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献子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在朝廷命官家中烧杀屠戮?”

  王沛之又问道,瞿云觉得不是事,知道再不能躲避不出,只得朗朗一笑,登上墙头——

  “大将军,多时不见,您的虎威不减啊!”

  只听王沛之轻轻咦了一声,奇道:“竟会是你!”

  他细细打量着瞿云,问道:“大统领你不戍卫宫中,却是在此做甚?”

  ”末将乃是奉了圣上的旨意,前来剿灭不法凶徒,惊扰了大将军,却是末将失职。”

  王沛之哈哈大笑:“怪不得火光冲天,杀声四起,想来,必定和这几日喧嚣尘上的刺客有关吧?——只是,”他沉吟着:“这里是官员宅邸,你们侍卫的职司,并不及于此处吧!”

  他语气不重,但说话间,叱咤沙场的威势,却让人不敢辩驳。

  晨露心明如镜,也感同身受,这些昔年军中的厮杀将领,对缇骑厂卫这些诡谲势力,向来没有任何好感,以王沛之的经验,又怎会看不出,这是宫中的黑暗力量?

  他这话占了全理,瞿云一时无话可说,晨露眼看一夜将过,一旦拖过了早朝,皇帝就会陷入被动,她微一思索,也飞身掠上墙头。

  王沛之只觉得眼前一凛,在冲天火光的映照下,一位素裳少女居高下望,正和他四目相对——

  仿佛是不能承受那眼中的冰雪之色,他微微别转头,心中暗自惊诧:“姑娘是……?”

  少女凝眸一笑,仿佛万古寒冰都灿然裂溶——

  “妾身忝为圣上御侍,区区名号,不足挂齿!”

  王沛之有些惊异,他在家修身养性,远离庙堂,竟是不知道皇帝身边出了这等人物!

  “瞿统领奉了诏令,来捉拿这行凶京中的刺客,其间更有朝廷命官涉案,为免物议,所以秘密进行,还请大将军谅解一二!”

  她声音清脆,话也是说的滴水不漏,合乎情理。只是王沛之似乎有些心神不宁,也无心去深究这职权问题,他径自问道:“这两支箭,是你射出的?”

  他接过从人递上的染血羽箭——这是刚刚从逃遁的两人身上拔出的,袍袖一拂,就直直射向少女。

  晨露从袖中伸出手,在火光之下,那花瓣一般的柔荑,莹润如玉,却轻轻拈起闪着寒光的箭头,毫不为难。

  她微笑着,端详着已过不惑的王沛之,但见当年调皮精灵的少年,已然两鬓染霜,面目刚毅。

  这岁月风尘,到底将多少人事改变?

  她暗自嗟讶,面上却毫无异样——

  “妾身本领粗陋,却是让您见笑了!”

  王沛之双手不易察觉的微颤,几乎全身血液都要逆流,但他终于忍了下来,含笑道:“哪里,这两箭,真是不凡……”

  双方寒暄了几句,王沛之破天荒的,率领这一百多家中兵丁,给了瞿云许多协助。

  天边隐隐有了鱼肚白,晨露和瞿云率领一干人等起程回宫,仍能感受到身后那炯炯的目光——

  “小云,难道我射的箭,有什么特别?”

  瞿云闻言,郑重的看着她,晨露更觉蹊跷,半晌,他才面无表情道——

  “是有特别……”

  “是什么?”

  晨露更感好奇。

  “特别之处在于……能一箭杀掉两人!”

  瞿云的笑话,还是同平时一般,十分无趣,晨露却在冥冥中,感觉到一种异样——

  她没有深究,于是,和那个埋葬于深渊的秘密,再次擦肩而过。

  一行人朝着宫中进发时,第一缕晨曦已经露出,今天是个晴朗明媚的日子……

  ……

  “小宸!”

  瞿云的低喊打断了她的回忆,她凝神看去,只见早朝已毕,皇帝已经起身,朝着殿外走来。

  “朕瞧着你在发呆!”

  年轻的皇帝走到她身前,凝眸望着她,言语之间,满是真挚的关切,和亲密怜爱。

  “微臣只是觉得……今日,定是个晴天!”

  在前廷大朝之时,幽幽后宫里,也有两位身份高贵的女子,在闲适地品茗,轻谈。

  她们起的都很早,两人端着茶盏,互相寒暄闲谈着,却并不涉及正题。

  梅贵嫔瞧着窗外天色,曼声问道:“娘娘仍是睡眠不佳吗?”

  “花香熏得我头疼!”

  皇后淡淡道。

  梅贵嫔不顾她的冷淡,笑道:“臣妾却能解娘娘这头疼的症状呢!”

  皇后微微疑惑,却已看出梅贵嫔的示意,她摒退了从人,有些厌烦道:“你可以说了!”

  梅贵嫔站起身,娉婷婉约,她将手抚在自己腹上,悠然笑道:“臣妾已经怀上了皇上的龙裔!”

  皇后猛的睁眼,满是掩饰不住的怨毒和恨意,声音也略见嘶哑:“你是来向本宫示威的?”

  梅贵嫔有些瑟缩,但很快镇定下来:“臣妾岂是那等样人!”

  她恭顺跪下,眼中满是清澈:“臣妾是想,如果娘娘不嫌弃,这孩儿不管是男是女,都拜在您的膝下!”

  这突兀一句,让皇后猛然一颤,仿佛从没见过她,细细打量着。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皇后有点不敢相信,天朝历史上,不乏有庶出之子,算在中宫膝下,但他们的生母,大都出身卑贱,不受宠爱。

  梅贵嫔蒙受皇帝的深深眷爱,又离妃位仅有一步,诞下皇裔,便算是对社稷有功,可以再上一阶,晋位为妃,她正是风头盛时,却又如何甘心把腹中骨肉献于皇后?

  “臣妾岂敢有妄言?还求娘娘成全……”

  梅贵嫔长跪不起,皇后心中料定,她必是怕后宫倾轧,蒙受不测,才佯装恭顺,带着孩子投靠自己,她想到此处,不由冷笑道:“你想必是有求于本宫?本宫只怕自己力薄,不能如你所愿啊!”

  

第五十四章 献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