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咒毒

    她用力一推,门应声而来,只见殿中静寂无声,没有半个人人影,皇后顿觉不妥,试着呼唤道:“母后……”

  她见无人应答,心中突生警兆,直直冲入珠帘之后,也不顾脸上打得生疼,眼睛四下梭巡,只见后堂烟雾氤氲,香炉斜倒一边,两道身影倒在地上——

  “母后————————!”

  她恐惧得头皮都在发麻,全身都软成棉絮一般,挣扎着,嘶哑的喊了出来:“快来人哪!!!”

  随着从人潮水一般涌入,有胆大的,颤巍巍的摸了摸鼻息:“还有救!”

  御医和元祈几乎同时赶到,元祈脸色凝重,眼中怒意,让人不敢正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后颤声把刚才情形说了,太医已经诊脉完毕,他面露难色,很是踌躇。

  “太后到底如何?”

  元祈沉声问道。

  “太后脉息紊乱,面上微有绿意……这似乎、似乎是……”

  “是什么?!”

  “是……中了什么毒物……”

  太医吞吞吐吐说完,皇后惊叫一声,几乎晕厥在地,她浑身痉挛着,死死抓住太后的手,任宫人怎么劝说,都不肯放开。

  她嫣红莹润的蔻丹,紧紧靠着太后青白色手腕,皇后仿佛是抓什么救命稻草一般。

  “你快放开,不要胡闹!”

  元祈低喝道,看着她状若疯癫的神情,眼中闪过几分厌倦。

  “不……我不放开……你们所有人都不安好心……”

  皇后全身都在颤抖,水色绸缎在她瘦弱的身上起伏,闪烁,自有一种我见犹怜的孱弱,可偏偏,她眉间一片阴霾癫狂——

  “皇上……你,你也盼着母后去死,对吗……你恨我们林家……”

  皇后低喃着,笑得很是诡异——

  “还有你们!”

  她回过头,以黑得发亮的眼眸,一一扫过赶来的嫔妃:“你们之中……谁是真悲伤,谁心里在窃喜,本宫都知道得一清而楚……”

  她眼中狂意汹涌,妖异诡谲之下,早有嫔妃被吓得哭出了声。

  皇后看着周贵妃——

  这个女人,那日宴席之上,就穿一袭黑衣,送丧似的……会是她吗?

  她又凝视着齐贵妃——

  她,身为与太后政见不合的重臣之女,是最可能觊觎皇后宝座的人……

  还是她,被自己生生夺去孩儿,目前,皇帝的新宠,梅贵嫔?

  她一一看过,只觉得人人都有嫌疑,那焦急担忧的神情,都化为鬼祟狞笑的画皮女鬼……她越发惊骇,把太后抓得更紧,不停的喃喃,谁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够了!”

  元祈再也耐不得她疯疯癫癫,对左右说道:“皇后焦虑过甚,先请她回宫休息吧!”

  他示意两个宫人搀起皇后,把她连拉带拽,拖离了大殿。

  皇后挣扎着,回过头来,以从没有的险恶目光,凝视着元祈——

  “皇上,你不要太忍心!太后是你的生身之母!!”

  她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噤若寒蝉,有胆小的,已经抖成了筛糠。

  元祈听了她这恶毒隐晦的指控,怒不可遏,他吸了口气,压下胸中之火,对着太医继续问道:“能否说详细些?”

  太医命学徒给太后灌下牛乳,抹了抹头上汗珠,道:“说来惭愧,老臣忝为太医院院正二十余载,从没有见过这般古怪的症状,太后面色发绿,看着象是中毒,可这脉象,一会急促,一会又缓慢几乎停顿——老朽无能,竟不能识得是何毒物!”

  “能否让老奴一试?”

  说话的,是急急赶来的鄂姑姑,她见故主生死未卜,心中焦急如焚,斗胆上前请示道。

  元祈看见是她,想起瞿云的秘密汇报,心中一片恼怒,只是现在太后性命要紧,他也不能追究,只得道:“你且去看看!”

  鄂姑姑伸手一探,眼中波光一跳,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怎么可能?!”

  看着皇帝询问的目光,她再也无心隐藏什么,跪下禀道:“老奴生于草莽,对这毒物一道,也有所涉猎……可太后中的毒,我竟从来没有见过!”

  她咬咬牙,从颈间取下一只模样古怪的玉珠,以钗将它研成粉末,簌簌喂入太后口中,有多的,也顺便喂了叶姑姑。

  元祈看她行为古怪,却也不去阻止,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太后。

  珠粉下喉半刻以后,太后的面色稍稍转白,只是呼吸仍是急促。

  “这珠是不可多得的避毒珍宝,可也只能保住太后四十八个时辰……若还是无法找到对症之药,怕是……”

  鄂姑姑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

  元祈挥身,命她下去,又让宫娥把太后和叶姑姑抬入慈宁宫里,遣散了观望的众人,又问了太医好些问题,才回到乾清宫里。

  他并没有就寝,而是遣侍卫将太后宫中的管事一并拿来,准备问个清楚。

  经过众人七嘴八舌的叙述,他知晓了太后今日的起居情况——

  这几日,太后心绪很是不好,平日里不太犯的心绞痛,也闹得频繁起来,在太医束手无策的情形下,她召来平日信重的玉虚真人,让他为自己祛病祈福。

  真人焚一道表,请来三清尊者,又念了黄藏中的秘咒,把焚过的纸灰,炼入太后的药丸之中,其间,花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

  这个过程中,来请安的妃嫔,应着真人的要求,也对着炼丹炉默默祈告,希望太后能早占勿药。

  元祈对这些怪力乱神之类,素来不信,对整日装神弄鬼的玉虚,更是没有好感——龙虎山一脉,这些年在京中肆意妄为,他早有耳闻。

  他让管事在殿中找到残余的纸灰药丸,取过宫中猫狗试验,果然浑身发绿,一命呜呼。

  元祈又惊又怒:“火速前去,把玉虚此獠拿来!”

  侍卫更要领命,只听得一声清冽女音:“皇上且慢!”

  他抬头一看,只见晨露身着披肩,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

  元祈皱眉道:“你总算回来了,一走竟是好几个时辰——你为何要阻止朕?”

  晨露解下披肩,望着元祈焦躁的模样,轻轻吐出一句:“太后的病情,皇上最好是秘而不宣。”

  元祈目光一凝:“什么?!”

  (今天比较少,因为是个特殊的日子——虽然不知道还能做几个月,但某非还是祝贺一下自己,教师节快乐!

  另:朋友叶子帮我建了个群:46541628大家可以加入,写上宸宫读者即可……我现在担心后面的筒子们可能不够加,看样子还得去弄几个群回来)

  

  

第四十章 咒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