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辛苦的特快专递

    第二天,云省的首府不莱梅,我正站在不莱梅城西门前,焦急的等待。

  到了不莱梅以后我就和图钉分开了,我们要分头补充一下装备,现实中我们也得补充一点营养、睡一觉。我和他约好了在西门会合的,事先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他怎么还没来。

  闲极无聊,我把刚得到的藏宝图拿出来研究,实在看不出什么头绪。我又拿出我刚刚从酒馆小二那里弄的一幅不莱梅周边地区的地图,心里盘算起我们路途的走法。

  从城内传来一阵喧哗声,我抬眼望过去,不由得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图钉,你搬这么多东西做什么啊?我们是去做任务,不是搬家。小心,小心!你站那回答就行了,别乱动~小心那口锅!差点掉下来砸到人。”

  图钉从包裹堆的下面探了个头出来,冲我憨憨的呵呵一笑。

  “3天呐,野外可没宿营的地方,我带个帐篷,这是很符合逻辑的事情吧~”

  “听说图穆森林里的东西有很多是有毒的,不能乱吃啊。我带点食物,这也是很符合逻辑的事情吧~”

  “水自然也不能少了,你知道吗,没有粮食人可以活7天,没有水……”

  “森林里潮气大,带点柴火有备无患嘛~”

  “这口锅你可不能乱动,它是我的宝贝,跟了我好长时间了。”

  “小强,小强~你不能夺走它!!”

  “……”

  我实在拗不过图钉——这才知道我这个徒弟的倔犟脾气,认准的事情八头牛也拽不回来——迫不得以,花了4个金币50个银币买了架马车好保证行动速度,这才算师父徒弟皆大欢喜(唉,这个师父当的失败啊~)。

  看着图钉兴高采烈的布置马车、和马夫交流感情、给马起名字,我以手扶额,心中仰天长叹:“我这个便宜徒弟该不是我哪个冤家派来玩儿我的吧。”

  又耽误了十几分钟,终于能够出发了,图钉兴奋的坐到马夫身边,回头丢给我一本书样的东西。

  什么东西?我茫然的接过来一看,《混沌之兽人传说》?

  “师父,我怕你旅途寂寞,特地给你买来路上消遣用的。听说写的不错哦。”晕,我这个徒弟还是个体贴人儿。

  随便翻了几页,写的什么嘛,乱七八糟的,根本看不懂。我随手把《混沌之兽人传说》扔到一边的垃圾袋里(哦,忘了交代,图钉说是在野外不能乱扔杂物,要环保,特地带的。),拿出一本《谁说大象不能跳舞》,看的津津有味。

  很快来到了图穆森林边缘,这一看就是块极为古老神秘的土地,参天的大树、叫不出名字的生物、黑暗诡异的洞穴随处可见。幸好,还有一条羊肠小道伸入森林深处,显示出这里还有过人类(或是什么别的东西)活动过的迹象,给了我们一点信心。

  我辨认了一下方向,这条小道应该是通往精灵王国所在的方向的。心里虽然有点疑惑,觉得这任务的难度好像也低了点,但也没有更好的选择,还是命令车夫赶着车子沿着这条小路走了下去。

  很快我们就发现这任务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森林里的小道弯弯曲曲的延伸到远方似乎是没有尽头的黑暗中;茂密的丛林又阻挡了阳光和我们的视线,我们尽管有豹族的好视力和夜眼也无法看的更远;在晕头转向的转了几个弯以后我们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却又不敢走回头路耽误时间,只有硬着头皮沿着这条小路走了下去。

  已经走了快一个小时了,我一路上完全无法松弛下来休息,一方面是因为道路的颠簸,更多的却是因为另一个方面,我心里越来越强烈的那股不安的感觉。

  “什么原因呢?不可能没来由的有这种感觉啊。”我之前在现实中也有过很多次这种感觉,每每都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甚至说救过我的命也不为过。那可能不能称之为一种感觉,因为它更多的像是一种潜意识里分析的结果。人每天接触的信息太多太多,以致总有些重要的信息没能得到重视,人的思考常常把它们忽略过去。可潜意识里这些信息却不会被忽略,它们一直存在与我们的潜记忆里,直到某天某件事情发生,可能我们自己还没有任何感觉,可潜意识中却早已经把所有的信息考虑进去,再分析得出某种结论。现在,就是我的潜意识在提醒我前面潜在的危险。

  “这些我都知道,可是,现在的问题在于,我忽略了哪些信息呢?我们前方的危机在哪里呢?”我紧锁眉头,苦苦思索。

  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我虽然知道前面会有危险,却无法作出停下马车,等我考虑清楚再继续前进的决定。——谁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远?谁又知道我考虑清楚需要多长时间?谁又知道等我考虑清楚了得出的那个答案是不是真的能让我们避免即将到来的危机?

  马车还在摇晃中不断前进,我的心情也是愈来愈焦急。想的越多我越是觉得危险,我甚至想起了我和老海他们在黑索伦南边的树林里偷袭人类时的情景——和现在出奇的相似。不过这次似乎是我们变成了猎物。

  “是啊,既然我们接的是系统任务,很可能人类那边会有人来阻拦我们。”我很为自己终于找到了答案而开心,不过随即我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人类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偷袭我们呢?这么长的路,全都是森林,可以设伏的地方太多了。我们也不能停下来不前进啊。”

  我命令马夫停了下来,抬头向丛林深处看过去——除了树还是树,黑黝黝、静悄悄的站在那里,好像在嘲笑我的胆怯。前进吗?不,我仿佛已经可以闻到危险的味道了,我们的敌人就在前面,他们一定就在不远的前面磨好了他们的刀枪等着我们呢。

  “师父,怎么了?你的脸色好像很不好哦~”“生锈图钉”终于发现了我的异状,从一本名叫《我是×××》的书里辛苦的把脑袋探出来,开口问道。

  我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自己的不安感觉告诉了图钉,然后静待他的反应。

  “原来是这样啊,师父你担心前面会有埋伏啊。”图钉笑了笑,站起身来,“那我们丢下马车自己走好了。”

  “哪有那么简单”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丢下马车我们还是不得不沿着这条路走,除了这条路我们在森林里根本找不到方向;森林深处也有太多的高级怪物,我们没法应付的。”还有句话我没好意思讲:“就你带的那些瓶瓶罐罐的,没马车我们走不了几步就得累死。”

  “那可怎么办,要是能提前知道哪里会有危险就好了。”图钉也苦恼起来,捧着脑袋开始发愁。

  “提前?”我却被他无意说的一句话惊的跳了起来,大笑道:“图钉,有救了,有救了!”图钉被我吓了一跳,仰头傻傻的看着我。

  其实我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两个字:探路——图钉驾着马车在明处,仍然照原先的计划前进,而我则扮演起斥候的角色,到路边的丛林里隐起身形,在前面探路。

  说了就做,我马上下车,钻进路边茂盛的丛林里,再施展出【匿影】,整个人迅速的和周围的黑暗融在了一起,然后全速向前——斥候兵“豹”出发了。

  后面的工作就非常的枯燥了,我在前面辛苦的探路,图钉则待在车里也是很辛苦的和那本《我是×××》搏斗,偶尔闲的发慌了,就发几条短信骚扰一下我——而我就不得不停下来,看信,苦笑,回信骂他。然后在心底长叹“有这样的事情么?徒弟在车里享福,师父却得在前面探路?!”同时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下次有机会了一定要把图钉好好锻炼锻炼,尽一尽我这个做师父的责任。(不远处正捧着书傻笑的“生锈图钉”突然没来由的打了个冷战,“天气转冷了吗?幸好我带了毛衣和棉袄~”)

  我这个特快专递邮递员还当的真是辛苦啊,除了在前面开路以外还得不停的搜索道路两边很宽的一个区域,以防那些还没露面的敌人们设下了什么陷阱。

  又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除了78条蟒蛇、34只狐狸、171只松鼠、66只猴子(其中有3只竟然在树上和我比赛起了荡秋千-_-!)以及3479只蚊子以外,我再也没发现其他的生物,我都快怀疑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了。

  就在我心里有些动摇,有点想要打退堂鼓的时候,前面的一个小小的山包上,我的敌人们的身影终于出现了。

  我抽出我的血瞳,又从地上抹了把泥土涂在它明亮的刀身上,“伙计,该你表演了……”

  敬请期待下一章 《当偷袭者被偷袭》

  

第九章 辛苦的特快专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