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六章 暴血破狼王(上)

    见到魔狼谷的出口在望,我大大松了口气,速度也慢了下来。突然心中一动,我回头望去。“天啊!魔狼王竟然跟着我跑了出来!”我禁不住大叫出声,连忙转过头全力逃命。

  接近出口的道路已经渐渐开阔起来,乱石也越来越少,我虽然拼命的狂奔,但魔狼王的速度实在太快,我和它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近,已经从早先的近50米迅速缩短到不到30米。“我没得罪过狼王大哥啊,它怎么就是看我不顺眼?难道是嫌我长的比它帅?!”我一边埋头狂奔一边竟然还能胡思乱想。

  “MD,再跑下去还是死路一条!”魔狼谷外是一块近500米方圆的平原,在那里跟魔狼王比赛跑直线我连万分之一赢的希望都没有。而且那里地势开阔,我没有可以依靠着进行防御的地方,死的更是难看。我当机立断,迅速找了块巨石,背靠着它站下,等待狼王的到来。

  狼王的速度真的不是盖的,我刚转过身它已经飞驰而至。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个飞扑,腾空足有5、6米高,庞大的身躯一座小山般向我压过来。

  危机当头,我反而冷静下来。我在魔狼谷足足待了1天,杀了不下500只魔狼,积攒了不少对付它们的经验。这次狼王攻击的路线非常简单,让我能够非常准确的把握到它攻击的时机和方位。它腾空而起,放弃了灵活多变的攻击路线,换取的是无可抵御的力量和气势。不过,只是无可抵御而已,我迅速的低身一闪,紧接着顺势在地上滚了几圈,总算是把这次气势汹汹的攻击给让过去了。

  刚爬起身,眼前却红了一下,接着身上觉得火辣辣的痛,生命值开始下降。我连忙后退,定睛一看,吓的不禁叫出声来:“火墙?!!”

  没错,是火墙,狼王放出的火墙。我开始感到绝望了,如果不是“大地的守护”大大的减少了火系魔法对我的伤害,刚才那一下我已经变成红烧豹肉了。不过现在我无暇去为这感到庆幸,一个会吐火球、放火墙的拥有超高敏捷的怪物,看来我这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等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才发现我已经远远的离开了我选择的防御阵地,相反,魔狼王正背靠着巨岩站着,冷冷的盯着我看。“这是NPC吗?竟然知道利用攻击逼迫我离开防御地形!”我开始了解到早先我想的从魔狼王身上捞一票的想法有多么愚蠢。

  身处死地,我的心却安定下来。目光穿过仍在燃烧的火墙牢牢盯住狼王,却把右手慢慢的送到口边,狠狠的咬下(被狼王抓伤的创口已经用过药,愈合了。),有着淡淡咸味的鲜血立即涌进嘴里,血腥的味道通过口腔、喉管直冲到了鼻根,再冲向大脑……“嗜血”,这个我幸运的得到的技能多次把我从死地里救了出来,这次能不能再次死里逃生仍然要靠它了。

  眼睛里的景物又蒙上了一层漂亮的殷红色纱布,渴望杀戮的鲜血又开始在我体内沸腾。不过,这还不够,我低声念起了古老的咒语,“#%%!#^&&*(#!@$”,然后仰天大吼一声。“狂暴”!兽人狂暴战士的招牌技能,付出自己生命力(HP不断减少)为代价以换取恐怖的攻击力量。“嗜血”+“狂暴”,这个让40~70级的兽人战士面对同等级的人类战士战无不胜的组合技能在仅有21级的我身上出现了。(在论坛上这个组合技能被亲切而又形象的称为“暴血”)

  也许是由于火墙的阻隔,狼王并没有在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里冲上来攻击我(《混沌》中的物理或是魔法攻击完全可以伤害到自己或是组队的同伴,只是伤害会打个折扣,大约是正常伤害的85%左右。),等到火墙熄灭,完全进入状态的我已经睁着猩红的眼睛、喘着大口的粗气举起战刀向它攻了过去。

  狼王见我攻了过来,不慌不忙的轻轻一闪身躲过攻击,跳到了一边。它并没有马上发动反攻,而是把身形一抖,幻化出3个一摸一样的狼王来。

  “分身”(注1)?!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狼王大哥到底还有多少让我吃惊的绝活没使出来呢?不过形势已经不允许我再拖延下去,且不说“狂暴”每秒钟都在消耗我的生命力,只要等到“嗜血”的功效消失,我的攻击力和速度会大幅度的下降,那时候恐怕不用等狼王来杀我了,我自己直接抹脖子还干脆一点。我大吼一声,奋起余勇挥刀再战!

  由于搞不清楚哪个才是狼王的真身,这次我没有倾尽全力的攻出,而是把大半的注意力放在观察上。左边的“狼王”首先发动攻击!“不对!没有身形移动时的风声!”定神之下果然让我捕捉到了一丝破绽,我6级的“洞察”可不是白升的!当下我攻击姿势不变,仍然向中间的“狼王”直攻过去。

  “狼王”的飞扑果然直接穿过我的身躯,没有造成一点伤害,我因为紧张已经僵硬的像块木头的身体终于能够稍稍放松一点了-看见敌人飞扑过来而不采取一点防御,心理上的疲累一点不比生死搏斗轻松啊。狼王大哥似乎有点不相信这样的结果,右边的“狼王”再次扑了过来。“还是假的!”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对自己的判断又多了几分自信,稍一考虑,心中已有定计。

  “狼王”仍然是一个标准的飞扑动作,我仍然像刚才般没有做出一点防御动作,似乎刚才的一幕又要再次上演。就在“它”的爪子即将接触到我的身体的时候我突然加速,疾矢般向真正的狼王射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我此举甚合兵家之道!幻影果然是需要狼王操控的,直到我冲到它的跟前狼王才反应过来,放弃了对幻影的控制,转而和我贴身肉搏起来。

  本来以我的敏捷仍然还要稍逊狼王一筹的,可是现在“嗜血”大大提升了我的攻击和移动速度,再加上“狂暴”对于血腥的狂热渴求掩盖了我对于强大的对手的恐惧,我现在堪堪能够跟上狼王的速度,你攻我守的打的甚是热闹。

  打斗中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狼王似乎不希望和我硬拼,而是不断是发出火球、火墙这种并不适合近战的魔法来攻击我,它甚至有几次在即将要跟我互换一击的情况下主动放弃了进攻,这跟我接触过的其它怪物的做法完全不同-他们的HP通常要比玩家多的多,非常乐意做这种一下换一下的买卖-再想想狼王一直以来的举动,我有了一个非常让我震惊的大胆推测-狼王的血不多了!

  “狼王应该是刚被打过一次,逃跑的途中却盯上了我。”这样推测过来不仅完美的解答了它在不合理的地点出现,身边护驾的小弟全都不见了踪影这个问题;也解释了狼王刚才一直避免硬攻、改以魔法和特技攻击为主的怪异行为。

  “也许,这是个机会!”我不由得大喜。在几乎让人窒息的一连串死亡威胁后,我的前方仿佛出现了一丝曙光。

  注1:分身,利用魔法造出足可乱真的幻像,通常是复制自己。幻像只具有虚幻的形体,仅能起干扰敌人心神的作用,无任何攻击能力;且幻像需要制造者的操控来维持,失去控制的幻像会立刻消失。

  

第一六章 暴血破狼王(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