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8章 猎杀潜航之螳螂捕蚕

    一顿很好的晚餐就这样被打断了,现在飞鱼进入了战备状态,刺耳的警报声一拨高过一拨,照明灯光也切换成了红色的警报灯,整个飞鱼上充满了一种大战之前的紧张气氛。

  这时船长室响起了广播声:“请刹雷娜团长立刻赶到艇前的作战室!请刹雷娜团长立刻赶到艇前的作战室!”。

  刹雷娜歉意的看了我们一眼,对我们说道:“你们放心!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们一定会保护好你们安全的,你们待在船长室就可以了,有什么事用墙上的传讯器就可以找到我。”,说完转身穿上军装外套向外走去。

  这时在警报响起时就已经恢复成冰山美人的冷雅竟然说话了:“雷娜,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作战室吗?我是说我也许可以帮上你们什么忙也说不定,要知道我对飞鱼是有一定了解的。”。

  刹雷娜在听到冷雅的话时停下了脚步,转身刚要对冷雅说抱歉,毕竟刹雷娜和我们还不熟悉,怎么会轻易带我们去作战室呢,这时却听到冷雅说她了解飞鱼,刹雷娜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她们乘坐的是什么就连大多数船员都不知道,而飞鱼这个名字更是佣兵团高层才知道的机密,眼前的人竟然知道飞鱼,看来他们真的不是一般人啊!刹雷娜仔细的考虑了一下竟然答应了冷雅的要求,如果是以前刹雷娜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可是在听完上书策的一番话后,刹雷娜决定要和我们打好关系,更何况说不定冷雅真的可以帮忙呢。

  既然冷雅要去作战室,我这个保护冷雅的人自然要责无旁贷的跟在她身后后了,刹雷娜看了一眼跟在她们身后的我什么也没说,在她看来一个人是去两个人也是去,已经允许冷雅去了那么也不再多我一个,就这样我们三人向着位于船前部的作战室走去。

  一路上在红色的警报灯光下,到处是奔向自己岗位的艇员,在刚刚警报拉响的那一刻,整个飞鱼上的人都动了起来,飞鱼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只武装到牙齿的老虎,随时准备给它的敌人致命一击。

  很快我们就在刹雷娜的带领下到了位于前舱的作战室,飞鱼的作战室非常大,当然这是相对于艇上的其他舱室来说的,整个作战室两边布满了各种电子仪器,在每个仪器前的操作台上都有一到两名艇员,作战室的正中是一个平台,上面只有一个座位,在座位的四周则是各种仪器,甚至连座位的前面都悬挂着数个显示器屏幕,现在罗德船长就坐在中间的座位上,在平台的一边是一个大的沙盘模型,只是和普通沙盘不同,这个沙盘是使用三维成像技术制成的,沙盘精确的显示出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以及自身和敌人的位置,在平台的另一边则是一个长桌,桌上摆满了各种各种资料和图纸,几个人正围在长桌上不停的写写画画,在正对着作战室大门的位置是一面巨大的透明玻璃屏幕,上面标注着我们和敌人的航线和位置,在屏幕的一边显示着飞鱼的航速等资料。

  我们上船时遇到的那些佣兵团的干部,此时正聚在玻璃屏幕前,抬头看见我们也跟着刹雷娜进到作战室,他们明显的都很惊讶,显然不明白团长为什么要将我们这些不知底细的人带到船上最重要的地方,几个年轻人看着我们竟然哼了一声,摆明了是给我们脸色看,一些年纪大一些的人还好,对着我们点头致意,其实我不知道,如果是原来,那些年纪大一些的干部也不会向我们点头示意,现在他们对我们有这样的态度,完全要感谢上书策那老头的一番话,而且怎么说我们也是海盗王亲自送来的贵客,他们不好太失礼的。

  刹雷娜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切,径直走到了罗德的身旁问道:“罗德船长,情况怎么样了?”。

  此时的罗德完全象是换了一个人,整个人都仿佛年轻了二十岁,看到刹雷娜来到身边依然没有站起来,而是一边盯着眼前的屏幕一边回答道:“团长,几分钟前雷达发现在我们前方五公里的地方有一艘船,通过雷达回波判断应该是海鱼,我们现在行驶的航线是为这次任务专门设计的,沿途根本不可能遇到船只,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知道我们航线的,不过基本可以肯定对方是专门冲着我们来的,预计两分钟后进入接触距离,现在我想请团长将整个舰艇的指挥权交给我直到战斗结束后。”。

  刹雷娜对着罗德点了点头道:“罗德船长,我现在正式命令你接管战舰的指挥权直到战斗结束。”,说完又走到了我们身边,和我们一起注视着大屏幕,丝毫没有因罗德接管了她的指挥权而不快。

  看到这我不禁暗暗点头,联合佣兵团不愧是超级佣兵团,整个佣兵团内有一套严格的规章制度,只看仅有一颗金色肩章的罗德敢在这么多官阶高于他的人手中接过指挥权就知道了,要是让不懂海战的刹雷娜指挥战斗,我就要考虑是否先带着冷雅离开了,而且刹雷娜对这一切并没有任何不满,可见联合佣兵团身为超级佣兵团确有其不凡之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罗德肩膀上竟只有一颗金色肩章,看样子他明明是联合佣兵团中最好的船长,闹不懂为什么他的官衔和其他人差了那么多。

  其实在联合佣兵团的海军中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是金色肩章,原因很简单,就是海盗王,在陆上由于世道混乱,佣兵团中的军官很容易获得提升,在海中则不同,在海盗王度撒的管制下,大海成了比较太平的地方,因此海军相对于陆军来说军衔的提升要慢得多的多,佣兵团中的海军船长大部分都是“运输”船长,护航时根本遇不到什么战斗,罗德则不同,他久经战斗,经验丰富,是联合佣兵团中的王牌舰长,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军衔到金色标志的船长,要不也不会让他成为飞鱼的舰长了。

  罗德接过指挥权后,从身边的座位上拿起一个通讯器道:“通讯官,接全舰。”。

  “是舰长,全舰通讯已接通。”

  “全舰人员请注意,我是罗德舰长,现在由我接管指挥权直到战斗结束,请所有人员各就各位,没有事的艇员请回到休息室,预计两分钟后接敌,现在全舰将进入潜航状态,请大家保持静默,完毕。”

  待通讯官切断全舰通讯后,罗德命令道:“大副,保持航向,5′角潜航。”。

  大副孔礼就站在驾驶员身后,听到罗德的命令后立刻重复道:“保持航向,5′角潜航。”,驾驶员说了声“明白”,便驾驶着潜艇向海面下潜去。

  一边的孔礼则不断看着头上的深度表喊到“50英尺”“60英尺”“70英尺”........“150英尺”。

  罗德听到到达150英尺后便喊到:“全舰保持水平,引擎1/3航速潜航。”。

  孔礼立刻重复道“保持水平,引擎1/3航速”,“明白”驾驶员听到命令后将控制舰体水平同时将航速减到1/3,现在在作战室中的我们明显可以感觉到船体的速度减慢了。

  现在由于我们是处在水中,雷达已经没有作用了,取而代之的是舰载声纳,在沙盘和大屏幕上敌人的位置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飞鱼自身的标志。

  就在这时声纳室的监听员报道:“右舷前方1公里处有潜水声,对方大概也潜航了,现在声音消失了” 。

  听到声纳室的报告,罗德不由皱了皱眉,因为他知道其实水下的作战有一定的运气的成分,由于声纳侦测距离有限,再加上对方可能停车,也许两艘船都靠在一起都发现不了对方,敌人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这时就是比拼两方舰长的本事了,也许你的命令在平时甚至以前的一千次战斗中都没有错,可是你现在却随时会因为这没有错的命令而丧命,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对方舰长下的是什么命令。本来罗德打算潜航甩掉对方,可是现在对方很明显的就是冲着他们来的,竟然跟着也潜航了,如果自己再随便航行的话那就是不知死了。

  在水下的战斗中有一条基本的准则,就是隐蔽自己发现并攻击敌人,比的就是两方的运气判断和耐性,谁能更好的隐蔽自己,谁能更好的猜测对方的行动,谁能优先发现对方,谁就是海战中的胜利者,还是那句话,运气也是一种实力,也是必不可少的。

  罗德沉思了片刻道:“引擎停车,保持静默,声纳室全力监听对方活动。”。

  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了,大家一声不吭的待在作战室,现在比得就是两方的耐性,刚开始还没什么,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家的头上都冒出了汗水,这种知道敌人就在附近,却不知道具体在哪里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终于有一个肩上有两颗金色肩章的年轻年轻人忍不住了,小声的在下面嘀咕了一句:“他们可能已经走了吧。”,问题是现在作战室里鸦雀无声,只有机器运转的声音,他的声音虽小却清楚的传进我们每一个人的耳中。

  罗德狠狠瞪了这说话的年轻人一眼,那眼神仿佛要吃了他一样,接着转头骂了句“白痴”,便又将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屏幕上去了,作战室里的其他船员也都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年轻人听了罗德的话脸色当场就变了,再看到那些船员的目光,噌的就火了,他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两颗金肩章了,平时佣兵团中谁见了自己不是客客气气的,今天竟然让一个官衔还没自己大的糟老头骂白痴,被一群小兵当笑柄看,怎么能不火。

  就在他刚要发作时两肩已经同时搭上了一只手臂,原来刹雷娜已经注意到这一切了,她实在是为自己的手下竟然有这样的白痴而气恼,看着那个年轻的军官要发火,她就向两边打了个眼色冲外面一努嘴,卡特和另外一个军官已经一人架着那个年轻人的一只胳膊将他送出了作战室,那年轻人在被架出去时偷偷望了一眼一个站在角落的帅气的年轻军官,结果那个帅气的年轻人狠狠瞪了他一眼,看到这样他就将乖乖的被架了出去,而这一切都没有躲过一双隐藏在盔甲后的眼睛。

  已经整整十分钟了,对方一点动静也没有,看来对方是打定主意要和他们耗了,不过要是真耗起来无疑是对我们极为不利,联合佣兵团这边仅仅有一艘船,而对方却不知道有没有援兵,如果他们还有援兵的话,到时形势将更为不利,可是如果率先出击的话,那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突然罗德听到人群中传出个声音:“为什么不用诱饵,飞鱼里明明应该自带了6枚诱饵弹啊,那就是为这种情况准备的!”。

  顺着声音大家发现,刚刚出声的竟然是站在团长刹雷娜旁边的冷雅,我们身边的那些年轻的佣兵团军官立刻怒视着我们,似乎是责怪我们瞎说,而且他们都盯着刹雷娜,那意思是事情你看着办吧,我们自己人瞎说了一句都让你给送出去了,这回你自己带来的人瞎说看你怎么处理,他们直到此时依然对刹雷娜带我们到作战室不能释怀。

  刹雷娜也皱起了眉头,现在的事情如果自己一个处理不当就会引起那些年轻军官的不满,刹雷娜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已经经过太多的事情,她的心已经老了,有时她真希望自己的心可以年轻一些,而有时候她又希望自己手下那些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人能像自己一样老成些,想到这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只好将他们送回船长室了。

  就在这时原来坐在平台上的罗德竟然走了下来,一直来到了冷雅身边,激动的问道:“你是说诱饵弹?你知道那诱饵弹有什么用吗?”。

  冷雅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面孔,对着身前的罗德用老师教学生的口吻道:“诱饵弹当然是做诱饵的,要不干吗要叫诱饵弹,发射出去以后那东西会充气变大,并且借助自身的动力航行,显示在对方的声纳上就根本就是一艘飞鱼,你们究竟只不知道怎么使用飞鱼啊?”。

  罗德先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四周那些想将我们赶出去的军官,接着对面前的冷雅道:“冷小姐,真是对不起,我们也是刚刚接收到飞鱼的,大家对船上的一些设备还不熟悉,希望你可以帮助我摆脱面前的困境,说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冷雅让到了那个平台上的座位上,自己就站在一边,我自然也就紧跟着冷雅站在了台下。

  这一系列变故看得底下的人是莫名其妙,他们十分好奇眼前的冰山美人究竟是干什么的,怎么比罗德舰长还要了解飞鱼,不要说他们了,就是我也对这充满了好奇,在我看来这飞鱼搞不好根本就是冷雅设计的,只是又不对,帮助风暴岛的她怎么会帮联邦设计武器呢,看来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问问她。

  罗德和冷雅商量了几句后便道:“1号2号鱼雷口准备,准备发射诱饵弹。”。

  一会儿功夫鱼雷室报告:“1号2号鱼雷舱准备完毕,随时准备发射。”。

  罗德看了一眼孔礼道:“1号鱼雷舱诱饵弹发射”。

  孔礼将面前的发射纽打开,并按下了1号键,“1号鱼雷舱诱饵弹发射完毕”。

  “2号鱼雷舱诱饵弹发射”罗德命令道。

  “2号鱼雷舱诱饵弹发射”

  “就是现在,引擎全开,航向正前。”罗德喊道

  此时此刻地方的海鱼中已经乱成了一团,刚刚在声纳上显示,在同一个地方竟然冒出了三个目标,向着三个方向前进,其中肯定有两艘是假目标,问题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哪艘才是真的,敌方的舰长决定行险一搏,命令道:“1号鱼雷瞄准右侧目标发射,2号鱼雷瞄准中间的目标发射,最大下潜角下潜。”,说完便好象使完全身力气一样,瘫在座位上。

  敌人也确实是够胆大的,要知道两颗鱼雷同时攻击一个目标为的就是不让对方轻易的躲避,敌方竟然敢用两颗鱼雷同时攻击两个目标,他就不怕我们不在那两个目标之中,或者可以躲过那颗鱼雷。

  罗德挺佩服自己的对手的,一般胆小的舰长遇到这种情况绝对会继续保持静默让对方从容逃走,而现在对方竟然情急拼命,看来他们对那件东西还真是事在必得啊!

  就在这时声纳室报道:“发现对方海鱼位置,锁定目标。左舷1000码处发现鱼雷,急速接近中,900码、800码....300码、200码。”。

  罗德喊道:“发射3号引导弹,右满舵全速下潜。”,说完小声咒骂道:“靠****运气,这都能蒙到。”,对方蒙对了,我们就是最右边的那个目标,好在只有一颗鱼雷攻击我们。

  “150码、100码、50码,40码、30码,呼!躲过了,全员作好冲击准备。”,声纳室的声音刚结束,我们就听到我们附近传出一声爆炸,同时飞鱼的船体发出一阵剧烈的晃动,作战室的灯光在那一刻全部都熄灭了,只有船上那些仪器还在正常运作,倒霉的是那些没有经验的汗鸭子,在听到全员作好冲击准备后竟没有找个固定物固定住自己,等照明重新恢复后我们才发现有两个年轻的军官已经受伤倒在了地上。

  不过此时罗德显然没有工夫管他们了,对着话筒喊到:“鱼雷舱报告损失,鱼雷舱报告损失。”。

  “报告没有什么损失,完毕”

  听到报告罗德不禁送了口气,命令道:“3号、4号鱼雷准备,锁定敌舰”。

  “3号、4号鱼雷准备完毕,随时准备发射”

  “发射3号、4号鱼雷”

  “3号、4号鱼雷发射完毕”

  “好!全舰最大航速最大下潜角下潜,同时船上其他各室报告损失情况。”

  “引擎室正常”“通信室正常”“声纳室正常”~~~~~~最后罗德发现全船只是有一些轻微漏水,不禁长长出了一口气。

  在罗德松了一口气时,对方的舰长则紧张的要死,虽然在对方发射鱼雷时自己已经分辨出哪个是目标,可是现在可没有工夫管那些,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躲过对方这轮的攻击,听着声纳室报告敌方的鱼雷越来越近,舰长的脑袋上也冒出了汗水,终于在距离海鱼还有300码时施放了引导弹,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声纳室传来的声音上。

  “300码、200、.....30码、20码,躲开了”在海鱼号上的船员大声欢呼的时候,声纳员的声音变得惊恐不堪“天啊!还有一颗50码、40码、30码、20码,躲不开了!不!!!!”

  整个海鱼的船体在中弹的那一刹那先是缩了一下,接着在海中炸成了一个火球。

  与此同时飞鱼号的声纳室“300码、200、.....30码、20码,命中目标”,飞鱼船上的人们不禁跳了起来,死里逃生的感觉真好。

  就在这时飞鱼号的声纳员竟也同样变得惊恐不堪“右舷800码发现两颗鱼雷,急速接近中,天啊!敌人竟然还有一艘海鱼。”。

第28章 猎杀潜航之螳螂捕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