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运功疗伤

    “各位,”我清了清嗓子说。

  “怎么,你有意见?”海海将腰间长剑连剑带鞘一起取下,捏在左手,右手握在剑把之上。意图不言而明。

  “我没有意见,”我右手食指遥遥指向红衣女子身后的竹舍。”我只是来我自己的房间休息而已。”

  “胡说,这里怎么会有你的房间。”海海说,

  “你是大师兄?”幽幽反应极快,直冲过来,双手拉住我的左手衣袖摇晃,”你就是那个闭了十几年关的木头师兄?”

  ”木头未必,”我说,看着幽幽眼中闪烁的古怪光芒,我只觉得后背开始发凉,”不过闭了十几年关那就是指我了。”

  “哇,大哥。我好崇拜你啊。一闭关就是十几年。”阿翼大声说。

  “没有好酒,没有美女,窝在一个地方十几年。,简直不是人啊。”浪子也嚷嚷道。

  我伸出右手将幽幽的两手扳开,手上传来的细腻感觉让我不由得心中一荡。

  “各位,我现在急着练功,有事请以后再说。”我迈开大步向竹舍走去。

  “站住。!”红衣女子说话了。”谁知道你是真是假。看你刚从的轻功分别是奸细。”

  “呵呵,”我转过身来,盯着她的眼睛,”奸细吗?”

  “是的,我们怀疑你是奸细,现在,我,方念儿以明教大师姐的身份,要求你随我们去刑堂检查。”方念儿毫不退让,双目紧紧逼视。

  很要强的女生呢,我笑了。左腿当即运劲在地上一扫,一阵狂风将地上的枯叶,细沙卷起朝方念儿直扑过去。紧接着我运起意形步法,身形诡异般的紧随风沙向方念儿靠近。,

  “无耻!”四人齐声惊呼自我身后扑上,方念儿脸上却无半点惊慌之色,她沉着的将剑扬起。剑身的红光映着她清秀的脸颊,让我在一瞬间有些失神,但圣火令的”夺焰决”还是使了出来。

  剑令相交,我运气于令将她手中钢剑紧紧吸附,随即用力一拉。,方念儿却极为好强。她左手也握上剑柄,双手将剑紧紧持住,但她体内的真元,又怎么能和我相比?我将九阳神功尽数提起。再度用力一拉。方念儿却连人带剑都被我带了过来。

  我当即一惊。右手连连运劲甩动,方念儿的脸上明显可见痛苦之色,可她仍旧不依不饶双手死死握在剑柄不放。

  我叹了一口气,自圣火令上一震,将剑令分开。不料方念儿仍在运气回拉,此时吸力松解,身不由已向后跌倒。

  我自然不能看她跌到,若是她跌落在地,一会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来。我右手圣火令牌。在方念效后心轻轻一带。随即右手已经挽住她的纤纤细腰。

  一股芳香至鼻间传来,我却没半点时间。细细体会,左手手指轻弹,海海和阿翼的长剑,浪子的钢刀。幽幽手中的短刃。无不怪异的折转方向,互相砍去。

  四人大吃一惊,急忙收回兵器,各自向后跃开。连环四击。我身形不由自主的往后仰。连忙运气于脚。死死盯在地步。此时鼻子却传来一股巨痛。我真气一泄,当即跌到在地。

  “咚。”始一落地。右手环抱的佳人用力一挣,翻身跪坐在我胸口之上。一股巨痛传来。我咬牙切齿。几个耳光之后。胸口的压力消失了。我知道方念儿已经站起身来,正自松了一口气。随着"打死你这头色狼。”。”靠。我都没做的事被你给做了。”"混蛋。"一阵漫骂声。迷迷糊糊我感觉无数双脚在对我连踩带踹。。最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微风的轻抚下,我醒了过来。费力的挣开双眼,打量着四周,五人都已经不在了。我勉强站起身来。全身的骨头无一不酸痛无比。

  痛啊,痛啊。这群混蛋。我绝不会放过他们。我心中不停叫苦,挣扎着一步一步罗到自己的房前,推开房门,一股巨痛传来,我身不由已,顺势倒地滚了进去。苦苦忍着痛楚。再度站起来将房门关上。。

  我背靠房门旁边的墙壁坐下。因为不靠墙壁。以我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法保持平衡。咬牙将双腿盘好。默默的运转起九阳神功来。

  九阳神功确实当得上是天下奇功。随着丹田的热流向全身的经脉舒展。由痛苦到舒悦。我的伤痛开始一点点的平息,原来运功疗伤的感觉也这般微妙啊。我很快就醉入这种奇怪的感觉之中。

  

第十五章 运功疗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