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争宠

    

  一日如常。

  晨露刚刚痊愈,只得做些轻的活计——好在今日只须把栏杆擦个通彻。

  蓉儿觉得很是奇怪,晨露在干活的间歇,竟问起了宫中逸事——平日里她可对这毫无兴趣,她是个没心眼的实在人,一五一十便讲了开来。

  擦了一天的栏杆,四人回到房间,随便梳洗后,很快就上了大通铺。

  晨露没有睡着。

  听着三人均匀的呼吸,她睁开眼,披衣起身,来到窗前。

  已是半夜,亭台楼阁在黑暗中烨然生辉,远处的镜湖,波光微潋。

  风景依旧,人事已非。

  现下已是永嘉十二年了呵……

  她叹息着,如同第一次见过似的,端详着,自己纤弱的身躯,手脚,还有这一室寒苦。

  不曾想到会有今日啊……

  她几乎是自嘲的笑了。

  没有人会想到,晨露,这个羞怯微贱的宫女,早已经死去。

  在这个身躯中,重生的,是她。

  在地府中,因着术士的诅咒封镇,她连奈何桥也过不得,在火中焚烧,整整过了二十六年。

  如今因缘际会,幽幽一梦,醒来后,却被人唤作“晨露”。

  二十六年啊……人生繁华,一朝落尽……

  我……是谁?

  她抬起头,看着窗外的宫中诸景,无声的说道:

  我的名字是——林宸。

  这天下,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个,叱咤风云的名字……

  第二日,管事太监有话,道是前日风狂疾,损了云庆宫中各色花木,少不得要调理一番。一声令下,四人就在庭中忙碌起来。

  今日天色大晴,风也很大,蓉儿扶起一丛枝蔓,又是培土,又是修剪,忙个不停,她抬起头,担忧的看了看晨露,刚说了句:“你衣裳太单薄了些——”却听见外面一阵轻微喧哗,再看时,却见两停宫轿落在门口照壁处,总管太监那尖亮的声音喊道:“恭迎娘娘回宫!”

  蓉儿“咦”了一声,道:“今日齐妃娘娘怎么这么早回宫,她不是要协助皇后打理六宫事务吗?”

  只见宫人们正欲搀扶,第一停轿中珠帘一揭,齐妃已经从轿中下来。

  她身着绛红绣金宫装,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烈日照映下,令人不敢正视。

  她步伐轻盈,手中却是紧紧撕扯着绢帕,柳眉倒竖,美眸含威,三两步就走到花丛边。

  她的贴身宫婢香盈迎上前去,还未及开口,但见齐妃细咬银牙,微微冷笑,也不言语,就是一掌掴去。

  香盈正是懵懂,却不敢避让,生生受了这一掌,脸上指痕宛然,跪地求饶:“娘娘饶恕……”

  “齐妃姐姐火气好盛呵……”

  身后有女子笑道,声音清脆,却又说不尽的慵懒妩媚。

  第二停轿中,有一女子慢条斯理的下轿走来,她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

  她在左右侍婢的搀扶下,仿佛弱不禁风,只那眼中的得意笑意,明晃的耀眼。

  “是云萝这小丫头!”

  蓉儿她们看着,险险低呼出声。

  原来这云萝本是云庆宫宫婢,齐妃本来喜她嘴甜伶俐,收在身边,不料她相貌出众,一次皇帝驾临时见了她,随口调笑,竟比起了月下昭君。这下齐妃打翻了醋罐子,忙命人远远打了去浣衣局。

  “多日不见她,怎么竟成了主子?”一众人等都暗暗纳罕。

  云萝却不在意,曼声笑道:“姐姐容禀,当日我走的匆忙,有几样心爱物事却没带走,今日一并拿走吧……明日还要服侍皇上,并没有功夫来呢!”

  说完,也不等回应,竟袅袅娜娜的走去原先住处,不到一柱香,就拿了出来,微微向齐妃一躬,径自回轿离去。

  齐妃气得颜色不正,双手颤抖,对着香盈又是一记耳光:“昨日皇上偶遇云萝,封了她做云贵人……本宫不是让你把她远远打发出去,不要再让皇上见着吗?你怎么当的差!”

  香盈嗫嚅道“她在浣衣局,怎么会……”

  齐妃思索片刻,冷笑道:“必定是‘她’……昨日一早装贤德,非要皇上陪她去烟霞阁看望老太妃,就是为了‘不经意’经过浣衣局,到时候让这小贱人来个邂逅,还不是水到渠成!”

  香盈恍然大悟:“是皇后——”

  齐妃挥手止住了她,觉得此处人多嘴杂,正要招集心腹密商,却见花丛中隐约有人。

  “谁在那里,出来!”

  四人起身,未及下跪行礼,齐妃眼尖,一眼瞥见了晨露。

  她记性甚好,一下想起,这就是那日把漆滴在自己身上的宫婢,一股滔天怒火正没处发,伸手指定了晨露:“把这贱婢拖出去,打死算完!”

  齐妃威仪深重,又在盛怒之中,一声令下,早有人七手八脚把人拖了出去,香盈连忙跟了出去,权作监督。

  蓉儿低呼一声,就欲起身,却被彩儿死命拉住了,扯回地上跪下,她浑身都在颤抖,想了想,好象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转过身对着齐妃,用力在地上磕头:“娘娘千岁千千岁,就饶了她这一遭吧!”

  她用力磕下,鲜红的血染红了石砖。齐妃却理也不理,转身回了内宫。

  再说那边厢,香盈跟了过去,看太监们去拿了刑杖,正要施为,那唤作晨露的宫女,轻轻开口道:“香盈姐姐且慢,我有一桩秘密要告诉你。”

  话音清脆自如,好似丝毫不曾害怕。

  香盈禁不住好奇,走前两步:“什么秘密?”

  晨露抬头,正对上香盈好奇的双眼。

  瞬间,她眸中金光一闪,香盈只觉得身不由己,直直看入了瞳仁深处,那深不见底的冥黑,竟是充满妖异诡谲。她头脑一凉,随即浑噩起来。

  “姐姐你素来聪明,又怜悯弱小,一定会帮我向娘娘求情吧?”

  眼中的冥黑,似乎要把人吸入,香盈呆呆的移不开眼,只定定道:“是啊!”

  下一刻,她恍然惊醒,揉了揉眼,尖声对着太监道:“先别动手,我要去禀报娘娘。”

  齐妃倚在榻边,余怒未消,香盈进来,小心地奉上熏香。

  “娘娘,奴婢有一言,不知该不该说。”

  “要吞吞吐吐你就给我出去!”

  “是。皇后这番,明显是来意不善,是对着咱们来的。”

  “嗯。”

  “所以您更不能给她抓到把柄。”香盈热切地说道。

  齐妃以指拢了拢额前鬓发:“什么把柄?”

  “这节骨眼上,任何不慎都可能成为把柄,按说打死个把宫女,是我们云庆宫自己的事。可落到有心人眼里,对景儿发作起来,可就是‘不恤人命’的罪名了。”

  “你是说放了那丫头?”齐妃端详着指尖鲜红蔻丹,不悦道:“本宫最恨这等笨手笨脚的奴才!”

  “娘娘明鉴……这等蠢笨之人,不值当为她坏了我们名声。不如,明日我找刘总管,把这丫头调走,换个伶俐的。”

  “依你……不过,一定要仔细了相貌,不能再养虎为患!”

  晨露被赦了回去,蓉儿自是喜笑颜开,其他两人也是啧啧称奇,这两日她们见晨露一无异状,想起自己咋呼什么“尸变”,脸上过意不去,对她也亲切很多。

  白萍撇嘴道:“香盈这小蹄子是个心黑手辣的性子,今天居然大发慈悲,给晨露求情,难道是太阳打西边出了?”

  彩儿殷勤的给晨露端来茶水:“妹妹你喝口茶吧……平日里你不声不响,没想到跟香盈姑娘有情分。她可是娘娘跟前最得意的人……今后有什么好处,莫要忘记了我们姐妹。”

  如此这般,四人吃过了午饭,又得了管事太监吩咐,说是下午无事,莫要乱走惹着娘娘。春日天气晴暖,左右无事,四人都上chuang午睡起来。

  晨露听得四人呼吸匀称,轻轻捂胸,咳了两声,吐出了一口血,苦笑道:“好霸道邪门的功夫!”

  这“九幽摄魂术”出自西域邪教,前世时,她一时好奇,记下了这门功夫,却从来没用过。这次重生,危急时刻,却起了大用,可惜这具身体资质孱弱,又没有内功护体,才反噬到了脏腑。

  “九幽摄魂术”看似玄虚,实质不过是以眼神来控制他人心神,为己所用。这门工夫练成了极有威力,但晨露只是粗通皮毛,一旦遇上意志坚定之人,或是让受者做他极为抗拒之事,仍会惨败。

  虽是皮毛,对付香盈这不通武学的宫女,却是足够了。晨露忖道,再也耐不住胸中烦恶,连忙盘膝,以“黄庭养生诀”中方法吐呐。

  此诀不是武学内功,只是通过呼吸来改善自身,强体养生,对于普通人来说,作用甚大。

  这具身体病弱太过,不知要修养多久才能重练内功。吐呐后,晨露想到了这个棘手问题,大感头疼。

  “算了,能让我重生于世上,已经是殊遇了,奢求太多会造天谴。”半是玩笑的安慰自己,她也陷入了睡眠。

  第二天,香盈前来转达了一个重要命令——晨露转调到御花园。

  

  

第二章 争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