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情殇

    (我有些不自量力,申请了下个月的PK,请大家用力的投给我PK票,让我这濒临失业的家伙也交点好运吧!)

  人为世间灵物,最不可估测,自己也不例外。

  元旭觉得自己就象个傻子一样,一看到小丫头眼里水气氤氲,什么脾气也没了。

  他只得缴械投降,牵过自己的马,送她回去。

  这马通身雪白,只有额前一流朱红,平日里性子极暴,谁摸了一下就要撅蹄子,少女一跃而上,利落的抱住他腰身,心急火燎的催他前行。

  官道漫漫,满天的星辰明亮耀目,元旭闻得淡淡幽香,回身但见少女面带轻愁,眉目如画,随意一眼竟让他魂魄不宁,他不敢多看,专心于手中的缰绳。

  林宸感觉到身前僵硬的躯体,心下又是好笑,又是感动。

  呆子……她心中道,轻轻拢了拢肩上的披风——这是他方才递过的,她心中生出一种馨甜,慢慢弥漫。

  官道漫漫,少年少女之间,一种温柔的旖ni,悄然而生。

  “你住哪里?”

  少女指了指,不远处,树木掩映下的别馆一角。

  “你是林家小姐?”

  元旭吃惊极了,他听说林家有四子一女,唯一的掌珠年方十二,美貌胜过其母,原来就是……

  好似看出了他所想的,少女眉间生怒:“我不是!”

  她否认得斩钉截铁。

  林家小姐?

  她想起傍晚时,刚刚和母亲熟悉了富丽雅致的新居,就有人以垂涎贪婪的目光看着自己:

  “你就是林家小姐?果然绝色,比乃母胜过多矣!我家元帅想请你去小住几日,随便陪伴王子——恭喜小姐,将来必登妃位啊!”

  刹那间,她明白了林家的用心……

  牺牲自己,来换林媛的清白……多么好的算盘啊!

  那些肮脏的手……伸向自己的时候,要是不一怒拔剑,就好了!

  母亲以死相逼,让自己速逃,要是没有听从,就好了!

  母亲……你千万要无恙!

  ****

  到得别馆,虽是子夜。里面却一片混乱。

  他们风一般的穿堂入室,只见仆役丫鬟都乱烘烘抢拿值钱物事,有几个居然在为镏金箱盒大打出手。林宸问起母亲,无人知晓。

  在花圃间见到一个花匠,他颤抖着手指向池边假山。

  假山的山洞里,母亲的身躯已经冰冷——

  林宸在这一瞬觉得天地都在粉碎,湮灭。

  她重重跪倒,尖锐石子刺破了膝盖,也浑然不觉——

  这世上,唯一和她血脉相连的人,去了!

  她低下身,摸着母亲湿漉漉的衣裙,一把揪过花匠,用力摇晃,仿佛要把他扼死:“是谁?!是谁做的?!

  元旭及时解救了他,温言询问下,花匠道出了实情。

  原来,前来抓人的兵士一去不返,那降官等候时,看到林宸母亲额前的刺青,想起当年旧闻,一下就识破了其中玄机,不禁对林昭云大为嘲讽:“林兄,这一出彩凤换鸦可真是精彩哪!”

  他在宅中遍寻不着真正的林媛,恫吓挖苦了一阵,只得离开。林家众人知道鞑靼军不久会来寻衅报复,紧急收拾了细软,带着心腹驾车而去。

  仆役们在分赃搜财时,没有人注意到,一条鲜活生命,已然香消玉殒。

  毅然蹈清池……这素来胆怯寡言的妇人,一步步涉入池中,需要怎样的绝望?

  林宸在湿漉的尸体旁,找到一方丝帕,上面以血刺字,虽经过水浸,字迹宛然——

  “十三年前梦幻真。昨日心字罗衣,不过他人笑料。吾本红尘畸零人,身已不祥,不忍拖累娇儿,勿念珍重!”

  林宸默念着,在漫天星辰之下,觉得心中一片空茫。

  十三年前梦幻真……在最后一刻,母亲的心中,还是有着那甜蜜,然而心酸的一夜。

  从小别醉离的才子佳人间,偷来的一夜。

  她为了这一夜,终生蹉跎。

  她身上的绸缎,颜色虽旧,依稀可见当初的娇美——

  这是在青楼之中,她与他,意外相逢时穿的衣袍。

  这样的珍之惜之,在他人眼里,不过是一桩淫亵艳谈,付之一笑后,慢慢淡忘。

  林宸想象着,母亲面对林昭云突来的“厚待”,心中该有几许甜蜜,几许忧伤。

  这甜蜜,下一刻就被残酷的真实,化为齑粉——

  哀莫大于心死,她是彻底的绝望了吧!

  为了自己的女儿不受要挟,不受拖累,母亲义无返顾的走向黄泉。

  “娘!你为什么不等我!你说过,要等我做成了不起的事业,让你享一辈子的福!为什么……”

  林宸没有大喊大叫,她重复着,低喃。

  眼睛化为空洞,她什么也不愿去想。

  是谁……在耳边大声说道……

  她什么也听不见。

  一双温热有力的手把她扶起,在水波闪烁的池边,就着楼台的灯火,元旭看着她,久久,才伸出手。

  他用力扇了她一掌。

  “清醒过来!”

  几乎用尽平生的激烈,元旭不复平日的悠然飘逸,他用立摇晃着少女。

  “你母亲不愿拖累你,才出此下策。你难道要一直茫然下去!”

  林宸无焦点的眼,有些融化。

  “醒醒!我们必须马上离开,鞑靼军马上就会来报复!”

  少女的眼眸,终于恢复了清明。

  她拔出剑,步履蹒跚的,来到前院。

  只见白刃一闪,平日里对她母女嘴头不净的一个管事,在瞬间断为两截。

  “还有谁做了对我娘不敬的事,自己站出来!“她冷笑着,看向停止争夺的仆役丫鬟。

  那笑容仿佛修罗鬼魅一般,众人吓得如同筛糠,有一个用簪子刺过她母亲的上房丫头,吓得花容失色,正想不着痕迹的躲到人后,林宸发现了她。

  以剑尖锋芒轻轻带过,那女人尖声惨叫后,脸上多了个十字。

  “从此以后,你也面带刺青了,让你尝尝被歧视、被ling辱的滋味!”

  元旭在一旁看着,并没有阻止,听了花匠介绍林宸母女的身世后,他心中也是怒不可遏,想让这些趋炎附势的小人受些惩罚。

  其余人再也忍不住恐惧,惊叫几声,作鸟兽散。

  一座清雅别馆,顷刻间一片死寂。

  林宸就地收拾了些钱物,把母亲葬在别院旁的林中,拜别后,放一把火,烧了这宅邸。

  黑夜里,一股大火冲天而起,浓烟滚滚中,林宸忽然记起,今日,正是自己十三岁的生辰。

  “已近子时,我也满十三了……”她惆怅着,对着元旭说道。

  “真是漫长的一天……“元旭应道,从城墙初遇,再到她坠落时的再次相遇,最后,就是这次,短短一日内,他们,竟遇见了三次。

  这样的缘分,恐怕自己一生都难以忘怀吧……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元旭很想让她跟自己回去,可是想到义军中龙蛇混杂,又都是男子,也就不敢贸然提起。

  “我想去找师父,正式拜入他的门下。”

  元旭松了一口气,又感到莫名失落。

  他小心翼翼的,由脖项间取下一佩古玉。

  这是一块极为罕见的龙纹玉,翠绿欲滴中,一道雪莹如同活物,正在张牙舞爪。

  天地的鬼斧神工,自然成就这奇珍。

  他以红线贯穿,打了个如意结,递给她:“这个给你,也不枉我们结识一场。”

  他没有说出这是家传宝物,从来传媳不传女。

  林宸接过,挂在颈上,雪肤晶莹,更映得它光华温润。

  “我要走了。”

  她骑上厩中牵出的良马,一跃而上,一声马嘶,远出十几丈。

  元旭转身离去——他平生最难目睹别离,却听见身后传来清冽声音:“元旭,我见你拿过一支笛子,吹一曲给我,可好?”

  她勒住马,凝望着他,问道。

  他呆住,下一刻,才傻头傻脑的不迭答应,心中欢喜无限。

  笛声在黑夜里盘旋,清婉缠mian——人生虽然风雨飘摇,且喜有一二知己。

  他心中一片平静喜乐,眉眼间温柔含笑,宛如微风轻拂。

  笛声悠扬。

  “元旭,你记住,我的名字是林宸!”

  少女的声音,遥远,然而清晰。

  “你等我三年,三年后,我会学得征伐之术,与你并肩作战……”

  ……

  你等我三年……

  我会与你并肩作战……

  晨露在床上轻颤,呓语不断,却只是嘴唇开合,发不出声响。

  无数画面,无数面容,在冥冥中飞舞,如同,时光流转……

  下一瞬,这些都化为虚无。

  她幽幽醒转,只见周围一阵惊喜——

  “尚仪大人醒了!”

  

  

第二十六章 情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