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夜宴

    那少女斜倚窗边,周身透着雪玉般的晶莹光华,乌檀发间一抹翠色,宛如天人。

  梅贵嫔看着闭目养神的晨露,只觉得目眩神迷,心中隐隐生出一种妒意。

  她面上惊喜交加:“原来姐姐的身子已经大好了!”

  晨露回头,看到是她,就要立起,梅贵嫔连忙上前搀扶:“姐姐千万小心!”

  两人分宾主坐下,宫人拿来时鲜糕点,四碟八色,都是由乾清宫那边赐下的。

  梅贵嫔瞧着这精致宫点,皆是自己没有见过的,心中酸意更甚,晨露请她先用,她只是推说用过了早膳,实在吃不下了。

  晨露瞧着她端起茶轻抿,那样子熟捻已极,她举止典雅,然而不沾分毫——这才是宫中女子的做派:绝不真正食用外头的东西。

  她想起最初,皇后宴席中,那纯真自若,吃的津津有味的女孩,不由心下叹息——

  这宫中,如同深墨一般,又有什么人,不能被它染黑呢?

  “今天看到姐姐身体无恙,我就安心了——姐姐为我朝挣回了脸面,妹妹我都感到与有荣焉呢!”

  她一派天真活泼,说起后宫众人的称赞,更是活灵活现,仿佛自己亲身见过似的,末了,她说道:“连太后和皇后娘娘听了,都觉得惊喜——宫中竟有这等奇女子呢!”

  来了!晨露心中冷笑,口中却笑道:“定是娘娘你把我褒奖太过,才让两位主子生了好奇!”

  “姐姐怎么怪起我来!”梅贵嫔不依的娇嗔,一双水灵大眼仿佛会说话,怨不得元祈这阵子一直宿在她宫里。

  “两位主子娘娘啊,听了种种传说,都想见见真人呢!明日太后那里办了个家宴,众姐妹都要出席,她还说,把尚仪也带上呢!”

  这话虽然是说笑间道出,却也是懿旨了,晨露低头听着,良久,才抬头笑道:“这是两位主子的抬爱,我真是受之有愧。”

  “就这么定了,明日我准时来接姐姐便是!”

  梅贵嫔达到了目的,娉娉婷婷的离开了。

  晨露望着她的身影发呆,半晌,轻轻笑了起来。

  那笑容如同晨间初曦,美不胜收,却别有一种冰凉,让人生出颤栗。

  她眯起眼,清冽瞳仁中,是不容错认的憎恨炽焰——

  林媛……终于,又要再见面了了!

  正如晨露所想,前廷那边的,确实是精彩非凡。

  太和殿中,一派庄严肃穆,文武大臣分列两旁,鸦雀无声。

  至高御座中,元祈单手托腮,正听得兴致勃勃。

  大殿中央,那两位使者之一的青年,正大声读着忽律可汗的国书。

  他音调有些怪异,听起来殊为可笑,只是朝中气氛沉重,却是谁也没有心思笑她。

  元祈不慌不忙,甚至有些悠闲笑意,他待使者读完,并没有请他们下去,而是环视殿中诸臣,开口问道:“诸卿有何高见?”

  这一句问的空泛,也听不出喜怒,众人都是官场混老的人精,谁敢去触这霉头,于是底下一片寂静。

  那青年使者对中原官场毫无了解,见众人噤然不言,以为他们都怕了鞑靼铁骑,不由得意洋洋道:“我大可汗秉承长生天的仁慈,不想多造杀孽,让你们交出这些岁贡,换取这中原万里的宁静,实在是很划算的事!”

  “岁贡?”元祈英挺剑眉一挑,好似第一次听到这个新鲜的词语,不怒反笑。

  “大胆蛮夷,竟敢在朝堂之上口出狂言!我天朝何曾向你称臣,又哪来什么岁贡?!”

  众人不用抬头,就知道是那位梗直然而书生意气的黄尚书。

  青年仿佛就在等他这一说,张口正欲挑衅,皇帝终于开口了。

  他声音不高,那沉稳下隐藏的压迫,却让鞑靼使者心生警惕——

  “使者,我该叫你穆那大人,还是,穆那王子?”

  元祈一开口,就让殿下诸人目瞪口呆。

  使者没料到有这一出,惊得退后几步,却被瞿云以大擒拿手一把制住。

  “王子不用惊慌,朕并不打算把你扣在这里——只是烦请回禀你父汗,他书信所请,朕一律不允!”

  穆那也不挣扎,瞪视间,一意轻蔑——

  “我鞑靼大军一至,你们中原江山,片刻就会化为灰烬!”

  “那朕只好效法先帝,把你们重新赶回漠北!”

  元祈一径笑得温文悠闲,不愠不火的加了一句——

  “在发兵我朝之前,你还是祈祷你父汗能在‘弥突’中取胜吧!”

  皇帝淡淡一句,结束了这次廷议,他轻松起身,望也不望阶下惊惶欲死的穆那,起身回宫。

  风吹过他额前的旒冠,晶莹流金,更印得双目深邃,风姿若神。

  申时刚过,后宫各殿便忙碌起来,太后在慈宁宫中摆下家宴,虽说是欢乐雍睦,宫中一家,可嫔妃们没有一个敢怠慢,梳妆打扮之后,就乘着软轿肩舆,三三两两来到了慈宁宫,等候服侍凤驾。

  众人才等了一会,太后身边叶姑姑便从宫中出来,浅浅行了一礼,笑道:“太后请各位娘娘进去呢!”

  众妃知道她是太后身边最得用的,就是皇帝也要尊一声“姑姑”,哪敢受这大礼,纷纷避开,莺声燕语,一句一声的谢过,才小心翼翼的,按品级入内。

  只见一路瑞气祥宁,诸班宝器都是古趣盎然,却偏偏觉得清新雅洁,看不出一丝颓老,只在那光华流转间,偶露峥嵘。

  走过四扇双交福寿镂花扇门,早有一众宫娥,管事恭候,穿过一百零八颗檀木香珠串成的帘幕,便进了主殿。

  此间并不奢华,宫人随侍也殷勤周到,只是妃嫔们只是垂手侍立,平日的活泼机灵,荡然无存。

  只听得叶姑姑一声轻咳,一阵人影闪动,太后由左右拥扶而出,升座殿中。

  有新晋的嫔妃,往日只是远远的晨昏叩拜,没有瞧得真切,此时偷觑,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太后虽然四旬,眉目间却仍如皎月明曦,美不胜收,一双晶莹眸子,流转间,威仪天成。

  太后出身高门大阀,林家在前朝就与皇室有血姻之亲,这样的血统浸润,使得她顾盼之间,高贵凛然。

  看她的眉目,与皇后有几分相象,只是一旁侍立的皇后,却不及她神韵一二。

  她端详着两排嫔妃,眼中笑意温蔼,待她们盈盈下拜后,忙命她们平身,转身笑谓皇后:“真是姹紫嫣红,各擅胜场,你可给比下去了吧!”

  皇后笑着受了,却娇嗔着不依:“母后见了妹妹们,就忘记淑菁了!”

  太后笑着以扇指她:“这鬼丫头吃醋了!

  底下云贵人口齿伶俐,连忙拣那讨喜的话,说了凑趣:“皇后娘娘莫要生气,实在是众姐妹见了太后,如蒙煦日,巴不得多受些慈意照拂——左不过就抢了娘娘一天,太后可是视您如嫡亲生的一样呢!”

  她说得双目盈润,一字一句,出自真心,既把太后捧到了天上,又不露痕迹的恭维了皇后,旁边诸妃见她如此精乖伶俐,心下嗤之以鼻,面上却统统应是,一时之间,不知多少赞美恭维,如云雾一般飞向太后。

  太后笑着受了,却没有如普通妇人一般眉开眼笑,只是叹道:“论起我对你们的好,却是抬举我这老婆子了……先帝去的早,我对皇帝管教得可算严厉,对你们也不无苛刻……”

  (PK倒计时~~~~~~~明天就要开始PK了,某非心里好紧张~各位亲们,一切看你们的了!)

  

第三十章 夜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