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05-8-29)

    实验皇帝Ⅱ 第二卷 角斗士

  第二章(05-8-29)

  王宽进了属于自己的房间之后,两个打手就出去了,然后从外面把铁门给锁上。

  王宽仔细打量着目前属于自己的这间屋子,大约二十坪的样子,北墙上有一个一米长的窗户,但是足足有十二根精铁棍组成了栅栏,而且窗户的高只有大约四十公分,王宽用眼睛估算了一下,觉得如果铁栅栏如果能被除掉的话,自己应该是可以钻出去的。

  王宽没有着急的站到窗户那里,他还不确定是否有人在监视自己,因此他要好好的观察一下。铁栅栏虽然他现在还弄不断,但是他却有别的办法,那就是想办法动摇铁栅栏的根儿,如果那十二根铁棍埋的不是很深的话,或许可以把墙都拉倒一块也说不定。

  王宽在心里揣测着,开始打量其他地方,木质的单人床位于墙角,被褥齐全而且看起来还算干净,另一个墙角放着一张木质的小圆桌,上面放着一个四个大碗,除此以外,屋子里别无他物了。

  王宽确定现在的确没有人来监视自己,于是走到窗户那里,他发现这里的墙并不厚实,在用手试着摇动窗户上的铁棍时,有七根铁棍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松动,这说明有机会,王宽顿时有信心了。他记得这里是楼房的三层,距离地面大约是九米左右,王宽知道跳下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而且刚才他在楼下就暗中观察了地形,下面是普通的土地,看不出有什么机关来。考虑好这一切,王宽把被褥都拉开,前后里外都检查了一遍,确定都没有问题,床和桌子都不是很结实,必要时可以拆下来当长枪用。

  躺在床上,王宽开始考虑今后的情况,他知道想逃走恐怕是很不容易的,因为到目前为止,这里的东方人只有自己一个,太显眼了,抓捕起来很容易,而且就算自己成功地出逃了,也不知道回东方的路,或者还需要穿越那茫茫大海,而现在王宽连驾船都还不会呢。

  苦恼之下,王宽又开始研究手上的手铐,这副手铐和脚上的脚镣一样,只是两个带耳朵的铁圈,然后两把大铁锁锁住,再用铁链子连在一起。王宽暗自发笑,这也太落后了,只要花费一点时间,王宽肯定可以把手铐脚镣都打开,不过现在他还要装做毫无办法的样子才行,这些手段要留到最需要的时候才能用。

  想着想着,王宽就睡着了,在梦里他仿佛见到了沙沙就在自己的身边,他伸出

  手,想要抓住沙沙,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接着沙沙就消失了,王宽顿时着急起来,一急就醒了过来,这才安心一些,他悄然问过船上的水手,当时他们就打捞上来他一个人,没见到其他人,这是一个让王宽既感到绝望又看到希望的答案,他知道沙沙和那个小精灵生还的希望已经很小了,可是毕竟没有见到尸首,这就是希望所在。

  王宽知道他现在对沙沙是丝毫没有任何帮助的,于是甩甩脑袋,不去想那些,而是把精力都集中在思考怎么离开这里的办法。正想着,送饭的来了,王宽这才醒觉原来已经过去半天了,都该吃午饭了,伙食还可以,四菜一个汤,送饭的是个大胡子黑人,他把两份荤菜盛在一个大碗里,两份素菜盛在另外一个大碗里,一大勺如同清水一样稀薄的汤盛在第三个碗里,一大勺油腻腻的清水盛在第四个大碗里,正在王宽纳闷怎么会没有主食的时候,两个巨大的黑面包从送饭口扔了进来。

  送饭的大胡子从送饭口向里面张望了一下,王宽直视着他漆黑的眼睛,大胡子说话了“你上午杀掉的那个黑人,叫皮克,是我同乡。”

  王宽听到这话为之一楞,两只烤肠出现在送饭口,大胡子道:“这是非罗总经理要求奖励你的。”

  王宽默然,把拷肠拿了进来,轻声道:“请节哀,我和皮克,只有一个人可以离开。”

  大胡子沉默许久,低声咒骂道:“该死的白人!”

  王宽倾听着大胡子逐渐走远的脚步声,心里感慨万千,不过虽然他有一肚子气和仇怨,但也没有为此而显露出来,而是默默地积蓄力量,他清楚地知道,对他而言,目前最重要的是就是恢复功力,哪怕只要能够恢复对青龙龙丹的控制,都可以轻松应付眼前的局面了。因此,王宽大口大口地吃下饭菜,虽然不是很习惯,但是他吃饱了,那两根大烤肠更是满足了他许久没有见到大肉的胃口。

  吃饱喝足之后,王宽就是打坐,期望可以恢复功力,他很清楚自己在轮回中所受到的损伤,恐怕是很难恢复的了,但是必须要努力去做,否则回来人间还有什么意义?王宽望着自己身上的魔女文身,心中的意念坚定无比。

  就这样,王宽度过了这安静的两天,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就是打坐修炼,虽然目前没有任何效果,反而坐久了会腰酸背疼,但是王宽继续坚持着,他坚信终有一天可以收到汇报的,他必须展开自救,否则就不要奢望可以救别人。

  这两天送饭的大胡子黑人一句话也不说,王宽甚至都怀疑他会不会在给自己的饭菜中下毒,可是又没办法不吃,于是只好装做毫不防备的样子大吃特吃。

  就这样,两天过去了,和巴里克比赛的日子也来了,大胡子送来了到目前为止最丰盛的一顿饭,虽然是早饭,却破天荒地有一碗牛奶,一只烤鸡,一大块白面包,王宽楞了一下,知道如果输了的话,这顿就是最后的一顿饭了,不过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开始自救,于是大口大口吃起来。

  送饭的大胡子黑人看了王宽良久,收回了装牛奶的碗以后,才说了一句话,“我叫罗塞。”说完就推着小车走了,别的角斗士可没有这么好的伙食,一般都是两菜一碗水,外加两个大黑面包。

  王宽望着罗塞远去的背影,知道这个大胡子黑人已经原谅了自己。是啊,大家的命运都是一样的悲惨,一样的朝不保夕,还有什么可以相互仇恨的呢?

  ※ ※ ※ ※ ※ ※ ※ ※

  上午九点,王宽与巴里克的比赛正式开始,规则和上一场一样——其实角斗士的规则从来的只有一条,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用什么手段,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竞技场,同理,今天的比赛,只有活着的那个人才可以走出这个地狱竞技场。

  王宽听到解说的话,知道了这个场地名叫“地狱竞技场”时就忍不住有想笑的感觉,自己就是在地狱出生长大的,要是这么说来,自己还是主场呢。

  这时王宽看到对手进场了,巴里克是一个身高只有一百七十公分左右的黑人,他浑身黝黑,肌肉紧绷扎实,脑门儿上烙着“角斗士”三个字,赤裸的上身显露出胸前被烙上的四个星星的烙印。

  王宽知道,对手是一个四星级的高手,心中不免暗自警惕,最高的五星级角斗士数量很少,整个西方大约也只有十来个,四星级的虽然数量要多的多,但也绝对是一流好手了,现在还没有恢复功力的时候和这样的高手打,正好是一个激发自己潜力的时机。

  王宽默默地给自己打气,他知道如何对待困难完全在乎自己的心态,心态好了,可以把困难看成是对于自己的磨练和考验,是激发自己潜力的机遇,如果心态不好,那就只有彻底完蛋,一切都没有了。于是他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巴里克身上,在身高普遍都高大的黑人当中,一个只有一百七十公分的黑人能够成为四星级的高手,绝对说明了他的水平是相当高的。

  角斗士不是骑士之间的决斗,因此没有什么开始不开始这一说,也没有任何规则,只要双方都进了场地,那就可以各出绝招,使用任何一种方法来开始博命了,直到其中的一个人死掉,甚至两个人都死掉,比赛才可以结束。

  王宽看到巴里克停在自己五步外,身子微微躬下,两条腿也微微弯曲,已经摆出了随时都可以冲上来索命的架势了。但是王宽并没有慌张,他和上一场一样,把左手背到身后,伸出右手示意对手先出手。

  曾经看过王宽前一场比赛的那些人顿时鼓掌,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下了大注在王宽身上,这场比赛非罗已经为两个人都开了盘口,而王宽的盘口要大的多,

  就在王宽伸出右手,看台上开始有人鼓掌之时,巴里克出手了,他的身体快如闪电一般向王宽冲去,右拳由下而上向王宽打去。虽然王宽的注意力非常的集中,但是仍然被巴里克的速度给吓了一大跳,对手的速度比他还要稍微快上那么一点点,好在两人的距离是五步,而且王宽的注意力非常集中,巴里克一拳打来的时候,王宽立刻就后退,他还要看清楚巴里克的拳路才动手。

  巴里克如影附随,他很明白要对对手保持巨大的压力,逼对手犯错误,这样才可以省时省力地赢得比赛,结束对手的生命。因此巴里克虽然有些吃惊王宽的反应速度,居然能够躲开自己的拳头,但是他丝毫没有迟疑,立刻跟上又是一拳。

  王宽再退一步,闪开了巴里克的拳头,他沉着的很,并没有慌张,但是巴里克的速度的确不是盖的,到第三拳的时候,巴里克的拳头是堪堪扫过王宽的胸膛,带起的拳风使王宽感到有些火辣辣地疼痛,这让他知道,巴里克不光是速度快,拳头的分量一样不容忽视,一旦被他这种速度型的选手抢到先机,那就危险了。

  不过,王宽依旧稳住心神,虽然一直在躲闪,但是步伐并没有乱,巴里克的拳头也不断地在身边晃,使的王宽的上身出现了不少暗红色的擦伤,那是被拳风给带的。

  看台上的观众看的如痴如醉,他们见的多了巴里克用快拳击倒对手,然后冲上去敲碎对手的喉结,取得胜利,现在看到王宽用同样快的速度不停地躲闪,虽然狼狈了些,但是步伐并没有紊乱。于是看台上下了赌注给巴里克的不停地狂呼:“杀了他!杀了他!”,而下赌注给王宽的观众虽然人数很少,但是依旧用鼓掌的方式来表达他们与众不同的声音。

  巴里克连挥了十几拳,已经接近了强弩之末了,可是王宽虽然也气喘吁吁,步伐微乱,却全部躲了开来。巴里克暗暗叫苦,心想如此下去,等自己力竭了那还不必死无疑吗?在死亡的威胁下,巴里克发出一声怒吼,身形猛然又加快了一分,但是拳头在快要打到王宽时却猛地一收,缩了回去。

  王宽本来已经陷进巴里克的连环攻击中,步伐都有些乱了,只不过是在强撑而已,失去了先机之后,他连出拳的那一瞬间功夫都没有,在从身体的反应推测到了巴里克拳头的分量之后,王宽惟有继续躲闪,反正巴里克也快要力竭了,谁先坚持不住谁就完蛋吧。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巴里克的拳头收回去后王宽顿时楞了,这可是一个打中王宽肺部的大好的机会啊,巴里克居然就这么放弃了?就是这一楞,大腿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王宽顿时觉得大腿上一麻,整个大腿都失去了知觉,让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巴里克一见得手,脸上压抑不住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不过攻击并没有丝毫的停歇,又是一脚横扫过去,看台上给王宽下赌注的人顿时失望地叫了起来,几个贵妇人已经忍不住掩面低头,不敢再看了,而给巴里克下赌注的人立刻兴奋起来,疯狂地吼叫起来。

  王宽见到巴里克的腿横扫过来,只好屈臂去挡,现在他唯一可以凭借的就是身体的强度了。

  果然,巴里克一腿扫在王宽的胳膊上,本来巴里克很有信心一脚就把王宽踢倒的,他连下一步的终结攻击都准备好了,可是真的当他的腿扫到王宽的胳膊上时,他就觉得好象踢到了一块铁板上一样,右腿立刻麻木起来,失去了知觉。

  巴里克跌跌撞撞地退后好几步,半跪在地上,他的右腿已经没有知觉了,可是却偏还有一种酸到骨髓的酸麻感传来,让他差点忍不住想把右腿给砍掉。

  王宽也毫不轻松,刚才在仓促之下,他根本都还没来得及蓄力就把左臂伸出去挡巴里克那一脚,现在左臂也酸麻不止,两人顿时形成一个对峙的局面。

  巴里克想要强自忍着,不要让自己的面部开始显露出龇牙咧嘴的表情,可是越忍越忍不住。王宽则毫无顾及,放声大叫,虽然于恢复左腿与左臂的酸麻无益,但是却释放了心中的紧张压抑感。两人就这么虎视眈眈地望着,争取能够早对方一步恢复行动能力。

  看台上的观众们都象疯了一样,男人们已经顾不得绅士风度,扔了西装,拔了领带,双眼血红地盯着场中的两人,声嘶力竭地嚎叫着,女士们则忘记了淑女风度,一手抄起裙子,一手疯狂地挥舞着,已经没人在意是否会春guang大泻了,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场内。

  非罗的左手死死地捂着心脏,右手捏着手绢使劲儿地擦着额头上的汗,他虽然经验丰富,看出以目前的局势,巴里克绝对是劣势的一方,因为他是以速度见长的,现在他的影响最大,而王宽,胜利的可能性非常的大,但,这里是竞技场,在这里,没有到最后一刻,就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而见过多次巴里克反败为胜的非罗,对巴里克信心十足。

  这时,场上的情况发生了变化,王宽的身体到底是经过白龙重塑改造的,经过了几个喘息的休息之后,已经逐渐地开始恢复知觉,但是王宽并没有着急地行动,而是装做依旧还在麻木当中。不过,他亦微微侧起了身子,给了巴里克强烈的暗示。

  巴里克看到王宽开始动了,虽然只是微微地晃动了一下,但是焦急的他立刻咬牙站了起来,在看台上的四百多位观众们的欢呼声中,拖着右腿,强忍着酸麻,一顿一顿地向王宽走去。

  王宽刚想继续装做没有恢复,突然想到,为什么不保留一点实力呢?在这个想法下,他也装做咬着牙的模样,慢慢地站了起来,不过他没有走过去,而是在原地缓慢地活动着筋骨。

  巴里克看到后更急了,刚才那一下硬碰硬,他已经完全知道了王宽的实力,自己已经失掉了速度,再面对王宽的话肯定必死无疑。想到这里,他象疯了一样向王宽扑了过来。

  王宽就那么站着,看着巴里克扑过来,轻盈地往后一让,巴里克一拳挥出没有打中,在右腿尚且没有知觉的情况下,顿时失去了重心,王宽等的就是这一下,立刻欺身而上,肩头一沉,右拳如闪电般地挥出去……

  上一场见过王宽胜利的观众,仿佛又见到了当日的场面,黑大个儿皮克被一拳击毙……顿时尖叫着欢呼起来。

  巴里克双手死死地捂着心脏,他感觉到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自己原本强健无比的心脏顿时没有知觉了,双眼越来越沉重,直到最后,巴里克彻底闭上了眼睛。

  王宽一屁股坐到地上,本来是没有那么辛苦,可是他却装出一副力竭的样子,也躺在地上。不过一个胸膛不停起伏喘息的人和一个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人,区别不要太明显啊。

  看台上给巴里克下赌注的观众顿时咒骂起来,比赛结束了。

  

  

第二章(05-8-2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