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章 风暴之岛

    人的一生当中会有得有失,也许当你得到了些什么的时候你也正在失去一些东西,这也是古代中国人所认为的天道循环报应不爽的原因之一,也许有的人会认为这是无稽之谈可我却深信着这一点。

  说这些的原因是因为当我走出船舱来到甲板的时候我发现我失去了些东西一些对我们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也许是刚刚对生的渴望冲淡了我对周围其他事物的感知才使我没有发现这一点,可是当我走出船舱却发现那强烈的阳光并不耀眼时我就知道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平时虽然深蓝所形成的盔甲将我的身体完全的包裹起来可是通过深蓝我却可以准确的感知周围的一切,这种感知甚至会超过自身对外界的感知度,但是作为一个人一些本能的反应是不可抑制的,例如当一个人由昏暗的船舱走到光线强烈的外界的时候是不可抑制的会感到刺眼和不舒服的,可是当我由昏暗的船舱走出来的时候我完全感觉不到阳光的刺眼,这种明明知道外界阳光非常强烈刺眼却根本感觉不到是令人非常难受的。只是当我控制盔甲露出双眼时我却发现眼前只有一片的漆黑那里没有一点的光亮,想不到我的眼睛竟然失明了,可是当我将深蓝形成的盔甲遮住双眼的时候我却又可以感知到周围的一切,和以前不同的是我现在并不是通过双眼来接收深蓝对外界的视觉感知,至于深蓝是怎么将自身的视觉感知传导到我的脑海里的我则一点头脑也没有,看来在我昏迷的时候深蓝本身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不过当深蓝开启了那个系统之后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实际上在我昏迷的时候是借助着一种奇异的力量再加上深蓝那神奇的力量才将我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换了是其他人恐怕此时已经气绝多时了而我现在则还活在人世之上,靠着这两种力量我虽然活了下来但骨刺的神经毒素却已经损伤了我的视觉神经,如果没有深蓝那么我此时也许和世上任何一个盲人一样不过幸运的是我身边有深蓝,在我昏迷的那几天不光是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连深蓝本身也发生了奇异的进化,这进化完全是没有任何指导而自我发生的,经过进化的深蓝竟将自己的神经接驳在了我的神经之上,这样做的后果是我可以像使用灵魂之门一样的控制深蓝而对我神经产生的伤害就如同对深蓝本身的神经产生伤害一样,我感觉痛深蓝也会感觉到痛我感觉到快乐深蓝也同样会快乐,我们成了两位一体的存在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则谁也说不清楚,因此我才可以通过深蓝拥有视觉但脱离深蓝我又成为了盲人,除此之外深蓝和我还拥有了一些其他的能力不过此时的我却并不知道这一切。

  这一切仅仅是发生在瞬间,没有人会注意到走出船舱的我曾微微的定了一下,而下一刻则恢复如常,也没有人会注意到我脸上的面具曾消失过一瞬,大家现在都被喜悦所包围因为他们经历了风雨之后终于回到了海盗的国度----风暴岛,一个海盗的家园无数人向往的快乐天堂。

  海王号已经停泊在风暴岛的港口上,不光是海王号上百艘的海盗船就停泊在这巨大的海港之中,在港口上则是数以万计的欢迎人群,如果你没有亲眼所见你是很难想象无数的人群等在海港上欢迎一群海盗是怎样的场景,整个海港就如同节日一般人们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而他们的目光则大多望向了海王号的旋梯。

  任我的养气工夫再怎么到位看到如此多的人竟然是在等待欢迎一群海盗也不由让我大吃一惊,说实话我并不认可海盗的存在我只是认可度撒这个人而已,而那两个要把我扔下海的海盗实在令我对海盗的印象大打折扣,也就是因为这样眼前的景象才令我感到震撼看来我并不了解他们啊,由于脸上面具的缘故没人可以看到我面具下吃惊的表情,可是明显的抱着心心的度撒注意到了我,看来面具并不能遮住有心人的眼睛啊。

  故意坠后半步的度撒慢慢变成了和我并排向前走去,边走边问我:“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吃惊,说实话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时比你要吃惊多了,当时的我还掐了掐自己的嘴巴呢,呵呵转眼之间已经20几年了,时间还真是快啊转眼之间心心都快有我当年大了。”。

  度撒的话令我发现我不仅仅是不了解这些海盗就连度撒我也并不真正了解,不过我知道的是度撒绝对是一个可以交的朋友,几十年的阅历让我可以分辨出哪些人值得你信耐的,而且度撒本人也证明了这一点,不过我还是好奇的说:“我是很吃惊,在我的认知里海盗并不是什么好人,我这么说你不要生气啊,当初我的一些货物就经常被一些海盗所劫更令我气愤的是他们不但劫货还将船上的船员全部杀死(史前公司的船队经常在马六甲被劫,那是世界上海盗最泛滥的地方之一,那里的海盗往往和本地居民有着密切关系甚至就是当地的居民,他们和当地的政府也很有些来往,许多国家的船只在那里消失接着改头换面再以合法的身份出现,至于船上的船员就没有船那么幸运了,等待他们的往往是葬身海底的命运,马六甲既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航道同时也是海员们公认的最危险的航道,死在那里的海员占死亡海员总数的大部分,另外提醒大家的是小说卡通中的海盗和现实中的海盗绝对是两回事,他们可比许多罪犯凶残得多,遇到一些罪犯也许你还可以活命要是在海上遇到海盗的话那么你九层已经是个死人了,还有那一层是半死不活。)直到后来我在船上配备了武装守卫才见好转,因此我对海盗的认识绝对算不上好,但是我却知道你绝对是个好人,可以说我帮你一部分是因为心心还有一部分是因为你这个人本身是个值得交的朋友,否则凭我对海盗的印象我是绝对不会帮你们的,可是眼前的这一切又让我迷惑了,下面人群脸上的笑容绝对不是装的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可以让人们发出那样笑容的海盗绝对不是我想象中的垃圾海盗,你们还真是奇怪啊!”。

  度撒听完笑了:“一点不奇怪,你现在和20几年前的我几乎是一模一样,当时我也非常困惑可是后来我就慢慢明白了以后你也会明白的,而现在我成了海盗头子,20多年前的我是如何也想不到我会有今天的,当时我的梦想可是做一个光荣的海军啊!”讲到这度撒自己也忍不住笑了,20多年前想当海军的人20多年后却成了海盗王,人生变幻莫过于此啊。

  听度撒这么一说我也笑了,打趣道:“你还真会说笑啊,说海盗王儿时的梦想是当海军恐怕说出去人家也不会相信呢,不过你又是怎么当上海盗的呢?海军和海盗这也相差的实在太极端了。”。

  度撒感慨万千的道:“你知道吗,我的家族原来是教廷的贵族,怎么样吃惊吧,我父亲还是教廷中大祭祀亲自册封的呢,那时的本德梅夫刚刚策划了番特自治领鲁本城大屠杀被教廷授予守护神依苏的称号,不过很多正直的人都反对他而我父亲就是其中之一,当时我父亲联合了许多教廷和贵族中的高层人士准备向教廷控告本德梅夫的罪行,可是事情却败露了本德梅夫利用手中的权利对这些人进行了清洗,我父亲作为发起者被秘密的拘捕并处决,不过我和母亲却逃了出来并按照父亲的指示来到了这里,一晃已经20多年过去了。”。

  “真是不好意思,抱歉让你想起了不高兴的事。”不过还真是没有想到,我眼前的人竟然是个教廷的贵族,真是让人吃惊。

  度撒的脸上并没有难过的表情看来时间冲淡了一切不过我相信时间并不能冲淡他对本德梅夫的恨意,度撒接着对我说道:“还有更让你吃惊的呢,你知道风暴岛的前身吗?风暴岛其实原来叫流放岛,是教廷和联邦流放囚犯的岛屿,在这里既有联邦的囚犯也有教廷的囚犯,两个国家都把自己的囚犯扔到这个岛上不过并没有守卫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可以回到联邦和教廷的工具,慢慢的岛上的人越来越多慢慢成了个城镇市集。随着本德梅夫和裘西克的当政很多被流放到这里的人都是被他们迫害的人,直到50多年前一个船队来到了这里,船队的船长名叫让.瓦雷也是一个贵族他不但和我父亲同岁还是父亲的同乡和好伙伴,后来我才知道他和我父亲一起喜欢上了我母亲,不过后来还是我父亲赢得了母亲的芳心,而让.瓦雷也离开了故乡远走他乡,不过那时的让.瓦雷就已经和本德梅夫是仇敌了,因为让.瓦雷经常利用身份阻止本德梅夫虐杀异教徒,而后来本德梅夫记恨在心终于害得让.瓦雷家破人亡,于是让.瓦雷就带着自己的船队来到了流放岛上,他要在这里建立一个理想的国度一个对抗本德梅夫的据点,结果却是他成了第一代的海盗王流放岛也慢慢变成了人们向往的天堂风暴岛,不过这一切在当时还仅仅只有一少部分人知道而我父亲就是其中之一。我和母亲逃出来后便来到了这里,让.瓦雷成了我的继父而20多年后的今天我成了第二代的海盗王,风暴岛也发展成了联邦教廷都少有的大都市,这也是我为什么总爱处处和本德梅夫作对的原因,而且我还在这过程中找到了我今生的最爱。”。

  天啊!度撒的故事直把我听的一楞一楞的,他的故事竟然是如此的离奇曲折简直都可以写一部小说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写一部小说叫《海盗王》并拍成卡通说不定会大受欢迎呢,不过没想到风暴岛和地球上的美国很像呢,竟然都是由流放的囚犯建立的,世界还真是奇妙啊!

  度撒望着还没回过神的我并不知道我在打什么主义,要是知道我有让他成为小说主角的念头也许会大暴走也说不定,不过度撒还是拍了我一下肩膀示意我要下船了,还沉浸在度撒故事中的我默默的跟在度撒身后向旋梯走去。

  当度撒出现在船的旋梯旁时,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让我惊醒了过来,“度撒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海盗王万岁!度撒万岁!”无数的欢呼声随之而起,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与第一声了,无数的女子将海王号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即使那些膀大腰圆的壮汉也被这些“弱女子”给挤到了圈外,这些女子中有的挥舞着签名纸有的挥舞着鲜花有的挥舞着度撒的巨幅海报有的挥舞着等等........我没看错吧?她们中的一些人竟挥舞着胸衣还有的竟挥舞着铁锤打了起来,天啊!恐怕就是20世纪地球上的的天皇巨星也没有这样的杀伤力啊,传说20世纪的时候一些追星族狂热异常已经可以称之为疯狂了,可是和我面前的这些人比起来她们简直就是小学生,站在船上我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因过于激动而昏倒的抽风状的女子和那些因斗殴而受伤的浑身是血的女子被抬出人群送去急救。

  现在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度撒的眉头上出现了两条黑线并且有不断延伸的趋势,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因为如果下面的女人都是美女那是一种幸福,而当其中有一些是恐龙的时候那就是一种悲哀,而当其中还有一些是背着老公来的时候那就是无奈了,而当其中还有一些人岁数足够做心心奶奶的时候那就是噩梦了,更何况度撒可是有妇之夫啊!面对无数金花战士和光荣大祭祀连眉头都不眨一下的海盗王竟然头上汗如雨下,可以想象度撒面对的是多么恐怖的事物了,包括我在内四周的人都对度撒充满了同情不过大家心里都庆幸的加了一句“死道友,不死贫道” 。

  就在度撒左右为难进退不得的时候在人群中传出了一声有如天籁的声音“心心快让妈妈抱抱”,而度撒仿佛被天使救赎了一样脸不红了,心不跳了,下船也有劲了,(腰好腿脚好,多亏了哈尔滨制药六厂的~~~`起点可以不用给这几个字稿酬,写顺手了,汗~~~无数的钙中钙瓶子砸向作者。)抱着心心的度撒三下两下就来到了船下来到了那个声音的主人身旁,本来已经失明的我在看到度撒身边的人时竟感觉到刺眼的光芒,即使是见惯了美女的我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子是我平生仅见的几个美人,一身合体的白色长裙将少妇那完美的曲线衬托的愈加出众,金色的长发盘在头上却独留下一缕在耳边给人以万种风情,蓝宝石样的眼睛可以让任何人迷失在其中,魔鬼的身材完美的比例绝世的面容迷人的风情就是我对眼前人的评价,虽然小蓝在容貌和身材上不输于她甚至超过她但在风情上却不止差了一筹至于夏娃那是不属于人间的美貌即使是她也无法相比的,不过眼前的人还真是个绝代的尤物啊!不用说我已经猜到了我眼前的丽人就是被度撒抢到手的神之国第一美女卡尼蒂尔雅了,怪不得本德梅夫念念不忘怀恨在心恐怕是个男人都会如此的,度撒这家伙还真好命啊!

  一直乖乖坐在度撒怀中的心心听到了这个声音立刻离开了度撒的怀抱将海盗王甩在一边扑进了丽人的怀抱,在这一刻我相信包括度撒在内所有的男士都恨不得那个人是自己。此时此刻刚刚那些疯狂的女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我们的周围竟换成了一群男士,手捧鲜花的绅士肌肉隆起的怪力男长相俊美的小白脸十一二岁的小男孩五六十岁的老人,总之各式各样的男人将我们这一行人围在了中央,而他们的目标明显就是此时已经在度撒怀中的美女了,不过比起那些女人用尖利的声音高叫“度撒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我更喜欢这些用男高音高呼“你知道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我不在乎你有老公,我不在乎天长地久,我只在乎曾经拥有!”的家伙,看着这些眼睛通红的家伙我是绝对不会认为他们是因为度撒一家三口的团聚的场面而感动的,我想现在的他们状态也许更接近发qing中的公牛,随着人群的叫声我可以发现现在不仅仅是度撒连卡尼蒂尔雅的脸上也出现了黑线,就在两人要暴走的时候刚刚的那群女人又适时的出现,掐耳朵的掐耳朵掐胳膊的掐胳膊转眼之间人群走了个干干净净,边走还边说:“死鬼你是不是嫌弃我了,也不照照镜子人家神之国第一美女能看上你,也就是我瞎了眼吧。”,男人辩驳道:“不要说我你不也喜欢人家海盗王吗?行你喜欢海盗王就不行我喜欢神之国第一美女了?”,“你去死吧,我就是喜欢海盗王!”。看着一直微笑着的心心和汉森汉特两兄弟,我知道他们看来已经是习以为常了,不过再看看满头黑线的度撒和卡尼蒂尔雅我知道这种事一次就会要人命的。

  包围着海王号的人群已经散开,现在我们的四周都是一些海员的家人,慢慢的我们一行人越来越少很快的除了汉森汉特就只剩我和心心她们一家人了,其他的人都和自己的家人团聚去了,而我眼前欢迎的人群中就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姑娘了,四周的海员们边鄙视的看着她边小声和身边的家人说些什么。

  姑娘长的很美,虽然没有卡尼蒂尔雅那么光彩照人但整个人却给人一种秀气的感觉,那是和卡尼蒂尔雅完全不同的美,银色的长发被扎成一股垂在左肩,一张秀气的小脸,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丰润的红唇,整个人给人以一种钟天下灵气于一身的感觉,见到她你就有一种清新自然之感,是一个很符合我们东方人审美观的美人,不过此时美人的眼角红红的,乌黑亮泽的双眼中蓄满了泪水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这样的一个东方美人眼含珠泪的出现你面前,任你是铁石心肠恐怕也要化成绕指柔啊,而此时泪美人正眼角含泪的盯着度撒,那神情就仿佛度撒是异界的陈世美,看到这架势度撒身旁的卡尼蒂尔雅脸上闪耀着迷人的笑容而一双纤手却探到了度撒的软肋之下,而下一刻我就听到了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老婆你想要我命啊!”。

  度撒将头凑到了我的耳边对我说:“她叫莱丽雅,至于他的丈夫你大概应该记得。”

  “我怎么不知道我认识他丈夫啊?不过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让人家姑娘那么望着你啊?”确实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她丈夫是谁我又怎么知道,度撒这家伙一定是在转移他老婆的视线,我怎么能帮他逃离苦海啊!

  “你一定认识的!他老公叫瓦西里.杨,就是刺了你一下的那个家伙,怎么样?你认识他吧?”

  真是没天理啊,那个阴险的家伙竟能娶个这么漂亮的妻子还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啊,而此刻莱丽雅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联邦的卧底而且在危机关头背叛了大家,她只是没有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大家一起归来并且看到那些水手们对她鄙视的目光本能的感到有什么事发生因此才来找度撒询问的,可怜的姑娘并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

  就这样我第一次踏上了异界的土地,来到了一个海盗的乐园自由的国度,和莱丽雅同样我也并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

  

第17章 风暴之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