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突出重围

    今天我奶奶搬家,本来说好是9月份搬的可是不知怎么挪到了今天,我早上8点就和老爸去帮忙,一直忙到3点多中午饭都没吃更没工夫摸电脑了,小弟现在刚回来什么都没干立刻就打开电脑给各位上传,由于今天的意外小弟手里的存稿现在是全部发光了,对今天迟迟没有上传我十分抱歉希望大家原谅。

  那没有感情冰冷金属般的声音再次出现,海盗王还有那些后来的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他们的第一反应竟然都是认为这个声音不是人所能发出来的,这声音是如此的冰冷而不含一丝的感情,裘西克夜枭般的声音非常难听但却不会令人觉得发冷,这个声音虽然并不难听可是这个声音发出后大家却都觉得如坠冰窟。

  裘西克顺着声音找到了被围在人群中的我,只是一瞬间裘西克突然产生了一定要杀掉我的念头,他自己也说不出来究竟是为什么,强烈的杀意甚至产生了杀气令旁边的人都可以察觉到,不过大家都以为这是因为我废了洛迪的原因,慢慢冷静下来的裘西克看着对面巨大的铠甲发起了呆,他遍索枯肠也没有找到关于我的一点资料,在他的资料中海盗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人的存在,而其其它的资料中也不存在我这么一个人,那么对方也就只可能是神之国人了,可是那更加不可能的因为神之国对科技是非常厌恶的,使用先进科技甚至被认为是侮辱神灵是被严禁禁止的,对方的铠甲明显是高新科技的产物说我是神之国的人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这时我身旁的度撒将头偏向了我耳边,低声的告诉我一会儿他会将对方引走,希望我可以借这个机会带着心心逃离这里并将她带到她妈妈那里,看来他是没有信心可以活着逃出去了,我当时并不了解光荣大祭祀和金花战士的厉害,如果我知道他们实力的话我就会明白为什么海盗之王度撒会说出如此丧气的话了,当时我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就是你将我侄子打成这样,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发誓你做了一生中最愚蠢的一件事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倒是那个垃圾的确是我打的不错,至于他是你侄子我就不知道了,如果我知道他是你侄子的话恐怕他已经是个死人了,另外我一生中还没有做过什么愚蠢的事呢,今天做一件也不错,人生难得糊涂嘛!你不会放过我还能拿我怎么样?你还能吃了我,我现在可是好好的活着呢。”

  仅仅几句话我就将裘西克气得浑身哆嗦,自从他登上联邦最高评议长的宝座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对自己这样说话,而现在他一个联邦的真正主宰者竟被一个不认识的无名小卒所嘲弄,怎么能不令他怒火中烧肝胆欲裂,不过裘西克明白就凭自己那点功夫恐怕都不够看的,愤怒到极点的他向着柳擎咆哮到:“给我将那个家伙给我抓起来,要活的明白吗?”。

  不过还没等柳擎回答他本德梅夫说话了:“最高评议长先生,你不要忘记我们是干什么来的,我们的目标是海盗王,至于那个铠甲只不过是个小角色而已,如果你愿意一会儿我就派人将他拿下送给你,不过度撒和他可不同,度撒可是有数的高手到时可不要因为这些小角色而放跑了正主,我们现在还是应该先对付海盗王,克特森你去领教领教海盗王的刺剑绝技吧!”,说完也不等裘西克同意便将人派了上去。

  这个光荣大祭祀克特森一听到教廷祭祀总长的吩咐哪敢怠慢立刻飞身向度撒扑去,不过度撒可不敢和他在船上开打,要是那样的话船上的普通人都要遭殃,在对方扑来的一刹度撒身形已经闪到了空中接着凌空浮在了海面上,他这一动对方立刻也都动了起来,那些光荣大祭祀和特别行动队的金花战士依然是形成了一个包围将他困在其中,毕竟谁也不敢保证海盗王不会逃走,凭他的身手要是一心想逃的话还真不好办,4个高手就可以稳吃下海盗王可是10个高手也不一定留下一心想走的海盗王,而船上现在就只剩下裘西克和两名特别行动队的金花战士还有阿芙洛迪雅和德米克她们,事情太过突然阿芙洛迪雅和德米克她们根本还没来得及将我的事告诉她们的上司,在她们看来一个明显有金花级别的银花战士仅被对方一招就给废了,虽然说对方的盔甲起了很大作用,但对方的实力一样是深不可测,所以她们下意识的留在了我的身边,她们可不认为我会是什么小角色,刚刚的事也印证了阿芙洛迪雅的预感,而现在她又有今天这完美无缺的陷阱也回失败的预感,原因就是那个神秘人。

  海上的打斗已经开始了,克特森能被本德梅夫第一个派上场就说明他的手底下不是一般的硬,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虽然是中央教廷的光荣大祭祀但他却一直做着本德梅夫忠心的走狗,可是他并不是一个光会阿谀奉承的走狗,在信仰魔法的修为上已经远远超越了其他几位光荣大祭祀,这次本德梅夫派他第一个出战他是心中窃喜,如果可以将海岛王擒下那不但是自己的荣耀也是神之国教廷的荣耀这也是为什么本德梅夫要抢在联邦前面派自己出战的原因,虽然说是两国联合行动可是人们却只会注意到将海盗王擒获的国家,更可以借着这件事讨得本德梅夫的欢心,自己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本德梅夫是怎么逼迫芙洛丽自治领将神之国第一美女卡尼蒂尔雅进贡给教廷的,而当他得知卡尼蒂尔雅被劫走时又是如何的怒气冲天,在当晚依苏神殿中女人的尖叫和哭泣声整整持续了一夜而第二天早上自己亲眼目睹了14名女子的尸体被抬出了神殿。

  克特森和度撒的打斗真是令我大开眼界,克特森虽然是个祭祀可是和地球的祭祀不同他更象个魔法战士手中的权杖就是他的武器,而度撒简直就是地球上魔法剑士的翻版,本德梅夫口口声声说度撒是个异教徒可明显的度撒也是信仰神的否则他不可能使用信仰魔法的,这真是个绝大的讽刺啊。

  克特森的权杖上裹着一层金色的光芒飞速的击向度撒,而度撒的刺剑则带着银色的光芒斜着迎向了权杖,轻松的将对方的攻击给卸掉了,与此同时度撒的左手击向了克特森的前胸,不过即使克特森不加躲闪拳头也不可能击到自己的身上,可克特森却如临大敌伸出左手相迎,度撒的拳头已经打到了尽头却离对方还有一尺左右的距离就在这时他的手中突然射出了一支魔法形成的银色短箭,克特森明显是有所准备迎上去的左手一张竟用魔法形成了一个手掌大小的金色盾牌,波的一声轻响后两人各自后退了10米,之后两人重新凝视起了对手。

  两人的这一番交锋是看得我大呼过瘾,在地球上人们对战的时候一般都是使用一些威力巨大范围广的大型攻击法术,这样威力虽然可观但速度和灵活性很受限制,没有人可以在完全发挥武技的威力时使用大型攻击法术,即使是我的噬也仅仅是使用了一些武技中的基本,而这个世界里的人将武技和魔法有机的结合了起来,虽然总体威力变小了但绝对威力却变得大的多,不但不影响武技的发挥还加快了魔法的攻击速度,经过刚刚深蓝的计算克特森那手掌大小的魔法盾要比我全力施展的暗黑障壁还要坚固而施法的速度则要比我快得多,如果说暗黑障壁是个中型魔法那对方的魔法盾则连小型法术都算不上,不但速度快消耗也要少得多,我现在才发现这才是真正使用魔法的方法,再想想他们使用作战服的方法真是令我茅塞顿开啊,想象一下以深蓝的超级机体再配合上他们对机械和魔法的使用技巧那深蓝的实力一定会有成倍的提高,我现在有信心在不启动灵魂之门的状态下击败村正兄弟。

  就在我思想高速运转的时候两人已经重新战到了一处,经过刚刚试探性的交手他们对对方都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这次一上手就是乒乒乓乓的近身搏杀,而我现在也知道为什么海盗王度撒被别人称为刺剑的宗师级人物了,他的刺剑攻击方式类似我的尖刺可由于刺剑本身的韧性变得更加叼钻难防,他经常可以利用刺剑本身的特性做出一些非常诡异的攻击,可以说他将刺剑的技术发挥到了完美的境界,细长的刺剑到了他的手中就变成了索命的神兵不但化解了克特森的攻击还将对方围在了剑光之中,随着两人兵器发出暴豆般的交击声两人空着的另一只手也不断攻击着对方的要害,比起兵器的格斗两人手上的攻击更加凶险,谁也不知道对方下一刻会使出什么魔法唯一确定的是那绝对都是要命的杀手,虽然两人手上的交锋并不激烈却更加的惊心动魄,看着两人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和头上不断滴落的汗水就知道两人已经斗到了关键时刻随时都有可能决出胜负。

  度撒知道就目前的形式还是占优可是情势却并不乐观,对方即使败了也可以换人而现在他却只有孤身一人,就算自己以伤换命赢了克特森他也禁不住对方的车轮战,更何况对方还有一个老妖怪本德梅夫虽然他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在人们面前了,可自己并不会认为他已经老了看着他那仍保持年轻的面容就知道那老妖怪恐怕已经功入化境了,不要说自己就是整个世界也没有几个人是那老怪物的对手,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那神秘男子了,他刚刚答应了自己一定会将女儿送到自己妻子手上的在那一刻自己知道对方一定会说道做到的,自己一定要给他制造突围而出的机会,想到这手下加快装出一副急欲脱围的样子,克特森立刻就上当了毕竟他们是以自己的小人之心度人家的君子之腹,他们要是在这种情况下绝对不会再顾及什么女儿手下什么的而是一心逃跑,可是他们就不知道度撒是绝对不会抛弃这些的,终于度撒等待的机会到了他虚晃了一招接着转身看样子就象是要逃跑一样,克特森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立刻权杖重重的击向度撒的后背,可是就在权杖要击中度撒的一瞬间度撒突然来了一个矮身顺势进入了克特森胸前的空挡,空着的左手将对方的手也架在了外面,接着包围着度撒的人就发现眼前多了一大片血雾,一心做本德梅夫的走狗的克特森还没等到主子的奖赏和提拔就被度撒击成了一片血雾,高手过招只要有一点失误就足以致命更不要说他完全估计错了对方的行动因此他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这夹杂着度撒全身功力的血雾罩向了外面包围着的光荣大祭祀和金花战士,此时血雾中传来了度撒急切的喊声“带着我女儿快走!”同时其中还传来乒乒乓乓的拳脚兵器交击声,在那一刻度撒豁进全身功力仿佛化身千万竟将外面的20多人都给拖住了,海盗王果然不愧是海盗王。

  就在度撒喊出快走的一刹那一直半眯着眼睛的本德梅夫竟突然冲向了我,这老妖怪其实刚刚一直留意着我怕我带着度撒的女儿逃了,现在听到度撒的声音还能不明白对方只是想拖住自己的手下让人带着女儿逃走,不过有自己在事情哪里那么容易,船上的裘西克也反应了过来,将他身边的两个护卫推向了我意思是想要他们将我拿下,要是平时他绝对不会冒险这么做的可是现在一来身旁有阿芙洛迪雅和德米克以及她们的手下可以保护他们,另一方面他绝对不相信我可以带着一个孩子躲过本德梅夫和两个金花战士的夹击,而最重要的一方面是他绝对不会放过将自己儿子害成如此凄惨的人,可是下一刻所发生的事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深蓝猛的一挥手将身后残破的斗篷罩向了本德梅夫,而手臂中却射出了5根短刺借着斗篷的破空声掩盖击向本德梅夫,另一只手猛的抓起旁边一个楞着的海盗跟在斗篷后面扔向了本德梅夫,接着深蓝引擎全开闪电般迎向两个金花战士,两个金花战士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我已经出现再他们面前了,两人就只感觉到头部一昏立刻晕了过去,可他们的身体还没落下我就已经一手一个将他们旋转着扔向了度撒所在的那片血雾,现在我和裘西克面前已经没有任何障碍了,一直就在注意我的阿芙洛迪雅和德米克最先反应过来,两人同时踏上了一步将裘西克挡在了身后,两人的不停的向我发动攻击如果他们可以阻挡我一会儿就可以和反应过来的本德梅夫还有她们的手下前后夹击我,可是她们再度见到了深蓝那恐怖的力量面对两人的攻击深蓝用刚刚偷师学来的魔法使用技巧将暗黑障壁缩小成只有深蓝般大小挡在了身前,黑色的光膜一阵晃动却没有被攻破,而此时我已经到了的面前两人条件反射一样向后急退可是我却突然消失在她们面前,下一刻身后传来了裘西克杀猪般的尖叫,当两个人回过身却只发现甲板上的大洞,而当她们再次回过身时我已经一手捏着裘西克的脑袋一手抱着心心站在桅杆之下了。

  本德梅夫此时如同咆哮的狮子充满了愤怒,自己竟被这个自己认为是小角色的人给愚弄了,在刚刚他挥手隔开飞来的斗篷时5根短刺突然加速冲破了斗篷向自己面部射来,自己慌忙用另一只手挡住了短刺,可是自己猛然感觉到斗篷后面还躲藏了一个人想偷袭自己,对方先是用斗篷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再用短刺偷袭而真正的杀手则是隐藏在斗篷后的偷袭者,可是对方也太小看自己了一只散发着猩红色光芒的拳头穿过了斗篷击中了对方,可是那一刹那自己就知道中计了因为对方一点没有反抗就被自己打成了肉酱,当他的视野恢复后他看到的就是两个金花战士被人击晕并扔了出去,自己立刻赶向了对方可是经过刚刚的耽误自己和他已经有了一段距离只能寄希望于前面的德米克还有阿芙洛迪雅可以拦阻对方一下,可是那巨大的身影竟不怕德米克和阿芙洛迪雅的攻击眨眼间就到了他们面前,自己由于是在后面看得清楚那高大身影冲到了德米克和阿芙洛迪雅的身前接着无声无息的将甲板溶了个大洞消失在自己和德米克阿芙洛迪雅他们面前,下一刻那高大的身影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裘西克的身后,将裘西克抓住后便又消失了而最后带着个小女孩出现在桅杆的下面。

  这一系列的动作做的行云流水般干净漂亮,将祭祀战士包括自己玩弄于掌股之间,不但把握住了自己这些人的反应还推算出自己人的下一步应变并巧妙的利用各种形势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事,尤其令自己警觉的是对自己身边人的冷酷无情,即使是自己也不可能象他那样毫不犹豫的将一个自己人扔向敌人来阻挡对方,这个人不是天生的冷血无情就是一个最可怕的敌人,他可以冷酷的利用自己身边的一切包括自己人,其实我只不过是报复那些海盗当初想把我再扔入大海罢了。

  同时我刚刚扔出金花战士也其到了他们的作用,给血雾中的人造成了混乱下一刻度撒已经衣衫不整口吐鲜血的出现在我旁边,他刚要说什么还没有说出来就又是一口鲜血涌出,心心看到爸爸这个样子立刻扑了下去,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度撒还没挂掉我都有些佩服他。

  现在情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深蓝会怎么利用这种好不容易才创造出的情势呢?

  谢谢大家的支持!

第6章 突出重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