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 血液力量

    听完了他的故事我已经差不多都明白了,只是没有想到我的运气会如此的好,这么衰的事都被我遇上,我想遇到这种事的几率决不会大于圆周率小数点后第40位。

  我自嘲的笑道:“你面前的人可是个幸运星,你要是地球人就会佩服我了,你眼前的家伙可是个亲眼见到彗星撞地球的人(不知道这是好运还是衰运啊,简直是衰神嘛),不过我对这个故事的结尾很感兴趣,你可不可以说得在详细一些啊,比如你到了强化实验室后发生了什么?还有你义父进去后又发生了什么?对这些我很好奇。”

  “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的,不过这些憋在我心里好久了,我就满足你吧!” 柳擎还是第一回看到神经这么坚固或者说大条的人呢,听完这些竟然一点也不害怕反而还很好奇,不过他说的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的却触动了我的心,让我仿佛抓到了什么。

  柳擎平静中带着起伏的声音将我带到了40年前9月18号大漠中的那个夜晚:“那天我进入强化实验室后身体就不能动了,只有我的意识还存在,我可以感觉到探针刺入了我的大脑,至于在里面干了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由于要想获得异能必须是在清醒的状态下所以强化实验并没有麻醉,我想大多数人就是受不了这种痛而活活疼死的吧,不过当时的我除了叫之外我还觉得自己身体里的一扇门打开了,血液都不传送给脑部,疼痛感也就消失了,按理说我的头部得不到供血我应该死亡的,可是我却活了下来这点就是现在我也不明白,当强化完成后我已经进入了一种无意识状态,就在我出来的一刹那那该死的教官习惯性的大了我一巴掌,结果他成了一个立方米大的肉块,那些其他教官疯了一样的用电击器打我,在我昏过去前我对自己说一定要杀光他们。”

  看来那个实验室造出了个怪物,连他的教官们都害怕了,人是一种怕吓的动物,如果给他们的刺激太大他们会做出一些令他们更危险的过激动作,那些教官明显都已经吓傻了,恐怕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动作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柳擎的身体突然变得颤抖而声音也越发低沉了:“最后我是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唤醒,那个人是我弟弟,我的孪生亲弟弟,当时我的右手穿过了他的身体将他举在半空,我杀了自己的亲弟弟,5年来唯一可以给我温暖的人,当时迷茫中的我只是隐隐觉得失去了一生中最宝贵的东西但当我完全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干了什么时我有一股发泄的yu望,正好那时进来了一队士兵,我以为他们是来杀我的,我就将他们全杀了,后来不久又进来了一队人,他们比起上一组人来要厉害多了,不过我依然干掉了他们中的11个,最后那个人拼着受我一拳将我制伏了,后来我就不知怎么的又昏了过去醒来什么时也不记得了,到后来我知道我叫柳擎是特别行动队大队长柳克强的儿子,父亲对我一直很好可是父亲却有很重的病经常咳血,就这样一直到我15岁义父才将一切都告诉我,那时他已经命不久与人世了,因为当时击昏了我之后,义父不顾自己的伤势强行运用封印的手法封住了我的力量,我想你怎么也想不到我的义父竟然是教廷的一位大祭祀吧,一个作为间谍隐藏在联邦的上位大祭祀,不过义父却从来没有伤害过联邦和教廷的任何人,不相信吧就是义父告诉我时我也不相信,联邦的特别行动队大队长竟是教廷的大祭祀,说出去恐怕人家以为我在讲笑话,不过在重伤时使用封印的手法代价就是生命,就义父说他已经很幸运了可以陪我10年,作为大祭祀却拥有超越祭祀长的实力如果是一般的大祭祀施法后就会立毙当场的,哈!哈!哈!哈!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弟弟害死了自己的义父,嗷~~~~~~~。”

  讲到最后柳擎紧闭的双眼伴随着野兽般的嚎叫猛睁了开来,他的双眼已经是红色的甚至连瞳孔都是血红色的,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凶厉之气如同野兽一般,深蓝身上的大气压已经加大到了1000倍以上就在他刚刚嚎叫的时候却瞬间变为真空,要不是有深蓝保护即使是我的魔功再厉害也架不住这样的气压急剧变化,瞬间变化的气压甚至产生了气爆,当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出现在我面前将我一拳轰向船底,半尺厚的甲板如同薄纸一样一点阻碍也没有,不知道挨了多少拳穿过了几层甲板,我被打进了海里。

  冰冷的海水令我的神经一震终于躲过了一拳并立刻拉开了和柳擎的距离,一连串的打击已经将我击到了水下百米处,真是前所未有的强敌啊,我还是第一回让人像沙袋似的揍了个够,通过深蓝身上的感应器我回放了刚刚柳擎的一系列动作,通过红外感应器我可以清楚的发现开始的瞬间他的腿部活动便加强了,当他到达我身前时他双手的活动加强了,这大概就是他血液的力量吧,简直是怪物一样不过现在是在水下至少可以不用管大气压的方面了,而且深蓝的保护还真可以,面临他暴风雨般的打击我依然安然无恙。

  就在我以为可以不用为对方控制大气压的异能而担心的时候更让我担心的事出现了,在我前面20米处的柳擎身上竟然笼罩上了一层漂亮的蓝色光芒,不过这光芒给我的感觉就如同水系魔法一样,没想到身为联邦特别行动队大队长的他竟然可以使用这么高阶的信仰魔法。

  实际上这是必然的,后来我才了解到柳擎在15岁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将神作为了自己的精神支柱,这么多年来就是靠着对神的信仰才支持着他走到今天,否则他早受不了沉重的心理负担了,由此也可以知道他对神的信仰是多么的坚定和虔诚,再加上他的义父本身就是教廷的大祭祀那他可以掌握教廷的信仰魔法也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了,而神作为对他忠诚信仰自己的回报使他甚至在没有经过教廷洗礼的情况下拥有了高于光荣大祭祀的能力,恐怖的肉体特异的能力强大的魔法丰富的作战经验,我面前的人是个比几十年前更加可怕的怪物对手。

  不过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一切,在我还为对方可以使用魔法而吃惊的时候,对方就像海水完全没有阻碍一样的出现在我面前,一个血红的拳头裹着蓝光直接击向了我的脸部,在击中的一刹那我还没有什么感觉可是下一刻一股巨浪般的力量在我脸前暴开将我轰向更深的海底,刚刚我的神经可以跟上他的速度可是我的动作却根本跟不上对方,面对着暴风雨一般的攻击我只有硬挺,好在有深蓝的防护而对方现在也攻不破他,可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怒气在我心底升起,经历了百年的风雨虽然我的身体还年轻但已经过了好勇斗狠的年纪了,可是现在我却被人像靶子一样的打,就是泥人也有三分性更不要提一呼百应的我了,我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啊。

  柳擎那野兽般的本能感觉到不对,虽然面前的人被他像沙袋一样的打可是自己并没有真正的伤到他,对方已经从最开始的单纯挨揍变成现在的可以跟上自己的速度拦下自己一部分的攻击了,对方在不断变得厉害这是自己的结论,虽然这结论很荒谬不过确实是这样,这是柳擎几十年来第一次揭开自己身上的封印,原以为对方会很快就挂掉的可是那套不知是什么制成的铠甲却完美的保护了里面的人不受伤害,而现在对方身上铠甲的蓝光在逐渐变淡转而成为一种令自己也心悸的可怕黑色,自己的拳头击中对方的时候传来一种吸力而这吸力也随着黑颜色的加强不断变强,终于眼前的铠甲变成了一套纯黑的铠甲散发着黑色的光芒,那是一种给人以诡异感觉的黑色的光,仿佛是有生命一般在不断的伸缩变形,说光会像火焰一样跳动像蛇一样的盘旋伸缩你一定不信,可是眼前的景象只能用这个来形容,一切的一切都给人以诡异的感觉,柳擎的不安更加强烈了!

  面对这诡异的景象柳擎决定速战速决,看来还是竟快结束比较好,如果用那一招的话一定可以击破铠甲的,柳擎就停在对面10米处突然他的脸色变得没有一丝血色而露在外面的身体也是一样,接着他的右臂不断的涨大上面鼓胀的血管中可以清晰的看到血液在急速流动,他的整个右臂上都笼罩着一层血红色的光芒,右臂的肌肉以异忽寻常的速度生长,没错就是生长你可以清楚的看到不断壮大的右臂,仅仅是10几秒柳擎的右臂就鼓胀到身体的1/3大,身体的其它地方没有一丝血色而右臂却红光闪闪,几十年前柳擎就是用这一招重伤他的义父的,利用自己控制血液的异能将全身血液强制输送到一个器官,加强那个器官的血液循环,利用充足的血液刺激器官的新陈代谢使其加速生长,这是非常恐怖的一招当年5岁的柳擎就已经用这一招击杀了11个金花战士重伤自己的义父了,而现在他才40多岁正是壮年浑身血液充沛,再使用这招威力不知比以前强了多少,不过使用这招的后果也是严重的,将全身血液都强制输送到一个器官其他器官如果一定时间没有血液补充就会坏死到时就是神仙也救不了,而且强力催生器官上的细胞生长也是有限度的,一个人身上可以更新的细胞是有一定数量的,用一些少一些否则一些老人也不会因为器官衰竭而死了,像这样一次性的催成大量的细胞实际上是在透支自己身体,不过疯狂的柳擎已经不考虑这些了,闪这红光的畸形巨拳就这样正中对方前胸,深蓝变化成的铠甲胸前的部位发出了一声犹如野兽哀鸣的声音后便纷纷碎裂,在被打得飞退时一只闪着黑色光芒的左拳从正面击中了那比深蓝大腿还粗的右臂,一声响彻海底的巨响过后两人拳头相交的地方的海水如同刀片一样向四周飞射,那一层锋利的海水将海底割裂将海面的公主号一分为二,附近的船只也有不少受到了伤害,两个人也各自向两方飞了出去。

  巨痛让我也终于清醒了过来,刚刚一股冲天的怒气充斥着我的全身,修习魔功就要至情至性强烈的感情正是魔功所需要的,靠着强烈的情绪可以激发出平时几十倍的力量,而刚刚被愤怒所充斥的我已经丧失了自己的意识如果发展下去那就会永远的沉沦下去成为一个只知发泄的魔头,这也就是所谓的心魔也是修习魔功的难处,魔功本身需要强烈的情绪可又要加以控制不能完全由情绪主宰自己,功力大增和走火入魔仅有一线只隔,所以我才会没有反应任对方轰上了我,当对方击中我后我只是出于本能的运用全身的力量攻击对方而已,不过正在走火入魔边缘的我当时魔功大增全力挥出的一拳究竟有多大威力恐怕就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胸口的巨痛将我的神智拉了回来,清醒之后的我除了感觉到胸口的巨通还感觉到突破心魔后魔功大进的那种畅快,现在的我可真是痛并快乐着。

  一看四周才发现刚刚那一拳竟将我打进了海峡里,妈的幸亏运气好没撞到两边要不自己还不被镶进去,不过检查伤势时依然让我大吃一惊,深蓝胸前和后背的部分完全被击碎就像击碎的玻璃一样呈辐射状挂在身上,强大的力量竟然将后背的位置也击碎了,我还是头一次遇到单单凭借肉体的力量就击坏深蓝的人呢,简直是怪物那要多大的力量啊不敢想象没有深蓝保护的我要是挨了一下会成什么样子,就算有深蓝的保护我的肋骨也断了5根内脏移位并出血,中拳部位的肌肉血管伤的是一塌糊涂像糨糊,本来以为对方是软柿子没想到却是铁板。

  现在的情况只好暂时控制一下自己的伤势向海峡的出口游去,海盗王还在那边等我呢,以我目前的伤势也需要寻地静养,风暴岛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我哪里知道自己的决定让我险死还生。

第14章 血液力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