱袋,交给一个近两米高的巨汉。

  “就这么点你也劫?你脑子有问题啊。”

  巨汉见钱袋不过只比拳头大一点点,不由气恼。

  “您打开看看?”

  在车夫笑眯眯注视下,巨汉打开了钱袋。

  “啊!金的!是金的!”

  黄澄澄的金币让这些劫匪两眼都直了,但是巨汉突然将钱袋口一拢,面色凝重的看了我一眼,问车夫:

  “六子,这女人是谁?”

  “不知道,反正很有钱就是了。”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重重的打在车夫脸上。

  “干……干嘛打我啊,我这不是给您带了个财神嘛。”

  “财你个头!”

  巨汉突然没来由的暴燥起来:

  “你以为谁家的女子吃饱没事身上带着整整一袋金子上街乱晃?”

  呃,居然说我吃饭没事上街乱晃?

  “除了那些死贵族,没人会这么做,劫了贵族,你想我们死吗?”

  那个车夫愣了,完全没想到事情会那么严重。

  “老大,到现在为止还没办法确认这女的是不是贵族。”

  这时候,一个尖脸中年人阻止了巨汉对车夫的殴打。

  “我和城里大部份贵族都有交往,让我看看她再说。”

  说完,我就觉得脸上一轻,面具竟被人拿去,那一瞬间,我感觉周围的匪徒们都静了下来。

  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群石化了的人,还流着口水,真恶心!

  “真……真是漂亮。”

  尖脸的家伙抹去了嘴角的水迹,又狠狠的眨了一下眼,把那对快要掉下来的眼珠子收回眼框。

  “应该不是哪个贵族……我没见过哪位贵族的夫人小姐这么漂亮的,说是女神还差不多……”

  尖脸的喉结不停的上下抖动,明显是在狂吞口水。甚至还伸出一只手,想托起我的下巴看个清楚。

  而我,轻轻的对着那只手吹了口气。

  从旁边来看,我的这个动作就像是要去亲吻他的手一样。

  但是,我绝对不会“呵气如兰”的,若要形容,用“呵气如剑”还差不多。

  我吹出的那口气,不是从肺部呼出的空气。

  而是一口由真气转化成的罡气,就算是百练精钢,也能一气吹断。

  “啊!”

  想像中的惨叫如约而至,尖脸捂着手倒在地上,痛苦的嘶叫着翻滚着,地上碎裂的砖石被点点血迹染红。

  “怎么回事!”

  几个人跑过去,扶起尖脸。

  “我的手……”

  尖脸带着哭腔,痛苦的举起伤手,众人骇然的看见,那只手,剩下的只有带着血丝的骨架子,手上的血肉,全都不翼而飞。

  嘿嘿,能给你留下手骨,已经算是本仙子开恩了。

  “我的手被她吃了!”

  吃了?晕,我几乎没岔过气去,什么叫“吃”了,你以为你的肉好吃吗?

  “刚才我把手伸过去想把她的脸抬起来看个清楚,没想到她……她张嘴就咬……”

  我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晕死了,什么“张嘴就咬”,我有咬你吗?郁闷,看来,我的头上又要多个食人魔女的帽子了。

  

第四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