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魔噬泰山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纷乱的思索收起,开始打扫现场。收获还不错67两纹银,15文铜钱。我将银两。纳入怀中。又上前将壮汉身上的布衣扒下收起。

  两女现在已经是进的气少。出得气多,离香消玉殒只差一线而已。她们身上穿的绸衫质地都相当不错呢。拿去当铺应该还能换点银两。

  将两女身上的绸衫扒下,看着她们身上玲珑有致的身材,我心头狂乱,有种怪怪的感觉。

  将绸衫收入怀中后,在两女的喉间各自补上一指,确定她们的尸身都已经开始发冷以后。我小心的溜出房外,混入人流之中。前往杨洲客店跟方念儿五人会合。

  当店小二领我到他们桌前之时。桌面早已是一遍狼籍。。不过,必竟是女孩子,身处公共场合,众目睽睽之下,方念儿和幽幽两女吃像倒相当文雅。

  “师兄,现在才过来啊/“海海三名师弟各自抬头朝我打了个招呼,立刻分别低下头继续他们的吞食大业。

  “师兄,你自己叫点东西吧?”幽幽说,“一会我借钱给你付帐。”

  方念儿并不说话,看了我一眼后,即收回眼光。早已做好被她喝斥一顿的心理准备。现在却全然用不上,我倒是有些惊讶。

  “小二,给我来碗阳春面。”我在海海身旁坐下。

  “师兄,”幽幽好奇的说,“你干嘛去了?”

  “去看个朋友而已,”我淡淡地说。

  阳春面很快就上来了,细细品尝完。五人早已静坐在旁等候。

  “六个客官。一共十五两。”店小二恭恭敬敬的说。

  我抢先站起身来,将15两纹银抛了过去。随后,掏出50两银子塞给幽幽,示意她递给方念儿。

  “哇,师兄,你那来的钱?”幽幽,海海。阿翼,浪子四人齐齐问道。

  “呵呵。人长得帅,有人强塞的。”不觉学上了海海三人的口气。

  “切。”四人齐齐比了个中指,却不再问。

  看着方念儿将银两纳入怀中。我松了一口气,问道,“我们去那里练功?”

  “不急,不急”海海摇了摇头,难得师兄请客,再来两只烤乳猪如何。我早就想尝尝了。”

  “坏死了啦,”幽幽眼中再度闪烁着熟悉的光芒,吃那种东西会发胖的。“先来两盘珍珠乳雪膏。养颜美容哟。”她接着说,“四位师兄每人再来一分补血养气汤,固定培元。”

  “我不需要,”我冷冷地说,“谁叫的谁去付帐。”我可没能力再次买单。现在怀中全部家底,仅有一身布衣和二两纹银及15块铜板,嗯,还有个明教镇山令牌----圣火令,拿出去应该能值点钱。我先前身无分文,不得不味着良心去杀人抢劫。因为我早已料到这顿饭并不好吃。

  “小气鬼。”幽幽有点生气,我将头扭过一旁,只当没有看到。

  “呵呵,呵呵。”浪子打了个圆场,“请客的事也不急在今天,下次再说嘛,对不对师兄?”他转过头来看着我。

  “到时候再说吧。”我并不肯定,空头支票可以随便开,可帖近现实的事,说过的话迟早要还的。

  “我想过了,这次我们不去桃花林,我们去魔噬峰。”一直默不作声的方念儿说话了。

  “姐姐那里好危险的!”幽幽率先发问。

  “大师姐,”浪子说,“我们现在就去是不是早了点?”

  “是啊,是啊,”海海点头应合。

  “那里可是传言要所有武功都三重中段才去的练功之地啊?”阿翼接口道,“大师姐你去没问题,可我们现在才三重初段而已啊。”

  “传言终究只是传言而已。”我接口道,管它什么地方,凭我的轻功打不过,难道还跑不过吗?

  “没错,”方念儿点头道,“我曾在山脚试探过。山脚的剑手并不强。他们手中的兵器都只是木剑而已,我们六人在山脚练级绝对没有问题。”

  “那还等什么?”我当即站起身来,“吃完了还不走,客栈老板可要生气了。”

  从杨洲城出来,方念儿领着我们顺着东门外的大驿道一直往东走。尘土飞扬的大驿道上。四周人来人往。挑担子的行商,赶着大车的马夫,上京赶考的书生,熙熙攘攘,非常热闹。不时还有两三骑快马从身边飞驰而过,扬起一路尘埃。道路两旁是整整齐齐的杨树林。约摸走了一个多时辰,自分岔路口折向东北方向后,又前行了约摸半个小时。。

  “看到没?那就是泰山。”方念儿用手指着前面高耸入云的山峰,山顶云雾缭绕,远远好去,如同登天之梯一般。

  “山莫大于泰山,史亦莫古于泰山”。“天下第一山:”——泰山,看它气势磅礴,拔地通天,确实当得上“五岳之首”之誉。山腰的左侧坐落的就是五岳剑派之一的泰山派,当年我也曾做过几天泰山派的初级弟子,对他们的老窝自然清清楚楚。

  “走吧,”方念儿出声道。随即笔直朝泰山山脚走去。

  “等等,不是去魔噬峰吗?”我将思绪拉回,奇怪的问,早在路上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我可从来没听说这里有个什么魔噬峰啊?

  五人都齐齐惊讶朝我看来,“你还不知道?”方念儿说,“魔噬峰就是泰山。”

  

第二十章 魔噬泰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