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05-9-1)

    实验皇帝Ⅱ 第二卷 角斗士

  第七章(05-9-1)

  “嗷……”王宽狂吼一声迎着贲临巨兽冲了上去,他豁出去了,也不管那个巨兽要怎么抓自己,反正这副身体强大无比,一时半会儿恐怕也抓不死自己,趁这个机会还是狠揍贲临巨兽一顿吧,万一侥幸能把这个巨兽给打死呢。

  “贲临巨兽我操你妈!思可特我操你妈!……”王宽疯狂地吼着,用东方语言怒骂这些缺德的西方人,一边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拳头砸到贲临巨兽身上去,任由贲临巨兽的爪子在自己的身上抓呀抓,他的疼痛都已经麻木了身体了,也没有太大的感觉,唯一的动作就是边骂边打。

  贲临巨兽的脑袋上被王宽的重拳打了无数下,直打的它晕头转向,虽然他的爪子一会儿工夫就抓了这个人类上百下,可是却没有抓断他的筋骨,最多只是给他带来更多的伤口,尤其是每当它抓到这个人类身上的文身时,爪子都有一种灼痛的感觉,让他下爪子也是越来越轻。

  王宽可不管这些,他只知道如果自己不拼命先把贲临巨兽打死的话,自己就要死了,不光要死,恐怕没死的时候还要被这个怪兽咬来咬去,边死边被啃着骨头。

  最后王宽猛地扑了上去,双手狠命地掐着贲临巨兽的咽喉,任由它的爪子在自己的后背抓呀抓,就是不撒手,不光是掐,王宽还边掐边拉起贲临巨兽的脑袋往地上磕。

  观众们全都看的呆了,这个东方人还是人吗?这么恐怖的贲临巨兽都象掐死猪一样压在身下猛掐,这个实力也太恐怖了点吧?

  思可特伯爵瞪大了眼睛望着场内,整个人都呆住了,口中的雪茄掉了也不知道,他再次庆幸自己没有亲自带人去找这个角斗士的麻烦,同时他也发誓,今后绝对不和这个角斗士发生任何当面冲突,否则他知道,谁也保护不了他,他肯定比那个可怜的贲临巨兽还要惨一万倍。

  最郁闷的大概要属贲临巨兽了,本来刚出场时还威猛无比,还没一会儿工夫呢,先是尊贵的脑袋被这个人类踢了一脚,接着脑袋、肚子被打了无数拳,初时那拳头打在身上还不觉得什么,到后来每一下都仿佛是在割自己的肉似的,疼的它嗷嗷乱叫,到最后的时候,居然被一个人类骑在身下,还被摁着脑袋狠掐脖子,这辈子也没受过这委屈啊。

  贲临巨兽恼怒万分,两只爪子拼命地在王宽的背后抓呀抓,可是越抓自己的爪子越疼,虽然它还有的是力气,可是只要爪子一动就疼,那黑色的文身仿佛一道妖艳的魔咒,镇压在它的头顶,让它动弹不得。委屈万分的贲临巨兽想要吼叫两声以示抗议,可是喉咙被那个人类的两只大手给卡住了,勉强叫出的声音也走了调,仿佛是小猫咪在哼哼撒娇似的。

  可怜的贲临巨兽真想放声狂呼: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打你的主意了,我愿意做你的坐骑。

  王宽可不管这些,他压根就听不到贲临巨兽在哼唧什么,何况就算他听到了也不晓得这些发音在贲临巨兽语中是什么意思,因为他根本就不会贲临巨兽语。

  王宽现在已经发了狂了,只顾着拼命地掐着贲临巨兽的脖子,嘴巴里还狂吼着连自己也不知所云的脏话,最后,贲临巨兽终于不甘心地闭上了它的大眼睛,忿忿然地离开人世。

  观众们欢呼起来,看台上的气氛已经到达了最顶点,人们从来都没有象今天这么兴奋过,每个人都已经喊哑了嗓子,不管男人女人,身上的衣服都破烂不堪,这直接导致了城里的服装店生意一下子好了三成,所有人都认为今天的巨额门票太值了,象今天这样壮观的场面,一辈子都不会见到几次的。

  王宽发现贲临巨兽突然不动了,全身都象没有骨头似的软巴巴的,这才肯定这个巨兽已经死了,终于松了一口气,一下子爬倒在巨兽身上。

  刚想爬下来,王宽突然想到,以贲临巨兽这样的智慧型野兽,应该和地狱的龙一样,拥有内丹才是啊,这样一想,他顿时兴奋起来,踉跄着跑过去,把匕首捡了起来,对准贲临巨兽的腹部就是一刀,一团鲜血和无比腥臭的气味迎面射出来,王宽差点晕过去。

  不过接下来搜索的发现让王宽欣喜若狂,他想起上次寻找青龙内丹的经验,在同样的部位,居然真的发现了一枚小的象黄豆般大小的珠子,王宽可不想别人知道知道秘密,也不想被别人发现,为了确定这个珠子到底是贲临巨兽的内丹还是肾脏里的结石,他把珠子在内脏的腔液里清洗了一下之后,珠子那柔和的光芒和火热的触感,终于让他确定这颗珠子的确是内丹,于是王宽毫不犹豫地俯下身去,把头埋进贲临巨兽那已经被剖开的腹部,及其隐蔽地吃下了那颗内丹。

  看台上的观众本来还在狂欢,看到王宽做出他们所不理解的动作后,顿时安静下来,随后整个看台上呕成一片,所有的人都挣扎着往外跑。

  王宽抬起头来纳闷地望着看台,这些西方人可以兴高采烈地在台上观看着野兽活生生地把人吃掉而无动于衷,却看不得人去咬野兽那么一口,真是奇怪的民族。

  不过到这一步,不管怎么说王宽都成为了英雄,比赛后他被一致评为五星级的角斗士,据说塞蓝王国的国王曾经还考虑过是否要把王宽大敕为自由民,然后任命为自己的卫队长。而王宽最苦恼的是自己好好的皮肤又要被烙上一个星星的印记了,而且由于受关注的程度大为增长,也直接增加了他逃走的难度。

  这一次伦巴公司也出了大名了,第一是因为这个公司第一次出现了一位五星级的高手,让这个老牌公司很是扬眉吐气了一把,第二就是最近先后两位总经理都莫名死亡,让所有想去面试总经理的职业经理人都好好地考虑一番。无奈,董事长勉为其难,在这个没有总经理的日子里,客串一把总经理的职位。

  为了保住王宽这棵巨大的摇钱树,董事长里沙而亲自挑选了一个从东方贩运来的女奴,并亲自把她们两个送到王宽的院子里去,现在极少有人敢来打扰王宽了,废话,谁敢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自己比那个贲临巨兽还要厉害,而且一想到王宽最后爬在贲临巨兽的肚子里“乱啃”的场面,所有的人都不寒而栗,见到王宽立刻能有多远就躲多远。

  董事长里沙而带着几十个保镖,壮着胆子来到王宽的院子门口,把那个胆战心惊的女奴放进去,然后隔着厚实的大铁门喊话道:“白天,我是董事长里沙而,我代表公司领导前来慰问你,请问你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没有?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

  王宽正在沙地上举石锁,听到声音便走了过来,董事长赶紧后退了两步,离开了门口,望着王宽,他身后跟着来的保镖立刻围了上来,一个壮实的大汉吼道:“他妈的,小子,你猖狂什么?有胆子跟老子比试比试吗?”

  王宽斜了他一眼,从容地道:“是角斗吗?如果是角斗的话,我随时奉陪。”

  众人都楞了,大家都明白,角斗就是死斗,不死不休的,而大汉所说的比试,可以理解为切磋,是点到既止的,大汉有点下不来台,他可是董事长的贴身保镖,他看到周围许多这里的保镖都露出嘲笑的表情,面子上顿时拉不下来了,吼道:“对!是角斗!”

  大汉身后和他一起来的几个保镖顿时聒噪起来,他们都是董事长的保镖,平日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享受惯了颐指气使的日子,哪里容得下别人不对他们卑躬屈膝,使以个个嗷嗷乱叫,都争着要教训一下这个猖狂无比的角斗士。

  大汉有了支持,顿时信心爆棚,在他想来,如果自己胜了这个五星级的角斗士的话,那么自己的薪酬待遇必定会水涨船高,一想到这里,他仿佛就看到无数的钞票在向自己飞过来,而他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贵族。

  “那是你进来?还是我们去角斗场?”王宽依旧从容地道。

  大汉还处于神游状态,陶醉在阿Q式的梦想当中,想也没想就回答道:“当然是我进去,我要好好的教训你这个狗杂种!”

  大汉大大咧咧地站到铁门口,王宽立刻后退十步,让出了足够的距离,因为他要是站在门口,估计谁都不敢开门。

  因为王宽的强悍表现,所以他的院子门口除了原来的那道大铁门以外,又增加了一道厚实的大铁门,两道门之间的距离是二十步,大汉满不在乎地进了第一道大门之后,才醒悟过来,自己这是在拿小命开玩笑啊,那可是赤手空拳杀死一头贲临巨兽的角斗士啊,自己居然要赤手空拳地和他角斗?那不是找死是什么,想到这里,大汉的腿肚子就止不住地开始哆嗦着。

  那个被扔进来的奴隶少女在看到大汉不停地颤抖着的大腿后,就用崇拜的目光望着王宽,这个角斗士在她的心目中立刻成为一个英雄,而且这个角斗士看起来是那么的英俊潇洒,冷静从容,少女以前的那种忐忑不安的心情立刻大为好转。在她看到那大汉的同伴递给了他一把大剑后,就机警地躲的远远的。

  王宽看到那个少女机灵地跑远了之后,嘴角就忍不住浮现出一丝意,这个少女还真是与众不同呢,能够这么机警地预见到危险,算的上是很难得了。

  “汗棵,你可要沉住气啊,兄弟们都在看着你呢,你要是不进去,兄弟们的脸面都不好看,若是因为这个让兄弟们在董事长那里丢了饭碗的话,哼哼……可别怪兄弟们不讲兄弟情意!”另一个大汉在汗棵身后小声地道。

  汗棵听了之后,知道再也无法避免,好在手上有兵器,这把一米长的大剑是自己的趁手兵器,于是总算恢复了一点点信心,大步走进第二道大门,这时两道大门都关了。汗棵回头看了看两道上了锁的大门,刚上来的一点点信心又溜走了几分,抬头刚想说话,忽然看到董事长不耐烦地表情,他知道,自己再也没有退路了。

  谁叫他自己说话那么猖狂呢,没法子,一个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任。

  汗棵大吼一声,向王宽冲了过去,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杀死这个角斗士。

  王宽看着汗棵疯狂地冲过来,在他的眼里,汗棵的漏洞太多了,一直到汗棵冲到跟前,向他挥舞大剑时,王宽才向后退了一步,这一步,刚好避过了那把大剑,而就在汗棵这一剑砍出去没砍中,还没收回来的时候,王宽欺身而进,一把捏住了汗棵的咽喉。

  汗棵大惊,喉咙虽然发不出声音来,但是手上动作很快,要把大剑反手刺向王宽,可惜他快,王宽更快,大手稍微一用力,汗棵只听到“咯吧”一声,之后就没有知觉了。

  王宽轻松地把把汗棵的身体扔在地上,门外围观的众人顿时傻眼了,董事长的贴身保镖绝对不会是浪得虚名之辈,可是在还拿着一把大剑的情况下,只是一个回合,就被别人捏碎了咽喉。所有的人看了都冷汗直冒,这个角斗士的实力简直到了恐怖的地步。

  董事长的其他保镖全部都不说话了,刚才那一幕对他们的震撼太大了,现在就是借他们两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去找王宽的麻烦了。

  王宽也没有傻站在那里,这个人毕竟是董事长的贴身保镖,于是他转身走进屋子里去了,临走之前看了那个少女一眼,那个少女看到王宽看到她,立刻跟着王宽的后面进屋去,她现在决定要全心全意地侍奉这位大英雄,这样她今后的生活肯定就有保证了,于是少女怀着单纯的梦想和对英雄的崇拜走进了王宽的生活。

  门外,董事长命令几个打手把汗棵的尸体拉了出来,几个打手都象是偷偷摸进老虎笼子的人一样,小心翼翼地生怕惊动了王宽,一走到汗棵身旁,立刻拉了就跑,一路把汗棵给拖了回来,看的汗棵的同伴直冒火,不过他们谁也不敢进去拉汗棵的尸体,所以张了张嘴,最终也没发出喝骂的声音来。

  

  

第七章(05-9-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