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鸡毛信

    端起酒杯,眯起眼睛,琥珀色的麦酒在月光下烁烁发出诱人的光泽,系统已经发出“不宜再饮”的提示,可我还是禁不住美酒的诱惑和兄弟们的怂恿,仰起头一干而尽。《混沌》中的食物虽然较实际中的稍差一点,酒却要强的多。因为在这里,喝多了也只是有头昏眼花的反应和直至最后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实际中可没这么便宜的事情,头痛恶心不说,后面一整天都要全身无力、手脚发软。我属于那种酒量不大却喜欢小酌两杯的人,遇到心烦的时候更是如此,《混沌》正好给我提供了一个可以过足酒瘾却不用担心身体负担不起的机会。于是,我对这可爱又可恨的杯中精灵越来越投入和依赖。

  我“呵~”的呼出一口酒气,闭目体会那火辣辣的液体慢慢融入身体的美妙感觉,然后享受着酒精带来的轻微的眩晕和飘忽感觉。

  也许是真的有点喝多了,旁边的小挺、老海他们正在高声的谈论着什么,我却只能捕捉到一些简单的音节,无法将它们连贯成我熟知的语言。同伴们欢喜的笑脸和火堆上翻腾的火焰似乎也来自另一个不真实的世界,我开始有点恍惚,不知身在何处。

  恍惚中我重重的仰面倒在草地上,目光无目的的射向灿烂的星空,聚焦在遥远不可知的某一点。这时候脑子反而像是空了出来,白天的各种纷杂事情不知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开始争先恐后的要在我的脑袋里抢占一席之地。

  “看”到“我”和老夏决裂的情景时,我不禁自嘲的无声轻笑了一下,仿佛是在看着另一个世界里的一个陌生人的表演。“还真是幼稚的可以啊。”我这样不负责任的评价道。

  “若是足够理智和事故的话,妥协的附和老夏或是直接表明自己的观点去说服老夏都是可行的方案,这样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又满脸怒气的离开根本对事情的解决没有半点帮助嘛。”我开始习惯性的分析。往常我总是这样分析别人的行为,现在事情轮到自己头上才发现:原来,有很多事情,不是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就能够怎么做的。

  终于撕下“我”平日里那副冷静、理智、果断、细致的外壳,我仿佛轻松了许多。也许,《混沌》里的这个任侠豪迈、狂放不羁的“我”才是我的真实面目吧。

  注意力再次回到那个正在自己和自己怄气的“我”的身上,“简直像个闹脾气的任性小孩。”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也许我应该站在老夏的立场上考虑一下。”

  “太过感情化,且过于自私!”我最后对“自己”下了这样一个评判,心里也隐隐有点后悔,“也许,周一我应该和老夏好好谈谈。老白说的对,兄弟之间,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呢?”

  “哥哥!哥哥!有人来了!!”刚想到这里,一旁小妹的大力推搡将我拉回了“现实”世界。同一时刻,我也感觉到了从地面传来的有节奏的震动。楞了一会儿神,我终于反应过来,“野兽?不,是骑兵,一队骑兵正朝我们高速冲过来!”

  腰间的“血瞳”应声而出,我急急忙忙收拾心情,准备迎接这群不速之客。一边准备,一边却在纳闷:“怎么突然会有一队骑兵要攻击我们?难道是人类军队又来偷袭?”

  “嗜,你没事吧?”我七魂六魄刚刚归位,正摩拳擦掌的准备来一场大战,“做兽人◎挺◎好”却在一旁关心的问道。我扭过头取,愕然发现同伴们都瞪大了眼睛在看着我,眼神中满是询问,却没一点大战来临的样子。

  “呃……不是有敌人来了么?”尽管心中隐约知道自己可能是弄错了,我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说到。

  “血豹大哥啊,你想什么好事儿呢?刚才一个劲儿的摇头傻笑,现在又到处找人真的是被那个强盗头子把脑袋打坏了?”

  “靠!你才脑袋坏了呢。”我笑骂了一句,一脚把“真的不是我”这个卖弄嘴皮的家伙踹了回去。

  说了这会儿话,那队骑兵已经离我们非常近了,我已经可以看出他们盔甲的式样和胯下那浑身充满了凶残味儿的坐骑——那是一队狼骑兵。

  “原来是自己人。”确认了来者是一队8个人的兽族骑兵以后我松了口气,心里也暗暗惭愧,“刚才走神走的太厉害,竟然忘记了那从地面传来的震动远远小过人类骑兵运动时发出的动静。(兽族的坐骑——狼脚下长有肉垫,高速跑动时发出的声音和引起的震动都远远小过人类骑兵。若再使用狼骑兵的招牌技能“潜踪”,就算全力奔跑,在100米以外也很难被发现——在视线受阻的情况下。)

  兽族骑兵们终于跑到了我们面前,他们显然是从城里一口气跑过来的,8头座狼停下来以后都吐出猩红的舌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白蒙蒙的气体不断的从它们口中喷出。尽管很累,这些座狼却没有一个有趴下来休息休息的意思,静静的站在主人身后,只是8对兰灰色的狼眼却警惕的盯着我们,一刻不肯放松。

  “嘿,真帅啊~”看到这些庞大的猛兽如此听话乖巧,“清风细雨”羡慕的感叹了一声。一旁的小妹却大叫道:“好可爱哦~”,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相信如果不是座狼们眼睛里露出的警惕的敌意和尖牙利爪,她肯定早就扑上去,玩个不亦乐乎了。

  “坦帕斯神在上,光明神、雨神、高山神、黑暗神、战神、火焰神在上,国王亲卫队四中队十二小队队长奥古督斯•斯奇诺尔•韦德,奉博玛族(全部的兽人自称为博玛族人)大汗厄米奥拉沃•梅德•所罗斯十二世之命,特来传令!”一个块头在莽汉云集的兽人里也算出类拔萃的巨汉走了上来,除了他的块头以外,他脸上横七竖八的疤痕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听他极有威严的展开一张羊皮,沉声念道:“召,雅美尔部23级狂暴战士“豹”即刻觐见,听候差遣!——博玛族大汗:奥拉沃•梅德•所罗斯十二世 ——大陆历******年六月十二日”韦德大声念着,他身上自然而然发出一股如同实质一般的气势,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连最爱讲话的“市第一人民医院”也难得的安静了下来,空旷的草原上只有他抑扬顿错的声音不紧不慢的悠悠飘荡。

  “狂暴战士“豹”,接旨吧!”韦德说完,把手上那张羊皮伸到我的面前。一个小巧的提示框也随着出现在我的视线(屏幕)里,“接受奥拉沃•梅德•所罗斯十二世的命令吗? ——是—否”我这才从惊诧中回过神来。

  “开玩笑,总瓢把子的命令我还敢不听?除非我以后不想在兽人这边混了。”我忙不迭的伸出手,慢慢的点选了“是”,生怕一不留神给拍到“否”上,那就一失手成千古恨了。

  点了“是”以后,我眼前一黑,然后就发现我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似乎是强制执行的情节。”我不甘心的试了几下,发现在游戏中我的操作已经完全被忽略了。无奈,只好在一边看戏了。

  “我”迈步上前,恭恭敬敬的接过那张羊皮,将它举过头顶,面朝西方磕了三个头,然后又拿嘴使劲的跟那张脏兮兮的东西摩擦(太恶心啦,上面还有一块是绿油油的,俺可刚刚才吃完晚饭啊……)

  “好的,狂暴战士“豹”。你这就随我们走吧。”韦德见我领受了羊皮,咧嘴做了一个应该是笑的动作,可他那张布满了伤疤和兽毛的脸让我怎么也无法将它和笑这种表情联系在一起,身上的寒毛倒是被吓的根根倒竖了起来。随后他一声招呼,狼骑士们迅速的翻身上狼(怎么这么别扭~),准备出发了。

  我回头朝伙伴们无奈的耸了耸肩,转过身去,正待走过去跟韦德他们一起出发,却听到后面“生锈图钉”叫道:“师父,我跟你一起去吧。”

  晕,我早知道这小子总是喜欢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却没想到这回会这么离谱。

  “嘿,这可……”我刚想开口叫他回去,眼睛接触到他热切的目光却再也无法把那些话再说出口。只得说道,“你等等,我问问他们,看能不能再带人。”

  我原先只是想尽尽人事,随口问一下也算给图钉一个交待,没想韦德听到我的问话以后眨巴了一会儿眼睛,答道:“按照你的级别,可以再带一名随从。”

  望着站在一边呵呵傻笑的图钉,这次我真的是彻底晕了。什么破任务嘛,还能带随从?!最可气的是能带随从事先也不提示一下,要不是图钉这么闹一下还真的就要吃这个哑巴亏了。不过他说的级别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看样子应该不是等级……

  胡思乱想了一会,我和“生锈图钉”一人骑在一个骑士的后面,坐上身躯庞大的座狼,朝着西方出发了。

  刚跑了没几步,只听“做兽人◎挺◎好”在后面带着哭腔大喊:“阿嗜~图钉~你们可要活着回来啊~”回答他的是两根愤怒的中指。

  我这还是第一次骑座狼,说实话,真的不是很舒服。它们奔跑时胯部的动作很大,我坐的比一般骑士更要靠后一点,每跨一步它那巨大的胯骨都要狠狠的撞一下我的屁股。虽然不会是很疼,这也让我很是不爽了一番。感觉好像NPC占我便宜似的——NPC又不会痛。

  座狼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进了黑索伦城内。自然,一群全副武装的NPC狼骑兵整齐划一的从街头跑过肯定是会引起一阵骚动的。更何况还带着两个玩家。一时间,街上到处是窃窃私语的人。可能,他们在讨论这群NPC骑兵抓这两个玩家来做什么吧。又或是,他们在怀疑NPC狼骑兵有吃人肉的习惯……

  很快我们就到了战神大道上,这里还是和往常一样的热闹,叫卖的、想买的、逛街的、讨价还价的……一个个正忙的不亦乐乎。韦德他们这群NPC却不管这些,不打招呼、没一点减速的就冲了过去,吓的正挤在一起讨价还价的玩家们连忙向两边躲。尽管如此,还是被带倒了2个人。韦德这群家伙,连看一眼的功夫都省了,继续前进(NPC也有这么飞扬跋扈的时候,总算是开了眼了~)。

  图钉看不过去了,大声喊起来:“骑兵来了,大家让让啊!骑兵来了,大家让让啊!这样一喊,玩家们更慌张了,混乱的情况没见好,却更显糟糕了。

  有一些家伙终于醒悟过来,“原来这群家伙不是NPC啊!”于是,无辜被撞的委屈、无力反抗的愤懑一齐涌上心头,开始破口大骂……

  我和图钉相对苦笑了一下,同情却又无奈的看着身后渐渐消失在视野里的人群。——第二天,论坛上人气最旺的帖子就是“大家一起来声讨某些没有公德的玩家!——一群骑兵两次(可以想象,韦德这群家伙来的时候一定也是这副模样。)从黑索伦城内扬长而过,沿途撞倒行人无数,还无耻的大声叫行人们让道……”

  废话少说,我们坐在狼骑兵的后面,通过传送门,来到了首都波尔加。波尔加是兽人帝国领域里最大的城市,足足要顶的上4、5个黑索伦,我和图钉这两个刘姥姥正左顾右盼的看着起劲儿呢,却发现韦德他们终于停了下来。抬眼看过去,原来已经到了王宫的大门前。

  除了站岗的士兵以外,大门前还站着一个老兽人。心知这家伙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兽了(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我给图钉使了个眼神,一齐翻身下狼(这话听着也别扭~),狼骑兵们随即转身离开了(招呼也不打一个,有没有必要把NPC都设计的这么酷啊~)。

  我还在想着怎么开口跟这老家伙要任务呢,却发现他快步走上来,急促的道:“你们快随我进宫,大汗要见你们!”

  眼前出现了一个信息框,“随米多•苏拉格里诺进宫吗?”我按下那个“是”。然后听到有人拉长声音高声喊道:“三级战斗英雄,雅美尔族狂暴战士‘豹’觐见~”视角被强行拉起,我们又进入了强制执行的动画。

  看着画面上自己恭恭敬敬的三拜九叩,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心想幸好程序员们把这段设定成了强制执行的动画,要不我们这些受自由、平等思想熏陶长大的现代人哪里能跪的下去啊,更别提那么难看的趴在那里等大汗训话了。(程序员有时候还是能做点好事的嘛。)

  终于见到“大汗”了,看样子应该是个狮族兽人,他的身材相当高大,他独自坐在高高的王位上也像仍是比我大了好大一块。长长的棕黄色头发微微卷曲,很随意的披散在脑后。浑身上下没过多的装饰物,但衣服、鞋子等一看就是做工极为精美的极品,穿在他身上显得非常的合适,自然而然的透出那股煌煌的王者之气。他似乎对外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失去了兴趣,眼睛半开半合的,右手长长的指甲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扶手上敲打,漠然看着“我们”对他行礼参拜。

  老头把我们带进这个房间就转身出去了,诺大的房间里只留下我们和高傲的大汗,房间里只有墙壁上灯具偶尔发出轻轻的噼啪声,气氛压抑的让人有些难受。

  我终于得回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了,但在大厅里压抑的气氛下仍是不敢造次,乖乖的跪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见人说话,我左右看了看,实在憋不住,悄悄的站了起来。还好,什么也没发生。这里毕竟是游戏,不像真正的世界里对人的行为约束的那么严格。图钉看到我站了起来,想了想,也站了起来,抿着嘴站到一边。

  足足有5分钟,没有一个人讲话,甚至,连屁都没人放一个。总之,一片非常诡异的安静。我们被室内奇怪的沉默压的很是难受,却又不敢随便乱动。

  我正准备开口询问,“大汗”的眼睛了突然精光大盛,有如实质的目光极快的把我的身体通通透透的扫视了一遍。强大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我心里顿时兴起了一种想要匍匐称臣的念头。“这是游戏、这是游戏。”我不断的告诫自己,极力抵抗这种念头,勉强在奥拉沃•梅德•所罗斯十二世强大的气势下苦苦支撑。一边的图钉早已经承受不住,单膝跪下了。“糟了,我们没经过允许站了起来,大汗发火了。”我想到这里,背后冷汗直冒,瞬间就把内里的衣服湿透了。

  就在我拼命思考该怎么善后时,所罗斯十二世终于有所行动了。他打了个响指,唤来一个侍卫,低声说了句什么,侍卫又转身下去了。

  “完了,完了。肯定是去喊人来抓我们了。”旁边的图钉脸色发白,小声的自言自语。我心里也在紧张的打鼓,反抗是肯定没有胜算,可也不甘心就这么束手就擒。

  两个人正胡思乱想呢,那个侍卫又进来了,身后只跟着一个看起来非常优雅的老兽人。“你们跟我来吧。”老兽人朝我们招了招手,转身从另一个门里出去了。

  我跟图钉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顾不得擦擦额头的冷汗,急急忙忙的随着优雅的老头去了。

  “我是国务大臣桑吉•古德米森,这次召你来,是吾王有个任务要交给你。”我们进入房间以后,优雅的老头开口对我说道。说着,他拿出一个密封的很好的卷轴,淡黄色的卷轴上赫然粘着5根鲜红的羽毛。

  “鸡毛信?!”我马上就想起了一个小时候听过的故事。“这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信件。”

  敬请期待下一章 《当政客遇到奸商》

  

第七章 鸡毛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