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仙灵岛

    逍遥出的客栈,不多时已经到了海边,却见麻丁七与李四正在那里忙活,似乎要收拾回家,逍遥上前要他们帮忙,但是他们死活不肯,只是对他说:“小李子,并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你看这浪大的紧了,莫说要到仙灵岛,就是行船却也行不出半里远,就要葬身鱼腹,我家中还有妻儿老小,你还是找别人吧。”说着,连忙收了渔具,要赶回家去,逍遥看浪果然大的紧,却也不怪罪他们,只是婶婶病危,却又如何是好。

  逍遥正自苦闷之时,却听得一声招呼,回头看去,却是水生哥,他也是个渔民,连忙上前说得经过。初时,水生面有难色,唯唯诺诺却不答应,只道风浪太大,但是听说逍遥婶婶病倒,逍遥是去寻药,却又马上变换神色,拿起船桨到了岸边,却见岸边一艘孤舟随波上下,摇摆不定,正看时,水生已经上得船去,逍遥跨步正要上船,却听身后一个柔美的声音问道:“喂,你们可要出海,能否带我一程。”

  逍遥回身望去,却见你少女,头带彩罗帽,下垂彩珠绦,身穿一鹅黄小褂,淡黄锦绣裤。脚踏鲜红小蛮靴,手执彩蛇棍。看这穿戴,却是一苗家女子,往脸上望去,真个是面如满月又带红,柳叶弯眉闪明星,樱桃小口多娇柔,真个是天女下凡,逍遥向水生望去,却见他却看的痴了。

  逍遥又看那少女眉头微皱,知其心中不快,答道:“是啊,不知姑娘要去哪里。”少女听的回答,立刻喜上眉梢,答道:“这大海之中有一座仙灵岛,你们可知,我正是要去那里,只是这等天气,我问了几个都道险恶浪急,都是不去,现在终于找到一个了。”

  水生此时已经反应过来,连忙道:“仙灵岛?真巧啊,我知道,而且这位兄弟也是去仙灵岛,正好同路,只是……”那少女听得他们也去仙灵岛,喜的是两眉齐挑,满面春风,“只是什么啊…说啊。”

  “只是看姑娘的穿着,似是苗疆所来,可受的这风高浪急。”

  “这…”少女闻言,迟疑了一下,似乎确实怕水,哪知她却倔强,双手连摆:“这你就别管了,只要能上得仙灵岛,这点水怕什么。”水生无法,只好任得她跳上船来,却不料她不习惯船板,刚跳上船来,就身体一晃,几欲摔倒,幸亏逍遥搀扶才得起身,她嘴里却道:“这船板怎么这么滑啊,害的我查点摔倒,死船板,这么滑。”逍遥和水生听得此话,相视一笑,开船入海。

  汉人皆道苗人畏水如畏虎,果然不假,这苗女初时还受的住,只是扶住船轩,一动不动,待行的远些,浪大起来,船颠簸的厉害些就挺不住了,呕吐不止。逍遥无法,只能叫水生回岸,把她放了下去,这次她却并不逞强,蹲在岸边。而逍遥则和水生向那仙灵岛驶去。

  哪知越往里行,风浪越大,到后来逍遥往前看去,却见前面恶浪滚滚扑面而来,往后看却又是暗流回涌,恶波溅浪。弄的小船如一片大海枯叶,随波流浪,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摇摇摆摆,摆摆飘飘真个是进也不成,退也不成,纵使心中不甘听天命,却也只能随流逐波,听天由命。

  如此折腾了半日,不知是他们命好,还是有神灵保佑,这么险恶的风浪却被他们躲了去,进入了一片平静的海域,只是这样却浪费了许多时光才到得仙灵岛,到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了,却是:虚空了无垠,日落晚霞生。清风吹拂面,彩霞映脸红。

  逍遥与水生下得船来,向岛上看去,却见到处怪石嶙峋,岩砾遍地,没有几棵绿物,面前则是一道峡谷,峡谷两旁傍高山,高山上是蔓罗缠绕,青松斜垂,峡谷内则是云雾缭绕,青气飘飘,朦朦胧胧,看不清楚。而除此之外,再无去路。

  逍遥回身别了水生,要他再那等着,如果天黑之后还不回来,就要水生趁月色未满,潮水未涨之时逃得此地。自己却甩干湿衫,进入峡谷。

  才入幽谷,一切无恙,只是周围过于安静了些,而烟雾缭绕使得逍遥只能看得身前之景,望不见远处,如此这样摸索行了一阵,却始终不见出路。逍遥正自心焦时,却又听得异声,秉神去听,却又不闻。复举步前行,而异声又起,逍遥不理,只顾走路,却听得耳边吹来阵阵阴风,忽忽做响,隐隐又听得哀鬼恶嚎之声不绝于耳,其声凄厉。初时声小,逍遥也不在意,只道自己心急,但那声音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响,到得最后,已是到处鬼音厉嚎,鬼影飘飘,凄厉惨烈之声弄的逍遥是脸色苍白,浑身冷汗,摇摇惶惶,但是由于心中始终保持一线清明,直念婶婶安危,所以并未倒下,但是却已心力憔悴,满面病容了。

  正当逍遥感到支撑不住昏然欲倒之时,却又觉清风扑面,睁眼看去,却又拨云散雾,现出一片清奇的荷池,耳边也没有了鬼音厉嚎,只有那阵阵蛙鸣。

  此地却不似峡谷之内那么狭窄,反而十分宽阔,向天上望去,天已入黑,正是:月挂枝头散清华,星布苍穹闪冷辉。

  天上明月在水中现出一钩弯弯的倒影,满天星斗却又比不过池中闪烁的点点亮光,荷叶碧且嫩,莲花粉且娇。颗颗露水现于荷叶之上,颤颤微微,一阵清风吹过,点点玉露入碧池,颗颗莹珠散荷花。这阵清风也吹去了逍遥的满心疲倦,也吹了满腹心事,感到神清气爽,好不舒泰,心中想到:莫非这就是仙女所住之地,果然不比凡居。

  那簇簇荷叶之中却又有一小路,却是用块块四四方方的玉石所筑,逍遥看得如此美景,直道自己做梦,待双脚踏踏实实的落在路上,方知这是事实,于是一边走路,一边又作起白日梦来:不知仙女姐姐长的漂亮不漂亮,不过常言道:美女爱英雄。万一她一见自己就喜欢上自己,哈哈,那就好了。忽然又想道:不成,不成,婶婶的病还没好,还是婶婶的病要紧。

  就在逍遥胡思乱想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的走上了一座青石筑成的石台,石台的前面却是一片荷池,朵朵莲花点缀其间,而逍遥却仍不自知。

  逍遥正想的高兴,忽然感觉脚下一空,心中一惊,人已经从石台上栽了下去,看着眼前的水面,逍遥却并不慌,因为他自小就是渔村中人,又怎么怕这点清水,只是破坏了如此美好的荷溏夜色却是可惜。

  听得“沽”的一声,逍遥的头已经进了水中,清凉的池水淹没了他的头发,清清凉凉好不舒服,偶尔有几股池水涌进嘴里却是甘甜可口。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逍遥感觉自己并没有沉入水中,胸口却象是有一软物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并且还带着自己徐徐的移动。

  逍遥抽出头来,看见身下之物更是惊讶,原来支撑他的不是别的,却是这池中莲花,不知为何,这些莲花并不会沉,即使逍遥落得身上,也只是向下微微一沉,荡起圈圈涟漪扩散开去,然后就仿佛有人控制一般,慢慢的移动起来。

  天上的月亮依旧明亮,而月下的荷池中却有一俊逸少年喜坐莲花,慢慢飘动,逍遥心中甚是惊奇,却也感觉好玩,坐着莲花浮浮沉沉的在荷池漂游,心中并不惊慌,莲花过处荡起一道道的水纹。

  如此行了一刻,那莲花慢慢的停了下来,出现在逍遥面前的则是一排荷叶,排的整整齐齐,逍遥看莲花停下,又看着眼前荷叶,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这些荷叶也能站人?”逍遥心中想到。

  逍遥下了莲花,伸出草鞋轻轻的一点荷叶,却见荷叶并不软下,于是胆也大了起来,把整个脚都放到上面,那荷叶也是轻轻一沉,就不动了,逍遥心下甚是兴奋,“噌”的一下从莲花跳到荷叶上,双脚落着上面,那荷叶又沉了一些,一波池水顺着荷叶流进了草鞋了,冰凉冰凉的。

  走得几步逍遥抬起头来,却发现荷路的尽头那层层的荷花丛中隐隐透出些须光芒,心想:莫不是仙女就在那里。于是顾不得脚湿,快步点了过去。

  拨开丛丛荷叶,那柔和的光亮也越发显了出来,逍遥心下更是欢喜,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仙女了,哪知拨开荷叶一看,仙女倒是有一个,只是却是一个玉石所做的,而且那仙女逍遥也认得,那就是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白色玉石雕成菩萨,黄色玉石雕做莲花,菩萨坐于莲花之上,双手合十闭目养神,雕象栩栩如生,丰满圆润,却不知是哪个名家所刻。

  忽地,逍遥注意到这个佛像的底座上刻着几个字,仔细看来,原来却是“苦海无崖,回头是岸”四个大字,看得这字,逍遥却只是微微一笑,心道:这样看来,这个岛上存在的绝不会是象李四所说的妖怪了,哪里会有妖怪还拜佛呢。这样看来,这个岛上真的有仙女啊。而浑然不知其深意,正是:乍见玉台现佛语, 晒笑不知其深意。

  待历百千红尘劫, 方悟苦海回头语。

  这时他又想起来,他小时侯也曾听过这句话:那时,逍遥年仅八岁,一日,本来小小的村子里面来了一位老和尚,说是云游四方路过这里讨些斋饭,然而这个村子虽然平常也有汉人来,但是和尚却是第一次见,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尤其是逍遥这样的小孩子,于是那老和尚的身边多了几个没事干看新鲜的小鬼。

  “喂,大师,你真的是和尚么?”一个小孩子问道,老和尚微微一笑:“怎么,我看起来不象么。”

  “我听说和尚都带木鱼,穿黄袍啊,你怎么全不带啊,还说自己是和尚,骗人。”

  “凡事不能看外相,老衲虽然手中无佛,但心中有佛,也是一样,再说,你看我还带着佛珠呢,所以我是和尚。”那和尚倒也不嫌小孩烦人。

  这时逍遥问道:“我还是觉着不象。”“哦,怎么不象,”老和尚感了兴趣。

  “我听村子里回来的人说,和尚都是什么大头啊,满头包啊。那才是和尚啊,我看你,头也不大,也没有满头包,怎么会是和尚呢。”逍遥这一说,周围的小伙伴都跟着搅和起来,都道:“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和尚是满头包的。”

  “满头包?”禅师听了这话一愣,然后却是一阵哈哈大笑:“哈哈,满头包,哈哈,你竟然说我佛如来是满头包的大脸和尚,哈哈。”

  逍遥看他发笑,又道:“而且我听说和尚都很厉害的,能知道过去,能预测未来,你如果是真的,就说来让我看看啊。”

  禅师只是微微一笑,又道:“要说未来之事,我却也看的通,也料得到,只是我看到的只是注定了的命,但是凡事多变,事实充满变数,所以我也不敢妄言。”

  逍遥顿时来了兴趣:“真的,你能看未来,那你帮我看看吧。”禅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既然如此,你把手深出来吧。”逍遥依言,伸出了小手。

  却见那禅师看得手掌,又看了看面相,本来满面的笑容却已不见,换上的是一种莫名的神色,良久,方才双手合十,喃喃自语道:“哎~~~苦海无崖,回头是岸啊,只是哎~~~不入苦海,怎知回头,入得苦海,却又怎能回头。阿弥陀佛。”然后又是满面的悲痛,沉思起来。

  逍遥年幼听不明白,问道:“请问大师,何谓苦海。”

  这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哪知和尚听了之后,却脸色大变,嘴里不住念道:“何谓苦海…何谓苦海…”慢慢的他脸上的神色又恢复了正常,“是啊,何谓苦海,不堕红尘,岂能超脱红尘。不入苦海,焉知其中苦甜,外人皆道其中苦,怎知其中苦又甜。”

  然后恭然对逍遥施了一礼“多谢施主,老衲受教了。”逍遥被这和尚唬的一愣一愣的,不过这件事却也着实让他在小伙伴门面前好好的炫耀了一阵。

  逍遥想起小时情形,也不禁想笑,但是现在不能耽误时间了,婶婶还需要仙丹呢,只是这仙丹要去哪里寻呢

  

第三章 仙灵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