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回 肚兜对僧袍

    想到这儿,她偷瞄了一眼戚继光,看到他已经招呼大家跑圈了。那群小子很服从他的命令,对教头甚至安公公都没这样过。再望望他坚毅成熟得不像十七岁少年的侧脸,望着他挺拔如山的身影,如初绝望地知道,他不会放过她的。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做到那件可怕的事,然后被以殴打上级的罪名军法处置,要么让安公公和整个卫学在百姓面前丢脸,最后被掐死示众。

  要不像相声里说的那样,突然跑上去打安公公一巴掌,假装兴奋得大喊:“哎呀,老雅,今天怎么在这里遇到你了。太高兴了,走,我请你吃饭!宴宾楼怎么样?”

  天哪,此路不通!那是拍打,不是殴打,更算不上当众暴打。

  不过既然左右都是死,既然她现在想不出办法,那就让时间解决好了。说不定她会突然有好主意,就算办不到,也一定会有替代方法想出来,所谓天无绝人之路,不相信奇迹的人是不会拥有奇迹的。

  沮丧了没有片刻,如初又找到了乐观的理由。

  戚继光远远看到如初无忧无虑的样子,心中即感到诧异,又感到一丝莫名其妙的轻松,宛如心灵上的枷锁被磨去了斑驳的锈迹。

  ………………………………

  常言道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如初在身份随时会被揭穿,以及暗中盘算如何殴打上司的双重压力下,居然呼呼大睡,本来是下午补眠的,最后竟然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

  睡眠充足,心情就愉快,而既然有些事无法立即解决,如初就决定先做点眼前力所能及的事。

  首先,她没去校武场,也没去学堂,而是四处闲逛,采取刺探、偷听、诱骗、逼供等多种手段,打听到高教头并没有去安公公处告状,大概是怕丢人吧。好在那天她也没多说什么,所以这事肯定不会闹大。

  但高教头却再也不肯教土队了,其他武修的教头和教习也决定不接手那个差班。也就是说,他们打算放弃、孤立土队的学子。不过好在俞大猷并没有加入到他们的阵营,在如初的要求下,答应兼做土队的武修教头,等安公公回来禀报一声就可以开始。

  其次,她求俞大猷派自己的两个跟班每三天陪八重跑一趟京师。之前她和胡大海有过约定,还骗父亲说会住在京师,如今她留在了天津卫,只好麻烦八重担任信鸽之职。不过长期这样也不是办法,之前是她想得太简单了,好在她心里有了主意,只等过几天详细思考过后就实施。

  第三,她偷偷摸摸去小校场转了一圈,看到戚继光遵守承诺,正带着学子们跑圈、打少林拳。于是她决定这几天不管他们,一来表现出她的绝对信任,博得学生们的好感,二来她好腾出时间做其他重要的事。

  她要在安公公还没回来前,把那个公开比武的策划书修改完善一下,另外要把李小龙的功夫和西洋剑的技巧整理成册。在少林寺和俞大比武时,她能险胜是沾了出其不意、外加阴谋诡计的光,也仗着她在现代是武侠片迷,看了无数部功夫片,还认真上过很多年的击倒课的原因,但要把这些转化为真正的知识教给学生,不备备课,不把其系统化,不把现代武技与她所继承的古代武功融会贯通是不行的。

  而且她存了点私心,打算暂时只把这些教给土队的学生,等明年武举考试后再考虑是否发扬光大。但这又带来了一个新问题:她需要一个相对偏僻的场地才能进行秘密特训。

  怎么办呢?唉,事情真是一件连着一件,如初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感觉,要想实现一个目标,就要解决周边的很多问题。她从没想过当个负责任的园丁是这样累的,她甚至想如果有机会回到现代,逢年过节时一定去看看当年对学生很好的那位张旭老师,以表达感激之情。

  一连三天,她都埋首在这些事上,除了上茅房,就没出过房门。不过第四天早上她被人打扰了,当时她正埋头画着动作示意图,虚海推门走了进来。

  “哎哎,你怎么都不敲门的?”如初愣了一下后,赶紧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因为是初冬,一早一晚已经很冷了,如初叫八重在房间内摆上炭火盆,谁知这丫头可劲儿的折腾,刚才又给她灌下一碗热汤,结果虚海突然出现时,她只着肚兜和一条自己设计的丝绸七分裤,光着脚坐在床上写写画画。

  “阿弥陀佛,红颜皮相,于我是朽骨骷髅,师妹不必急,慢慢穿上衣服就是。”他双掌合十,却瞬也不瞬地瞧着如初,偏偏还能装得毫无杂念似的,眼睛大吃冰激凌。

  八重不在屋,如初一时之间找不到衣服,只好裹上被子。其实这种程度的着装在现代女性看来根本不算什么暴露,穿着比基尼满沙滩乱跑,穿着抹胸热裤逛街的女孩比比皆是,只是在古代的环境下,似乎于礼不合。可是这和尚比凡俗中人还要藐视礼法,所以如初只是感到尴尬,并没有感到备受羞辱,当然更根本没想到有关失节的“大事”。

  而她的反应让虚海再一次惊讶不已。他以为如初会相当愤怒和激动,羞涩得抬不起头来,或者还逼迫他还俗娶她。虽然早知道她并不是个被碰了手就砍掉手臂,被拿了手帕就要嫁与斯人的女子,但如果她反应激烈点还挺不错的吧?尽管……他没有机会坠入红尘。

  “你这样随便闯进一个女子的闺房是很没有礼貌的。”如初使劲瞪了虚海一眼,“还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一切皆是因果,女施主不必动怒。”虚海依然风度完美,但如初却真想一拳打在他的帅脸上。

  什么叫因果?他看到她衣衫不整是因?她挖出他眼睛是果?这人太过分,经常拿佛法来忽悠人,要是能让他流露真性情就好了。不过能让他破功,哪怕是皱皱眉角大概也是绝无可能的吧?这人城府太深,喜怒哀乐都不会放在脸上,真正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人。

  “到底找我来干吗?”如初没好气地问。

  虚海看了如初一眼,似乎有点同情似的,之后慢吞吞地说出那个惊天的消息,“土队的学子出了事,很严重。听说……戚继光等四人要被学内除籍。”

  “什么?!”如初惊跳了起来,被子滚落,再度以肚兜、七分裤面对纤尘不染的僧袍。

  这群家伙,到底做了什么呀!

  ……………………………………………………………………

  ……………………………………………………………………

  …………………………66有话要说……………………………

  今天本来两更,但提前放到昨天了,专心期待周一吧。哇卡卡。

  另感谢大家这几天的打赏,小花、推荐票及粉红票。

  

第六回 肚兜对僧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