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结发

    “宠妾灭妻?”

  元祈的脸上浮现一道森峻笑容,浓若点漆的眸子闪着怒光,有胆小的御侍,看着他的样子,已经惊得快晕厥过去。

  “全数给朕退下!!”

  皇帝低喝道,从人们巴不得这一声,慌忙离开,晨露也要退下,却被皇帝止住了——

  “你给朕磨墨。”

  他转过头,对着皇后道:

  “你倒还记得自己是中宫?!且瞧瞧你这样子,疯癫张狂,靖安公平日里就这么教养你的?”

  皇帝瞧着她,瘦削憔悴,却满是怨毒的面容,冷笑着说道,词锋刁毒狠厉,毫不留情。

  “臣妾的父亲……哼哼,他老人家‘为国尽忠’,受了鞑靼刺客的暗袭,正是生死不知呢!”

  皇后笑声中带着嘲讽,她扶了扶身上嫣红氤氲的镶金丝半臂,在珠玉璀璨间,笑得哀怨沉痛,那双黑而大的眼,因着笑容,仿佛一池深潭,被惊起波纹,支离破碎。

  晨露在旁看得真切,一时心口仿佛被什么尖锐之物抓过,疼痛如绞——

  那笑容,何其相似?不正是,自己气绝之时,在妆镜之中看见的,最后光景?

  那样决绝的,痛入骨髓的,杜鹃啼血一般的,无音之伤……

  这一瞬间,她恍惚看到了自己。

  她环住肩,拼力抑制自己的颤抖,却只听皇帝闻言,稍稍放缓了语气道:“靖安公负伤在床,你若是愿意回去伺奉左右,朕也必定允你归宁,若是论到全套的鸾驾卤薄,又有谁能越过你的位份去?!”

  这本是中肯之言,皇后若是善罢甘休,趁着台阶下场,则是皆大欢喜,可她偏是不领情,却道:“皇上不是说了吗,家父是‘因公负伤’,那也算是我一门忠烈,没什么好担忧的——臣妾只怕自己,会走了前朝王皇后的老路!!”

  这话一说,气氛又是一僵,前朝王皇后本是景乐帝的正宫,却被宠妃中伤,被打入冷宫,赐下鸩酒,据说她死状惨厉,口中流血,诅咒着皇帝和“那小妖精”,不久,景乐帝就死于鞑靼刀下,倒是应验了她的咒誓。

  元祈见她仍是桀骜不逊,言辞之间,甚至对父亲的被刺,很有疑虑,他再也不能容忍,怒喝道:“你竟是这般的无父无君!!”

  皇后凝眸望着他,一时之间,迷离恍惚:“皇上,我并非是在诅咒——你莫非忘记了,新婚燕尔,对我说的话了?”

  她仿佛沉浸在往事之中:“那时我听说,昭阳宫的旧址,乃是前朝的冷宫,王皇后就是殒命于此……你安慰我说,你绝不会如景乐帝一般,负心薄幸,如今,言犹在耳,你却做了如此寒心之事,你让我情何以堪?!”

  她说到此处,声音激越嘶哑,不能自已。

  “我早已失去了你的心,如今,连唯一的中宫荣耀,这鸾驾卤薄的尊贵,你也要赏赐给别人!!!

  这样的事,我绝不容许!!“

  皇后的眼中,耀眼闪亮,如同两簇鬼火,幽幽骇人。

  那莹亮眼眸之中,是身处绝境的疯狂,绝望,以及,沉郁心痛。

  元祈望着她,半晌,才开口——

  “你竟是在怪朕薄幸?!”

  他仿佛听见了天大的笑话,皱眉冷笑道:“朕的誓言,是对着那个温婉喜人,纯净如水的女子许下的,不是你这等蛇蝎毒妇!你扪心自问,这三四年间,你为了防止后宫女子诞下皇子,使了多少见不得人的手段,你的手上沾了这些血腥,还有脸说朕负心?!”

  他余怒不止,指着宫门道:“朕不想见你,趁着朕还有耐心,你快快离去!”

  晨露看着皇后,她已是失魂落魄,茫然听着皇帝的斥责,脸容都有些扭曲,却无言辩解,她蹒跚着,走到紧闭的宫门前,晨露一时鬼使神差,上前替她推开了门。

  皇后跨出宫门的刹那,晨露听她低喃道:“从今以后……”

  “我不再是你的妻子,只是你的皇后。”

  她语音低沉,却一字一声,清晰入耳,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

  ****

  靖安公的伤势,虽然凶险,却很快痊愈了,静王延请的郎中,一到他府邸之上,就获得了瞿云的“亲密接见”,他本来也是一介江湖医士,救治太后的药,完全是静王从何姑姑那里偷挖的红果,这番一经恫吓,就很是乖觉的继续扮作高人,一帖药下去,靖安公就清醒过来。

  晨露在事毕后,有些疑惑的问起瞿云:“你我同在师父门下时,你的毒药医理总是不通,这番却是在剑上淬了什么毒,弄得林源昏迷了好几天?”

  瞿云素来在毒医一道不甚精通,颠三倒四的练习,不知让山上多少飞禽走兽遭殃,听得有天才之名的师妹问起,不禁得意洋洋道:“这是我独门研发的药,胜在症状骇人,又安全可靠——林源要真死了,那妖妇必不善罢甘休。”

  “那解药又是什么?”

  晨露更是怀疑,紧逼着问道。

  “呵呵……今天真是风和日丽啊!”

  瞿云有些不自在,顾左右而言他。

  “小云……”

  他看着眼前少女磨牙冷笑的神情,立即投降道:“好了,说就说,只是有点丢人……”

  “解药是巴豆二两,研成粉末,撮成丸子即可。”

  这惊天地,泣鬼神的答案,让少女再也忍耐不住,畅快大笑起来。

  微风拂过她的发丝,她清丽剔透的笑容,初绽于这初夏之时,绝美不可方物。

  仿佛,那些阴晦怨愤的往事,都消逝无踪,从来,也不曾发生过。

  ****

  “鞑靼刺客”的暗杀,在六扇门高手的严密防卫下,终于逐渐减少,正当人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件绝大的惨案发生了。

  当时宫门已经下钥,京兆尹气喘吁吁的入宫,却被告知,皇帝已经进寝。

  “请把皇上叫醒!”

  他脸色惨白,却无比坚定道。

  西华门管事,愁眉苦脸道:“皇上身边秦喜大总管,定会把奴才的狗腿打断!”

  “打不打断你的腿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若是你再不去禀报,你我二人的小命,绝对不会留到后天!”

  京兆尹斩钉截铁道,一脸青白,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气的。

  元祈接到禀报起身时,已是子夜时分,他一听之下,睡意全无,只是用冰冷凛然的眼,凝望着京兆尹。

  “朕……很奇怪,你居然还有脸,活着回来见朕!”

  他低低说道。

  下面是广告时间~~

  先给我的好友竹子的文做个广告,毕竟好文也需要增加更多人气

  穿越唐朝,看长安的少年与花开……历史上最大的禁忌之恋,这次带着千年后记忆的她,还会把遗憾遗留下去吗?一切尽在《倾城错》

  另外,给一位正在P的橙子同学加点油,爱好网游的同学可以去看~

  《蜀山时代周刊》书号142640

  

  

第五十章 结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