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救亲心切

    逍遥进的厨房,却听婶婶李大娘说道:“逍遥啊,过来,把这些菜给楼上那位头头送去。”逍遥看时,却见桌上又放了几盘佳肴,随即“哦”了一声将菜端出往楼上送去,却因此菜比之刚才的饭食更加可口,逍遥忍不住食指大动,偷吃了几口方才送了进去。

  逍遥推开房门,却见那苗人低头不语,只顾看桌上的画卷,甚至逍遥将菜放下,并走到他身边都不曾知晓。逍遥走到近处,又闻的那苗疆之人所特有的气味,其中还夹杂着一些腥气,逍遥自小在海边长大,闻得这种气味,心下纳闷:原来只曾听说苗人都怕水,为何他身上会有海水的气味呢。但是心里却并不着意。

  但看那苗人依旧沉思不语,逍遥好奇,也象那画卷望去,却发现那画卷却不是笔墨所画,倒似是用畜血所画,心下了然:人皆道苗人凶残,看来果真不假。看得片刻,忽觉那画上所画图形阵势倒与自己孩童时所玩的石子棋有些相象,看那苗人苦恼,遂一时兴起,拿手指点上去。却不知正是这无端的一指却引起以后的种种事端,正是:

  一时兴起错乱指 无尽事端纷沓至

  侠名虽就情却残 郁郁半生思红颜

  那苗人正自沉思之间,忽见一手指向画卷面色大变,只一刹那间便将画卷收入怀中,然后伸出大掌拍向那指画之人,逍遥乍见这苗人来袭,心中一惊,却已闪避不及,大掌夹着阵阵腥风迎面打来,仓促间,双腿一软卧倒在地,方才躲过这要命的一掌,却也吓的胆战心惊,冷汗直冒。

  哪知那苗人却并未停止,只见他手掌微翻,一团黑影已从袖口飞出,其势甚急,快如急蜂。逍遥闪避不及,被那黑影一下窜入口中,顺着喉咙咽了下去,哪知那黑影才刚下肚,就感腹中如被万虫啃噬,又似千把锯刀割划,痛的他冷汗直冒,牙关紧咬,浑身颤抖不已倒下身去。

  逍遥正自痛苦万分之时,却听耳边那苗人喝道:“原来是你这小二,我不是吩咐过你没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进来么!你怎么进来了”

  逍遥强咬牙关,颤颤的说道:“大。。大爷饶命啊,我只。。只是来送些饭菜,不相信的话,你看桌上。”虽然口上示弱,其实却在心里把这苗人狠狠的咒骂着。

  那苗人闻言,望去,果见桌上有一食盒,内装着几样精致的小菜,香气诱人,于是心中倒也信了大半“既然如此,那你把嘴张开,我把我的绿儿召出来。”逍遥闻言,虽然痛的牙关打颤,嘴唇发白,却还是强忍疼痛张开双唇,却听那苗人一声短促的叫喊“剌达!”顿感腹中一阵恶心,知是那害物要出来,却听的嘴边一阵嗡嗡之声,忙定睛去看,这一看却把他吓的心神巨颤。

  却见从自己口中慢慢飞出一只绿蠹,拇指大小,身体虽小,发出的声音却嗡嗡不已,仔细看,它绿体金翅,利爪尖喙,一双碧眼两只触角,飞动间,尾部摆个不停。原来却是苗疆七大蠹中的绿蠹,苗疆之蠹共分七种,以赤橙黄绿青蓝紫为序,赤蠹最难养活,却又最是凶蠹,大部分苗疆之人都练蓝蠹,绿蠹以上的蠹类都很少有人能带,因为练蠹要依各人修为来定,修位越深,所能养的蠹类也等级越高,同样的危险也就越大。

  逍遥但见那绿蠹绕着他飞了一圈之后,却又飞向苗人,被苗人手掌一翻,收入袖中。逍遥看到这些,心里却想到不知那苗人身上还藏有多少蠹虫,看着苗人那宽松的彩袍,却又仿佛看见那彩袍之下,全是蠕动不已的蠹虫,不禁头皮发炸,浑身起栗。

  苗人见他表情,知道他心中害怕,遂喝道:“叫你还赶擅闯进来,这次算你有幸,饶你不死,下次再这样,你就别指望我会把蠹收回了,“转身看了看菜肴又说道“你在去弄些海味来,让我尝尝鲜。”逍遥连忙答应,然后忙不迭的退出房门,找婶婶要钱买鱼去了。

  那苗人待逍遥出去之后,又从怀中掏出那卷画卷,却见上面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指印,原来确是逍遥偷食之后,忘了擦去手中油腻,就那一指,留下了一个指印。苗人看到指印,随即陷入沉思,一盏茶的时间后,脸上方才露出笑容,嘴里喃道:“此子根骨奇佳,又颇有仙缘,既是我等去之不成,倘若让他带去,大事可成矣,但是却又如何使唤他呢。”沉思片刻之后,人却走出房门,不知干什么去了。

  却又说逍遥,听得苗人吩咐,到厨房问婶婶要了几文钱,就出了客栈,买鱼去了。

  此时正是午后,虽然太阳高照,但此地靠近大海,清凉的海风吹来,倒也不怎么闷热,反而凉爽自在的很。村子里只有些老弱妇孺,那些精壮男子全都为了生活而劳作去了。由于逍遥人长的俊俏,加上嘴甜而且重义气,所以在村子里颇得人缘,有好几个姑娘已经暗中属意与他,只是由于过于懒散,所以至今仍然未有娶亲。逍遥出的客栈,就见几个妇人在水井那里闲聊,旁边还有几只鸡在那里啄食。。却听那些妇人在那里说着什么“小虎子,仙丹, 菩萨”之类的,逍遥由于刚才骇的不轻,所以也没听他们仔细叙说,径直往市集去了。

  市集位在海边,此时正是午后,却也没几个人影,逍遥转了一会却也顿感奇怪,自己围着市集转了几圈,连一些小摊也转了,除了卖些瓜果蔬菜,日常农杂,海物却也只有些海苔,别说鱼了,连个虾也半只,正郁闷之时,却听得几人在海边争吵,遂心中好奇,漫步前去。

  才行几步,却听那几个人又吵的声音大了,原来却是李四与丁七在那争吵,他们全是渔夫。由于丁七满脸麻子,所以又被人戏称麻丁七。

  听到那麻丁七怒道:“我说是仙女,你怎么说是妖婆”那李四并不相让“我明明看到是妖婆的。”说罢,还用船桨拄地望着麻丁七。逍遥听得这些,立时感了兴趣。立马插身上前“喂。。喂。。别吵了,别吵了,怎么回事,说来听听啊。”

  那两人正自气恼,听到有人插话,刚想发作,却见原是逍遥,于是各个怒气全消,与他讲来,原来,这李四昨日出海,却因风浪太大,一时回不来,于是舶船仙灵岛,哪只刚上岛上,却听的鬼音阵阵,正新惊时,又见身前出现一个老妇人,说是妇人,却是人首蛇身,口吐长信,吓的他连忙解缰驾船逃了回来,他把此事与丁七说了,丁七却是不信,笑他胆小,李四却也不服,于是今日丁七也单船出海到那仙灵岛,李四心中极怕,所以并未跟去,哪知等了半日,见丁七回来,连忙上去询问,却见丁七神采熠熠完全没有受惊的模样,又听他口中说道:“你却是这般胆小,那上面哪有什么妖婆,却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李四道他说谎,于是二人争吵起来。

  逍遥听完,笑道:“哈哈,怕是老哥你看自己老大不小的了,明知道自己满脸麻子,没女孩子看得上你,总是把眼睛看走,上次你不是也说北村的肥婆也是大美人儿吗。那里有仙女。”丁七听完却并不着怒,只是自言自语道:“难道我真的看错了么。”

  又听逍遥说道:“喂,两位大哥,不知为何这两日市集之上没有鱼虾呢。”却见他们把手望海上一指“喏,你自己看啊。”

  逍遥顺指向海看去,却见那海波涛滚滚,浊浪滔天,涨起涨落之间轰然有声,波涛翻滚之间沸然起沫,心中微惊,心下道:这般风浪,却是无法行船,看来只好空手而回了。于是心下失望,出了市集。

  却哪知刚出市集,就听得有人呼唤,而且还是女声,看去原来却是村女香兰,心下乱想:哈哈,莫不是香兰想我拉。原来这香兰从小与逍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是从不说破,否则按这里早婚的习惯,早结了夫妻,哪知香兰疾走莲步,香汗淋漓,走到他面前已是气喘吁吁,逍遥心中感觉不妙。

  只听香兰急道:“逍遥,不。。不好了,你婶婶李大娘病倒了。”逍遥听得此言,心中甚是焦急,忙问“快。。快说怎么回事啊,婶婶好好的,怎么会病倒呢?”“不。。不知道。。医生道是累倒的,不过他想遍处方,却也无从医治,说是活不过明晚了。”听得这些,逍遥心中又悔又恨,悔的是自己无用,却又懒散,整日做些白日梦,全靠婶婶一人忙里忙外,操劳客栈,终于落得现在这个情况。恨的是郎中粗庸,没办法医治婶婶。于是什么也不问了,连忙往客栈赶去,途中心里忐忑不已,却又不知为何婶婶练过武的身子,怎么会突然病倒。手掌也是时握时松,显然心中非常焦急。

  片刻之间已到客栈,香兰早已被逍遥甩在后面,逍遥进了客栈急忙冲进婶婶的屋子,却见只有小虎子站在那里,郎中却已不见,想是知道治不好,先溜走了。婶婶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逍遥快步走到床前,见婶婶面如金纸,牙关紧咬,紧闭双目,浑身发凉,而且呼吸微弱,眼看是要活不成了,逍遥情急,想起过往种种,一时心中悲痛,大哭起来,最后还亏得小虎子连哄带劝才停了哭泣,小虎子方才十岁,却已经这般懂事。却又听小虎子说道:“逍遥哥哥。。别哭了,婶婶还有救的,别哭了好不好。”听得这话,逍遥擦干泪痕,问道:“你别骗我了,郎中都说已经无救了,怎么还能救过来。”

  小虎子稚嫩的童音又起“真的,真的逍遥哥哥。我不骗你,我爹爹上个月得了急病,郎中也说活不成的,最后,还是水生带我跑到仙灵岛寻药,然后就碰见了一个仙女,她听了我的话,可怜我给了我一粒仙丹,那药可真灵,我爹爹吃了马上就没事情了。”

  逍遥知道小虎子为人诚恳,于是也信了他的话,毕竟此时又一点希望总是好的。于是说道:“好,小虎子,你在这里好好照顾婶婶啊,我也去仙灵岛讨些药来。”小虎子“恩”了一声,连忙点了几下小脑袋。

  逍遥出的屋门,却见那三个苗人正站在门外,想必也知道了这些事情。却听那带头苗人吟道“ ……你们汉人书上有一句话,叫作‘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可真是至理名言啊。”

  逍遥自然知其意思,心中一痛,嘴里说道:“我不会让婶婶死的,就是拼了命我也要去仙灵岛求得解药。”

  苗人闻言,虽不知逍遥如何得知仙灵岛之事,却心下更是高兴,这下省得自己去说了“难得你有这片孝心,大慈大悲的菩萨也一定会为之感动的。只是。。。。”说到此处,却又忽然打住。

  逍遥连忙问道:“只是怎么。。。。了。”却又见他面带忧色,嘴里说道:“仙灵岛中央有一座‘水月宫’,此处有一班精于练制丹药的仙姑居于宫中,但是宫外有仙法所设的迷阵,凡人若无邪法妖术并不会被仙法所伤,但是若无法破去阵眼,任你就是花上一辈子也不能够破此迷阵,找到水月宫。”

  逍遥急道:“这却如何是好。。这却如何是好。”烦闷不已,却又听那苗人说道:“其实这也有办法,阵中有五具阿修罗神像,你用‘破天锤’将神像遂一敲碎,在迷阵的中央便会出现一块发亮的石板。届时,只要你往这块石板上一踏,通路自会浮现。”

  “但是这破天锤如何寻得。”逍遥问道。

  苗人从怀里掏出一物,却见那物浑身黝黑却又点点光彩由上发出,虽说是锤,却过于小巧,说是杵,却又不象,看来看去,看去看来,虽然看出不是凡品,却又不明为何敢当“破天”之名。“这就是破天锤,我可以借与你,只是这锤只能用五次,用过五次自动消失。所以也不用你返还。”

  逍遥大喜,抱拳行礼:“多谢。。多谢赐锤之恩”却不问他们如何得知这么多事情。

  苗人却装得大度,摆摆手说道:“不用。。不用,我是看你一片孝心才露此天机,你切勿自失良机。”然后从怀中掏出一粒丹药,给与逍遥:“只是岛上瘴气太毒,在这里还有一颗丹丸,你只要服下它,我保证你不会受岛上的漳气所侵。”见逍遥有所怀疑,又道:“照我的话去做,不会有错,你不是想救你婶婶吗?”

  想起婶婶,即使这是毒药,逍遥也认了,于是收了破天锤,然后把丹药吞入腹中。他却不知那丹药哪里是去瘴之药,却是那可以忘记事情的“忘忧散”,而且婶婶病倒,赠于破天锤,服下忘忧散,全是苗人一手安排。

  

第二章 救亲心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