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05-9-6)

    实验皇帝Ⅱ 第二卷 角斗士

  第十五章

  遥远的东方,天朝皇帝方德明正在密室中紧张而又兴奋地听着星象官的报告。

  本来到他这一代,还相信星象这种神乎其神的东西当然人已经不多了,可是历代皇帝立下来的规矩一般当时的皇帝可以根据现实的需要来更改,但是有几条是被规定死的,无论如何也不能更改的,否则这个皇帝就必须立刻退位,这样严苛的几条规定中,就有“必须满足星象部门的一切要求,当星象官要求的时候,皇帝必须无条件服从”这样一条。

  “罗先生,你是说从那个地方会有人来到天朝吗?是不是我们的人回来了?”方德明紧张地问道。

  “这个我不能确定,这个人的确是从那个地方来的,可是时间显然还不够啊,难道是偷跑出来的神族或者魔族?看星相也不象啊!”一开始罗星还回答皇帝的话,到后来就变成他自己自言自语了。

  皇帝目瞪口呆地望着在密室中抓的脑袋走来走去的罗星,忍不住叫了起来:“神族?魔族?天啊,难道传说中的神族和魔族真的存在吗?要真是这样的话,两千多年前的众神大战的传说就是真的了?”

  “有人说是假的吗?你等几天,让我好好想一想。”罗星白了皇帝一眼,又抓着脑袋愁眉苦脸地走了出去,一边还继续在自言自语。

  方德明被吓的不轻,乖乖,传说中的神啊,要是再来一次众神大战,估计天朝也要完蛋了吧,方德明赶紧拉住罗星,死活都不放手,就要让他说说来的到底是什么人?是敌是友?他也没办法,谁叫祖宗的规矩里,星象官的地位这么超卓呢,要是对普通人的话,他早就喝令大内侍卫们用刑了,可是对星象官,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

  “是敌是友我不清楚,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是目前来看至少不是敌人!”罗星的话让皇帝顿时高兴起来。

  天朝虽然大,但是经过了那么多年的统治,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所以现在光是各地的起义和暴动,就已经让他很是头疼了,众多附庸国甚至一些藩王都纷纷宣布独立,现在他这个皇帝已经处于水深火热地煎熬当中了,他是多么的希望能有人来帮助他啊。

  “请问罗先生,我要怎么做呢?”皇帝小心翼翼地问道。

  “怎么做?你什么也不用做,因为星象显示,现在这个人正处于困难当中,恐怕一年半载的都来不了呢,哦。”罗星不耐烦地甩开皇帝就要离开。

  方德明一时没有办法,“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边哭边喊:“可怜我天朝大国,一代不如一代,一年不如一年,如果再没有那里的英雄来襄助,恐怕……国将不国拉!”

  罗星本来还想张口骂人的,听到皇帝的哭诉顿时迟疑起来,有点不敢相信地道:“局势真的有那么糟糕?”

  方德明一看有戏,连忙站起来把农民暴动、下国独立、金融危机等等问题呼啦啦地扔了出来,罗星顿时被轰炸的头晕眼花,立刻相信帝国真的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于是严肃地道:“我有个办法,可以立刻召唤那个人来。”

  “哦,快讲。”方德明喜出望外道。

  “我可以摆下招魂阵,将那个人立刻传送过来,不过这个大阵从准备、布置到起用,需要一年的时间,而且皇帝,我要给你说明白,现在这个人能力未恢复,恐怕根本帮不上你的忙,而且我用这个阵招他过来,他恢复能力的进度恐怕要耽搁更久了。”罗星看到皇帝欢呼雀跃地样子,谨慎地解释清楚。

  方德明顿时呆了,半晌才苦笑道:“真所谓有一利必有一弊……就麻烦罗先生招他过来吧。”

  罗星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道:“等一会儿我会列张清单给你,一年之后我会找你的。”

  ※ ※ ※ ※ ※ ※

  王宽带着怕特的大队先在大山里绕了两天,穿着长靴,还有大炮的近卫第二师如何跑的过这些人啊,于是王宽等人很快摆脱了追兵,出了大山。

  本来还有不少人不满王宽的指挥的,可惜王宽现在已经对南方人失去了耐心,凡是不满他的,他统统杀掉,在山里一天行走了将近四百里时,绝大多数人都快发发疯,有十几个角斗士一起冲向王宽,结果王宽勒令不让其瑞等人插手,自己用拳头在一分钟之内硬是打死了十三个角斗士,所有人顿时老实下来,充分体现了拳头大的就是大哥的真理。

  后来还发生过一次集体枪击王宽的事情,王宽的三个亲卫在枪击中丧生,其瑞也受了轻伤,但是武功已经逐渐在恢复当中的王宽却毫发无伤,反而如同鬼魅一般冲进人群里,将开枪的人全部杀掉了,最后只剩下了十六个人胆战心惊地跪在王宽面前,这还包括了怕特和他的亲信,这一次,所有的人再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因为他们看到了,他们的这个头领一旦撕下和蔼的面纱,那真的不是一般的冷血,一口气杀了九十多个兄弟,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回头还要把这些兄弟都挂到树上去,在南方人的普遍习俗中,死人是必须入土的,否则无法超升,而王宽就拿着一把刀看在大家面前,每个人都必须挂几个兄弟上去,否则下一刻被挂上去的就是自己。

  当所有的人都不敢有丝毫忤逆王宽的意思时,他们也走出了大山,向他们一开始定下的方向——东边出发,一路上,他们洗劫了四个农庄,在王宽的巨大压力下,这些战士都疯狂地杀人放火以发泄巨大的精神压力,所以但凡他们洗劫过的农庄,除了加入队伍的六百多个奴隶以外,所有的人都被杀掉,所有的房子、树

  木都烧掉,拿不走的东西一律破坏掉。

  很快半年过去了,可是谁也不敢问王宽回卡卡山集合的事,王宽终于成功地做到了令行禁止,虽然他是让手下极度的怕,可是目的一样达到了,这样不就行了吗?反正他也对这些人的死活一点都不在意。

  从其他方面得到的消息,其他的三支队伍已经全部完蛋了,现在整个大陆上的奴隶起义运动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了,烽火四处都是,西方人惊恐不安,他们现在发现,以前温驯无比的南方人已经成为了一颗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以让他们心惊肉跳。

  只是,奴隶起义运动虽然声势浩大,但是基本上寿命都不是很长,大股的起义军队几乎没有,现在西方大陆的所有目光都集中到王宽的这支黑旗军身上,光是围剿他们这支人马的塞蓝大军就已经达到了三个师将近六万人,可是王宽的黑旗军却越打越多,现在已经发展到了六千多人,队伍也越来越善战。

  这六千多人被王宽按照三百人一个大队、一千二百人一个团的编制给编成了四个团,还剩下一些老人、妇女、儿童和比较体弱的组成了后勤部队,除了怕特以外,其瑞和另外两个亲卫也都担任了团长,把这些武装牢牢地控制在王宽的手中。

  “我们要发动一场战役,他们追的太紧了,必须打破他们的合围!”王宽决定。

  

  

第十五章(05-9-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