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血衣(上)

    “当初,到底为了什么,他竟下了这等狠手?”

  瞿云看着那珠光灿华的凤冠,只觉得怒火满腔,恨不能将它碾成粉碎。

  只是,晨露的手,轻轻***着,于痛彻心肺之中,又无法释然的,珍之,重之。

  他终究不忍心,只得长叹一声,问出了,他长夜惊起,时常思索的一个问题。

  “我不知道……”

  晨露的眼中,带着微微疲倦,和痛绝。

  “那最后一年,我在北郡六国的边陲之中,彼此只是以鸿雁传书,初时,仍是爱意切切,后来,书信渐薄,只是频频催我回京,语气很是峻急……我抽空回到京城,等待我的,却是他和林媛无耻苟且——我和他,竟到了毒酒相赠的地步!!”

  “犹记得,初见之时,他眉眼含笑,为我吹奏一曲——那时候,他不是这般狠毒无情!这至高权位,真能让人改变如斯?!”

  她深吸一口气,压下眼中的浅浅薄雾,将两只木盒收起,起身离开。

  午后的阳光,分外明媚,照着这孤伶伶的两人,在这诺大的荒芜庭院中缓缓前行,宛如,绚烂,而又死寂的画卷。

  左侧旁,那扇被瞿云失手捶坏的门板,在院中散落朽坏,那一侧厢房,只露出一个黑黢黢的门洞。

  ——就似猛兽的大口一般。

  瞿云望着它,无端生出一种阴森,他走前几步,想把门板装上,无意中,他朝房中看了一眼——

  “这是什么?”

  他走入房中,从地上捡起几件宫装女衣。

  这几件宫装,虽然满是灰尘污垢,却依稀可以看出,华美秀雅的款式和质地。

  触目惊心的是,上面满是发黄暗紫的悚人血迹,汪洋淹留,浸润了所有衣料。

  “小宸,这是……?”

  晨露取过宫装,仔细端详着,又看了看这空空荡荡的厢房,惊诧道:“这不是我的东西——这血衣,真是好生蹊跷……”

  她看了看瞿云,道:“这间厢房,是我用来供奉母亲牌位的,平日里,根本无人进入……自从我死后,这里更是成了禁地,又怎会……”

  她苦苦思索着,却找不着任何头绪,远处黑鸦遥遥嚣叫,刺耳之下,更让这荒无人烟的宫中,平添了几份惊悚可怖。

  “算了,我带回去仔细查访便是,我们走吧!”

  瞿云看着这满是血迹的诡异宫装,心中更觉不详,于冥冥之中,生出一种警觉来。

  两人再无别话,默默离开了这废宫,心中都有无穷思绪,却又说不出口。

  这一日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般流过,太后的生命,也朝着死亡的深渊,又滑下了一步。

  宫中一片愁云惨淡,连无宫人敢簪花弄俏,人人都知道圣上很是烦躁,守在太后身边的静王,更是要噬人一般,一个太监给太后喂食不慎,呛入喉中,他一掌将人拍飞,自己拿起汤匙,一口口喂入,那虔诚小心的模样,让周围人等都暗自纳罕,一个金枝玉叶,能事必躬亲的做到这个地步,实在让人好生感动。

  第二日一早,瞿云去了晨露的碧月宫中,只见她已穿戴整齐,准备出门。

  “今天去哪里?”

  “还能去哪,只能再去御花园,和何姑姑再谈一次了。”

  ——————————我是肚子痛的分割线——————————

  先跟大家道个歉,今天只有半章,因为我很不舒服……那个,大家都明白的是吧!

  以下是回答一些读者典型性的问题

  1.元旭怎会忍心下毒害自己爱人,他一开始那么不错,变化也太快了吧?

  答:某非想说,一对人中龙凤,反目成仇,肯定不会因为单纯的第三者插足,原因请大家慢慢往下看,总会明白的。至于义愤填膺,我也很理解大家,但目前,我们只听了林宸的说法,请继续期待完整的真相~

  至于有读者说变化太快,其实是忽略了时间问题,他们一见钟情那日,是林宸十三岁生日,之后,她花了三年学艺,又与元旭并肩战斗了四年,最后一年,还是在边陲沙场上度过的,也就是说,从前面那段到她死去,已经七年了,这七年,人的身份、想法和情势,已经是天翻地覆的不同,所以元旭的变化并不突然,只是我们没看到罢了。

  2.有读者问,作者是否因为自己这阵子情绪悲观,才写了这个背叛的桥段?

  某非冤枉啊,大家应该记得,在一开始第三、四章,就已经出现她在废宫里满是怨毒的自语,那时候情节就已经决定好了,话说那时候某非的学校还米发生变故呢,泪

  3.有读者问,最后结局如何

  某非只能说,我爱自己的人物,如同亲生孩子,无论如何,我们的小宸,会有一个好的结局的(当然其他人物被我虐,就表怪我了,捏哈哈哈哈)

  

第四十三章 血衣(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