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1章 光头出局

    由于刚刚角斗场的那一幕,原本气势汹汹的“光头亮”一伙人,现在则变得气势皆无。除了“光头亮”敢抬眼看黑寡妇之外,他的其他几个随从,从进来时就一直低着头,不敢看黑寡妇一眼。

  现在黑寡妇已经从刚刚的迷醉中清醒过来,恢复了她原来谈笑风声的样子,只是我仍可以察觉到,她眼底的那抹不自然。就如同“光头亮”的手下,尽力回避她的眼神一样,她也在尽力回避我的眼神。每当我和她的眼神相交,最后总是她不支而逃,慌乱的躲闪我的眼神。

  刚刚的那一番争斗,外人并不能明白其中的深意,安琪儿她们和老头只觉得我和黑寡妇十分大胆,竟然旁若无人的在她们面前公然调情。可是她们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也不知道刚刚进行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失败的一方甚至会失去自我。现在看我和黑寡妇依旧“眉来眼去”的,吃醋的安琪儿在我的后腰,狠狠掐了我一下。安琪儿并不知道,我要趁黑寡妇心神未稳的时候,继续搅乱她的心神,让她不能冷静下来。

  一时间贵宾厅之中,出现了一个怪异的场面。我盯着黑寡妇猛看,而黑寡妇逃避我的目光,让自己的目光盯着“光头亮”,“光头亮”不敌黑寡妇的目光,只好瞪着我。最后还是老头发现事情有些不对,轻轻咳嗽了一下,打破了这个局面。

  被我成功搅乱心神的黑寡妇,恨不得可以立刻离开这里,可是这样一来,就等于彻底向对方认输,只好让自己的目光,盯着自己高耸的双峰。缓缓说道:“两位都是我们无忧宫的贵宾,有什么事都最好和平解决,我只是担当个和事老,具体情况还是二位自己商量吧!”,说完便不再言语。

  “既然这样“光头亮”你说事情该怎么解决呢?”我率先向“光头亮”问道。

  “光头亮”看了看我,毫不犹豫的说道:“既然是角斗场中发生的事,那么我们就在角斗场中解决吧!你出一个人,我们也出一个人,老规矩胜者为对。”。

  我急忙反对:“这可不公平,我们这里只有八个人,其中还有七个女人。而且我们全是帝王级会员,难道你要我们这些尊贵的会员,和你的那些手下动手吗?这也太有shi身份了!我看还是请黑寡妇给我们出一个好办法吧!”。我现在将问题推给黑寡妇,我倒要看看黑寡妇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既能让我们都满意,还不会有所偏颇。

  谁知心神不定的黑寡妇,竟然考虑都没考虑,就对我们说道:“两位都是贵宾,自然不能象一般人一样打打杀杀,那就用一种文雅的比斗吧!两位赌上一场怎么样?”。

  “没问题!”“光头亮”立刻回答道。

  我也只好答道:“就这么办吧!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光头亮”和黑寡妇不由一起问道:“什么要求?”。

  “很简单,我希望黑寡妇你可以和我们一起赌!”。

  现在我抓住了黑寡妇这条线索,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手,既然这样就只有将她也扯进来。 黑寡妇也没有反对,在她看来可以在赌场上赢我,也可以找回一定的信心,让她不用象现在一样,面对我时这么被动。

  5分钟后,我们已经坐在了赌场的贵宾室,这里还有几个“光头亮”的手下,以及安琪儿她们,而荷官就是老头。在临开始的时候,黑寡妇竟然咬着牙又加了一个条件,失败者必须答应胜利者一个条件,无论是什么条件。我是无所谓,反正就是输了,我也不会答应对方条件的。而“光头亮”则在黑寡妇的胸上狠狠扫了一眼,也答应了下来。

  现在这场赌赛已经偏离了最初的目标,而演变成了一场赌桌上的战争。黑寡妇有什么条件我不好说,不过我可以肯定“光头亮”的条件一定是黑寡妇的身体。只是我和黑寡妇都没有将“光头亮”当成敌人,因为他只是一个导火索,我真正的敌人只有黑寡妇,而对方也一样。

  我们现在赌的叫“赌命”,是一种同地球上截然不同的赌法,非常的刺激。每人有一粒骰子,但点数却是只有一点和两点,扔出了几点,荷官就给你发几张牌,牌的花色是一到十,而一共也只有十张牌,一亿信用点一底,如果你是一张牌,而别人是两张牌,你有权加注或PASS,赌注无上限,对方必须跟,如果大家牌数相同的话,那么可以PASS,也可以继续加注,最后牌面的花色相加,牌面大者胜,点数相同庄家胜。

  这种赌博的方法异常刺激,首先如果你掷出一点,那么你赢的几率就相当小了。即使你拿到十,对方也有很大机会,牌面会超过十。而当你只有一张牌时,对方却必须跟注,这就增加了刺激性。由于这种赌法实在太刺激,所以大家才叫它“赌命”,即使是赌林之王,遇到这种赌法也要头痛,因为它的运气成分非常大。

  现在三个人,如果大家都掷了一点,就是一共是三张牌,这还没什么。可如果大家都掷了两点,那就一共是六张牌,而全部才有十张牌,如果你手中的是十和九,那你就赢定了,所以才规定可以PASS。不过最恐怖的是有人掷出了一点,那时对方PASS还好,要是对方加注,你可是必须要跟的。

  闹明白这种赌法之后,我并不担心自己会输,并不是因为我赌技高超,实际上我并不怎么会赌博,而是因为我知道,赌博是一个概率问题。所谓“赌”其实就是概率的分布问题,赢和输的几率是一样大的,这也就是这样赌徒们,为什么会抱着有一天可以赢回来的希望,而继续赌下去的原因。

  可是有人会问,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有人会赌得倾家荡产呢?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那个赌徒的赌本不够雄厚,不能支持他一直这样赌下去,一个人也不可能无止尽的这样赌下去。而且赌这个概率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它并不是你一个人的概率,而是一个大群体的概率,你可能输而别人会赢,世界上输出去的钱和赢来的钱是一样多的。你可能一辈子都不赢,那么就一定有人一辈子都没输,当然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情况存在。

  (因为以上原因,作者本人甚至连麻将都不会,也不喜欢赌博。我知道自己没有无限的赌本,所以我坚决不赌博。而我所认为的赌博是指带彩头的,如果是不带彩头的,在作者认为则不应该叫赌博。我也不认为小赌怡情,很多赌徒就是因为小赌而身陷其中的。吃喝嫖赌抽中,赌是唯一可以让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的,就是吸毒都没有这么厉害,可见赌的厉害。)

  现在我拥有近乎无限的赌本,所以我不需要一直赢,而只要让我赢一局,凭借着我雄厚的赌本,我就可以将对方击败,这也是为什么我不会赌却不担心的原因。

  老头喊道:“现在开局,蓝先生坐庄,五轮一换,一亿一底,请投骰子。”。

  开局运气不错,我掷了个两点,将有两张牌入帐。身边的黑寡妇同样掷了个两点,也有两张牌入帐。让人意外的是,“光头亮”掷了个一点,只有一张牌。

  我和黑寡妇都看着“光头亮”,看他是放弃还是加注。“光头亮”拿起桌子上的牌看了看,又看了看我们,久久没有说话。他现在的牌面一定很大,可是即使是十也不一定会赢,所以现在他不由得犹豫不决,毕竟对方必须跟这个条件太诱人了。

  虽然我不欣赏赌博,不过我却很欣赏人们赌博时,所露出的众生百态。象“光头亮”这样的帮会老大,平时你叫他杀人,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而现在为了跟还是PASS,却眉头紧皱,不由让我十分好笑。

  “光头亮”看着我笑呵呵的看着他,大概被我的态度激怒了,猛拍了下桌子,喊道:“5000亿,跟!”。5000亿是什么概念,相当于光明会一年的收入,如果“光头亮”输了,估计他和小弟们只有喝西北风了。因此当“光头亮”喊出5000亿跟的时候,就是黑寡妇都皱了下眉。

  由于我们必须跟,所以“光头亮”直接将牌亮了出来,竟然是十点,怪不得他决定搏一把呢!随手掀开桌子上的牌,那两张牌从发到我手里,我就没看过,现在才知道,是一个四点一个五点。“光头亮”先长出了一口气,接着就死死盯着黑寡妇的牌,连头上都见了汗,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啊!

  黑寡妇叹了一口气,缓缓揭开了底牌,第一张是三点,下一张竟然是八点。

  “光头亮”输了,他已经没有钱再赌下去了,仅仅是第一局,“光头亮”就出局了。

  

第41章 光头出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