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回 都是佛祖做的

    “师妹你怎么样?”虚海温柔地问,眼神里的关切如此货真价实,如果不是因为如初之前无意中探到他的底,肯定会感动地跪在他脚下,爱慕地仰望他吧?

  可这时候,她心里只想把眼前的帅脸打得鼻血和眼泪长流。谁让他外表那么圣洁来着,破坏美好的事物是人类恶的本能。

  “完全没事了。”如初一骨碌坐起来,免得虚海的帅脸逼得更近。不过看到宗擎和普从两个清秀小和尚愕然的神情,她恍然明白自己的动作太麻利了,不像是个差点断了心脉的人,连忙又补上一句,“我受的伤本就不重,加上身负家传绝学,自然恢复得快些。”

  “哦?善哉善哉,师妹真是吉人天相。”虚海直起身子,笑得如沐春风。

  如初心里一跳,心想是不是这和尚大有神通,知道她穿越的秘密?或者,他只是习惯了摆出这幅知晓一切的模样以蒙人?看起来倒像第二种情况,但不管怎样,没道理主动坦白。

  于是她耸耸肩问,“当时是哪位大夫给我看的伤呀?根本是庸医误人。”

  宗擎猛吸了一口冷气,瞄了一眼虚海道,“我们寺中的人生病受伤,一向……都是虚海师叔给医治的。”

  啊哈?!果然是他,如若不然,他也不可能封锁住消息,偌大个少林寺只有少数弟子知道她硬闯十八铜人阵而受伤的事了。

  “人有失手,马有乱蹄,世上谁人无过。哦?虚海师兄?”如初抿嘴笑,觉得这样比较文雅,符合总兵府小姐的派头。

  对不起了,虚海师兄,现在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硬赖你误诊,为我的突然好转做借口了。如初心里念叨着,却发现宗擎和普从两个小和尚面面相觑,似乎看到了极为古怪的事情。

  怎么回事?难道说话的语气和平时不一样?反正这声音和她本身的声音是一样的,刚才开口时,自己也吓了一跳。可惜虚海的禅房虽整洁雅致,却朴素得过头,没有镜子等俗物,只是一床一桌一凳一台,外加墙上两幅字,一曰宁静,一曰淡泊,字体清癯雍容中透着刚健潇洒。

  在这种情况下,她无法知道自己借用的皮囊是什么模样,反正那位师姑大人肯定被十八铜人打死,已经往生极乐去了,可怜的。而血淋淋的事实教育我们,不要轻易闯什么关啊。

  “师妹说得没错。”虚海风度超好地说着,突然上前走了一步,伸手抓住如初的手腕,三根温暖的手指依次搭在她的寸、关、尺位上。

  这人还真是视戒律于无物呀。

  再看那两个小和尚,完全一脸崇拜,似乎虚海这样忽视古代的男女大妨,完全是因为心中无一物,何处染尘埃所致,实在太超脱了,是全体出家人的榜样。

  “心脉有力,中气十足,果然完全恢复了,内力似乎比先前还强些。”虚海收回手,退后一步站定,就连站立的姿势都美形得很。

  不过,难道,她有内功?!

  如初偷偷一抓床沿,只听“咔”的一声,一块木头像豆腐似的被抓了下来,倒吓了她一跳。天哪,她感觉还没用力呢。真好狗运,赶上了穿越这种好事,还附赠一身高强的武功,以后可以抱打不平了。之前在现代时她就有这个愿望,可是却艺无人胆小,遇见不平时,除了打110,什么也做不了。

  “小姐,你……你没事啦?”正当如初幻想像着她英姿飒爽、殴打流氓的场面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接着一个小小的影子跌跌撞撞地扑到她怀里来。

  “小心呀,八重,师姑她伤的是胸口!”普从叫了一声。

  叫八重的小姑娘连忙直起身,正好让如初观察到了她的全貌。十四、五岁的样子,男装打扮,看起来活泼伶俐,尤其一双大眼,当场让如初想起罗大佑的歌: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

  “别担心,我很快就能痊愈。”如初安慰着小八重,因为所谓贴身婢女就应该是心腹,自然不能让她担惊受怕,那可是和自己一条心的人,“我们还是回自己的地方吧。”她不知道自己住在哪儿,只能含含糊糊地说。

  八重点了点头,但没有立即就走,而是转过头来,大声喝道,“刚才是谁打昏我?如果我们小姐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谁负得起这个责?”

  哈,原来是个小辣椒!

  “我佛慈悲。”宗擎和普从没敢言语,虚海却单手揖手,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带着一脸天机不可泄露的无奈样子,暗示打昏八重的事是佛祖做的,简直太搞笑了!

  可偏偏,八重没再问下去,还露出点抱歉加羞涩的意思。那两个小和尚就更不出声,居然就这么让他蒙混过去了,也不知他用了什么办法,似乎给周围的人全洗了脑,都认为他将来能肉身成佛似的。

  “师妹弄坏了小僧的床……”

  “回头赔给你。”如初打断虚海的话,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别扭。

  “那……师妹重伤初愈,不如让小僧渡师妹回房可好?”虚海说着就背过身去,一脸正气。

  如初愣了一下,难道他所谓的“渡”就是背?

  “我慧根不足,还是自己悟吧。”她谢绝了人家要背她走的“好意”,在八重的搀扶下,“虚弱”地走出虚海的禅房。此时晚课已过,四处寂静无人,但月光明亮,二人连灯火也不用提,就在寺院内七拐八绕地走了半天,最后走出山门,来到不远处一排房舍。

  那排高低错落的房子大约有五、六十间,入口处有个牌楼,上书“别居”二字,有几个古装男子在此处走动。如初这才知道她并没有住在少林寺内,而是和一群俗家弟子住在别院中,幸好刚才她一直强忍着好奇心没有多嘴询问。

  只是,那些青年男子虽然彼此寒暄,但见了她后却都冷冷地把头转了过去,连声招呼也不打,显然她不怎么受欢迎。

  想来也是,现在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大将军的独生女儿,在这个封建的年代没待在家里描龙绣凤,而是跑到少林寺来学武,不管她多么将门虎女,这种行为也实在令人匪夷所思,而那位将军大人居然允许了,还借助财势大开方便之道。再想想刚才她和颜悦色说话时,宗擎和普从是多么惊讶,就可以判断出这位大小姐之前一定是骄横无比的。

  不过现在她占据了这个皮囊,以后就要改变“师姑大人”的行为方式,在大明王朝做真正的自己。到时候她就说在十八铜人阵中受到了佛法的感召,这才大彻大悟、与人为善起来。

  …………………………………………………………

  …………………………………………………………

  ……………………66有话要说………………………

  说点啥涅,还是最常见的话吧:同学们,我先劫个票!

  本书下个月PK,有粉红票的给我留着吧。9月1日前,有推荐票请投给我,就算养肥中,没事的话也投投推荐票,因为要冲榜嘛。

  66需要你们,66需要支持,该出手时就出手吧!

  

第二回 都是佛祖做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