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魔女,魔女!!”

  刚才还气势汹汹,一副吃定我模样的家伙们现在个个一脸吓得要死的模样,至于那个已经失去手臂的“尖脸”,更是连滚带爬的跑入街边,一转眼便无影无踪,只留下青石路面上那点点的血迹。

  “不要紧,大家别怕,她还被捆着呢!”

  就在众人快要转身逃走时,某个机灵点的人总算清醒,看见了我的双臂被两个铁圈结结实实的捆在车把上,动弹不了。

  “是啊,我们怕她做什么!”

  经过这一提醒,众人心头的恐惧马上消了大半,手中的棍棒刀剑又扬了起来,腰板也挺直了。

  “嘿嘿,魔女,栽在我们手上,算你倒霉!谁叫你伤了我们弟兄,大家上!”

  “打死这个魔女!”

  “对,打死了再烧死。”

  一大群人叫嚣着,不停的挥舞着手里的兵器以证明自己的凶悍,但却没人敢向前走一步,就像某句话说的:咬人的狗不叫,会叫的狗不咬人。

  “上!大家上!”

  一个强壮的汉子挥舞着大斧,高声叫着,大有将军身先士卒,领军闯阵之势,只是这位“大将军”却是缩在人群中双脚原地踏步,黑压压的人群中自然没人“跟”他向前冲。

  “我们人多,不怕她!”

  另一个斗鸡眼喊叫着,把身前两人推了出去,那两人被推出几步后,站在原地愣了愣,其中一个与我对视着,愣在原地不动,另一个见状,连忙丢下手中的短刀,手脚并用,几乎是用爬的回到人群中,回头看了看还在发愣的同伙:

  “妈呀,那魔女好厉害,三哥被她迷住了,魔女正在吸他的灵魂呢。”

  当众人壮着胆儿七手八脚的把那位“三哥”拉了回来,只听到原本像丢了魂的他突然醒悟过来似的。

  “三哥,你没事吗?”

  “好美……”

  好位“三哥”眼神依然痴痴的,随后却被人一棍子打晕。

  “他中了魔女的诅咒,先把他抬下去。”

  肌肉男看了看手中沾了血的棍子:

  “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算了,管他呢。”

  回头又对周围的人说:

  “大家千万不要看魔女的脸,会被诅咒的!”

  “我们从来都没看。”

  “我们都很听话的,小时候妈妈就对我们说过千万别看魔女的脸。”

  “是啊是啊,我就在魔女的面具摘掉时看了她一眼,还好被尖脸挡着看不清,要不然也被诅咒了。”

  郁闷呢,我说怎么这些人不懂怜香惜玉呢,原来是根本不敢看我。

  唉,我有那么恐怖吗?

  说我是魔女就算了,居然把诅咒和我的长相直接联系起来……

  不给他们点教训,实在说不过去!

  要怎么收拾这群人呢?用龙卷风卷到万米高空再自由落体?

  还是让他们在泥石流中游泳?

  或者,让他们亲身体验一下食人植物是如何进食的。

  “当!”

  正想着呢,护身罡气却不知和什么东西碰撞了,发出清脆的响声,抬头看,眼前多了几个拿弓背箭的射手,弯弓搭箭,正准备射呢,而我面前,掉落着一支三棱箭头的箭,箭头已经钝了,明显是撞上了护身罡气而受到损坏。

  “射死这个魔女!”

  有了弓箭,不用近前接敌,这些家伙当然高兴,弓弦一响,箭支“啪啪啪”的打在护身罡气上,又“哒哒哒”的掉落在地。

  “该死的!这魔女有法术保护!”

  “箭射不死,用火烧!我就不信烧不死!”

  我无奈的看着这些忙着找引火物的人,唉,真是的,现在知道请神……呃,是请仙容易送仙难了吧。

  其实你们如果想直接把我送走我也不想把你们怎么样,不过现在,又是箭射又准备火攻,泥人也有三分性子,不管说什么我都要给你们点好看。

  当一根火把出现在我面前,我的忍耐也几乎到了极限,虽然我脾气好,从头到尾都坐在人力车上,任由两块破铁环把我的双手扣在扶手上,也任由这些家伙胡言乱语,拿箭射我,现在,又想学邪教裁判所玩火刑,再不给你们点教训,真当我好欺负啊。

  “住手,你们这些匪徒!”

  正当我准备行动,不知谁突然大吼一声,然后长街的两头,道路两旁屋顶都出现在密密麻麻,手持强弓的士兵,整齐的盔甲反射着耀眼的阳光。

  “放箭!”

  唉!今天真不知是怎么搞的,行动总是比人慢一步,而且最近也太大意了,这些凡人摸到近前也没查觉,以后得小心。

  箭如雨下,如果说是官匪一家,这个时候应该就是手足相残吧。

  原本还以为这些强盗会像电视剧里那些穷途未路的悍匪一样,大叫一声:

  “兄弟们拼了。”

  然后硬生生的把官兵杀得落花流水,冲出一条血路,扬长而去。

  可是这些笨蛋全都像无头苍蝇一样抱头鼠窜,想逃,却被阻路的士兵用刀剑逼了回来,原地站着,那些“刷刷”落下的利箭马上就会让人横尸当场。

  唉,乌合之众必竟是乌合之众,不知道异界的官军太强了,还是异世界的匪徒不够凶悍。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这些官兵还真狠的,硬是没留一个活口!那群强盗全倒在地上了,青石路面早已经被鲜血染红,连路边的排水沟,都是红红的。

  “报告,这里还有一个女匪。”

  “你才匪呢,我是受害者。”

  被捆了半天,心情不好,又被人说成是匪,我几乎想起身踢人,不过为了“大局”还是隐忍了下来:

  “我被捆着呢!”

  “你是受害人?”

  一名穿着蓝甲,全身都包在盔甲里,甚至还带着“英雄”面具的贵族骑士站到了我面前,他的胸前,那只展翅欲飞的白色苍鹰格外的引人注意。

  “是,我在游玩时着了道。”

  “嗯,有这样经历的人不少了,你不是第一个。”

  蓝甲骑士拔出长剑,高高举起——怎么?要砍我?不对,好像没一点杀气。

  “叮叮”两声,骑士剑准确砍开了扣在我手腕上的铁环,将其变成废铁。

  “小姐受惊了,让您在领略千湖风景的时候碰上这样的事是我们的失职,你没有丢失什么东西吧?”

  “有!一整袋八十多个金币被抢走了。”

  我转头看向那些打扫战场的士兵,只见他们冲进周围的屋子,从里面抬出一整箱的值钱物品……虽然大多是铜子之类的,但其中也有不少古董以及金银货币。

  看着那箱脏物就知道这是个刚出道的强盗团伙,居然笨到把人带到自家门口打劫,不被人剿来才怪。

  “你身上还有什么财产吗?”

  “没有了,问这干嘛。”

  我没有骗人,水晶卡上存的金币,叫存款,虽是财产的一部份,但并不放在“身上”。

  “按照我国法律规定,剿匪所得的脏款,一律收归国有,也就是说,你的损失是补不回来了。”

  正当我以为这些官兵会把我的损失还我的时候,这消息无异于给了我当头一棒,怎么这世上竟会有这种法律。

  “我看你似乎像出生在贵族家中,气质培养得很好,不知道你学过哪方面的教育,也许我能帮你找份工作。”

  “这个啊,我受过的教育可多了,马哲、英语、邓论……”

  “等等!”

  蓝发骑士打断了我话:

  “很抱歉,我没听说过你受过的那些是什么样的教育……你受过军事方面的教育吗?”

  “军事?”

  回想起在地球上曾经玩过的虚拟实境游戏,其中有些就是让玩家当元帅带领无数NPC对战的,这样说来我也算是有受过“军事教育”吧。

  “有受过一点。”

  “那好吧,你来我身边当参谋。”

  “啊!”

  意外,真是意外,怎么会叫我去当参谋?还是和军队挂勾的。

  “前段时间,我国高层将领受到大批异国宗教徒刺杀,几乎集体殉职,我是刚刚被提名上任的新将领,身边缺乏这方面的人才,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

  “所以听说我懂一点军事就找我了是吗?”

  “嗯!”

  他俯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面具,放到我手中:

  “拿着,周围的士兵都要被你迷住了。”

  说完,转身召集士兵去了,唉,一个面具男一个面具女,这样的组合,搞不好以后会被人称为“面具双雄。”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千湖的骑士,一般只有武技、斗气、礼仪训练,对于统兵打仗,没有哪个骑士学过,那些高级将领的本事,都是硬生生的从战场上得到的,但却没有系统的记载下来,培养新人,战场也成了培养将领的唯一学校。

  正因为这样,千湖的将领们个个都是真正的身经百战,在带领部下抵抗入侵的同时,也培养着无数高贵的骑士跨入将领的行列。

  也正因为这样,这个没有任何宗教战士的国家,面对身怀法术的宗教战士,依然胜多败少,虽然说不清战术和战略是什么,却使得千湖军成为整个大陆上排行第一的军队,时间长达几百年之久,这个第一直到不久后精灵族铁浮屠骑士团的出现才被迫让出位置。

  但是这样的军队也有一个极大的缺点,一旦将领集体出现意外,极有可能出现后继无人的现像。

  就像现在,宗教战士当了回刺客就轻松杀掉了这些由普通骑士出身的将领,就像某本武侠小说提到的,武穆遗书能够让人拥有统兵天下的本领,但军队领导得再好,也挡不住修炼有九阴真经武林高手的刺杀。

  而现在,千湖的将军们,就像是学了武穆遗书的将才,而那些宗教战士,也像是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虽然“这两者”离“那两者”水平都差得远,但刺杀事件却是一个活脱脱的教材,各位准备到异世界旅行的朋友们,一定要先学好护身技能。

  当天,我就吃到了当参谋的苦头,那个穿蓝色盔甲的骑士……应该说是将军,连名字都不告诉我,直接把我带到军营,丢给我一大堆的文件,让我处理,自己却不知道跑哪去了,向门口的卫兵打听才知道那家伙操练兵士去了。

  唉!头疼,看了这一大堆的文件就头疼。

  郁闷呢,这骑士怎么会这么随便就让我当了参谋?然到是对我有所图谋?不对,看他跑去练兵却不理我的样子,这种图谋应该可以排除。那又为什么这么随便呢?几乎等同于在大街让随便抓人。

  唉,想不出来不想了。

  不过,他算是找对人了。在冷兵器时代的战场上,中国人的兵法可以发挥近乎恐怖的威力。

  中国古代的兵法家们对阵,总是一个出色的兵法家把另一个出色的兵法家引到一个很明显是设伏的地方歼灭。

  这看上去很没水平,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人们总是认为失败者大意,感叹胜利者幸运时,却忘记了,在引敌入围之前,兵法家们所做的一切诱敌动作。

  就是因为有了这些动作,那些非常出名的军事家、兵法家才会折在一个看似幼稚的计谋里。

  比如,三国的关云长,被东吴的假动作迷惑,丢了荆州和自己的脑袋,刘备也在其后被人火烧了连营,司马大将军运气好些,在葫芦谷中了伏,差点被烧成肉干,幸得天降大雨才逃得一命。

  类似这些的事例还有很多,各朝各代都有,没有布下那种种的假像,也就不会有种种出名的战役。

  我虽然没上过战场,但是曾在虚拟现实游戏中带着NPC与其他玩家对战过,有不少骨灰级玩家对兵种的配合,智谋的运用几乎发挥到了极致,拿到古代任何一个国度朝代可能都是最出色的将领。

  我虽然没达到那种程度,比不上那些天天玩游戏的家伙,但我自认为比菜鸟要好一些,收拾一些好几年才打一次仗的将领,应该不难。

  但是最头疼的却是……眼前这批文件,有好多都是得将军亲自批阅的,我这个参谋可拿不定主意。

  

第四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