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3章 最后胜负

    “真的不需要我开牌吗?说不定我会摸到一点呢!如果我真的摸到的是一点,而你却主动认输的话,那你未免输的就太冤枉了!你说是吗?”,说完我就望着黑寡妇,等待她的回答。

  黑寡妇淡淡的说道:“我相信开不开牌,结果都是一样的,你说我说的对吧?既然你已经看破了其中的玄虚,那我相信这局你赢定了,难道不是吗?”。

  将黑寡妇压在我手上的小手,握在了自己掌中,送到了唇边,轻轻一吻,行了个欧洲的吻手礼。才对着眼前的美人说道:“结果完全不一样!你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呢?如果你赌下去,结果会出乎你意料的!”。说完将底牌掀了起来,竟然真的是一点,如果黑寡妇没有认输的话,那么输的就一定是我。

  黑寡妇一下子面如死灰,定定的看着我,说道:“看来我是彻彻底底的败给你了,你竟然将我的反应都算了进去,我这次输的是心服口服,你是我见过的最深不可测也是最胆大妄为的人!”。

  “我应该将你的这番话,当作夸奖还是讽刺呢?”,我笑着问道。

  黑寡妇嫣然一笑,说道:“这当然是夸奖了!”。

  我开玩笑道:“那我可真是受宠若惊啊!” 。

  旁边的安琪儿她们却看得不明所以,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所谓十赌九骗,从第一局开始,黑寡妇就在出千,而配合她出千的就是老头,这也是黑寡妇可以一直赢的原因。由于只有十张牌,所以只要荷官做一下手脚,是很容易让黑寡妇拿到想要的牌的。整整一个小时,老头一直都在和黑寡妇出千,让黑寡妇的牌总是赢我。当然这其中,她们也假意输给我几把,可我赢得少,输得却多。

  我每局都不看牌,是因为深蓝完全可以透视牌面,因此我才知道对方的花色总是大过我。既然对方出千,那我就成全她们,假作不知的和她们玩了一个小时。直到我决定结束黑寡妇的“运气”,因为时间已经足够了,一切都已经进入了我的算计。

  当我说要换方法的时候,黑寡妇虽然吃惊,但以为我没有看破她,所以答应了下来。直到我将原来那副牌扔了,换了副新牌并自己洗牌,她才知道自己出千已经被我看破。也知道了我是故意陪她玩了一个小时,自己在这一个小时里,一直被别人当猴耍,这对她心理的干扰非常大。

  之后她摸到了九点,而她知道我一定可以摸到九点或十点,想胜我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她才会主动认输。她怎么也想不到,我竟然会行险,故意摸了个一点,就等她主动认输呢。虽然我也可以摸中十点,但那样就没有乐趣了,我就是要给黑寡妇一种,她的一切尽在我的掌握的感觉,让她不能对我生出抵抗之心。

  这也是为什么,当知道我的底牌是一点时,她会脸如死灰的原因了。因为不仅仅是我看穿了她的把戏,还将她被我揭穿后的反应都算了进去,对她心灵打击之大可想而知了。

  如果说开始时我在她心里种了一粒种子,那么现在这粒种子已经萌发了,如果她不能击败我的话,她将永远不能修补上心灵的漏洞,下一次面对我时,她将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黑寡妇说我深不可测,是因为我将她的反应也算计了,说我胆大妄为,则是因为我这么做非常危险。可是我却知道,这样做根本没有什么风险,先前和她玩了一个小时,就是为了加深她心理的漏洞,让她依照我的计划来做。而且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让我敢于放手一搏,因为我知道无论输赢结果都是一样的。结果早在我饮下那杯酒时,就已经确定了!

  看着已经恢复过来的黑寡妇,猛然将她搂到了我的怀里,我笑嘻嘻的说道:“现在该是我说条件的时候了,我的条件也很简单,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想你也知道,如果你不守诺言的话,你的心灵修为恐怕就会全毁,到时谁也救不了你。”。

  黑寡妇听完我的要求,不禁脸色惨白,恨恨的对我说道:“你是个魔鬼!”。

  “你知道吗?说我是魔鬼的人多去了,还有个叫心魔的家伙,说我是魔鬼中的魔鬼呢!”,我半真半假的道。

  我这个条件相当于给黑寡妇套了个枷锁,如果她真的不遵守诺言,她的心灵修为真的会全毁,到时是会散功的。我想她此时正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轻易的答应我的赌战吧!

  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媚术就是这样奇怪,首重的就是心灵修为。如果你输给了对方,身体上并不会有什么损害。主要的问题是在心理上。轻的在心理上留下漏洞,重的则将自己的心都失去了,会不可自拔的爱上对方。现在黑寡妇虽然没有爱上我,但是在心理上,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原本在一边的老头也说话了:“真是没想到,我自问自己阅历惊人,竟然让你拌猪吃了老虎。我现在想知道,你为什么不问我们原因,而要黑寡妇成为你的人呢?难道你对我们不好奇吗?”。

  听完老头的话,我不禁乐了,解释道:“老头儿,你可以换个视角看问题,黑寡妇都是我的人了,她知道的我自然也会知道,我根本就不需要问你们。”。

  “那你是怎么发现我们出千的呢?”,老头不解的问。

  我并不想让她们知道深蓝的存在,那可是我最大的秘密,所以我答道:“你们这点小把戏,我们家乡的小孩都会,我自然可以看穿你们了。”。表面上是回答了她们,可实际上相当于没说,她们还是不知道我是怎么看穿她们的。

  故意装出一脸猪哥相,边气怀中的黑寡妇,边问她:“好了!现在你是我的人了,你也应该告诉我你的真名了吧!再说我还没死你,你怎么能叫黑寡妇呢!”。黑寡妇根本就没有过男人,要是她继续叫黑寡妇,那不是咒我自己死吗?

  黑寡妇赌气,将脸转到了一边,不回答我的问题。可是片刻之后,她竟然打起了哆嗦,这赌室里温暖如春,黑寡妇会这样,完全是散功的前兆。我的这个条件,就如同紧箍咒一样,将黑寡妇吃的死死的。

  黑寡妇终于将脸又转了回来,虽然一脸要吃了我的样子,可是还是回答了我:“我叫莲柔。”,说完后由自抖个不停。

  莲柔,不错的名字,接着我问出了最想知到的问题:“你认识妖姬吗?她的身材和你一模一样,而且同样精通媚术,你们两个人的媚术也是同一门派的。”。

  “不认识!”,莲柔冷冷的回答我。

  看着逐渐恢复过来的莲柔,我知道她没有撒谎。可我的心却接受不了这个答案,我费这么大劲,为的就是找到妖姬的线索。而现在她明显没有撒谎,那么这条线就断了,我一时不由得意兴阑珊。

  将怀里的莲柔放下,我转身站了起来,众女中唯一知道妖姬的安琪儿,过来安慰我:“大哥,妖姬她没有事的,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她的。”。

  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安慰他会找到别的女人,我知道安琪儿的心里,一定非常不好受,虽然她说自己不会在乎,可是没有女人愿意和其他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想到这里,我不由将安琪儿紧紧的抱在怀里,希望她可以体会到我对她的爱。

  接着我便要带众女离开,莲柔和老头则都楞了,不明白我为什么雷声大雨点小。赢了她们之后,竟然什么都不说就要离开,好象我做这一切就是为一个叫妖姬的人。甚至连原来输给她的钱都不要回去,可是想到自己的任务,莲柔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不会伤害他的”,一边拦住了我们。

  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爽,但是看莲柔拦住了我们,我还是有些高兴,毕竟大家都按照剧本在演。不过编剧并不是我,我只是一个不称职的演员罢了。

  看到莲柔挡在了前面,我诡异的一笑,问道:“你留我还有什么事吗?想让我将钱都带走?还是想成为我的女人?”。

  莲柔一张脸被气得通红,喝道:“你这么就想走?我看你还是留下吧!我的地下城超级贵宾,我们正愁怎么才能抓到你呢,你竟然自己来到了这里,你就不要想离开了!”。

  我一脸惊慌的问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究竟是谁?”。

  老头就在我的面前,揭下了一张面具,露出了本来面目。我看着眼前的人,不禁失声问道:“忠全,怎么会是你?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想造反吗?”。

  “忠全”呵呵一笑,说道:“我不叫忠全,我叫忠世杰,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我。”。

  “你是游击队的队长?你要干什么?”,我大惊失色道。

  “我什么也不想干,只是请您陪我走一趟,现在您该睡了。”,忠世杰刚说完,安琪儿她们就都倒在了地上。

  我恍然大悟道:“你们在酒了下药!”,说完自己也倒了下去。

  

第43章 最后胜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