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飞来横祸

    夜,漆黑如墨。几道强烈的手电筒灯光象利剑划破这片黑色。冬天空旷的山野变的有些嘈杂。一大群拿枪的黑衣人正四处搜寻着什么。就在不远处的一个石坑里,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正瑟瑟发抖,他的身上盖满了茅草。黑衣人终于向男孩这边搜了过来,听着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男孩的心也一丝丝的沉到了谷底。突然,远处有人发出“唉呀”一声,把这些黑衣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去。其中一个说了一声“追”,黑衣人全都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发出声音的方向。

  那个男孩,心里没有一点轻松,眼中更是噙满了泪水。因为黑衣人还有可能会回来,更因为,刚才出声的正是他的父亲。

  这个男孩叫陈峰,也就是20年前的我。15岁,身高1.65米。刚刚上高一,学习成绩优异,性格也天真活泼。很有可能成为这个边远的小山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但是突然来临的一场变故却让我家破人亡。

  三个多月前我已经快50岁的父亲为了给我准备将来上大学的钱去县城里打工,在一次违规施工中一根钢签刺穿了他的小腹,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花了10000多块钱,使我们家负债累累。黑心的老板只给了1000块钱就对不再过问。父亲出院以后一个月,就是上个月,我最慈爱的爷爷突然失踪了,爷爷年龄虽然很大,身体却出奇的好,而且从来不出远门。本来身体就虚弱的母亲也因为这连番的变故一病不起。即使是年关将至,一种莫名的悲伤笼罩了我们家。

  我放寒假的第二天,村里来了一辆银色的小轿车(后来我才知道叫奔驰600),进村的路非常难走,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开进来的。车上先下来三个彪形大汉,打开车门后下来一个神色倨傲的中年人,后面跟着点头哈腰的一个胖子。他们走向了正在村口和好久不见的童年伙伴聊天的我,问到:“请问陈天德家住在那里?”我奇怪的问:“找我父亲干什么?”那个胖子连忙答到:“我是上次你父亲受伤那个工地的老板,这次来是想和你父亲谈谈赔偿的问题”提到父亲的受伤我气就不打一处来,但是我也算是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一想别人专程来赔偿,也许中间有什么误会。于是强压心头的怒火,没好气的说,跟我来吧。转身向家里走去。

  我们的小村子并不很大,我家就在距离村口几十米的地方,进了家门我向正在和母亲说话的父亲喊到:“爸爸,那个城里的黑心老板来了。说什么赔偿问题”自从父亲受伤回家以后,我们提起那个老板就用“黑心老板”代替。父亲脸色突然变了一下说:“那个黑心老板绝对不会这么好心,每年工地上出那么多事故,没有听说他主动赔偿的,还不是能拖就拖,能赖就赖,反正他上头有人,没有人管他。他这次来肯定是找麻烦来了。” 话音刚落,那五个人已经进了大门。那个胖子走到我父亲身边说:“上次的事让你受委屈了,我们这次是专门给你送钱来了,这是30000块,请收下。”30000块,对于我们这么贫瘠的山村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更何况母亲正在生病,急需用钱。但是父亲毕竟要比我冷静,冷冷问到:“你不会是专门来给我送钱来了吧?”那个胖子说,“我们主要是为了给你送钱,当然呢,还有一点小事情要你帮忙。”胖子指着那个倨傲的中年人,“这是我们天龙集团的总裁,杨天龙先生。”

  杨天龙,SD省的一个神话,几乎妇孺皆知。他白手起家,从12岁开始就出来闯荡,发展到现在难以计算的身家。他的势力非常大,不管黑道白道都要给他几分面子。最近几年开始涉足房地产,现在已经成为SD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他猛烈扩张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暴力血腥的过程。据说在一个城市里他的公司看中了一片地皮,但是被另一家公司――著名的房地产开发商家梦集团投标拿走了。仅仅过了一个月,家梦集团的总部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倒塌了,家梦集团精英尽失,总经理也被压死在废墟里。最后这个事件调查的结果是建筑质量不过关,结果从此以后家梦集团的楼盘越来越难卖,终于在去年,家梦集团宣布破产。人们纷纷猜测,家梦总部的倒塌是天龙集团在背后倒的鬼,这样即报复了竞标失利,又打击了对手。从此无人敢再和天龙集团作对。

  关于杨天龙的传说,即使是我们这个小山村里的人,也听了很多了。听到是他,我们都吓了一跳。他来干什么?这时我忍不住再次仔细审视了一下杨天龙,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那双眼睛,闪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俊朗的脸庞却挂着一副冷漠骄傲的表情,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深沉的气势。那个令人厌烦的胖子,这时又开口说话了,听了他的话,我们都目瞪口呆。

  

第二章 飞来横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