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6章 误上“贼船”

    在一进门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这巨大的空间中有第三个人的存在,经度撒这么一说我便确定了那个人一定就是我这次要顺路护送的人了。

  可以说我对这个人还是很好奇的,一个被度撒说成是脾气古怪的人,一个可以将奇思妙想和疯狂结合起来的人,一个在我看来天才和疯子的结合体,真是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度撒说完便带我向左面的墙角走去,通过感知我知道他就在那里,在我们进来时他就应该发现了我们,可是他人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依然待在在那里,仿佛根本没有察觉我们的存在一样,怪不得度撒说他脾气怪异、不善与人交往。

  终于我们走到了她的身前,可是在那之前我惊讶的发现度撒让我护送的人竟然是一个女人,我以前竟一直以为度撒说的那个人是个男人,看来我误会了度撒的话,而度撒也没有想到我竟然把他口中的“她”当成了“他”,不过根据我的第六感告诉我的,我知道眼前的女子应该是个美人,当我真正来到她的身前时,我不得不赞叹男人的第六感,因为它实在是太准确了。

  面前的她大概二十多岁,一身黑色的套装,将她高挑的身材和娇人的曲线完全体现出来,一张完美的瓜子脸,精致得无法挑剔的五官,黑色的长发盘在头上,一副小巧的眼睛架在了她的鼻梁上,整个人给人一种成熟知性的美,总的来说应该是个不次于卡尼蒂尔雅的美女,可是她那苍白的脸色和脸上那冷若冰爽的表情则大大破坏了这一切,现在的她就仿佛一座散发着巨大寒气的冰山,给人一种不好接近的感觉。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度撒会说她不善与人交往了,根本就是因为她是个冰山美人,要想和她交往的人一定要作好被撞沉后,沉入冰冷的北极的准备,再一想到我要护送这么一个人到联邦我就有一些头痛,真不知道以后怎么和她相处,唉!既然已经答应了度撒,那就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至于度撒说她怪异,我也发现了,山洞这么大,她竟然待在了一个最阴暗的角落之中,按理说像她这样的女孩没有必要有这么怪的品位吧,一身黑衣脸色苍白悄无声息的待在山洞中最阴暗的角落,如果换个胆子小的人恐怕都会被吓到,我觉得她此刻像极了一个在黑暗中等待着猎物上钩的猎手,而我自己就是那送上门的猎物。

  当度撒和我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依然一点反应也没有,简直是无视我和度撒的存在,度撒见到她这个样子并没有什么不快,显然他是已经习以为常了。

  度撒对她介绍说:“这位是深蓝先生,这次我就是请他代为保护您回联邦;这位是冷雅小姐,她就是您这次要保护的目标。”。

  想到以后一段时间都要和她朝夕相处,我决定不要和她关系弄的太僵,因此我破天荒的在度撒介绍完之后主动伸出了手,并且对我面前的冷雅道:“冷雅小姐你好,我叫深蓝,这次就是我一路护送你到联邦,希望我们旅途愉快。”,让我尴尬的是,这是我来这个世界后首次主动向人示好,可是那个冷雅小姐理都没理我,把我当成了空气,让我的手就这么悬在了半空。

  度撒也没想到情况会这样,以前虽说冷雅也不好接触,可是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啊,连最基本的招呼都不打,看着我那悬在半空的手度撒也不知所措,而且很明显的,冷雅对于眼前的人十分的不满意,让度撒搞不懂的是,这是冷雅和我第一次见面,冷雅怎么会对我有意见。

  实际上冷雅不满意的是我脸上的面具,在她看来和自己打招呼却连面具都不摘实在是太没礼貌了,而我平时都是一直带着深蓝化成的面具的,就是度撒也仅仅见过我的面容一次,可以说到异界以来只有心心、度撒、妖姬三人先后见过我的真面目,因此我并没有觉得不摘面具是一件不礼貌的事,度撒也习惯了我带着面具出现,因此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我和冷雅的初次见面就产生了误会。

  在冷雅看来,眼前的男人只是一个不知礼貌的肌肉男,冷雅那时并不知道我身上铠甲的与众不同,而我实际上的个头只有一米八而已,由于冷雅平时告诉度撒严禁任何人来打扰她的研究,因此她也不知道七天前发生在风暴广场上的事,否则身为科学狂人的她要是知道了这些,十之八九会动起把我大卸八块的念头,度撒也知道她在这方面的疯狂,因此也没敢将以前的事告诉她。

  我只觉得眼前的女人实在是太不可爱了,实在是太无礼了,我喜欢的女人是那种柔情似水的女子,虽然我并没有打眼前冷雅的念头,但我的审美观让我对眼前的美女实在有点不感冒。

  我将悬在半空的手缓缓收回,仿佛眼前的一切都没发生一样,静静的立在了度撒的旁边,由于面具的缘故,度撒和冷雅并不能看到我脸上的表情。

  看到我没有甩袖而走度撒不禁深深的松了口气,凭着平时对我的了解,他知道要是一般情况下遇到这种情况我早就走了,这次可以说完全是看着他的面子才留下的。度撒知道我是看着他的面子才完全改变了以前的处世风格,这回欠我的情可真是欠大了。

  度撒又立刻开始给我们打圆场,对冷雅说:“冷小姐,平时多谢你对我们岛的帮助,这次知道你要回到联邦我特意请了深蓝先生护送你,深蓝先生虽然并不是我们风暴岛上的人,但是绝对可以信赖,有深蓝先生护送你我也就放心了,要知道就是我自己亲自护送都没有深蓝先生护送你安全。”。

  我知道度撒说的是实话,而且风暴岛也离不开他,要不他也不会请我帮忙了,而冷雅却认为这是客气之词,完全是为了圆场而说的,她根本不相信我竟然比度撒还厉害,而且她认为眼前的男人实在太没有男人气了,自己没有伸手和他握手,他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真不知道他的脸皮有多厚。

  度撒看了看时间,对着我们说道:“好了,现在时间也已经不早了,我们现在去北港吧,他们准时两点起航,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说完便带头转身向外走去。

  在冷雅身边有一个不大的行李箱,看来冷雅并没有带什么东西,出于礼貌我伸手将她身边的行李箱提了起来,跟着度撒向外走了出去,冷雅看我提起了她的行李箱,想说什么又止住了,在箱子中装的就是她这些年的研究成果,原来她是不打算让任何人碰的,本来看着我帮她提了起来想阻止我,可是一想到对方是出于好意就止住了,看来他并不是如自己想的那样一无是处。

  一行三人向着北面的海港行去,很快我们就到了这个位于岛北部的绵延数里的大港,无数的码头一直延伸到海中,在这里到处都是海盗们的船只,风暴岛不愧是海洋的霸主,看着眼前的港口,这根本就是一个军港嘛,可以想象当南北两个港口中的战船都驶出后是怎样一副壮观的景象,而我却并不希望有这么一天,因为如果需要将岛上的全部船只都用来对敌,那么风暴岛也就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

  度撒轻车熟路的将我们引向了东面的一个码头,边走边向从没到过这里的我和冷雅介绍:“现在我带你们去的地方就是佣兵们船只停靠的港口,这个码头整个是专属于联合佣兵团使用的,像这样的码头还有好几个,但是由于联合佣兵团是超级佣兵团,平时船队庞大,因此只有他们才有一个专用码头,其他的佣兵团大都是几个合用一个码头。”。

  我问度撒:“他们总有船队靠岸吗?如果他们没有船队那码头就空着吗?”。

  度撒点了点头道:“确实是这样,他们虽然经常有庞大的船队靠岸,但大部分的时间码头还是空着的,比如这次他们只有一艘船靠岸,但是依旧占据了整个码头,其他的码头也是一样,这主要是出于对他们的尊重,同时也是为了便于管理,更何况我们风暴岛天然港口非常的大,并不缺他们这一块。”。

  度撒又接着道:“这次我也是看对方只有一艘船靠岸才拜托他们的。”。

  我不由好奇的问:“为什么对方只有一艘船,你才拜托他们,如果他们是庞大的船队你就不拜托他们吗?”。

  度撒解释道:“确实是你说的这样,如果对方出动的是庞大的护航船队,那么就意味着这次他们保护的东西十分重要,为了避嫌同时也为了不让对方难办,我是不会去请他们帮忙的,而如果对方出动的是小船队,甚至是像这次这种只有一艘船的情况,那么就意味着对方保护的东西不会太贵重,顺路搭载上两个人就不会让他们太为难。”。

  我对度撒开玩笑道:“你怎么知道对方不是因为保护的东西实在是太贵重,而要故意轻车间行以避人耳目。”。

  度撒听完我的话不禁楞了,是啊,自己怎么知道对方是不是故意的如此来避人耳目,随即又安慰自己,事情不会有这么凑巧的,这种事哪能说赶上就赶上,要是这种事都能赶上,那就实在巧的有点过头了,想到这度撒不禁打了个寒战。

  度撒安慰自己也安慰我们道:“放心吧,这种事要是都能赶上,那就是神搞的鬼了,神可不会无聊到故意找你们麻烦。”。

  度撒不知道的是,我的运气一向很好,好到彗星撞地球。

  当我看到眼前这艘联合佣兵团的船时,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同时我也惊于眼前东西和地球上一种东西的相似,这东西除了外型稍有不同之外,根本就是一艘潜艇,它大概有三百米长,整个舰体呈完美的流线型,整个船体都被涂成深黑色,只是在船的中央位置画了一个剑和步枪相交叉的图案,在舰体三分之一处有一座鲨鱼鳍状的了望台,和地球上的潜艇不同,在它的两侧近四分之一处还有两只翅膀状的东西,它就这样静静的浮在水面之上,但给人一种随时都可以跃出海面翱翔蓝天的感觉。

  虽然只有一刹,我仍注意到当冷雅看到眼前的东西时明显的吃了一惊,并且微微的摇了摇头,可是看度撒却没有什么反应,莫非冷雅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在这东西的前面站着三个人,他们明显是在迎接我们,我们一行三人向着他们走去。边走我边将脸移到度撒耳边问道:“这东西是什么,我怎么从未见过,你们海盗中好象也没有这样的船。”。

  度撒边放慢步行的速度边对我小声道:“这东西叫〈海鱼〉,你当然没见过,我们海盗中的海鱼大部分都在附近海域巡逻。这东西和其他船只的不同之处就是它可以潜入水下,非常的隐蔽难以发现,平时可以在海面航行,遇到敌人可以潜入水下,破防性能非常好。这也是我想让你们搭乘他们船的原因,如果你们乘坐海鱼的话,可以轻松的突破联邦的海岸警戒线而不被发现。不过他们联合佣兵团的海鱼还真奇怪,竟然多出了两只翅膀,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海鱼呢。”。

  虽然我的耳朵在听着度撒的话,可是我的眼睛却一直注视着度撒身边冷雅的表情,看到冷雅听到度撒话后那不以为然的表情,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是我和度撒不知道的。

  我又问度撒眼前这三个人都是什么人,度撒对我道:“他们都是联合佣兵团的干部,你看那个最边上的,那个身材比较矮小的老头,他叫罗德是这艘船的舰长,以前不止一次来过我们风暴岛,是联合佣兵团中经验相当老到的船长,虽然他以前也是海鱼的船长,不过以前他的船可不是这艘奇怪海鱼。”

  顺着度撒的眼光,我打量度撒说的那个老头,老人个子非常矮,一张充满沧桑的脸上带着深深的自信,这种自信和年轻人那种盲目的自信是完全不同的,老人脸上的自信是那种久经风雨之后形成的自信,老人身上穿着一套非常得体的军装,样式非常像二战时的德国军装,(题外话,虽然我本人比较厌恶纳粹,可是我比较喜欢德国人,德国人民也确实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民族,和有的垃圾国家拒不承认二战时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不同,德国人一直是以认罪和警醒的态度面对这一切。而军装之中我最喜欢的就是二战时的德国军装,尤其是党卫军军官的军装,实在是帅就一个字啊!在电视电影中大家都应该看到过那些:神情严肃,一丝不苟,衣着笔挺,穿着高高马靴的德国军官,不得不让人们说一句,他们确实有一种军人的风采。德国可以那么快的侵略占领整个欧洲,和他们这些有着优良传统的德国军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可是上面却没有什么铁十字勋章和绶带,在两边肩膀的地方各有一颗金色的剑和步枪相交的徽章,看来是和军衔一样表示老人的身份。

  度撒接着对我道:“看到他旁边那个瘦瘦的人吗?他叫克拉克,是联合佣兵团的一个小队长,主要是负责陆地上的工作,现在就是他的小队搭乘罗德的船,他也经常会到我们岛上,不要看他瘦瘦的,他可是一个相当厉害的枪手。

  度撒说的是个非常瘦的人,整个人虽然不是非常高,可是由于实在太瘦了,整个人给人一种竹竿一样的感觉,可是他的手却非常的大,穿着和罗德船长一样的军装,只是他的肩章是五颗银色的剑枪标志。

  度撒又对我说:“最后那个普普通通的人是船上的大副,名字叫孔礼,平时一直跟着罗德,跟他我不太熟,不过能作罗德的大副一定是有些真本事的。”,度撒最后介绍的那个人肩上是三颗银色的肩章

  看来这三个人就属罗德官阶最高,当我问度撒是否是罗德官阶最高时,度撒又给我解释道:“在联合佣兵团,他们的身份是按肩上的肩章区分的,一共分金色、银色、灰色三阶,每阶又分五等,每提高一等就加一颗肩章,到五等后就换新的颜色,另外还有一种肩章是红色的,那是只有佣兵团团长才可以佩带的。但并不是等级低的人就一定要听等级高的人的命令,例如在海上的话,即使是佣兵团的团长也要听罗德的,他才是一艘船上的最高指挥官。”。

  唠着唠着我们就到了三人的面前,明显的度撒和他们是老相识了,互相说了几句寒暄的话,度撒就将我和冷雅介绍给对方,在和他们握手时我发现克拉克的手非常的有力且稳定,看来他真是像度撒说的是个好枪手。

  不过度撒没有将我们的真实身份告诉对方,只是说我们是到联邦采购物品的人,可是明显对方也不是易于,看着他们的眼神我知道对方根本就不相信度撒的说辞,其实包括度撒在内,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的身份一定是不方便说明,度撒这样说只是为了避免两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毕竟两方以前就打过不少交道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我发现面前的三人看到我后都皱了皱眉头,可是我以前根本就没见过他们,而他们应该对我一无所知,可他们为什么要皱眉呢。

  就在我陷入沉思时,度撒说话了:“罗德船长这次实在是太谢谢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岛上有些急需的东西,所以我才派这两个人搭您的船,实在是给您添麻烦了,下次你再到岛上我一定请您喝几杯,一路上还请您多多照顾他们啊!”。

  罗德看着眼前的度撒和自己说着客套话,知道这几句话中的潜台词就是,这两个人急需赶到联邦,一路上请罗德看着风暴岛的面子一定要好好照顾两人,真是不知道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让海盗王亲自给他们安排船只,这还不说,还让海盗王亲自送到港口,这可不是一般的面子啊!

  罗德心里不禁叹了口气,唉!事情竟然都赶到一起了,也不知道让这两个人上船到底是对还是错,尤其是那个穿铠甲的家伙,自己一见到他就有一种要出事的感觉。其实刚刚他们三人看见我之后都稍稍皱眉的原因就是,他们三个人都察觉到我不是普通人,虽然平时他们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但他们看到我的那一刻,心里都觉察到了些什么,尤其是常年在海上的罗德,他的直觉不止一次救过全船人的命,他是非常相信自己的感觉的。

  心里虽然不停的胡思乱想,可是表面上罗德却在一直听着度撒的话,当度撒说完后,罗德忙接口道:“海盗王,你放心,我们一路上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他们的,还有我们这批货物也比较急,一定会竟快的赶到联邦的,这些你都放心吧!”。

  我和冷雅还有度撒并不知道,罗德最后一句话是真的,他们的确有一批相当急的货需要赶到联邦,不!不是相当急,应该是十万火急才对。

  站在舰桥上,向站在岸边的度撒挥了挥手,海鱼驶离了风暴岛的北港向这大海进发了,我和冷雅跟着罗德他们顺着扶梯下到了海鱼的内部,可是当我站定之后看了一眼四周便呆立在当场,看来我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第26章 误上“贼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