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05-8-29)

    实验皇帝Ⅱ 第二卷 角斗士

  第一章(05-8-29)

  金灿灿的阳光将自己的万丈光芒照射在波澜起伏的大海上,洁白的海鸥轻盈地飞越,柔柔的海风徐徐地吹过,数十艘大大小小的商船在太阳刚出来的时候就开始依次进出笛伦港,整个港口都展现出一片繁荣祥和的景象。

  一个年轻人努力地将一箱沉重地货物抗到马车上,喘着粗气跟坐在马车旁边叼着烟斗的老头打了个招呼,道:“嘿,马克老爹,你每天都起这么早吗?”

  马克老爹微微睁开了眯缝在一起的老眼,回答道:“汤姆,东方有一句俗语,叫做: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你明白吗?”

  汤姆楞了一下,挠了挠头问道:“哦,你是说……早起的鸟儿,恩,早起的才有虫子吃,那晚起的呢?”

  “笨蛋!”马克老爹用拐杖瞧了一下汤姆的头,骂道:“晚起的鸟儿当然要饿肚子了!”

  汤姆揉着脑袋傻笑道:“哦,对哦,那马克老爹,早起的虫子……怎么样呢?”

  马克老爹:“……快去干活!兔崽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偷懒,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汤姆这回小心了,一闪身躲开了马克老爹的拐杖,赶紧一溜小跑去干活,马克老爹虽然是刀子嘴豆腐心,但却是绝对不能得罪的。

  汤姆跑到码头,只见刚进港的一艘大船上下来几个人,三个人拿着兵器赶着一个黑头发黑眼睛的东方人,汤姆知道,这又是一个不幸被奴隶贩子逮到的倒霉蛋,不过这个倒霉蛋虽然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但是依旧强壮的吓人。

  汤姆摇摇头叹了口气,本想走开,忽然想到马克老爹刚才说的那句东方俗语,于是向那个东方人叫道:“嘿,伙计……嘿!早起的鸟儿有虫子吃,那早起的虫子呢?”

  东方人看了看他,淡淡地道:“被鸟吃。”

  “嘎……”汤姆楞了一下,难道这么简单吗?这么简单我也不知道?不过,马克老爹那么聪明也不知道呢,那我也不算笨了。汤姆阿Q了一番,心满意足地走了。

  那个东方人被三个人押送到一辆马车前,三个西方人上了马车,其中的一个人把那个东方人栓在马车后座上,马车开动了。

  东方人一肚子闷气,心想老子要不是功力全失,怎么也不会被你们这帮人贩子给抓住,小样儿别猖狂,等老子恢复了功力,非弄死你不可。

  不过,这个东方人就是王宽了,他进入轮回大阵之后,才发现这里的压力要比他想象中的要大的多,因为是提前发动,各种能量波动非常厉害,王宽还要护着沙沙与两个小精灵,各种压力简直让他痛苦死了,到最后,以他几乎能量化的肉身也抗不住宇宙风的吹拂,濒临毁灭,反而是沙沙的精灵魔法派上了用场,不停地修复着他的肉身,虽然最终保持了肉身的完整性来到人间,可是元婴全毁,白龙的那颗神龙内丹也化为灰烬,其中一个小精灵也被宇宙风搅成了灰,可谓损失惨重。

  也就是说,王宽现在几乎已经变成一个废人,只是因为曾经重塑并强化的肉身让他比普通人更加强健而已。其实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因为毕竟王宽还是保护了沙沙和其中一个小精灵的安全,能用这样的代价穿过轮回,实在应该庆幸。虽然王宽知道,如果是自己一个人穿越轮回,甚至是带上天使与百合的话,都不至于如此凄惨,别说元婴被毁,差点连元神都完蛋了。不过他当时压根儿就没想那么多,只是想着要尽力保护这三人的安全,不过到了人间他就已经力竭晕倒,只是依稀记得自己跌落在水中,而沙沙两女似乎在自己旁边,又似乎距离自己很远。

  醒来后的王宽发现自己已经被关在一个小舱里,接着几个长相比较怪异的几个人来到面前,称他为东方人,并且说他是自己抓获的奴隶,要把他卖了。

  王宽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后就知道,在一段时间之内,自己都只能隐忍地生存下去,因为他知道即便是白龙丹被毁,自己还有一颗青龙丹备用,只要恢复了一些能力之后就可以催动这颗青龙丹了,到时候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

  这样想着,王宽没有做任何反抗,而是努力地恢复自己的身体,并且学习奴隶贩子的语言,记下这伙奴隶贩子的长相。

  也许是身上的魔女文身的缘故,也许是精灵的血液加入到他的身体的缘故,也许其他更多的缘故,在海上航行的半个月,王宽已经可以基本听懂他们的日常对话了,同时也深深地记下了这伙奴隶贩子——老板卡司,船长卡落,大副批而

  司……他在心中发誓,在今后一定会加倍地奉还给这些杂碎的。

  本来王宽是想表露自己的身份的,不过在能听懂他们的话以后,他才知道,原来现在东西方居然处于交战状态,于是打消了表露身份的想法,只是强调他失去记忆了,奴隶贩子拿他没办法,也懒得去追究什么,反正到时候卖掉他就是了。

  王宽逐渐恢复了强壮的身体让奴隶贩子们高兴不已,在安排让他其他的一些凶悍的奴隶对杀,而王宽最终杀死对手之后,奴隶贩子们欣喜若狂,在贩卖了其他的奴隶之后,特地开船来到笛伦港,要把他卖给著名的角斗公司——伦巴公司。

  马车在伦巴公司门口停了下来,卡司下了车,看到王宽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禁惊讶地赞叹道:“多么强壮的身体啊,多么强大的耐力啊,上帝,你值一百个银币!”

  王宽心中暗怒,连当年横行大陆的夜鹰特种部队的统领都敢贩卖,这个卡司一定是再次发誓将来一定要将这个叫卡司的小子碎尸万断。

  这时门开了,卡司带王宽进去,让两个手下看着他在小厅里,他一个人进内室去谈判,半个小时以后卡司和一个大胖子出来了,大胖子看到王宽后满意地点点头,卡司也跟着赔笑不已,一群人又转移到后院,进了一个小屋。

  进了屋王宽就发现,这个屋子就是一个小的竞技场,一圈都是精铁栅栏,外面是过道和高高的看台,里面是空旷的场地。王宽明白,这就是今天决定自己价值的地方,虽然很郁闷,但是王宽心里亦很清楚,若是今天干的漂亮,那么今后自己的待遇会好很多,就可以快点恢复功力。

  等了一会儿,大胖子、卡司和他的两个保镖,其他的一些人陆续坐到高高的看台上,大胖子很有效率地没有任何致辞,直接宣布比赛开始,杀死对方的那个人将走出这个竞技场。

  王宽的眼睛盯着入口,身体的其他地方却在放松当中,原先的修为都没有了,他现在依靠的纯粹是比别人强大的多的身体,他要尽快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一路跑到这里来他还是消耗了不少体力的,而且因为怕他逃走,今天卡司没有给他任何东西吃,想必卡司现在也在后悔不已,若是因为这个原因王宽输了,他的损失就大了。

  入口的铁门开了,一个浑身漆黑,剽悍异常的大块头走了进来,看到了王宽之后就嚣张地冲他挥舞着拳头,做着杀头的手势,顿时引起观战的几十个人的情绪都开始被调动起来,开始吹口哨。

  王宽亦在打量着这个大块头黑人,知道这就是西方人口中所说的南方人,这些南方人一般都黝黑魁梧,强壮好战,不过科技、文明、教育等都相对落后,因此有大批的南方人都被西方人当作奴隶贩卖。王宽本身就有一百八十五公分高,即便是和西方人相比也毫不逊色,可是比起眼前的这个身高达到一百九十五公分的黑人来说还是稍逊一筹。

  看到大块头黑人嚣张的样子,王宽笑了笑,虽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功力了,但是他对自己的肉身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于是王宽微笑着,左手背在身后,右手伸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看台上的人顿时对他大生好感,都没想到这个角斗士还挺绅士的,几个贵妇人也给了这个英俊的新人一个飞吻。

  大块头黑人看到王宽眼睛都不眨地望着他,还对他用了这个非常“挑衅”的手势,顿时大怒。他也是刚刚被另外一个奴隶贩子送到这里来的,不过他已经取得了角斗士的资格(额头上被烙了印记),还被评为三个星(胸膛上烙上三个星印),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信心,于是立刻向王宽冲过去。

  看到这个黑大个冲过来,冲击力都带起了风声,王宽立刻联想到坦克,不过这一招吓唬别人可以,对王宽这样真正经历过战争,而且杀人无数的老兵来说,是丝毫没有用处的。

  眼看着黑大个已经快要冲到面前了,王宽依旧是面不改色地盯着对手的眼睛,黑大个本来很有信心用自己的身高优势首先在心理上压垮王宽这个“小个子”,然后一拳打飞他,但是王宽始终眨也不眨眼地直盯着他的眼睛,搞的他心里老大不自在,冲到最后自己倒是把积聚在心里的气势丢了个七七八八,眼神也忍不住想要躲开王宽的眼神。

  就在黑大个儿即将冲到王宽面前的时候,王宽抓住了他眼神稍微游离的那一瞬间,左肩一矮,两腿如风一般迈了一步,已经欺身到黑大个的由肋处,而黑大个儿根本都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宽出拳。王宽则在黑大个儿恐惧的眼神里,闪电般地挥出了右拳,如同铁锤一样打在他的左胸。

  在激烈的脚步声和一声沉闷的敲打声后,竞技场蓦然寂静下来,看台上的观众们惊讶地看着这场奇怪的比赛,谁都没想到王宽会这么轻松地打倒对手,场面上一时间倒是寂静无比,接着是如同*般的欢呼声,男人们为王宽的表现而热烈鼓掌,女人们为王宽拼命欢呼。

  王宽向四周点头示意,接着走到旁边坐下休息,他需要让自己的身体得到休息,并且一直保持在一个比较好的状态。他心里清楚,刚才那一拳看起来简单,但是实际上凶险的很,如果黑大个儿再冷静一点儿,或者反应在快一点儿,他都会处于危险当中,尤其是在他还没完全适应这种纯粹靠身体的战斗方式的时候。

  看到黑大个儿半天都只是抽搐着,没站起来也没什么动静,场外的打手小心地进了场,来到黑大个儿身边,看台上顿时又寂静下来,大家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做检查。

  两个打手费力地把黑大个儿翻了过来,看到黑大个儿的眼睛睁的老大,充满了恐惧和不相信,口鼻当中全是溢出的鲜血,手脚和轻微地抽搐着。两个打手有些害怕地望了望王宽,看到王宽还老实地坐在十几步外,这才放心一点,轮流检查了一遍黑大个儿,确定黑大个儿已经死亡。

  看台上的绅士们女士们顿时欢呼起来,虽然这样的比赛不准下赌注的,但是看到这么难得一见的精彩表演,还是让他们拼命地鼓掌、欢呼。

  两个打手恐惧地望着王宽,在他们眼里这个东方人实在太厉害了,居然一拳就把这个黑大个儿给打死了,他们就是拖这个已经成为死尸的黑大个儿下场的时候都刻意地避开王宽。

  卡司激动无比,一个三星级的对手被王宽一拳打死,这绝对说明了王宽的水平,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发财了,卡司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大胖子没有跟别人一样欢呼或者吹口哨,他刚才坐的位置角度很好,让他看清楚了王宽的动作,那一拳正好是打在黑大个儿的心脏部位的,而王宽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一拳就让黑大个儿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他惊讶地望着王宽,知道这个东方人的来历绝对不会简单,但是考虑到王宽的老实和沉默,他理解为失去记忆的综合症。大胖子想到自己的职业,就是发掘厉害的角斗士,为上流社会们提供欢乐,至于其他的,还轮不到他来操心,想到这一点,他就释然了,准备立刻买下王宽。

  比赛之后,大胖子和卡司立刻达成了合同,伦巴公司出价十万个银币,也就是一百个金币买下了王宽的终生所有权,并且在今后的交易中,优先考虑卡司。

  达成合同之后,卡司满意地走了,他的水晶卡中已经多了一百个金笔,这一笔巨大的财富足够他买下一艘菲迪克大船,并且安装上几十门大抛了,以后他每年的交易量必将翻上十倍以上,一想到这个,卡司就忍不住想要流下幸福的泪水。

  大胖子吩咐打手把王宽关到一个笼子里,王宽在看到有人拿着简陋的枪时就知道是逃不掉的,虽然那些枪支比起地狱最差劲儿的枪都要落后一百倍,可是那毕竟是枪,他现在的身体还难以抵挡子弹的威力,所以他老老实实地钻进笼子,看着大胖子站到他面前。

  “我叫非罗,已经你归我管。”非罗点上了烟,抽了一口,坐到沙发上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王宽刚想说话,忽然想到现在自己太丢人了,要是真的把名字说出去,那以后恐怕也回不去东方了,于是话到嘴边又改了口,回答道:“我不知道,忘记了,他们叫我白天。”

  “你的通用语很流利,白天,我真高兴见到你,”非罗高兴地道,他仿佛已经见到自己的个人财富翻了一翻,职务上也连连升级一样,嘿嘿地傻笑着。

  YY了一会儿,非罗道:“白天,你的实力很强,但是你还是需要不断地训练,知道吗?而且我们会进一步检查你的实力到底达到什么程度,这关系到你将来的命运,所以我希望你理解,并且配合我们,好吗?”

  王宽苦笑不已,心想我就是想反抗,我能反抗的了吗?于是点头表示答应。

  非罗满意地点头,他根本不是要取得王宽的同意,完全只是表示一下自己的高姿态而已,如果王宽敢于拂逆他的意志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给予王宽惩罚的,现在,他就很满意,于是吩咐打手道:“带白天去休息,后天和巴里克比赛。”然后屁颠屁颠地走了。

  打手们客气地给王宽带上脚镣和手铐,然后带他去休息,不是他们想客气,他们这些打手是从来不会对奴隶客气的,但是王宽的杀气委实太重,那一拳的威力他们还心有余悸,所以不知不觉中对待王宽的态度就客气很多了。

  

  

第一章(05-8-2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