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05-8-31)

    实验皇帝Ⅱ 第二卷 角斗士

  第六章(05-8-31)

  紧张的角斗终于到来了,王宽大步走进“天堂角斗场”,这是王宽第一次来到“天堂角斗场”,这个场子是笛伦最大的角斗场,主角斗场足足有百米见方,场地四周是双层铁栅栏,高达十米,而且顶上也铺设了精铁钢管作为架子,可以说是最严密的大铁笼子了……最重要的是,这个场子不是伦巴公司的。

  而王宽现在所在的比赛场地,就是在“天堂角斗场”的主场地,在听说这一切的时候,王宽就嗅出了一丝阴谋地味道,他知道,他猜测的事情已经落实了,今天的角斗绝对是最危险的生死之战。

  其实为了保险起见,王宽从前两天就开始连饮食都注意了,他白天把食物藏起来,下一顿吃上一顿的饭,而在吃饭之前,他用抓来的老鼠和蚂蚁来先尝吃自己的饭菜饮水,没有问题才会吃,就这样一直到比赛之前的早饭都不例外,当然他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这才松了口气,还以为是自己太过敏了,但是听到比赛场地在“天堂角斗场”后,才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恐怕思可特伯爵是考虑到,万一角斗士高手在比赛前突然死亡,会造成不利影响,甚至纯粹是为了票房的考虑,想一举两得地利用这个机会赚一票,显然这样的机会蓝地是绝对不会放过的,这样一来,思可特伯爵和蓝地也就有了合作的利益基础了。

  “当…当…当”三声短促的钟声,观众席上的观众立刻安静下来,这表示着比赛即将开始,只要双方都进入角斗场,那么就可以开始厮杀了。

  王宽听到声音为之一楞,想了今天居然没有工作人员给自己宣布对手情况,现在比赛钟声都已经响了,却也反常地没有人来宣布比赛双方,这种种反常的情况更加让王宽警惕不已。

  正在想着,大门开了,王宽凝神细看,却没有发现人的踪迹,心里正纳闷间,陡然听到一声闷吼,一道金影冲了出来,来到明亮宽广的角斗场内后,似乎有一些不适应,还在四下里张望,接着把目光投射到王宽的身上。

  王宽看到那道金影停下来时,整个人都楞住了,那哪里是什么人啊,分明是一个凶猛的野兽,外形象极了老虎,但是个头和一头黄牛差不多大,爪牙看起来都非常的锋利,浑身的毛都是金黄色的,为猛非凡,让王宽看的心里直叫苦。

  若是人上来,哪怕是四星五星的,也是个人啊,打便打,没什么大不了的,王宽也绝对不害怕,但是这野兽可就不一样了,那可是要吃人的,心理上就难以控制的害怕。

  正想着,那野兽已经冲了上来,速度当真是快,快的象一条金黄色的闪电一般,直扑过来,隔的老远王宽仿佛就闻到了一股腥臭味,一见那野兽扑过来,王宽赶忙横向里一闪,躲了开去,但是还没等王宽反应过来,那金黄色的野兽就猛地一扭腰,身子就转了过来,继续向王宽扑过来。

  看到这野兽不可思议地动作,王宽几乎要绝望了,在那一瞬间,他已经知道自己是绝对躲不开这一爪的了,不过他还是尽全力做出了规避动作。当然是没有躲开的,王宽只觉得胳膊上一麻,接着是火辣辣地疼痛,连伤口都来不及查看,赶忙又往后右方闪了一下,终于躲开了后一爪的攻击。

  那金黄色的野兽根本不给王宽任何喘息之机,一鼓作气地连连用锋利的爪子攻击,不多大会工夫,王宽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又麻又痛的,而那野兽还在继续进攻,似乎没有一点点要停一下的意思。

  王宽的身上伤口众多之后,对于被抓伤反而冷静下来,疼痛已经形成了一种可以容忍的惯性,于是王宽也冷静下来,凝神开始观察那金黄色野兽的动作,那野兽又挥舞了几次爪子,将王宽身上的伤口又增加了几道之后,可能是敏感地察觉到了王宽的变化,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它停了下来,蹲在王宽身前十步处,歪着脑袋看着王宽。

  王宽觉得自己也许是看花眼了,他在那金黄色的野兽眼中似乎见到了一种奇怪,它在奇怪。

  王宽谨慎地退后了几步,那野兽并没有追上来,眼中又多了几分不屑。王宽可不管那野兽是怎么想的,就是被野兽看不起了又怎么样,它又不会说人话,一样没人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没关系,谁碰上这种野兽不会害怕不会跑的?

  王宽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到处都是一道道红色的伤口,深倒是不深,伤的也不是特别的严重,否则现在早就失血而死了,他忽然明白为什么那野兽会有一种奇怪的眼神了,大概是它从来都没有见过人类会有人的皮长的比它还要厚实吧。

  看台上的一个贵宾房里,一位衣着华丽,面色冷峻的中年人斜了蓝地一眼道:“那个小子好厚实的皮啊!”

  蓝地的冷汗直冒,连连附和道:“是啊,是啊,连贲临巨兽那么锋利的爪子,抓了那小子那么多下居然还没抓死他,他妈的,这小子的皮怎么那么厚啊!”

  “现在怎么办?”中年人冷冰冰地问。

  “放心吧,思可特伯爵,”蓝地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小心地道:“白天这小子肯定坚持不了多久的,贲临巨兽可是格林公司他们死了上百人才抓到的,可厉害着呢,这一点您也是知道的……”

  “我是问你现在该怎么办?”思可特伯爵低吼道,放出贲临巨兽居然也爪不死这个小子,思可特伯爵心中涌起一丝的不安,搞不好到最后还真的会被他把贲临巨兽给杀掉也不一定呢。

  “白天这个小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命大啊!不过,思可特伯爵请你一百个放心,他绝对没有可能从贲临巨兽的爪下逃生的,绝无可能。”蓝地大声地道。

  “但愿吧!记住:如果这个小子不死,你会有大麻烦的。”既然蓝地都这么肯定地说了,而且思可特自己也不是很相信王宽真的能赤手空拳杀死贲临巨兽,所以只能冷然地扔下一句话,然后继续专心看角斗。

  蓝地被思可特的威胁吓了一大跳,不过他亦知道这绝对不是空口白话,所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走出去叫助手交代事情去了。

  思可特伯爵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知道蓝地如果做出了安排,那王宽今天就一定要死在这里,想到这里,他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敢和我抢女人?我会让你死的很惨的。”

  场地中间,王宽看到自己身上的伤口之后,对自己的身体大有信心,他开始逐渐地接近贲临巨兽,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巨大的野兽叫什么名字,但是他已经观察出这个野兽的一些能力和本领,心里比起刚开始时,已经有了一些底了。

  看台上的观众刚才看到恐怖的贲临巨兽出场,都被吓了一跳,看到贲临巨兽追着王宽满场子跑时,全场都在沉默,大家都紧张的要死,看着王宽狼狈不堪地躲闪。在贲临巨兽把这个可怜的角斗士抓的浑身伤痕之后,角斗士居然没有死,不光没有死,甚至没有出太多的血,只是一道道血枷看起来比较吓人罢了,观众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了,知道一旦能够凝成血枷,那么伤势绝对不会重的。

  看到王宽竟然主动开始接近贲临巨兽,似乎要主动进攻一样,观众们的心里都兴起一种荒谬的感觉,场上的两个家伙,到底谁才是贲临巨兽?真正的贲临巨兽现在只顾着歪着脑袋打量着角斗士,而角斗士呢,则象贲临巨兽一样,缓慢地靠近贲临巨兽,做着攻击的准备。

  “杀死它!杀死它!”观众们看到勇敢的角斗士居然开始准备攻击贲临巨兽了,都开始疯狂地为王宽呐喊助威。贵宾室的隔音效果也不是特别好,思可特伯爵还是听到了观众们的助威声,顿时气的把手里的咖啡杯给扔了,暴躁不安地站了起来,来到落地大窗面前,喃喃自语道:“这些愚昧的人啊!”

  就在王宽逐渐接近到距离贲临巨兽五六步的距离时,贲临巨兽突然伸出了爪子,观众们的呐喊声嘎然而止,随着贲临巨兽的爪子在动,众人的心脏仿佛都停止跳动了一样,王宽也闪电般地平移到右侧,堪堪躲开了那一爪可以攻击的范围,但是刚一平移开,王宽就有一种非常非常危险的直觉,强烈到让他的心脏仿佛都在那一瞬间多跳了两下似的。

  王宽毫不迟疑,立刻起跳,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危险的直觉是怎么来的,不过他绝对相信这种感觉。

  就在王宽平移躲开了贲临巨兽的那一抓时,贲临巨兽却已经把爪子给收了回来,去挠自己的脑袋,看台上的观众们揪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原来是这个野兽耍了大家啊,但是还没等观众们开始叫骂,那贲临巨兽已经划为一道金光,向王宽扑了过去,观众们的心顿时又被揪了起来,仿佛有许多无形的手在拎着他们的脖子一样。

  好在王宽在平移后第一时间就根据自己的直觉起跳,因此当贲临巨兽扑过来时,他正好跳了起来,躲过了另一只爪子的偷袭,王宽的反应何等的快,立刻伸腿冲着贲临巨兽的脑袋就是一下子,而且踢了个正着,饶是贲临巨兽个大体重,被王宽那么重的一脚踢重了最柔弱的部位之一——耳朵,也被踢的有点七昏八素,往后退了两步。

  观众们简直都要疯狂了,他们从来没有人见过有人类可以对一只贲临巨兽这样勇猛的,可以把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踢的后退,他们疯狂地吼叫着,许多自诩为绅士的观众已经上身精赤,手中拼命地挥舞着唯一完好的东西——领带,整个观众席都已经接近疯癫状态了。思可特伯爵见到那一脚的力量,心中居然有一种后怕的感觉,心想幸亏没有直接带人去杀掉这个角斗士,太可怕了,连贲临巨兽都挡不住他这一脚,我的上帝啊!他还是人吗?

  王宽见状顿时大喜,本来还想趁胜追击的呢,不过危险的直觉提醒了他,所以他不进反退,和贲临巨兽保持了二十步的距离。

  贲临巨兽浑身金黄色的毛都直竖了起来,乍一看象个巨大的刺猬,观众们都知道这是贲临巨兽愤怒的表现,顿时都沉默下来,一个个都把眼睛瞪到最大,死死地盯着贲临巨兽——那个象征着死亡的野兽。

  “给他武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

  观众们听了为之一楞,顿时反应过来了,是啊,这个角斗士就是再厉害也没法斗的过贲临巨兽的,就是这个巨兽都是损失了上百条人命才抓回来的,如果给角斗士武器,在依照他刚才的表现,那么比赛一定会更加精彩好看,于是观众们一起跟着吼叫起来:“给他武器!……给他武器!……给他武器!……”

  蓝地闯进贵宾房,结结巴巴地对思可特伯爵道:“伯爵大人,我……观众……”

  思可特伯爵一脸轻松地道:“哦,蓝地先生,不用说了,去给那个角斗士一把匕首吧,您瞧,我完全明白您的难处,贲临巨兽咬人的场面观众已经见的太多了,他们现在想见一见勇士杀怪兽的把戏,我明白,我完全明白,为什么不满足观众们的需求呢?去吧,去吧……去随便给他一把匕首。”

  蓝地顿时傻了眼,这也叫满足观众们的需求吗?当面对贲临巨兽时,一把匕首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似乎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就这样出去了,那么观众会骂……不过,这不是伯爵大人吩咐的嘛,自己一个小小的经理,一个平民,怎么能够忤逆伯爵大人的意志呢?

  蓝地低头退出去,奸笑着去吩咐助手,不用再按照计划刺激贲临巨兽了,只要给那个可怜的角斗士一把制式匕首就行了。

  思可特伯爵也不傻,玩弄惯了阴谋的他怎么会不清楚这个蓝地的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待他出去以后,思可特伯爵冲着身旁的一个保镖使了个眼色,那个保镖心领神会地出们去了,一刻钟以后,伦巴公司新任总经理蓝地失足从楼上摔了下来,享年五十八岁。

  王宽已经从看台上的观众们口中得知,面前的这个野兽叫做贲临巨兽,他已经知道这个巨兽的厉害之处了,一般的野兽只是凭着本能,用身体来获得生存,而贲临巨兽不光有强壮的身躯,锋利的爪牙,还有聪明的头脑,就象刚才那一下,贲临巨兽就耍了一个诡计。

  会思考的野兽!

  这是王宽对这个怪物对手的评价,他已经觉得自己今天恐怕是无法离开角斗场了,不过,他亦要努力地争取,即便自己不能活着离开,那也要把这个巨兽给拉过来给自己垫背。

  “扑”的一声响,贲临巨兽如同触电一样平移三步,动作间恍然带起了残影,王宽大吃一惊,他自然看的很清楚,那是一个工作人员扔进来一把匕首,可是却把匕首扔在贲临巨兽不远处,惊吓了贲临巨兽一下。王宽现在是又惊又怒,惊的是贲临巨兽的速度居然能达到那样的程度,那自己生存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怒的是工作人员居然只给角斗士一把匕首,而且还把这把匕首扔到贲临巨兽身旁,既让自己拿不到,又刺激了贲临巨兽。

  王宽的心中暗骂工作人员缺德,一边在心中发誓,将来如果自己领兵打仗的话,一定要把这些白人杂种都拉出去喂狗,让西方人这三个字成为历史名词。

  不过光在肚子里面发牢骚是没有用的,这对于解决目前的危险丝毫没有实际的帮助,王宽把心思拉回来,决心要好好地活下去,否则这辈子是甭指望报仇了。

  恍然间,贲临巨兽动了,王宽知道再躲闪下去绝对不是办法,自己的体力绝对比不上那个野兽的,越拖自己越危险,只有速战速决才是唯一的办法。

  

  

第六章(05-8-3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