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 舍身存道义 明月耀乾坤

  

    日子一天天过去,青雪又是焦急,又是兴奋,终于孤月说道万事齐备,推算出三天后是一个至阴之日,准备在那时将日月晶轮千年所蓄之灵力灌注于仙骨内,至于自身所担之险皆略过一字不提。

  夜里,青雪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一骨碌爬起来到山中散步。昆仑山晚上幽暗深邃,他也不看道路,只往林深叶茂之处行去,忽地脚下异样,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是一只毛色雪白的兔子,却软软地瘫在地上,双目紧闭,似乎死了。青雪蹲下身来,摸摸它的心口,似乎还有一点暖意。心道青妍最喜欢小动物,遂用衣服下摆包了起来,带了回去。

  翌日清晨,气爽风清,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青妍见了这只白兔,甚是喜爱,抱在怀中爱不释手,口中赞扬青雪有仁爱之心。青雪跟着开心,只是心中却泛着酸气,对这兔子颇感嫉妒。那白兔周身并没有一处伤痕,只是奄奄欲毙的模样,青雪也百思不解,想玉树之叶有清神疗伤之效,便摘了些喂它,孤月见他将宝树之叶喂了兔子,也不以为意,一笑了之。这兔儿吃了玉树之叶后便有了生气,睁着一对大眼,骨碌碌地看人,仿如人般,十分有趣。青雪小孩脾性,一把将它抱过来,用力揪它的耳朵。兔儿摇晃着脑袋用力挣脱出魔爪,跳入了青妍怀中。众人看得有趣,都嘻笑起来,一时满室春风,吹散了笼罩在众人心头的阴云。

  三天后的午夜子时,明月如一轮银盘悬于头顶,青妍、青雪、孤月、寒星早已登上昆仑绝顶,静坐于玉树掩映下的幻波池旁。各人心思各不相同,青雪暗暗祝祷一切顺利,寒星却面容惨淡,一颗心如同风中落叶,七上八下。至子时时分,孤月向青妍点了点头,青妍结莲花佛手印,暗诵般若密心经,身上慢慢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青光。孤月将仙骨放出,仙骨自于半空中轻轻转动,孤月运功引月光至阴之力催动日月晶轮释放灵力,青雪与寒星对视一眼,联手布下金刚罩,将两人护住,使孤月与风袖不被外物所扰。日月晶轮上缓缓释出一金一白两道灵气,慢慢笼罩青妍与仙骨。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日月晶轮运转得越来越是迅疾,待到后来,只看得到一金一白两道光影,而昆仑山体也隐有颤动,孤月的额上沁出细密的汗珠,脸孔白得恍若透明一般。青雪与寒星虽较另二人远为轻松,然而心中的煎熬却又胜之百倍,寒星眼光不离孤月,满脸关心焦虑神色。青雪看着一团青雾渐渐连青妍的脸庞也遮盖了,不知她现在情状,心中也甚是惶急,再看孤月,也很是为她担心。

  过得片刻,二轮转得渐渐慢了,青雾也渐渐稀薄,两人不由松了口气,都觉得时光过得似有百万年之久。青妍的轮廓渐渐从雾中显现出来,那雾气缓缓的似都流进了她的体内。再过得一会儿,仙骨闪了一下耀眼的青光,消失不见了,而青妍半白的头发也重新变回了黑色,青雪与寒星相顾大喜,都知今日之功已成。青雪直想站起来大声呼喊一番,以舒胸臆。寒星心内又是感激,又是悲伤,颤声道,只要再过得一炷香的时间。。。

  话音未落,西边星空却飘来了一朵乌云,那云来得好快,似被狂风卷着一般,一忽之间已从天边来至众人头顶,却把那圆月遮了个边,寒星心道不好,再看孤月上身微微一晃,随即稳住。青雪虽不明发生了何事,也知这云来得不妙,看它飘飘摇摇之势,最后竟把整个月亮遮住了,顿时幻波池旁一片昏黑,寒星急得额上冒汗,却苦于无有解救之法,以他的法力本无法相助孤月,况在此危急之时,更不能贸然行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孤月此时在场中艰难维持,脸庞已有青紫之色,蓦地她双手五指张开,喝道,去!在日月晶轮上快速挥动,一阵纶音传来,便如珠入玉盘,清脆悦耳。而青妍身上也猛地青光暴涨,照得整个幻波湖如同白昼一般。孤月嘴角微微一笑,随即垂首不动了。

  青雪与寒星目睹这等惊变,已是呆住了。寒星手脚发软,奔了过去,轻轻扶起孤月,但孤月任是他怎生呼唤,也未曾醒过来。青妍被孤月用毕生功力使得仙骨归位,气海处仍感到气息翻腾,然孤月之状却更令人心惊心痛,不由呼道,孤月,两颗泪珠滚滚而落。她自来修行有方,秉持慈悲一念,心中喜怒哀乐之感极淡,少有动情之时,然此时此际,泪珠却不禁夺眶而出。

  她赶忙克制自己,收束心神,为孤月探脉。半晌,方开口说道,她没有性命之忧,只是。。。法力已无。。。寒星咬牙道,只要她没事,不过是从头来过罢了。青雪默默摇头,道,她修行的根基也遭损伤,恐怕再也修不成高深的道法了。众人都说不出话来。青妍毅然道,但教我有生之日,定会设法救她,这两句话发自肺腑,掷地有声。青雪心中暗想,这件事因我而起,我岂能置身事外,便是走遍天涯海角,也要回报她的恩义。寒星则面色沉郁,心道,她平素最喜钻研道法,现下。。。转念又想,这样我却能留在她的身边了,心中忽喜忽忧。

  

九 舍身存道义 明月耀乾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