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回 胡公公?!

    如初红了脸,气的。

  一个女孩子给人这样嘲笑容貌实在是奇耻大辱!她明明可以很漂亮的,最近皮肤已经变得好多了,白里透红,距离粉嫩的境界只有一步之遥。她的身材……哼,如果在现代,如果她能穿比基尼,能让这帮小子流鼻血流到死!这眉毛,她是不敢修,要留着装男人用的。

  这些有眼不识金香玉的家伙,她明明是美女老师好不好?

  不过,这时候不能输!就算丢人也不能输了阵势。现代人的顽强,或者说是脸皮厚是古代人无法比拟的,她一定要顶过这第一关!

  “好,小一一就小一一。”她露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小光的观察力真不错,教习我会‘记得’你的特长,下回有个军演什么的,一定用得上。不过既然现在有两条土队军规订立了,最好做个纪录。”为了防止人家继续讨论她的一字眉,在话尾时,她转移了话题。

  而且她特意强调这是“土队”的军规,就是要让这个队更有凝聚力,同时增加她的参与感。不过,当她打入土队内部时,就要使用围魏救赵的办法,分割他们,瓦解他们,然后再逐个击破,最后让整队人全部服从于她。哇哈哈,好计啊好计!

  她得意洋洋地想着,一抬眼却看到张居正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拿起笔在墨盒里饱满一蘸,之后走到墙边挥墨写就,再掷下笔,倨慢地看了如初一眼才回到座位上。

  土队军规第一条:纪律部队,统一性与坚决执行是很重要的。

  土队军规第二条:为将者要以身作则。

  自然,喝彩声四起。

  不过也难怪这只小白乌龟得意,他还真是个大才子,可惜学了武。看他的人虽然瘦弱,但字体却遒劲有力,笔划如行云流水一般,透着那么一股气吞山河的气势来。就算不懂书法的如初,也不禁赞道,“你这字能卖好多钱呀。”

  咦,她是说这字如果能流传后世的话,能卖很多钱,他为什么一幅受辱的模样,就连戚继光一直微笑的脸上都露出不悦之色。

  “看不起钱吗?”她借机宣传新时代思想,“军队没有钱,粮饷从哪里来?装备如何能更新?上阵打仗时武器有多重要,你们知道吗?国家没有钱,在百姓遭灾的时候如何能尽快赈济?处于水火中的百姓如何能尽快寻找活下来的机会?各位的家里没有钱,你们连饭也吃不上,何必再谈进卫学呢?小白龟,我把你的字以钱来衡量,是对你最大的赞誉,希望你有一字千金的时候,希望你今后签发什么政令时,能让百姓过上有钱的日子。”

  她这一番话本来是最浅显的道理,可对于古代人来说,特别是对这些世家子弟来说还是超前了些。古代人重农轻商,虽然在大明中后期有所转变,但此刻风气却还很保守,所以如初的话又把这些学子们震住了,只有赵三红露出赞同的神色。

  不过他马上看看周围,赶紧换上紧板的面孔,以求和同学们保持一致。

  好半天,师生对峙着。

  如初是怀疑自己是否该说那么一番话,学生们则是有些半懂不懂,但谁也不想显得无知,所以也不讨论和质疑。最后,还是李成粱打破沉默,“你们觉不觉得胡教习,不对,是小一一的声音很娇嫩哪,一点不像男人。”

  话毕,四十道目光又齐唰唰地定在如初身上。

  这回如初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唉,是她疏忽了。平时和人说话时,她总是故意压低嗓音,虽然从男人的角度来考量,还是有点娘娘腔之感,但也勉强说得过去了。可今天一激动之下,她忘记掩饰了,完全是真人真声。好你个李成粱,耳朵好不是吗?我记着你!

  可现在怎么办?怎么回答?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没听过有人公鸭嗓吗?”她随便应了一句,随即悔得肠子都绿了。

  这是什么破解释,真是越描越黑!地球人都知道公鸭嗓会很粗嘎的,可她的原声虽然说不上是莺声燕语,却绝对女性化。

  “这是什么世道,公鸭嗓都是软软的了。”戚继光笑得如阳光般温暖,可眼神却很大魔王,“小一一不是女的吧?要不要验明正身?”

  什么什么?她不会才第一天上课就给人揭穿身份吧?死小孩,竟敢调戏她!可是可是,现在要怎么办?

  “元敬,不可能的。”赵三红摇了摇头,“大明的皇家卫学,怎么可能让女人做教习?”

  一句话,暂时解了如初的围,就连始作俑者戚继光都露出认同的神色,其他学生就更不用说了。不过他不肯承认错误,笑道,“但是男人有这样的声音还真是奇怪,只是没想到,居然是汝契注意到了。”

  如初松了一口气,转移话题道,“小红,要记得叫戚同学为小光。小光,你也要称呼李同学为黑人。土队军规既然定了,你们还写在了墙上,就等于完全认同了。况且你们叫我小一一,自己当然也要叫那些昵称才行,否则就是搞双重标准,那样你们就算不得男人,将来也不配带兵杀敌。”

  这一队人显然是以戚继光为首的,所以如初一说完,大家就全望向他。

  他眨眨好看的眼睛,即不同意如初的话,也没有表示不同意,只恶劣地把话题又带了回来,“那小一一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哎呀,死小孩,这到底要她怎么编嘛。如初恨不得伸手抓头发,不过她却只能强做镇定的站在那儿。

  “胡教习……不,你们已经把她改名为小一一了……”正僵持着,虚海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小一一是从宫里出来的,所以她的声音才不男不女。”说着,他还做了个挥刀划过下体的动作。

  “啊,他是公公!”张小花大声嚷嚷起来,“卫学里管事的还真拿我们土队不当人啊,我们一群大好男儿,居然派个阴阳人来当我们的教习!”

  “也不见得嘛,安公公就是……嘿嘿……说不定是重视我们哪。”小风挖苦了一句,说完和旁边的小熊击了一下掌,看来两人是好朋友。

  而他们起了头,其他人就更加七嘴八舌起来。都说四人女人一台戏,女人在一起就像癞蛤蟆吵坑,可男人在一起时制造噪音的能力也很惊人。

  一时之间,学堂跟炸了锅一样。

  ………………………………………………………………

  ………………………………………………………………

  ……………………66有话要说……………………………

  今天本来是单更,但因为这一计就要结束了,明天要进入第四计,所以连着两更。算我奉送一章吧。

  还有,昨天没好意思拉票,怕大人们烦,结果一天没涨分,让人又追上两百多,泪。照这样下去,第一就危险了。而且,这周我推荐票也比上周少不少。

  难道是写得不合大家心意,有意见请提,但票……还是希望能给我。

  快到5000分吧,有大惊喜。

  谢谢。

  

第十回 胡公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