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05-9-2)

    实验皇帝Ⅱ 第二卷 角斗士

  第九章

  院子里的高楼只有一栋,王宽很快就确定那一栋就是曾经关押自己的楼,里面怕不有几百名角斗士啊,王宽趁着夜色悄然摸过去,不过院子里全都是空地,王宽犹豫了半天,知道时间无多,估计现在那辆马车也差不多快要到地方了,于是一咬牙,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直到来到门口时听到一个声音大声道:“谁?口令?”

  王宽知道是见到监视这里的打手了,也不慌张,也大声回答道:“是我!妈的,白天才见过,晚上就不认识了吗?”

  里面的看守把头探出窗户,奇怪地问道:“谁啊?我怎么不记得。”

  话音未落,王宽已经一拳搭在他的太阳穴上,这个打手连哼都没哼出来一声,就一命呜呼了,不过也同时惊动了大楼里的其他看守,他们一起大叫起来。

  王宽拔出激光刀,催动内力,一刀把大门上的锁砍断,一脚把门给踹开,然后一边收起激光刀一边冲进看守室,里面另外两个看守已经拿出了兵器,见王宽冲进来,立刻一左一右砍过来,王宽马上把身旁的小桌子、小凳子,衣架等等物件统统甩过去,两个看守顿时连连躲闪,一不小心被一个小凳子砸中了脑袋,顿时晕忽忽地躺下了。

  王宽忽然瞄到墙上挂着一排剑,立刻拿下一把,有了兵器在手,剩下的一个看守哪里还是对手。而且那看守一看是王宽,立刻“扑通”一下跪下了,王宽现在可不管那个,手起刀落,把两个人的人头都砍了去,抄起那大堆的钥匙就冲了出来。

  王宽刚出警卫室就看到两个黑人也从楼里面冲了出来,定睛一看,其中一个可不正是当初给自己送饭的那个大胡子罗塞。

  “罗塞,我是白天。”王宽大声道。

  “你……”罗塞显然也认出了王宽,两个人都楞住了,显然有点不敢相信王宽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你们想要自由吗?告诉我,你们想回家吗?想的话,这里是钥匙,快去把弟兄们都放出来!”王宽说着把那两大把钥匙都扔了过去。

  罗塞和另外一个黑人顿时呆住了,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于是两大团钥匙“咣当”一下落在地上,各个囚室里的角斗士们早就听到了动静,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已经爬在门上的送饭口上观看了。

  罗塞听到“咣当”一声响才反应过来,欣喜若狂地捡起钥匙就冲到里面去给大家开门,一边还放声狂吼道:“弟兄们,白天来救我们拉!白天来救我们拉!”他的另一个同伴也疯狂地大吼着跑上楼去,想来是去找相熟的人去了。

  王宽惟有苦笑,这算什么事儿啊,都象罗塞这么个叫法,还没等人都放出来呢,满城的白人就都知道了,那个时候还跑个屁啊,而且大家的手脚上都有手铐脚镣,又没有兵器,那不是等死是什么?

  这时已经有不少角斗士被放出来了,看到王宽站在门口,有了一些迟疑,王宽吼了一声:“还楞什么,快跑啊,赶快抢兵器,躲到山里去,到那里会合!”

  众角斗士立刻兴奋起来,“嗷嗷”叫着冲了出去,四处寻找兵器去了,王宽心中苦笑,成天都被关在这里,他们能找的到地方才怪呢,恐怕这些人也就是起到一个扰乱全城治安的作用吧。

  “白天大人,我们……我们想跟你走!”有两个角斗士期盼地站到王宽面前。

  王宽看了他们俩一眼,问道:“你们俩叫什么名字?杀过人吗?”

  “我叫怕特,他叫其瑞,我们俩都杀过人。”

  “很好,那我们走吧,你们俩会用这个吗?”王宽把刚才缴获的警卫用剑拿出来。

  “会!”两人立刻高兴地接过短剑,王宽手里拿着把长剑,怀里还别着一把短剑,带着两人就冲出去。

  这时先跑出去的角斗士已经有人从大楼对面的平房里拿出兵器来了,王宽这才知道原来那里就是存放兵器的库房,看来这些角斗士也不是一天到晚的没有事做,什么都不管的,只要给他们合适的机会,他们就会发挥出自己的能量。

  逃跑出去的先头部队已经呐喊着冲向大门了,门口守卫的警卫已经冲了出来堵在门口,他们端着枪向逃跑的角斗士射击,冲在前面的角斗士立刻躺下去一大片,后面的连忙找地方隐蔽起来,虽然呐喊声依旧巨大,可是却没有人敢冲上去送死了。

  伦巴公司的警钟已经敲响,在一刻钟之内,笛伦城的警察肯定会赶到这里的,如果警察也解决不了的话,那么附近的驻军也会调动起来,不过那就需要比较久的时间了。

  王宽带着两个新认来的手下冲进库房,发现库房里没有弓箭和弩,不过这也正常,那些兵器绝对是会被每个国家都严格控制的,可能只有军队或者警察才会配备的。不过当他看到库房的角落里时,顿时大喜,他居然看到了成排的匕首,大概是这种兵器太短了,所以冲出来的角斗士们没有一个人选择使用这种兵器的,王宽立刻叫连个手下尽可能地多拿些匕首,两个手下迷惑不解地照做了。在角斗士们的心中,自从王宽赤手空拳杀了贲临巨兽之后,他就是个几乎被神化了的存在,没有哪个角斗士不对他俯首帖耳。

  王宽顺着枪声的位置来到大门前,看到十几个警卫正守在门前,虽然衣裳不整,狼狈不堪,但是他们手里端着枪,这令王宽也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反应是够快的,而且起码比大楼里的警卫要负责任的多。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王宽的手上可一点都不慢,现在他的手里纂着二十多把制式匕首呢,王宽挨个把这些匕首当成飞刀甩了出去,在角斗士们的欢呼声中,七八个警卫躲闪不及被放倒在地,剩下的警卫顿时抱头鼠窜。虽然依旧有两三个人躲到门口的岗楼里射击,但是已经挡不住士气大振的角斗士们,很快就被愤怒的角斗士们杀光光,兵器、枪支顿时都被角斗士们抢走。

  王宽可以想象,一旦这些平日里经过艰苦的训练,又日日行走在死亡边缘的角斗士们一旦被放出来,没有了限制的他们会如何的疯狂,会给这里的居民们造成怎样的灾难。不过他不在乎,既然西方人认为奴隶不是人,可以看着他们和野兽一起厮杀来取乐,那么他们就应该想过,一旦角斗士们被放出来,必然会十倍百倍地奉还给他们,他们必然要接受这样的惩罚。

  王宽倒是知道去港口的路,可是去内地的路他就不知道了,现在可不能去港口,别说港口有驻军,就是侥幸出了港口,有谁会驾驶船吗?到了海上的话,连逃都没的逃了,还不如躲到山里,起码还能当个山贼什么的,打打游击吧。

  无数的人疯狂冲了出去,由于王宽的巨大威望,而且又是他干掉的警卫,于是大家都跟着他跑,后面的角斗士除了少数存心要破坏的,才单独跑出去四处*掳掠,杀人放火,其他的都跟着大部队一起行动,于是不知不觉间,王宽成了大家的领头人。

  警察终于赶来了,等他们会合了胆战心惊的伦巴公司打手之后,角斗士们几乎都已经跑光了,罗塞和他的同伴自己都没有来得及逃走,但是他们不光放出了整个大楼的所有角斗士,还把别处的角斗士也放了出来,当他们两个人最后倒在血泊当中时,基本上伦巴公司的五百多角斗士都已经跑掉了。

  王宽见到大家都跟着自己在跑,也不推辞,当仁不让地吼到:“伙计们,我是白天,都跟着我走!”于是大家哄然响应,拿着各式各样的兵器跟着王宽在大街上狂奔,王宽心里有数,就算几百人的角斗士成功进了山,也成不了气候,因为大家都没有任何作战经验。不过,带领大家生存下去,王宽还是有这个信心的。

  不多时,王宽率领的大部队刚转过一个转角就碰到了一小队巡警,六个巡警本来是巡夜的,听到警钟在响就匆忙往这里赶,赶到这里正好和王宽对上,巡警们纷纷拉出警棍准备对付这些突然出现的暴徒,可是当他们看到源源不断的大部队出现在他们面前时,顿时吓的两腿发软,这些可是角斗士啊,他们怎能不害怕,这时王宽已经带人冲到跟前了,手起刀落,砍翻了其中的三个巡警,其他的三个巡警立刻跪到了地上。

  王宽组织了其他人继续下手,大声喝问道:“我问你们,思吧嗒公司把角斗士都关在哪里?”

  三个巡警顿时楞了,他们一楞,王宽立刻抬手就把其中一个人的脑袋给砍了下来,其他两人看到血淋淋的人头骨碌碌地滚到他们的脚下,顿时吓晕过去。

  王宽眉头一皱,骂道:“这些白痴,欺负弱小的时候那么威风,见到我们就吓晕了。”众角斗士顿时哄堂大笑起来,旁边的人立刻又讲给后面的人听,后面的人也跟着大笑起来,气氛顿时轻松起来,大家也不那么紧张恐惧了。

  “把这两个白痴弄醒!”王宽大声道。

  众角斗士立刻冲上前去,狠命地掐着两个巡警的人中,直掐到他们血肉模糊,清醒过来时才停手,王宽满意地点点头,现在他已经逐步地在控制这只大部队了。

  “谁能带我们去思吧嗒公司?否则我就杀了他!”王宽喝道,周围的角斗士跟着狂吼:“杀了他!杀了他!”

  两个巡警顿时吓的尿了裤子,被王宽一脚踢在屁股上,连滚带爬地开始带路,半个小时以后,终于来到了思吧嗒公司的大门口,王宽拿出匕首,“刷刷刷”地投掷出去,很快惨叫声就传了出来,众角斗士顿时欢呼起来。

  王宽吼道:“用这两个人做挡箭牌!”

  众角斗士立刻把两个倒霉的巡警抓了起来举在头顶,两个家伙鬼哭狼嚎地拼命吼着求饶,让门口岗楼里的警卫也踌躇不已,不敢轻易射击,否则万一误杀了巡警,可是一件麻烦事情啊。

  这么一犹豫,王宽已经冲到了大门口,由于前后左右都被挡住了,所以别人根本看不到王宽手里拿着的激光刀,大铁门中间的铁锁被王宽一刀斩断,王宽马上吗激光刀收了起来,接着一脚踹在铁门上,铁门应声而开。

  角斗士哪里知道过程,还以为他们心目中的大英雄白天一脚就把大铁门给踹开了似的,顿时,王宽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更加地崇高起来。

  王宽站在大门口,丝毫不顾及两旁岗楼的射击,大声地吼道:“伙计们,我们分开行动,自由组合,有两队人分别去拿下这两个岗楼,然后守在这里,其他的人跟我冲进去营救我们的兄弟!”

  角斗士们的情绪顿时高涨到前所未有的境界,他们从未想象过,自己也能扮演着营救自己兄弟的角色,每个人都狂热起来,岗楼上的警卫虽然手中有枪,而且是连发枪,但是奈何碰上了已经狂热到不要命的角斗士,也只有认命的份了,不到一刻钟,两个岗楼全都被拿下,武器也都被缴获,可惜的是大家都不会用,所以还不如冷兵器好用。

  院子里的布局和伦巴公司差不多,王宽带人如旋风一般冲了进去,几下子砍翻了警卫,然后找出钥匙让这些角斗士去解放角斗士,众角斗士一听是大名鼎鼎的白天来营救他们了,顿时兴奋起来,大家想到白天都可以赤手空拳杀死一只贲临巨兽,那么城里的警卫肯定都是小菜,于是全都跟着王宽冲了出来。

  只不过一刻钟的工夫,近千名角斗士就基本上都放了出来,这样一来,院子里就满满当当地挤满了一千六百多的角斗士,王宽冲上了岗楼的顶部,站在供巡视的平台上给大家讲话。

  “我们大家都是被这些西方人给贩卖过来的,本来我们在自己的家园幸福地生活,即便我们生活的贫穷,但是我们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我们和家人生活在一起,和我们所爱的人生活在一起,这种生活就可以被称之为幸福!可是,有一天,这些该死的西方人出现了,他们夺走了我们的土地,杀害了我们的父母、妻子,把我们贩卖到这里来当作奴隶,然后这些该死的西方人,他们就站在看台上,让我们和自己的兄弟互相残杀,或者让我们和凶猛的野兽互相残杀,你们说,这些西方人是不是都该死?”

  底下的角斗士顿时大声吼叫起来,长久起来被奴役的屈辱,每日行走在死亡边缘的恐惧,对爱人与家乡无尽的思念,一起涌上心头,所有的人都处于疯狂当中。

  “现在,我、白天,把你们从这些西方人的手中解救出来,我要问你们,你们是否愿意跟着我,狠狠地打击这些白人强盗?”

  “愿意!”所有的人都用尽力气地吼道。

  “好!那就跟我走,我们到山里去,去那里会合,等我们休整好了,我们还会回来,到那个时候,我们要杀光这些狗杂种!”

  “杀光这些狗杂种!杀光这些狗杂种!”所有的角斗士在这一夜都陷入狂热当中,笛伦港也因此而陷入有史以来最大的混乱当中。

  在暂时确定了自己的领导地位后,王宽指派了一些临时组建的小分队,二十人到三十人一队,任命一个队长,两个副队长,然后命令这些小分队到市区去分散警方的注意力,然后王宽带着大部队相继袭击了警察局,政府,法院。

  他们后来才知道,在这晚上的袭击当中,警察局长和一个副市长都被他们杀死,

  其他被杀掉的警察和警卫多达六百多人,可以算的上是相当辉煌的成绩了。

  四个小时以后,天已经蒙蒙亮了,而损失了相当多的弟兄,但是成功地袭击了众多目标之后的角斗士们,已经培养了自己初步的默契和行动小队、大队,王宽也确定了自己的绝对领导权,他的勇猛和智慧已经成为角斗士们的精神支柱。

  “白天头领,我们现在是不是要撤退了?天色已经不早了。”大队长哥比忧虑地道:“我们的人很多都没有枪支,万一天亮以后军队进来围攻我们,那就麻烦了。”

  “别着急哥比,别着急,我心里有数,明白吗?我心里有数,跟着我干,你不会吃亏的,所有人都不会吃亏的。”王宽反复地安慰着哥比,间接地安慰着其他不安的人。

  “头领,我们西西族的勇士都跟着你干!”年轻勇猛的提伦大声地吼着,边吼还边拍着自己的胸脯,西西族的人不是很多,但是人很集中,而且也比较团结,提伦就是他们推举出来的一个大队长。

  “好!提伦,麦克,带着你们的人跟我走,库第,你的人把这里再搜一下,记得把所有的枪支、子弹都带上,然后到把西城门拿下来等我们,哥比,你带你的人去医院,把所有的药品、医生、护士都抓来,凡是不跟来的一律杀掉,然后到城西和库第会合。”王宽快速地任务分配下去,众人立刻跑出去做自己的事。

  麦克和提伦跟在王宽的后面,由于王宽走的太快了,以至于这两个三星级的角斗士需要小跑着才能跟的上他,而三人身后,是两个大队六百多人的角斗士。

  麦克小声地问道:“头领,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王宽头也不回地道:“我们去攻打军营!”

  “啊?!”麦克顿时惊呆了。

  

  

第九章(05-9-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