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圣眷

    “尚仪大人醒了!”

  她听见惊喜的喊声,慢慢睁开眼——

  只见四周有十数个宫女太监齐齐跪下,捧着满是药香的碗盏。见她醒来,管事宫女惊喜的喊了出来。

  晨露慢慢起身,乌黑长发垂于胸前,微风吹来,飘然若仙。

  瞿云闻讯进来,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仿佛要御风而去,那样不真实的虚幻迷离。

  他让众人退下,试探着唤道:

  “小宸……”

  她仍是垂着头,任飘忽发丝,把眼睛遮蔽。

  “小云……我梦见了他……”

  “我梦见,我仍是十二三岁的年纪,我纵马远去,对元旭说:等我三年,我要和你并肩作战……”

  宛如在梦幻中,她喃喃道:“多么希望,这只是个梦……一回身,元旭还在那里等我,我们约定,要一起驱除鞑虏,平定天下。”

  她抬起头,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他背叛了我!他终于还是背叛了我们的誓言!”

  那一颗颗眼泪,如同鲛珠一般,闪闪发光,却终于跌落尘埃,消逝不见。

  ****

  元祈听到宫人禀报,道是尚仪大人已经清醒,他心中一阵欣慰,快步走进来,却见晨露已经起身,在屏风后整理仪容,瞿云守在外面,脸带忧容。

  他心中一惊,直冲进去,和屏风背后走出的人影撞个正着——

  “啊!”

  一声轻呼,只见晨露身着对襟宫衣,被撞得直直跌倒,元祈连忙扶住她。

  她抬头,两人相对。

  元祈只见她通体幽蓝纱衫,脸色苍白的几乎透明,弱不胜衣,见了自己,也并无惊恐,只是微微眯眼,那样子,无邪而妩媚,让人怦然心动。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幸而,他并不知道这一眼的真实含义。

  他扶起晨露,却并不放手,把她抱起,在宫女的惊呼声中,轻轻放在床上。

  “听说你好些了,急着来探,结果撞了个正着——快起叫太医!“后半句,是对着惊慌的宫女说的。

  晨露连忙道:“只不过撞了一下,不妨事。”

  “你被内力震伤心脉,实在凶险非常!”

  元祈皱起眉头,担忧之情,溢于言表:“你当日实在太过妄为,那使者言语挑衅,朕自有法子治他,给你出了这口气——你也忒烈性了!”

  晨露轻笑宛然:“我不是为了自己,只是,我赫赫天朝,岂是这等人可以作践的!”

  最后一句,语意刚决,飒飒之气可见。

  元祈双眉一振,重新凝视着她大起知己之感——他素日里只听得莺莺呖呖,女子们娇柔作态,不过是为了求得宠幸,哪里能听见这等金石之音?

  世上竟有这等女子!

  每一次,她都让他感到惊奇……

  他笑得爽朗,年方二十的年轻皇帝,英姿勃发。

  “你这一场大胜,可真是让朕扬眉吐气,他们以为朕外无大将,内无高手……笑话!”

  元祈想起那日鞑靼使者的惊骇羞愧,心中只觉得畅快无比。

  他即位仅有十岁,朝中名将凋零,靠着几位藩王的私兵,以及周浚的异军突起才堪堪让鞑靼退兵——和谈之时,还要走数目惊人的金银丝帛,这让年仅十岁的天子感到奇耻大辱。

  “也只有你,敢公然与鞑靼人抗衡,那些文武将领,听到鞑靼两字,就如同鼠见猫一般。”

  他讽刺的叹道。

  “也有大臣不是如此呢,那天,那位兵部尚书黄大人,不是说的慷慨激昂,要把那大可汗的首级‘传之天下’呢!”

  “你相信他说的?”

  元祈不敢置信的低喊,待看到晨露笑得轻颤,才发现自己被捉弄了。

  “皇上恕罪,这位黄大人志气可嘉,不过打仗这回事,文人还是不要搀和的好!”

  晨露笑过之后,很爽利的说道。

  元祈觉得新奇,不要说本朝,历朝历代以来,文人地位都居于武将之上,很多文人讲究出将入相,认为自己的一番指点,就能让战局起死回生,本朝更有人拿着周浚的例子来说事,认为这班武将不通圣人大义,无人压制,才弄得今日这等骄悍。

  这样一边倒的舆论之下,晨露居然认为文人“不要搀和打仗”?

  他心中惊奇,一番询问之下,晨露只是微笑,再不肯说什么了。

  问得急了,她居然来一句:“我不过是个女子,怎能妄自议论朝政呢!刚才的话,不过胡乱说笑,能博您一笑,也就算我的功劳了。”

  这样奇异的女子,元祈也拿她无法,顾念她身体虚弱,他告辞离开了。

  晨露打量着周围环境,见寝殿中器物上乘,三班宫人轮流伺候,问过才知道,这是闲置的碧月宫,皇帝怕小院中人手不够,特地把她移到了这里。

  小宫女滔滔不绝的说完,艳羡道:“皇上对尚仪大人真好,您昏迷了一日一夜,他几次三番前来探视,看样子都没睡觉呢!”

  晨露笑而不语,待众人退下后,才轻声道:“好?元旭当年,又何曾不是视我如唯一珍宝……”

  空对着华丽宫阙,她笑得忧伤哀婉——

  “这世上,真心,假心,我已分不清,也累得不愿去分……”

  “我只知道,宁可负尽天下,也不让一人伤我!”

  ****

  晨露身体未愈,就有各色礼品,以及前来慰问的后宫嫔妃,络绎不绝。

  这样门庭若市的盛景,在太医搬出皇帝口谕后,才稍稍减退。

  有几人,却实在无法挡驾。

  首先不顾劝阻冲入室内的,是已经晋一级的梅贵嫔,她亲自提着上好补品,哭得梨花带雨——姐姐前次救我于水火,这次有个万一,小妹真是要肝肠寸断……

  她殷勤在旁服侍,不顾自己小产不久,身体也很是虚弱。

  好不容易让宫人劝走她,第二位出现的,是被禁足一月,罚俸三月的齐妃。梅嫔小产,惹得谣言重重,虽不能说凶手是她,却也不无嫌疑,元祈以“协理后宫不力”的罪名,给了她小小惩戒,却也让她颜面尽失,加上梅贵嫔如今复宠,她第一宠妃的位置,岌岌可危。

  她这次是有备而来,一进门就朝晨露福身一礼。

  “尚仪,我知道,之前我得罪你太甚,你恐怕对我没什么好印象。”

  素来娇纵的她,这次倒是意外的诚恳。

  “并非如此,其实,娘娘的真性情,我也很是倾慕呢!”

  齐妃以为她在说客套话,却不料晨露接着说道:“皇上喜欢您的真性情,所以,一些娇纵做派,您千万别改。”

  “尚仪在消遣我吧?!”

  齐妃面上恼火:“如今皇上对我失望已极,一直宿在梅贵嫔那里。本宫要是继续胡来,绝对会惹得雷霆大怒!”

  晨露笑了,那笑容清美如同云曦初露,她的声音清甜,带着诱惑的诡秘——

  “皇上要的,就是您的胡来啊,那样,他才能平衡整个后宫……”

  “他宿在梅贵嫔那里,不过是想看看,这个新发掘的棋子,好不好用……”

  “您不想,以妃位终老吧!”

  齐妃觉得少女的眼眸迷离,勾引起了人心中最隐秘的野心和***。

  “本宫明白了。”她深吸一口气,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起身一拜:“请尚仪大人指点一二。”

  “您可照旧为难任何人,特别是皇后,但,不要去动周贵妃。”

  “另外,请转告令尊——”

  齐妃的瞳孔收缩起来,她再愚笨,也知道这说的已不是后宫的事了。

  “和不如战,急不如缓。”少女说得斩钉截铁。

  看着她告辞的身影,晨露回身对着瞿云说道:

  “瞧着吧,小云,风起于青萍之末……马上,就要有天崩地裂的大事了!”

  少女的声音带着居高而瞰的轻松睿智,只是那眼神深处,那清冷糅合着的,最后一抹暖色,已经消失殆尽。

  

  

第二十七章 圣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