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回 栽赃嫁祸

    当时赵三红吓了一跳,尽管之前听过传言说卫里的学子招妓,但亲眼看到却是第一次。他心里看不起这些人的道貌岸然,后来就更睡不着了,只打算等戚继光他们回来后好好八卦一下,没想到后半夜突然听到有女子的尖叫哭泣声,还有其他怪声,再后来又听到有轻悄的脚步声,吓得他寒毛全竖起来了。

  他忍耐了一会儿,好奇之下又溜到窗边去看,哪成想看到了难以想象的场景。

  就见严鹄肩上扛着一个被子卷裹成的筒形,里面包的东西虽然看不清楚,但从被筒中散出的一头青丝随着夜风飘来荡去,在月光下看来分外可怖。而卫学的武修总教头黄明朋怀里抱着一大堆东西,似乎是女子之物。

  联想到刚才的所见所闻,赵三红立即意识到严鹄和黄明朋把那名烟花女子虐杀了。他愤怒中略带惊恐,不小心碰到了窗边的水盆,引得严鹄一眼望了过来。

  后来的事就很戏剧化了,四目相对之下,严鹄固然吓得惊慌失措,协同黄明朋转身就跑,房间内的赵三红也如坐针毡,可不过半个时辰,黄明朋忽然换上一幅正义的嘴脸,带着十几名兵将把赵三红抓了起来,投到监号之中,还说他伙同戚继光、李成粱、张居正买春于游娼,之后虐杀之。

  这边赵三红在震惊之中还没来得及喊冤,那边戚继光等三人由地道回卫里,没成想看到一具女尸。惊骇中三人蹲下检查女尸的情况,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严鹄就带着几名教头和另一批士兵出现,把他们逮个正着,似乎早下好了钩,就等在暗处抓他们似的。

  事情大概就是如此,比起赵三红,戚继光等三人更是莫名其妙,直到四人相见,才大约明白了来龙去脉。他们知道自己是冤枉的,自然也知道是被人陷害,但在这卫学里谁会帮他们呢?土队的其他弟兄自身难保,如果不是如初出现,他们是根本没有指望的,也所以,之前他们一直没有吵闹,那是绝望感使然。

  “记着,这些话对谁也不要提起。”听完赵三红的讲述,如初想了想道,“保持沉默是你们唯一的机会,我一定会还你们清白的。”

  戚继光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戏谑地看着如初。那意思仿佛是说:如果你背叛我们,我们的冤情就会石沉大海了。

  如初目光凶猛地瞪了回去,“我说过,除了相信我,你们没有别的办法的,所以不管多么讨厌我,也把心安安生生的放在肚子里吧。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小光,你这样婆婆妈妈的,我会看不起你。”

  小马王显然被激怒了,虽然他还是很会克制情绪,手掌只是握紧,随即就松开了,但他的道行比起虚海来还差了些,那蓦然一闪的明亮眼神泄露了他的心机。

  如初不理会他,又嘱咐了几句,这才和虚海一起出来。

  “没人偷听吧?”

  “在少林寺练出的耳力总算还不差。”虚海一脸虚怀若谷的模样,“胡师妹是有了救人妙计了吗?”

  “黄明朋此人风评如何?”如初问。

  “极佳。”虚海一本正经地答,看到如初露出惊愕的神情,才话峰一转道,“但那只是表面上,暗中曾听闻他是烟花柳巷的常客。这倒也还罢了,就在半年前,有一个乡下女子曾找到卫里来,说是他去征粮时收了房的女子,已经有了身孕。这是违反军规的事,但事情还没查清,那女子不知怎么就投河自尽了,此事也不了了之。假如昨天的事真是他们做的,倒真像是黄先生的风格。至于严鹄,好歹是世家子,之前的行事虽然骄横豪奢,却也没看出有这么下做龌龊,想必是跟某些人走得太近的缘故。”

  如初停下脚步,咬牙切齿、目射寒光地道,“那好办了,这事就归在这姓黄的混蛋头上!”

  “胡师妹,不可口出恶语。”虚海圣僧神色庄重地道,“但你到底要怎样整治那个混帐王八蛋?说来听听,也让小僧了解下尘世中的阴谋诡计。”光天化日之下,他不能伸手拉如初,只得抬步往偏僻空旷的地方走,引着她跟上,免得隔墙有耳,给人偷听了去。

  如初低着头,边走边说,“整件事情的阴谋气味浓重,而且计划得非常完美,要想从表面证据上推翻原结论,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们却是在短时间内布置好了一切,小僧倒有几分佩服严鹄的急智。”

  “你怎么知道是严鹄布局,而不是黄明朋呢?”

  “黄施主不过是酒色之徒,哪有这等手段。”虚海在损人骂人时还神色安详,坚持对人使用尊称,“严鹄就不同了,生长于世家,又是权相之孙,见惯了这种在平静中斗得你死我活的局面,自然应付得来。师妹想想,他本来就憎恨戚继光虽然背景不深厚,却在文韬武略上处处强于他,这次又正好被撞破恶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栽赃嫁祸。这样一来,他自己不仅脱了身,把麻烦全推到死对头头上,而且连尸体也不用处理了,岂不是一箭三雕吗?”

  如初想想,还真是。

  “那如果没有发生这件栽赃嫁祸的事,尸体……会被怎么处理?”她心中为那名女子哀叹。那女子已经凄惨到出卖肉体了,却还是被人虐杀,这是什么样可悲的命运?

  “多半是扔到河里吧,好一点会给埋到乱葬岗去。”虚海神色漠然,没有一点平时装出来的慈悲感。这令如初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她这位不守任何清规戒律的和尚师兄,到底有什么样的身世呢?怎么会在这样的年纪就做到最高品级的僧官,怎么可以磨练得如此腹黑深沉呢?他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吧?

  可惜,她忙得居然没有一点八卦的时间,现在全付心思都在救人这件事上。

  ……………………………………………………………………

  ……………………………………………………………………

  …………………………66有话要说……………………………

  传说中六更的第一更。

  

第十回 栽赃嫁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