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佣兵史话

    度撒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就在刚刚我答应他护送一个人去联邦后,他立刻出去帮我安排到联邦的船只去了,看着他的虽然疲惫但成竹在胸的表情,我知道事情一定是安排好了。

  果然度撒一进来还没来得及喝水,就一屁股坐到了我身边,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去联邦的船只已经安排好了,是联合佣兵团的潜艇,本来是准备明天早上起航的,可是我和他们说有急事,他们答应现在就立刻准备,下午两点就可以准时起航。”。

  听完这些我非常高兴,可是我也觉得很奇怪,岛上怎么会有佣兵的船呢?度撒他们是打劫过往船只的海盗,而佣兵却是保护货物不受洗劫的人,他们两方面怎么会有联系,而且听度撒的话明显度撒和他们还有不浅的交情,更令我奇怪的是,为什么度撒不用自己的海盗船送我呢。

  度撒看到我脸上沉思的表情立刻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苦笑了一下给我解释道:“你是不是奇怪我们怎么会和佣兵有联系啊?其实我们这也是迫不得已,我们风暴岛独立于联邦和教廷之外,无论是联邦和教廷都视我们为眼中钉肉中刺,因此他们连手对我们风暴岛采取了封锁,虽然打劫过往的船只可以让我们获得一些生活必需品,可那毕竟是杯水车薪,要知道我们虽然打劫过往船只,可是我们打劫的对象大部分都是本德梅夫和裘西克的船队,而本德梅夫和裘西克那两个家伙可不会在船里装什么生活必需品。

  “那你们岛上需要的生活必需品和其他东西都是哪来的?”我不禁好奇的问道。

  度撒看了看我才慎重的对我说:“我当你是兄弟,而且我也相信你不会出卖我们,我才告诉你这些,要知道这可关系到无数人的身家性命,我们风暴岛上需要的大量生活必需品,其实都是我们暗地里拜托一些佣兵团采购的,另外在联邦和教廷有我们潜伏的一些秘密人员,他们主要的任务就是打探消息,以及采购岛上需要的一些特殊物品,毕竟生活用品可以托佣兵团采购,可是一些敏感的禁运物品则要靠他们走私出关。”

  此时此刻我真是非常感动,要说我和度撒相交的时间并不长,我只是救了他和心心一命,可是他却异常的信任我,将我当兄弟看待,这次更是将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我,我不禁在心里暗下决心,有机会我一定要报答度撒对我的情谊。

  我又问度撒:“我很好奇为什么佣兵团会和你们海盗走在一起呢,而且他们现在还停靠在你们的岛上,他们不怕你们将他们一网打尽吗?要知道他们是保护货物的,而你们却是洗劫货物的啊!”

  度撒闻言笑道:“其实你对这个世界上一点也不了解,你的老师也没有告诉你这些,我们风暴岛的海盗一般只是抢劫教廷的船只以及裘西克的走私船队,再就是一些恶名远扬的人,我们并不抢劫正常的过往船只,不但不抢劫有时还会护送他们,因此我们的在民间的口碑非常好,又因为在联邦和教廷之间只有我们风暴岛一个中间站,因此一些相熟的佣兵团才会在我们岛上停靠,一方面休息一方面补充一下给养,而且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停靠在我们的岛上的,在停靠是时候还要经过严格的检查才可以的,我们和佣兵可以说是互惠互利,就像这次一样,他们也会帮我们一些小忙。”。

  原来是这样,其实并不是我师傅没有告诉我,而是我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又怎么可以知道这一切呢,还好有那个莫须有的师傅替我挡灾,我又问道:“那个联合佣兵团有是怎么回事,他们和你们关系很密切吗?你竟然可以轻易的说动他们提早起航。”。

  度撒喝了口水对我说:“这次我拜托的联合佣兵团也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佣兵团,要是说起来事情就多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我也告诉你这个世界上的一些事,现在联邦和教廷动荡不堪,虽然名义上仍然是中央教廷和联邦议会控制着两个国家,可是实际上中央教廷和联邦议会都是名存实亡,真正掌握着联邦和教廷大权的就是上回你抓住的那个裘西克以及和你交过手吃了个亏的本德梅夫,在他们以下就要数联邦和教廷自治领的领主,他们手握重权,虽然名义上仍隶属于联邦和教廷的管辖,可实际上如同独立的王国一般,如果说他们还怕谁的话,那就只有掌握联邦和教廷实际大权的裘西克和本德梅夫了,可是裘西克和本德梅夫对他们之间的互相征战视如不见,本德梅夫只关心享乐和对异教徒的清洗,裘西克就更过分了,他借着战争的机会大肆贩卖军火发战争财,恐怕他是乐不得自治领之间互相战争吧。”

  “那这一切又和佣兵有什么关系呢?”我问道。

  度撒考虑了一下说道:“关系很大,现在的世道民不聊生,像我们风暴岛还好,可是那些生活在联邦和教廷的人就惨了,由于长期战争,到处都是山贼强盗以及散兵游勇,一般人如果出行的话,十条命都不够。这种情况下佣兵就出现了,他们最先大多都是由一些退役的军人组成的,平时收取少量的费用为出行的人们以及商人的货物提供保护,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世道越来越乱,佣兵也越来越兴盛,现在的佣兵团可以说是良莠不齐,有的佣兵团甚至就是打着佣兵名义的强盗,但是超大型佣兵团也出现了,他们往往有着良好的信誉,并且人员众多,甚至根本就像军队一样庞大正规,不但有自己的补给体系还有自己的情报来路,他们提供的服务也更加多样,小到保护单人出行,大到保护城镇的安全,只要你付得起钱有的佣兵团甚至可以帮你攻击城市,现在世界上一共有两个超大型的佣兵团,联合佣兵团就是其中之一,另一个是名叫黑狼的佣兵团,一直以来我们和联合佣兵团的关系都不错,所以这次我才会拜托他们。”。

  听到度撒说到有的佣兵团只要你付得起钱甚至可以帮你攻打城市,不由让我对这个世界佣兵团的印象非常不好,我问道:“这次那个联合佣兵团也是你说的那种只要给钱就什么都可以做的佣兵团吗?”。

  度撒笑了笑知道我误会了他的话,忙解释道:“你误会了,实际上联合佣兵团是一个非常正规的佣兵团,他们从来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至于他们的死对头黑狼佣兵团就不一样了,我所说的只要你给钱什么都干的就是指黑狼佣兵团,他们的团长黑狼是个非常残暴的人,据说原来黑狼佣兵团其实是一群打家劫舍的强盗,后来渐渐发展成了超级佣兵团,为了钱什么任务都可以接的传统也就保留了下来,他们有一次甚至受雇于一位领主和他一起攻打邻近的一位领主,酬劳就是允许他们在对方领主的城市中洗劫三天。”。

  我又问度撒:“你说黑狼佣兵团是联合佣兵团的死对头是怎么回事啊?”。

  度撒道:“这就要从两年前的一件事讲起了,那时发生了一件震惊整个佣兵界的事,当时联合佣兵团受雇保护一个被山贼威胁的城镇,可是谁也不知到那群山贼实际上是黑狼佣兵团的人假扮的,而对方也不知道小镇请了联合佣兵团保护,于是就这样两方人打了起来,结果战斗僵持不下,两方人都向自己的佣兵团请求支援,两个佣兵团的团长亲自带着大队人马支援小镇,当他们知道对方是谁的时候,两方人马已经打出了真火,因为联合佣兵团一直就不满黑狼佣兵团的所作所为而黑狼佣兵团也恨联合佣兵团不止坏了自己一次好事,战斗变得更加火暴,最后两方人马都死伤惨重,黑狼佣兵团无奈被迫撤出,这一仗成就了联合佣兵团在佣兵界的龙头地位,事后黑狼佣兵团则血洗了小镇,为在攻击小镇的过程中战死的黑狼的弟弟黑熊报仇,而听闻黑狼佣兵团血洗小镇的消息后,联合佣兵团老团长也气得咽了气,两个超级佣兵团也从此结下了解不开的深仇。”。

  听到这我不禁佩服那位联合佣兵团的团长,为了一个小镇竟然不惜与同为超级佣兵团的黑狼佣兵团反目,虽然我并不是个好人可我却很佩服这样的人,我又问度撒:“那个联合佣兵团的名字为什么这么怪?怎么一点气势也没有,按理说佣兵团应该起个有气势或者响亮的名字吧!”。

  度撒解释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其实联合佣兵团并不归属联邦也不归属教廷,联合佣兵团是一个教廷的佣兵团和一个联邦的佣兵团联合而成的,业务遍布整个星球,这也是联合佣兵团能成为超级佣兵团的原因。”。

  “那黑狼佣兵团呢,他们为什么能成为超级佣兵团?”。

  “黑狼佣兵团和联合佣兵团不同,他们是靠着吞并其他佣兵团而成为超级佣兵团的,不过无论是联合佣兵团还是黑狼佣兵团两者的势力都遍布教廷和联邦,我这次拜托联合佣兵团也是出于这个考虑,毕竟你们可以在一路上互相照顾。”度撒说道。

  “真是谢谢你了,还是你想得周到。”

  “不是我妄自菲薄,我们自己虽然也有船可以送你到联邦,可是我们的势力范围是海上,到了联邦基本上我们就帮不上你什么忙了,可是联合佣兵团不同,他们的势力范围是在陆地上,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我想他们看在我们风暴岛的面子上会尽力帮忙的,至于谢我就不用了,只是......。”度撒不禁红着脸沉吟不语。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度撒这样,知道他怕自己的要求强人所难,因此我说道:“只是什么呢?如果我可以办到的话我一定会尽力帮忙。”。

  度撒一脸窘迫的问道:“这个...其实说出来挺不好意思的,我就是想问一下,你那个方面怎么那么强啊?有没有什么诀窍啊?要知道现在岛上的男人看见你都有些自卑抬不起头来,具一些人说你在广场上整整纵横驰骋了七天七夜,你简直就是男人中的男人我们的偶像啊。”。

  怪不得度撒会不好意思,原来他问的是这方面啊,听完度撒这一番话任我脸皮怎么厚也不禁满脸通红,说起来我恨不得有个地缝让我钻,该死的深蓝,谁知道深蓝形成的茧可以让外面看见里面而里面看不见外面啊,不知不觉我竟然在广场上众目睽睽之下表演了七天活chun宫,幸好深蓝形成的的茧是隔音的,要是让他们听见妖姬高潮时的叫床声,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不过一想到妖姬我的情绪不由得变得低落。

  “没关系的,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她的,相信你自己,也要相信你爱的人。”度撒安慰我道。

  “哦,我没事,无论前面等待我的是什么我一定会找到她的,神挡我就杀神,魔挡我就屠魔,没人可以阻止我的,我相信她,也相信我自己。至于你说的我的那方面比较强,这个完全是先天的,不过我建议你可以多生吃一些海鲜,我师傅曾告诉我这对那方面应该有帮助的。”我对度撒说道。

  我哪里知道,经过度撒自己的验证以及宣传后,从此以后风暴岛上男人生吃海鲜成风,在以后岛上甚至将我到达风暴岛的日子列为节日,而节日的重头戏就是生吃海鲜。

  看着还要安慰我的度撒我忙将话头岔开问道:“你这回让我顺路保护一个人上联邦,这个人究竟是谁?”,现在我对这个我要保护的人还是一无所知,同时我也好奇究竟是什么人需要度撒来求我帮忙。

  度撒告诉我:“你前一段时间不是想向我借书库吗?她就是那个先你一步向我借书库的人,这个人怎么说呢,脾气有些古怪,但是绝对是个好人,只是她不太爱和人相处,不过这个人却对我们风暴岛重要异常,你大概看到了我们装备的那些加持魔法的奇异武器了吧,它们就是我让你护送的人发明的,这下你明白她对我们的重要性了吧,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求你护送她了,其实你我都明白,你的功夫要远远高于我,这回她要去联邦,只有你护送她我才安心,他实在是对我们太重要了。”。

  原来是那个发明了魔法水雷的疯子,要不是一到岛上就出了事没有时间,我还真想去看看那个拥有奇思妙想的疯子,现在机会竟然自己跑到了我面前,想到这我又问度撒:“这么重要的人你们怎么会让他去联邦呢?你们就不怕他一去不回吗?”。

  度撒笑了:“其实她并不是我们风暴岛的人,她只不过是出于自愿帮助我们的,至于这次回联邦的原因,据她说是有了什么重大的发现,我们风暴岛上的研究设备并不足以让她继续研究,因此她要到联邦科学院去一趟,而且对于她我们是绝对的相信,因为没有她的帮助我们风暴岛根本不可能守住教廷和联邦的联合围剿。”。

  就这样我和度撒谈着谈着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下午一点,度撒带我离开了自己的家。在临出门的时候,心心显得依依不舍,直到我答应办完事情后立刻回来,并且给她带许多许多的玩具心心才松开了我的手。

  临走时我还给了心心一个漂亮的护身符项链,并帮她带上,蓝色的项链散发着梦幻的蓝光,衬托得心心如同小公主一样可爱,并且偷偷交代心心:“心心,记住这根项链平时你要一直带着它不可以有一刻离身,以后你要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就扯断这个项链上的护身符,那时我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竟快的赶到你身边的,记住哦!这可是你和大哥哥的秘密,任何人也不要告诉哦。”,看着坚定的点了点头的心心,我知道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包括她的父母。

  其实这根蓝色的项链是我用深蓝做的,在我醒后我发现深蓝经过这次异变后竟可以分裂出自身的一部分,就如同妖姬身上的铠甲一样,不过由于深蓝将妖姬当成我的一部分,所以妖姬身上的盔甲会主动的保护妖姬,而我给心心的则没法主动保护心心,但是当它发出信号后,我则可以根据信号找到心心所在的位置。

  现在我和度撒正向着岛上一座高山行去,顺着没有什么人迹的小路很快我们就来到了这座山下,我并不知道度撒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可是我并没有问,因为我知道度撒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当度撒伸手在身边的一块岩石上触了一下后,眼前的山壁发出“轰隆隆”的巨响,下一刻山壁完全移到了一边,出先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条漆黑的通道,当我们踏足到通道的地面上时,通道两边亮起了灯光,我就这样跟在度撒身后向山腹走去。

  越向里边走才越发现这工程的浩大,整个山的腹部完全被掏空了,而经过了一扇扇大门后出现在我眼前的就是无边无际的书籍,形容书籍多得像海洋也许很不恰当,可是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书籍的海洋。

  我现在就处在山腹的中央,四周空无一物,整个空间如同广场一样,而四周的山壁则被雕成书架的样式,一直从地面延伸到山洞的顶部,而现在整个山壁都被无数的书籍所填满,天啊!这到底要多少书啊!如果不是为了妖姬的话我一定要留在这里,将所有的一切都复制下来。

  我对着身前的度撒问道:“这些都是你的藏书?真不敢置信,你竟然有这么多的书,怪不得心心说你有个巨型的书库,有机会我一定要将这里的书都看一遍。”,想到我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在回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

  度撒说道:“这其实也风暴岛上的一个未解之迷,你所看到的这里的一切都不是我们建造的,而是岛上原来就存在的,实际上在这只是我们偶然间发现的,当时我们被眼前的一切所惊呆的,很明显在我们之前就有人在风暴岛上建造了这个书库,而且年代一定非常久远,因为他一定要早于两国开始向风暴岛流放囚犯的时间,而实际上两国向风暴岛上流放囚犯已经有了近千年的历史,你所看到的书库和藏书最少都是一千年以前的,而在两国的历史中都没有这个书库的记载,我们在书库中也没有找到关于这里的任何记载,并且奇怪的是这里所有书籍的出版时间都被人刻意的销毁了。为了保密我们才说岛上有一个我的巨大的书库,而实际上真正来过这里的仅仅有几个人,甚至连心心都没有来过这里。”。

  “那你这次带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我不由好奇的问。

  度撒说道:“我这次带你来一是想让你参观一下书库,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接人,你这次顺路护送的人就在这里。”。

  其实刚刚我进入书库的时候就知道这里有三个人,而我已经隐隐猜测到那个人大概就是我要顺路护送的人。

  

第25章 佣兵史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