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章 妖刀海鬼

    望着眼前的局面我觉得这一切还是交给度撒来处理比较好,我便向卡尼蒂尔雅怀中的心心道:“心心陪我在岛上逛逛怎么样?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呢!”,待在卡尼蒂尔雅怀中的心心听完便想从妈妈的怀里出来,不过卡尼蒂尔雅却没有放心心下来而是投了一个询问的目光给度撒,卡尼蒂尔雅还是第一次见到我但出于女人的本能他觉得我并不是一个一般人,由于我是和度撒一起来的所以她才投了一个询问的目光给老公,在接受度撒让她放心的目光后她才将怀中的心心放开,而心心已经急不可耐的拉着我向岛的深处走去。

  在我走后度撒先阻止了要说话的莱丽雅对依然不放心的妻子说道:“你放心,心心不会有事的,在那个人身旁我相信心心比在任何人身旁都要安全。”。

  “比在我们身边还安全?那个人是谁?我好象以前从没见过他,你怎么那么放心他啊?还有瓦西里那小子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啊?”卡尼蒂尔雅疑惑的问道。

  度撒苦笑着道:“那个人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心心在他身边确实要比在我们身边安全的多,至于瓦西里,莱丽雅你还是和我们一起先回家再说吧。”,说完便带着妻子和莱丽雅向岛的中心走去。

  此时此刻心心正拽着我的手在人群中穿行,刚刚在船上就看到下面人山人海,当下了船之后你才会发现人远比你预想的要多得多得多,整个海港到处都是海盗和欢快的人群,那些刚下船的海盗们受到了人群如同对待英雄一样的欢迎,这在当时的我来看却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顺着海港向前是一条笔直的大道在道路的两侧则是各种摊位,摊位的附近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如果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自己进入了闹市而决计不会想到我们现在是处在海盗的老巢之中。

  心心轻车熟路的拉着我到了一个卖小吃的摊位旁边,不过我却让这个小吃摊的摊主给吓了一大跳,摊主看样子大概50多岁,身高2米一身健壮的仿佛小山般的肌肉,大光头脸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尤其是一道从额头经过眼睛鼻子和嘴一直延伸到脖子的伤痕格外恐怖,老人的右臂齐根断去而裸露在外的肌肉上则刺满了各种怪兽图案的刺青,整个人给人以一种凶厉之气,这样的一位老人却在卖小吃实在是够吓人的,即使是我这样大胆之人冷不丁看到如此相貌也吓了一跳更不要说心心这样的小女孩了,可事实却是心心一点事也没有,真是令人搞不懂啊!

  老人也看到心心到了自己的摊位旁显的非常高兴,不过那张脸上所表露出来可以称之为笑容的东西却足可以吓死人,而此时心心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老人手中那一串串“小珍珠”所吸引,那是被成串的穿在签子上的拇指大的白色小球,被火烤过之后散发着一种奇异的香味令人食指大动胃口大开,老人什么也没说只是利索的烤了10几串小珍珠递给心心,而心心在刚才老人烤制的时候就已经口水直流了,至始至终老人都没有看我一眼而是一直慈爱的看着心心。

  接过珍珠串的心心分了一半给我便忍不住立刻开动了,边吃边给我介绍说:“这位呢是伯卜爷爷,平时他最疼我了,而且他做的<团子>可是我最爱吃的东西了,要我说也是我们岛上最好吃的东西了,除了我们风暴岛别的地方可是没有<团子>的。这位是我新认识的大哥哥,多亏了他我和爸爸才能安全的回来呢,大哥哥很厉害的哦,可不象伯卜爷爷总吹牛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怎样怎样厉害。”说完心心自己也乐了,听完心心的话那位叫伯卜的老人才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就这一眼就差点让我跳了起来,那是怎样的眼神啊!冰冷不含任何感情散发着浓重的杀气,如同一潭死水没有一丝的波动,让人看了心里直冒凉气,而当他低头专注的看心心吃东西的时候则完全像另外的一个人,看来这个岛上还真是藏龙卧虎啊,随便一个卖小吃的老人都有一身不俗的本领。

  心心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接着对我道:“大哥哥你知道吗?这〈团子〉是用一种叫团团鱼的刺做的,团团鱼的肉中遍布着细小的尖刺因此平时是没有什么人吃的,而且啊团团鱼的刺非常的坚硬一般刀都砍不碎的,可是伯卜爷爷却可以将团团鱼的刺弄碎再加上鱼肉做成小丸子并加入调料之后上火烤,做出来的〈团子〉又香又酥好吃极了,我在海上的时候最舍不得的就是伯卜爷爷做的〈团子〉了,呵呵现在总算可以过足瘾了,大哥哥你也尝尝,不骗你的很好吃的。”,说完又投入到消灭〈团子〉的战斗中去了。

  我咬了一颗小丸子尝了尝,鱼肉的嫩滑加上鱼骨的香酥还有那奇异的香料味做成的〈团子〉确实是人间美味,不过我更加注意的是那位伯卜爷爷做〈团子〉的方法和用具,那位伯卜爷爷现在正在用刀将细如发丝的鱼刺切碎,看着老人有节奏的将鱼骨变成鱼粉不禁让我怀疑心心所说的团团鱼的鱼刺非常坚硬是否是真的,那刀并不是我们见惯了的厨房中用的刀具而是一把用来杀人的刀,刀长35厘米刀身非常的窄,刀刃非常的薄在刀身两边有专门用来放血的血槽,刀的背面则是锯齿状的,我可以想象得出这把刀要是插入人的身体会对人造成多么巨大的伤害,此刻老人却正用这样一把刀在切鱼骨,而老人左手握刀的方法也非常独特,一般人是正手持刀而老人却是反手握刀,这种握刀的方法是一些军人才使用的,通常只在近身肉搏而且刀身比较短的情况下才采用,这样握刀可以有效的保护自己持刀的手臂同时出刀的速度快角度也刁钻,不过还是很少有人使用,主要的原因就是如果这样握刀那么刀身一定不能太长遇到长兵器时会比较吃亏,我现在可以肯定老人一定是一个刀道高手。

  在我观察老人的时候心心已经将手中的<团子>给消灭得干干净净,现在正眼巴巴的看着我手中剩下的四串<团子>,那可怜的表情简直就如同乞食的小狗,唉!美食的诱惑也抵不住心心那可怜的表情,没办法只好将手中的〈团子〉递给心心,而这时老人也第一次对我露出了和善的表情。有时我在想人的脸还真是奇妙,无论你的脸再丑或者再漂亮,它都可以将你真实的心意表现出来,漂亮的脸可以表现出和善亲切丑的脸同样可以表现出和善亲切,就如同现在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张恐怖脸孔背后所传达的和善意义。

  而此时我才向老人说第一句话:“伯卜爷爷您好,我是第一次老到风暴岛,您做的〈团子〉真的非常好吃,怪不得心心那么喜欢呢。”,本来这也就是客套的话,我并没有指望那位伯卜爷爷回答,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伯卜爷爷竟然回答了:“呵呵!小伙子你也好啊,我还是头一回看到心心这么粘她父母以外的人呢,你大概不知道吧平时要是让心心将〈团子〉分出来给别人恐怕比打倒她老爸还费劲呢,而今天心心上来就分给你一半恐怕就是她父母都没有这个待遇呢!”。

  已经又消灭两串〈团子〉的心心听到伯卜爷爷这么说不禁羞红了脸,强辩到:“伯卜爷爷就会乱说,我平时才没有伯卜爷爷说的那么贪吃呢,再说这怎么能怪我呢,要怪啊就怪伯卜爷爷你做的〈团子〉太好吃了,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就是我老爸也经常背者我老妈出来偷吃伯卜爷爷做的〈团子〉呢,对了伯卜爷爷再给我来几串,实在是太好吃了!”。

  “哈哈!你们爷俩啊都是馋猫,你爸爸小时候也经常来我这偷吃〈团子〉呢,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偷吃的也换成你了。”说完不由感慨的长叹了一声,很快又递给了我们几串〈团子〉,不过伯卜爷爷做〈团子〉的速度明显没有心心消灭〈团子〉的速度快,不久消灭完眼前〈团子〉的心心就两手拄着下巴不停的流着口水期待着新烤好的〈团子〉了。

  我发现制作〈团子〉最费时的一个环节就是将鱼骨变成鱼粉,即使是以伯卜爷爷的熟练做起来也非常的耗时间,看了看望着〈团子〉直流口水的心心我决定帮帮她便对伯卜爷爷说道:“伯卜爷爷,我可以帮忙吗?也许两个人一起可以快些。”,伯卜爷爷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心心便点头同意了,其实我想帮忙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对团团鱼的刺非常的好奇,非常的想见识见识这些刀都斩不断的鱼刺。

  伯卜爷爷明显也知道我心理想的是什么,因此并没有让我做其他的工作而是带着好笑的眼神递给我一大把团团鱼的鱼刺,团团鱼的鱼刺大概30厘米长只有人的发丝粗细呈透明状,表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挑出一根“轻轻的”拉了一下却并没有拉断,真是让人吃惊虽然是我轻轻的拉了一下可是最起码却有上千斤的力气,而这细若发丝的鱼刺竟一点事也没有。用深蓝上的设备扫描之后我才知道这鱼刺的内部结构非常独特,不但有很强的伸缩性还有很强的传导和还原性,如果一般的刀具斩在上边力量会被鱼刺以震动的方式传导到鱼刺的两端,这样即使用了很大的力量也是斩不断鱼刺的,真没想到小小的一根鱼刺竟有如此奇特的结构。如果将这种结构应用在机动战士身上,那么机动战士的抗击性能会有大幅提升的,大自然真是奇妙。不过既然知道了它的结构在想办法就容易的多了,其实只要斩的速度足够快超过鱼刺本身可以抗拒的极限即使用很小的力量也可以将它切断的。这有点像离子加速器的原理,离子虽轻但如果速度足够大的话一样具有很大的能量。

  运刀如闪电很快眼前的鱼刺就成了一小堆鱼骨粉,看得我旁边的伯卜爷爷眼睛都直了,作为用刀的高手伯卜爷爷当然看出来我并没有使用任何的技术,而是单纯的凭借着速度力量将鱼刺斩断,这一切怎么能让他不吃惊,出现在他面前的完全是另一种武道理念,如果说伯卜爷爷的武道是技近乎艺,他的武技已经近乎艺术,那么我所表现出的武道就是完全凭借着速度和力量制胜,一力降十会以拙破巧,而这又怎么能不让一生钻研刀道的伯卜爷爷吃惊呢!

  其实我非常的羡慕伯卜爷爷,他的境界才是我所追求的境界,也是我们东方武道所追求的境界近乎艺近乎自然,而我刚刚表现的却是西方技击的精神,表面上看来两者平分秋色实则不然,前提如果两者拥有同样的力量和速度,那么只讲求力的西方技击是如何也胜不过讲求技的东方武道的,而世界上又有几个人可以拥有深蓝这样的力量和速度呢,东方武道是让平凡的人变得不平凡而西方的技击确实让本来不平凡的人从平凡人中脱颖而出,两者的差距也就可见一斑了。但此时的伯卜爷爷却深陷其中,如果他不能认清其中的关键,那么他所坚信的武道精神也就不存在了,到时不用说什么武功再有寸进恐怕没什么倒退就是万幸了,不过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引起的我自然要帮帮伯卜爷爷了。

  “伯卜爷爷其实我很羡慕你呢!不过世界上并不是人人都有我这样的力量的。”,我的话虽然不多但听在深思中的伯卜爷爷耳中就如同脑中亮起了一盏明灯,伯卜爷爷自言自语道:“是啊!世界上有这样力量的人又有几个呢,而我不具备那样的力量但我却同样可以斩碎鱼骨,我明白了!应该高兴的是我啊!靠这技艺我可以和能力远超过我的人相抗衡,我真的明白了!”。说完又对我说道:“小兄弟,真是谢谢你了,你打破了困饶我几十年的问题,现在我终于明白了,真没看出来原来小兄弟你才是高手啊!呵呵!心心你今天真是带了个不得了的人来啊!”。而心心此时正用一双困惑的大眼睛望着我们,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记忆中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伯卜爷爷这么高兴呢。

  伯卜其实是最早跟随让.瓦雷来到风暴岛的船员之一,那时的船员大多数都在与当地罪犯和教廷海军的战斗中牺牲了,只有包括伯卜在内的少数几个人活了下来,可以想象能从那么严峻环境下活下来的人都不会是一般人。后来让.瓦雷成了风暴岛的第一任海盗王而伯卜自然也就成了他手下的一员大将,那时的伯卜有个响亮的外号叫“妖刀海鬼”而自己人却戏称他叫“海龟”,“妖刀海鬼”这个外号一方面是形容伯卜手下的短刀如同妖刀一般一方面是形容伯卜那因战斗而伤痕累累如同鬼魅的脸,“海龟”这外号是形容他木讷老实不爱说话,但你要是因此而小瞧他的话你一定会为自己的愚蠢而付出代价的,那个“妖刀海鬼”中的鬼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其奸如鬼。他可是和让.瓦雷等几个人同列联邦教廷A级通缉犯的家伙,他个人的悬赏花红高达1亿联邦信用点和1000万教廷金币,那时让.瓦雷曾开玩笑说如果他们几个人被同一个人抓住的话恐怕联邦和教廷要为所付出的悬赏而破产由此可见悬赏之高了。在那不久之后的一次行动中由于叛徒的出卖伯卜率领的海盗船队遭到伏击,整个舰队11条船上千人仅有不到100人活着逃了回来而他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他还在战斗中干掉了对方的指挥官一个教廷光荣大祭祀不过代价却是自己的右臂。后来他便定居在风暴岛上成了一个买小吃的普通人,从此风暴岛上少了一个“妖刀海鬼”多了一个面容恐怖的伯卜爷爷,而在心心这些孩子看来伯卜爷爷则是一个面容恐怖但却非常善良平时喜欢吹吹牛皮的可爱老爷爷罢了,恐怕只有度撒和他们那一辈以上的人才深知他的厉害,如果本德梅夫知道当年的“妖刀海鬼”伯卜还活着的话大概连睡觉都不会塌实的。

  谁知机缘巧合之下我竟然帮了这位老人一个“小”忙,真不知道会对以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第18章 妖刀海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