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布聚元阵,初窥天心

    第四十五章:布聚元阵,初窥天心

  修道者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以人之心修天道。

  -------------------------------------------------------------------------------------------------------------------------

  奇怪的是,浪费了我那么多时间和感情,那两个挟持者却再也没有出现,而且就连那个最近传闻很盛的神偷也不在出现了。

  这样也好,免的到时候吓着张玉同学。

  可能是女孩子的心思比较细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吧,我总觉得张玉同学似乎发现了有人关注她。

  张玉同学自从上学期带上我给她的那些符录后,时隔半年多,变化确实很大,以前的她给人的感觉虽然秀气,但脸色总是苍白,惹人爱怜,现在的她整个人焕发着青春的光彩,气质变化之大让我感慨无比。

  难道我给张玉同学的那些符还有美容的作用??

  哇!要真是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应该批量的制作一些安神清心之类的符卖给那些爱美的女孩子呢?

  最近买玉石几乎将我的积蓄全都花了出去,其实只要我一张口,要的钱不是离谱的多话,三叔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给我。

  既然那两个打劫过周芸同学的歹徒不再出现了,我也不再每天上学放学时刻关注张玉同学了。

  周芸同学自从发生这件事情后,变的有些沉默,每次看到我的眼神都很飘忽闪躲。

  我的堂弟张富虹同学昨天拿了几个索儿想送给周芸同学,却被周芸同学婉言拒绝了,汗!这小子难道移情别恋了?

  呵呵!想想不应该是这样,我的堂弟张富虹同学从小就是学校里的尖子生,而且他一直是班长或学习委员之类的小干部,他的态度对老师是必恭必敬,和学习好的同学关系良好,和家庭条件好的同学是尽量做好关系,而周芸同学的情况无疑是属于最后一类。

  我看这小子真是个当管或是个做生意的好苗子,三叔后继有人啊!

  端午节一过,学校的生活又平静了下来,即将升入高三而且这个月中旬要进行好多课程的全省大会考,所以,学校里的气氛和节奏慢慢变的紧张了起来。

  我依然是吊儿郎当地老样子,在班级里我成了一个特殊的存在,上课睡觉考试却是前几名。其实我也想过学一些大学的基础课程,可是我没那个进取心。

  我们班级每周偶尔也有一两节电脑课程,别的同学都谈论黑客啊网页啊编程之类的东西时,我却在程凡和曹奎的渲染下学会了玩‘暗黑破坏神1.03’。

  因为最近自己手里没多少钱了,所以我也没再去古玩市场和工艺品店瞎逛,过了十来天,那两个胁持犯依然不出现,我也不能每天就这么上学放学地关注张玉同学啊,……哎!

  我忽然想到,周芸同学被抢劫掉的索儿是我自己亲手炼制的,是不是只要我放开神识就可以感应到索儿的位置呢?

  找到索儿不就找到了那两个抢劫的家伙?

  我这么一想,连续两天换了好多地方用自己的神识将整个省城几乎搜索了一遍,却依然没有发现索儿的气息。

  这件事情我只好搁置一旁,开始了自己的修炼,现在穿在自己脚上的那双布鞋就是我最近几晚上的修炼成果。

  呵呵!想想真是好笑,看那些神仙志中的人物,一炼制法宝之类的动不动就是某某印啊之类的,可我却炼制了两条索儿和一双布鞋。

  两条索儿的事情就不提了,但是这双布鞋却是我上次回家母亲塞给我的,鞋面是黑色的条纹布,鞋底是母亲一针一线做出来的千层底。

  这双鞋完全不能和那些内地转校来生的什么什么打死的外国名牌相比。

  可我穿在脚上就是舒服啊,我索性将自己的一块玉石炼到了上面,而且加了一些怯尘符天文和神行符天文在上面。

  穿了好几天,这双布鞋是尘土不沾时刻如新,而且只要我稍微脚底发出点真元,脚下就如生了风一样,哈哈,真是心情大爽!

  有时候想想,就连我自己也觉得好笑,竟然拿那么好的玉石炼制一双布鞋,可炼就炼了,我就是这么的随心所欲。

  我寒假炼的那些‘补元丹’,也再次的被我用自己的心火炼制了一番,那条狗服用后的效果我是记忆犹新,所以,我这次炼制后的成品中加了一些面粉进去。

  有一次听曹奎同学说那些‘伟哥’之类的保健药里面就有好多面粉,也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最后炼成的‘补元丹’我总觉得和‘伟哥’是差不多的东西,汗!

  听家乡的人说上次被我喂了‘补元丹’的那条哈巴狗已经将小花狗搞的肚子大了起来,呵呵,我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

  好几次,我打算在曹奎同学身上试一试最近自己重新用心火加面粉后炼的‘补元丹’,可担心这小子闯祸把某个女孩子肚子搞大就完蛋了。

  无量天尊!

  最后还是我亲自服用‘补元丹’来试验它的效果如何,服用过后我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只是浑身似乎精元旺盛了一些,瞬间就被我的真元所炼化。

  从重玄老道的记忆中我也得知海心山上元观其实也有‘补元丹’的炼制方法,而且他们炼制出来的‘补元丹’和我在暑假炼的没什么区别,海心山的那些道士经常服用‘补元丹’炼气打坐。

  除了一些修道者常炼制的一些普通丹药,海心山上元观所藏书中关于阵法的记载也很是详细,当初重玄老道用来转移魂魄的‘转魂大阵’就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些传说中的‘聚元阵’、‘五行阵’等等。

  天地元气的天性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导致杂乱无常,所以海心山上元观中记载的那些阵法最近百年都没人过问了,重玄老道用‘转魂阵’将自己的魂魄转移到干尸身上也是破釜沉舟的无奈。

  我对那个能加速聚集天地元气的‘聚元阵’非常感兴趣,这天下午,我干脆逃课没有去学校,打算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看能不能摆出个‘聚元阵’来。

  我们学校有一个小后山,半腰有一栋大楼,那是学校教室们的家属楼,我逃学到这个小后山的山顶上,等下午上课校园里的人少的时候便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布阵。

  阵法的设立是一个按照天机道理运行规则来完成的。‘聚元阵’是一个很普通的阵法,但是要所需的布阵法器却是很多。

  我是用一些几块钱一块的垃圾玉石为法器的,总共用去了十八块玉石,我按照重玄老道记忆中的阵图将‘聚元阵’布了出来。

  “十二、三、二、一成圈,乾坤二九聚天元。”

  嘴里念着口诀,我将最后一块玉石放与一心之位,顿时,我感觉到空间中一阵波动,天地元气逐渐朝‘聚元阵’聚集了过来。

  我心中一阵喜悦,在‘聚元阵’中心盘腿坐了下来,闭目去感应那越来越浓厚的天地元气……

  我并没有急着在‘聚元阵’中修炼,而是将自己的神识慢慢放开将整个阵法包裹在里面,慢慢的,我感觉到那逐渐浓厚起来的天地元气天性凸现了出来。

  我甚至感觉到天地元气似乎自己带着意识,和我用神念探空时候遇到的那些无名能量一样,都带着怒、哀、乐、爱、恶、欲……

  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让整个元气性子杂乱无比,难道,这就是让修道者无法引入体炼化成自己的外药的原因吗?

  这种情况我在以前的任何一本修道相关的书籍中阅读到,难道这是最近几百年天道天心所变化的结果?

  天道之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个个疑问爬上我的心头……

  天之道之心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这样的话人之心如何施行于天?

  随着我的情绪融入那逐渐浓厚的天地元气时,漂浮的我金丹周围的那五个神秘金色图形中的一个突然动了起来,让我丝毫没有准备地,一股奇特的意识画面直接传入了我的脑海中。

  只见一个个画面如电影画面般幻显了出来……

  刀光剑影、万马奔腾、满城皆屠、血雨腥风、火烧连天、电光飞射,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天崩地裂,洪水肆虐,地发杀机,龙蛇起陆;

  瘟疫四起,旱荒万里、昏天暗地,陨石飞落,天发杀机,斗转星移。

  这些画面一结束,我金丹旁边的那个一个金色的图形直接化为金光融入了我的金丹之中,我浑身顿时大震,金丹翻滚,元气起伏,心神震撼。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的内心变的一片平静,浑身的真元也异常平缓,我用神识去感应真元的性质,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到自己的真元和金丹似乎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回过神来,发现日以落西,天以昏暗。

  忽然发现,随着我的呼吸,身体周围那浓厚的元气似乎直接可以进入我的体内炼化成真元,我依然能感应到天心如常,它似乎并不怎么排斥我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哭的感觉,一些天道之心的明悟,仿佛自己成了周围元气的知己。

  小山下学校里面传来的铃声将我的心神唤回,我深呼吸,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站了起来。

  虽然我的金丹胎母没有变大一点,但是这次变化很明显将我的心神再次提升了许多,这种境界提升后的快感,真是让我回味无穷啊。

  我将布置‘聚元阵’的玉石拿了起来揣在兜里,然后晃晃悠悠下了学校的后山回到了教室。

  看了看教室黑板上面的钟表,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了,这个时候班级里面的同学几乎都在埋头用功学习,钢笔落在纸上的沙沙声响成一片。

  看到我走进教室,大家都抬头看我,脸上的表情变的很是惊讶。

  回到坐位上刚一坐下,张玉同学就轻轻地走了下来。

  “你去那里了?怎么整个下午不见你的人影?”

  她轻轻地声音,包含着一丝焦急和关怀,我叹息一声,小声回答道:“没什么,我只是出去玩了一下午。”

  汗!我说出这话的时候很是顺口,连一丝尴尬也没有。

  张玉同学巧目一转,白了我一眼,然后好奇地问我:“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怎么感觉到和往常不一样呢?”

  不一样吗?我自己怎么感觉不出来,也许是心境的变化让我的神色气质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吧!

  我笑了笑,说道:“谢谢,我真的没什么事”心中一动,我又说道:“对了,先把那个索儿给我,过一阵子我再还给你。”

  与其我整天担心张玉同学,还不如将索儿先放在自己这里,我并不是想要回自己的索儿,只是怕那两个抢劫犯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对张玉动手。

  张玉微微一楞,先是失望的神色,然后脸色一红,将胳膊上带着的索儿拿了下来,递给了我。

  咿?怎么她给我两个索儿呢?

  一个是我炼制的索儿,另一个明显是她自己的,我呵呵一笑,也没有多想,说了声谢谢!

  张玉告诉我明天要考试的消息,之后走回了自己的坐位。

  我发现隔着走廊的周芸同学向这边频频注目,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我也懒的开口问,开始闭上眼睛体会自己金丹的变化。

  “张三桐,张三桐。”

  耳边穿来周芸的叫声,我收回心神,发现她站在我课桌边,她的身上似乎有股很特别的化装品味道,很是好闻。

  我问道:“有什么事情吗,周芸同学?”

  周芸拨了一下自己前额上飘下来的秀发,对我说道:“对不起,上次我拿了索儿……”

  我淡淡地说道:“算了吧,一个索儿而已。”

  周芸听到我毫不在乎的回答,显的有点惊讶,她继续说道:“我有件事情想对你说一下。”

  “什么事情?”难道还要索儿?

  周芸说:“今天下午有人找我,找我问那个索儿的事情。”

  什么?怎么会这样呢?我皱了皱眉头,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如何告诉他的,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那个人是直接到学校来找我的,他问我索儿是谁给我的,我告诉他这个索儿本来是你的。”

  哎!真是烦人啊!

  周芸继续说道:“看到你不在学校,那个人告诉我如果你来了去一下校长办公室找他,他说有些事情要和你谈谈。”

  校长办公室?怎么又扯上校长了?

  “我知道了。”对周芸点点头,我又闭上双眼养起神来。

  我那有时间去找他谈什么事情啊,关我鸟事,呵呵,我这个人最是怕麻烦。

  但是没过多久,我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从教室门口传来,其中一人的脚步很是沉稳,我豁然睁开双眼,看到了我们学校的校长陪同一个西装革履精神抖擞的中年男子走进了我们教室。

  同学们都好奇地抬头观望,而周芸同学却是看了一眼我,然后欲动想站起来的样子。

  这个中年人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双目神光四射,他一看到我,顿时将目光停留在了我的身上。

  我们的校长辛长庚先生大声地问道:“张三桐是那个?出来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这位同学一定就是张三桐吧。”

  还没等我站起来回答校长,他身边的中年人就发出爽朗的大笑声朝我走了下来。

  我皱皱眉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笑声让我感觉很是刺耳。

  我看着他毫无表情地问道:“是我,有什么事情吗?”

  校长辛长庚先生也走了下来,说道:“你先来我办公室一下,这位先生有话要问你?”

  有话问我?我再次皱皱眉头,有什么话要问我,这口气怎么当我是犯人一样。

  中年人对校长打了个眼神,然后说道:“我想有些事情请教你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占用你的一些宝贵时间呢?”

  呵呵!你也知道我的时间宝贵啊。明白这家伙是要问索儿的事情,我想了想也随着二两走出了教室。

  到了校长办公室,我们的校长很是恭敬地对中年人说道:“李秘书,我先出去一会,你们慢慢聊。”

  李秘书?什么秘书?

  看校长恭敬的样子,这个中年人似乎是个有身份的人。

  等校长辛长庚先生走了出去后,中年人从自己的包中拿出一个玉盒,打了开来递到我的面前。

  那里面,骇然是我炼制的另一个索儿……

  --------------------------------------------

  累死了,昨天晚上熬夜到一半突然爬在键盘上睡着了,早上起来一看写的字数,竟然高达十几万,我纳闷这怎么可能,仔细一看,NND竟然全是乱码——!

  大家票票支持哈!谢谢!

  

  

第四十五章:布聚元阵,初窥天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