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骨刺刺骨

    此时度撒正焦急的在海峡口等待着,虽然身受重伤但他还是坚持站在甲板上等待,已经几个小时过去了可依然没有什么动静,焦急的度撒不停的在海王号的甲板上走来走去,在他身后就是大批的海盗首领他们也是海盗中的高手,度撒就是有他们帮助才得以对抗联邦和教廷的高手的,此时这些人也十分焦急但和度撒不同他们担心的是度撒的身体,刚刚度撒已经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虽然大家也都很佩服我但却都不抱什么希望,在无数的高手围困下只要裘西克这张护身符一离开我的手,那面对的将是对方雷霆般的打击报复,可是又不可以一直将裘西克困着不放,所以他们根本对我不抱任何希望,但是又不好说出来打击度撒只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希望有人能先出头劝劝度撒。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就都转到了一个人身上,被大家目光盯着的人叫瓦西里.杨今年大概只有20多岁,虽然一张脸普普通通的但是一双眼睛开合之间却发出阵阵寒光,整个人除了那双眼睛就没有什么可以引起人注意的,但是你要是因为外表而小瞧他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他虽然年纪轻轻可确是海盗中的智囊型人物。

  几年前度撒率领海盗打劫了一批裘西克的商船可里面装的不是什么货物军火而是大量的俊男美女,他们的年纪都不大被成箱的装在船底的货舱里总数大概有3千人,经过船长的交代才知道这些人是准备运到教廷作为玩物贩卖牟取暴利的,他们全部是被裘西克用各种手段拐骗强抢来的,在联邦的各项记录中他们已经是死人了,度撒自然的就将这批人带到了风暴岛而这其中就有瓦西里.杨,就在当时瓦西里.杨一下就引起了度撒的注意,在无数的俊男美女中长相一般的瓦西里.杨无疑是非常的碍眼,而且他原来所呆的地方是一个单独的箱子条件明显要比其他人高上一等,后来才知道原来瓦西里.杨是这一批玩物中最高级的,虽然没有漂亮的脸蛋但却有一身让所有男人都为之羡慕女人为之倾倒的漂亮肌肉,整个身体如同大理石雕像一般的充满了力与美,是一个教廷中的贵妇特意预约订购的,后来瓦西里.杨自然而然的加入了海盗中在几次作战中英勇战斗很快就成了一名船长,其后在他的出谋划策下海盗们几次逃脱了联邦的陷阱并漂亮的给予敌人回击,现在他已经是整个海盗中有名的智囊了,由于他的智名远扬他的功夫如何反到没有人知道了,海盗中的其他智囊也对他十分推崇,度撒对他十分的器重将他视若亲弟弟一般,两人的关系十分的好,现在这种情况大家自然就都把目光对准了他,希望他可以劝劝度撒。

  瓦西里.杨轻轻的走到了度撒身旁轻声的说:“大哥,我们还是走吧,虽然我不想说但是在无数的联邦教廷高手的包围中要想突围而出无疑是痴人说梦,而且大哥你现在还身受重伤一定要竟快治疗不能再在这里干等了,大哥你重情重义但也要为兄弟们和大嫂心心想想啊,你是我们的海盗王要是你有什么闪失兄弟们就没有了主心骨了,到时你要我怎么面对大嫂啊!”一番话说的是重情重义但瓦西里.杨心里还补了一句“在01小队的包围下就是神仙恐怕也难逃啊!”。

  听完瓦西里.杨的话度撒也是一声叹息:“我知道大家都关心我怕我出事,可是你们不明白的我相信那个男人一定会逃出来的,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就是知道没有什么是那个男人做不到的,而且我答应他一定会在着等他的,我会遵守诺言他也会的,相信我吧!”

  听到这瓦西里.杨的心里动了一下,不过马上又否定了心里的看法,那个神秘人是死定了不过想到这不禁又想到要是这种情况他都可以活下来那就未免太可怕了,定了定心神对度撒劝道:“大哥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实在没法相信,那么些的高手就是我们全部的高手和他们对拼也不见得可以取胜更不要说只有一个人了,这简直就是巨炮打蚊子实力不成比例啊,我也知道大哥你不希望他死可是这种情况他一点机会都没有的,这不光是我的看法也是大家的看法,我也曾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如果是我我会怎么办,结果我发现除了投降没有其它活路,而且就是投降凭裘西克的为人以及他对裘西克和他侄子所做的一切你想裘西克会放过他吗?到时恐怕比死都惨,如果在这中情况下他都可以逃出来他都可以顶得上半个神了。”

  “唉!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们都不相信他可以逃出来,其实就是我自己都不相信在那种情况下可以有人逃出来,不过我相信他,也许你们听起来会觉得矛盾可事实就是这样,我不相信有人可以逃出来但我相信他一定会逃出来,只有你们和他一起战斗过之后才会明白那种感觉,化不可能为可能化腐朽为神奇,如果我说有人可以在先前那中情况下将裘西克抓住你们一定不会相信的,就是我自己没有亲身经历我也不会相信,可事实上他就是在种种不利情况下将裘西克给绑了出来,我相信他。”

  “呵呵.....谢谢你的信任。”一只戴着蓝色精致盔甲的大手钩住了船舷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船上的人看到这只手竟发出了少女般的尖叫,太令人难以置信了那个人竟然没死竟活着逃了出来,恐怕此时就是说男人会生孩子也不能令船上的人更惊讶了,人看到鬼是什么样子他们看到我就是什么样子,一甲板的人个个张大了嘴掉到地上的眼镜恐怕够开个店的。

  我的右手扶着胸登上了海王号的甲板,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大家仿佛见了鬼的景象,就是度撒此时嘴里也可以放个西瓜进去,只有瓦西里.杨向我走来,大概是要来搀扶我,我现在的确需要个人扶着,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在加上失血这是我最狼狈的一次了。

  我并不认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他明显是个海盗可是我却觉得不太舒服,自嘲的想到受这么重的伤当然不舒服了,可是当他的左手碰到我的右臂时我的两眼之间竟如同爆裂了一样,下一刻他的右手中指的部位便伸出了一把30厘米长上面满是小洞的骨刺插向深蓝碎裂铠甲的中央,就在那一刹那我的心脏都仿佛停止了跳动,船上人的表情由原来的惊讶转为了震惊和不解,他们眼中仿佛是出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就在那一刹那时间是如此的慢,我甚至可以仔细端详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死亡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么近过,脑海中各种事情纷至踏来,最后定格在夏娃身上,而下一刻已经转变成了强烈的求生yu望,“我不能就这么死了”一个声音在我脑海里喊到。

  我可以感觉到锋利的骨刺轻松的穿过了已经碎裂的铠甲,刺入到我胸前的血肉中,一种麻麻的感觉从原本疼痛的伤口中传来,下一刻我面前瓦西里.杨那狞笑的面容变成了震惊,那锋利的骨刺在马上就要刺入心脏的时候竟刺到了一面盾上,一面小小的金属盾竟正好拦截在刺向心脏的骨刺前,我们两个人猛的一震各自吐出一口鲜血,接着一片锋利的金属刀片凭空出现在我的身体里将拇指粗的骨刺在胸腔中砍断,瓦西里.杨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你也是异能者”便跃入海中了,而这一切实际上仅仅不到5秒钟罢了,甲板上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而度撒也只是看到瓦西里.杨那凭空而断的骨刺,当大家反应过来要抓瓦西里.杨时他已经踪迹皆无了。

  在刚刚强烈的求生yu望让我在危急关头想出了一个办法,经过深蓝改造的我可以控制体内的金属拟形化物,可是那是在体外就在那紧要关头我决定试试在体内拟形化物,福祸相依我竟然成功的在体内凝聚出一面小的盾牌挡住了那致命一击,下一刻一把拟出的小刀便斩断了对方的骨刺,做完这一切我已经满头大汗了可是我却觉得自己入坠冰窟,对方的骨刺上有毒怪不得我开始会觉得麻麻的,我感觉自己要睡过去了,可我知道自己一睡过去恐怕就永远也醒不了了,对度撒喊了声:“不要打搅我”我便盘腿坐在了甲板上。

  好厉害的毒啊,一般来说修习过魔功和黑暗魔法身体又经过深蓝强化一般的毒素根本对我没作用,可是现在我却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支持我的就是心中有如明灯一般的夏娃,切断了六识只保留心头那一丝清明,我陷入了深深的入定。入定中的我并不了解外界发生了什么,如果我在外面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的,深蓝发出了强烈的蓝光并且不断的融化,慢慢的象液体一样的深蓝一部分顺着我胸口的大洞流进了我体内,那根残留在我体内的骨刺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一样退出了我的身体,接着被像炮弹一样的射出钉入了海王号的桅杆上,深蓝慢慢的变成了像蚕茧一样的东西围住了我,现在的我就像一个巨大的蛹一样,而且深蓝形成的蛹上面的蓝光还在一闪一闪的跳动,就像心脏的跳动一样一闪一闪的。

  度撒只好让人将我四周的甲板都切割下来,将我连甲板一起送到了船舱里,整个海盗舰队也向着海盗的天堂风暴岛驶去,今天船上的事被严格要求保密,对外则说我已经中了叛徒的暗算死了,消息传到裘西克的耳朵里,虽然他依旧一肚子的怒气但也不能找个死人算帐,只好找阿芙洛迪雅出气可是却发现在海上的时候阿芙洛迪雅以及那几个队员就不知所踪了,至于柳擎则被人发现在几海里外的海面上,靠着军方的保护柳擎总算是得以继续做他的联邦特别行动队大队长,01小队也依然没有减员仍是军中不败的神话,而01小队的队员却在空闲的时候更加努力,没人知道那惊天的一战,裘西克实际上早就知道我必死无疑对于<骨刺>的表现他非常满意,骨刺就是瓦西里.杨的外号,这个外号的由来是因为他经常潜伏在敌人内部也是因为他的异能骨刺,他可以控制自己身体中的骨骼形成骨刺,上面的小洞中有他自己身体产生的一种神经毒素,没有解药而这种毒素对他来说却可以起到兴奋作用,不过只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他的真名**521。

  今天发生的一切并没有公之于众而是以两份S级档案的形式存于联邦和教廷的档案室,除了当事人没人知道这一切而大部分的当事人也淡忘了这一切,历史又进入了新的一页。

  

第15章 骨刺刺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