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初诊

    和李若飘走了大约10分钟的路程,我们来到我的办公室.在这期间,我曾十分小心地留意过身旁的女孩.总体来说,她是一个温顺,娴静,对人冷淡的人.只是有时她会显现出超乎同龄人的成熟.比如,在我们谈起文学时,她说她崇拜黑格尔说过的一句话:"你走吧,走不出你的皮肤.",而当我侃侃谈到人之初,性本善时,她冷冷地说,她只相信荀子所说的"人之初,性本恶".我在听完她唯一的两句话后,陷入了沉思.她是一个患有狂想症的病人吗?从某些程度上来说,的确有点像,例如她母亲曾经提到她把自己捆绑起来,然后跳窗外出,还有她那冷淡的性格.这都符合狂想症的症状.但从另外一些角度来说,她又并不像是一个病人.她有自己独到的思想,而且思维清晰且敏捷.

  "坐吧!"我指了指自己对面的那张椅子,对她说."喝什么?咖啡还是奶茶?"

  她坐下来,摇摇头."谢谢你,刘医生."

  我有些不解,"为什么要谢我?"

  "谢谢你对我的尊重."她回头看向身后的那张黑色真皮靠椅"至少你没有把我安排在那张椅子上."

  我发出爽朗的笑声,同时也欣赏起面前的女孩."你知道吗?在我没有确定一个人生病时,我是不会冒冒失失地让他(她)坐在那里的,就如你所说的,这牵涉到"尊重"两个字."

  她在我面前第二次露出笑容,我为此感到骄傲.我的导师曾经说过,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首先得医治好他的病人,而要医治好他的病人又必须博得病人的信任.我想,我或许已经取得了她的信任,至少,我成功地拉近了与她的距离.

  "刘医生,你说的很对."她有些拘谨地端坐在椅子上."那么,我请问你,我有病吗?"

  面对这么直接的问题,我有些迟疑.在大多情况下,我的病人都会提出相同的问题,但通常我能从那些人的步伐,神情以及交谈中准确地判断出他们患有哪些疾病.但是她?"确切地说,我并不能肯定."我很老实地告诉她.

  "我没病."她微微低着头,说话时的声音极小,让我觉得这句话很欠说服力.

  "李小姐,或者我们可以甩开‘病‘这个字.其实,如果我不是一个医生,那么我绝对相信你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女孩."

  "是么?"她抬起头,漂亮的眼眸中闪现出莫名的兴奋.在得到我的再次肯定后,她的兴奋完全蔓延到整个脸上,但她似乎想极力掩饰住自己外露的情绪.生为医生的我敏感地发现到这种异常,一般来说,病人在得知自己没病时会很高兴,甚至开心到手舞足蹈.但她........她在怕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女孩子的害羞在作祟?我对这种解释抱有极大的怀疑,而另一种解释却悄然占据了我的整个大脑----她一直都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有病,很多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不正常,但又因为某种无法启齿的原因,她不能向别人透露.所以,一个医生的话对她来说是致关重要的.

  "刘医生,我知道,是我妈妈来找你的.我之所以当着她的面说愿意治疗,那完全是为了不让她担心.现在....感谢上帝,你也确定我没有病,我想我们已经达成了默契,是不是?"她注视着我,满怀期待地等待我的回答.

  "李小姐...."我心理充满矛盾,我既不想辜负那位太太的委托,又忍不下心来拒绝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孩."或许,你弄错了我的意思.我现在是一名医生,我必须对我的每个病人负责."强烈的使命感最终战胜了一切,我告诉自己:我是医生,是人们心中的"救世主".

  "这么说......"李若飘眼里的兴奋立刻被失落所取代,那种楚楚可怜的风情像极红楼梦里的林黛玉,让人万分怜惜."你认为我有病?"

  "不,在我没有诊断之前,我不会这样说."

  "诊断?"我发现她的手紧张地交织在一起,指尖微微泛白"你要如何诊断?"

  "别紧张."我倒了杯纯净水递到她面前,轻声安抚道.

  "我可以不接受这么荒唐的安排吗?"她底气不足地问我.

  "除非你想让你的母亲继续担心下去."

  "不!"突然,她激动地一直摇头,长发在晃动中来回摆动.

  "李小姐!"我连忙握住她的手,试图让她恢复正常.然而,这时我才发现她的手冷如冰霜,就像......我立刻甩开这样荒谬的念头,柔声安抚她:"我知道你是一个乖孩子,你不会让你的母亲担心,你很爱你的母亲,是吗?"

  这时,晃动停止了.她泪眼朦胧地抬起头,在那双眼眸中,我看到的只有伤,伤,伤....."飘儿一直很乖,飘儿爱爸爸,也爱妈妈.飘儿很乖,真的...."她说得语无伦次,就像是幼儿的呓语.

  "我知道,飘儿很乖.她是一个天使,所以,她的爸爸妈妈都为有这样的女儿而骄傲."我走到她的身边,蹲了下来,紧紧握住那双小手.

  "你知道?"她迷惑地看着我.

  "是的,我什么都知道."我像长辈般摸摸她的头"飘儿,你累了吗?"

  她点点头.

  "去那里睡一会,我把知道的东西全告诉你,好吗?"

  她的目光随着我看向那张黑色真皮躺椅."我真的可以睡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我微笑着扶她躺在那张舒适的椅子上,她柔弱的像一只可怜的小猫,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生怕我下一秒就会消失似的.

  我坐在她身边,轻轻地,就像哄婴儿入眠般说:"1984年9月10日,阳光格外灿烂.窗外,梧桐树上的小知了叫个不停,仿佛在向人们传达着喜讯.就在这时,一个美丽的妇人产下了一个小千金.孩子有着雪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特别是她那张红润的小嘴一张一合的,很是惹人喜爱.接生的护士一直抱着她,爱不释手,并且帮她取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ANGLE"........."

  渐渐地,李若飘在这美妙的故事里闭上了双眼,睡梦里的她嘴角一直挂着满足的微笑,我看得出她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天啦!我怎么呢?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专心看书的我被李若飘的声音打断.

  "没什么,你睡着了而已."我解释道.

  她似乎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一双眼睛像是藏着一把利刃,随时想要揭开我的"谎言".

  "你只是睡着了,真的."我又解释了一遍,总觉得她这个人有着多面性,一会温顺,一会冷漠,一会又变得多疑.

  "你没对我催眠?"她仍然紧盯着我,仿佛想要在我的眼中搜寻到一点一滴的破绽.

  "我为什么要对你催眠?"我好笑地双手环胸,反问她

  "因为....因为...."她一时语塞.

  "既然你也说不出为什么,那我又有什么理由去催眠你."

  "你不是已经认定我有病了吗?"她放低了声调,眼睛直瞅着那张躺椅,很是沮丧.

  "噢!李小姐,如果你因为我把你安排到这张椅子上而生气,那我得说声抱歉.但,我必须申明,我并没有把你当成一个病人,只是你刚才累了,而我这里又没有其他休息室,所以...."我没有把话说完,偷偷观察着她的表情.她听完后,轻轻吁了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

  "觉得有精神了吗?"我拿起外套,穿上.

  她点点头.

  "那我送你回家吧."

  "刘医生..."她在门口喊住我"对不起,刚才我太莽撞了,请你原谅."

  "哦,这没什么."我大度地挥挥手,然后试探性地问:"在睡觉前,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

  "发生了什么事?"她侧着脑袋,想了半天"有事发生吗?"

  "不,没事没事."我牵强地扯出一记笑容,心理却承重不堪.

  把李若飘安全地送到她母亲的手上后,这位太太对我充满感激,同时又用眼神示意我她女儿的病情究竟如何.我看了看身边的李若飘,难以启齿.

  "飘,你先回房去休息吧.妈妈和刘医生有话谈."太太有意支开她的女儿.待李若飘离开后,太太焦急地询问我:"刘医生,飘到底哪里出了毛病?"

  我无法开口,这样的事实对这位母亲来说太残忍了.

  "刘医生......."她显然意识到病情的严重性,声音一下子哽咽起来.

  "恕我直言,令媛患有严重性抑郁症.而且......"我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太太落下两行清泪"刘医生,请如实的告诉我吧!看在老天的份上,你告诉我吧!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而且根据你向我提供的资料,我确信她还患有多疑症."

  "医生,你的意思......我不懂."

  "简单地说,令媛并不能算是一个普通的心理疾病者.她......."

  "神经病人!?"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

第三章 初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