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8章 意料之外

    俗话说有前进的动力才能进步,现在破解车厢的防御,就成了我前进的动力。随着不断的试图突破车厢的防御,我对能量的控制也越来越得心应手,许多匪夷所思的能量使用方法,都被我灵机一动给想了出来。

  开始的时候,我将能量均匀的散布在车厢上,想找出突破口,可是我失败了。既然分散的不行,那自然要换成集中的,可是集中在一点的能量,依然不能突破车厢的防御。看来光集中还不行,我就给集中在一点的能量,加上高速旋转,形成了一个能量钻头,可还是没有什么效果。

  想到当我集中能量在一点时,车厢上那一点的防御会变强,其它地方则会变弱,我就想出了个声东击西的办法。假装全力攻击一点,而实际上却留有余力,当那一点防御变强时,突然攻击其它地方。

  让我高兴的是,我真的成功了,能量顺利的突破了车厢的防御。可是下一刻我却傻了,因为我的能量感觉到,面前依然是一层车厢,而且这层的防御力更加强。

  我依旧是采用声东击西的办法,可是这回却没有打破车厢的防御,但是我却感觉到了,只要我再用一点力,就可以突破这层的防御了。

  问题是现在我已经是全力以赴了,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来突破这层防御。事实上也不应该说我尽了全力,因为是声东击西,我不可能真的将全部能量都用来攻击,一部分用来佯攻的能量,我并没有收回来。

  于是我试图在佯攻之后,快速的将全部能量都用来进攻,可是这难度实在太高了。我暗地里不停的尝试,却依然有一层的能量,不能回收转化成攻击的能量。

  我现在所做的完全突破了人体的极限,是靠着无比精确的控制力,才能做到这一切。这就象你全力打出一拳,这拳虽然是佯攻,可是你却尽了全力。如果是一般人,全力的佯攻,和真正的进攻是一样的,普通人已经无法再攻击了。而我现在却可以在全力的佯攻之后,在打出全身九层力量的攻击,这相当于佯攻和真正的进攻,几乎拥有相同的威力。如果是两人之间比斗的话,对方怎么也不会想到,全力的一击竟然是佯攻的。

  利用不断熟练的技巧,我终于顺利的突破了这层防御,可是我却气愤的发现,我面对的是如同千层酥一样的车厢。天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竟然一层又一层,没完没了的。不过这奇怪的车厢,已经激起了我的斗志,我是下决心一定要突破它了。

  这第三层无论我怎么声东击西,也攻不破它的防御,和前面的一层相比,它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看来我要换个方法了。点集中加旋转不行,声东击西也不行,那就试试这招吧!

  我将能量分成了两股,让它们集中在相临的两点上,接着让它们反向旋转。那两点附近的车厢,也随同能量的方向旋转,试图化解旋转的能量。可是那两点相临,车厢上就出现了两个反向的旋涡,结果竟然让我轻易的突破了这一层。

  现在真是后悔,为什么刚刚没有想到这个方法,我有信心用这招突破所有的防御层。因为只要加快旋转的速度,防御层自己就会裂开,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能量。

  可是突破了这一层之后,我才发现车厢一共就只有三层防御,而车厢之内竟然是空空如也。开什么玩笑,用这么严密的防护,来装空气?可是任我的能量在其中扫了几遍,除了一个小的追踪器,就再也没有发现其它东西,这根本就是一节空车厢嘛。

  莫非是忠世杰将其中的东西取走了,仔细想想虽然有这个可能,可为什么要将追踪器留下啊?难道是联邦科学院设的套,可是联邦科学院设这个套,为的又是什么?综合起来我所知道的信息,加以分析之后,我的结论就是....不知道!

  按照史前侦探小说中,名侦探福尔摩斯的话说,“无论结果是多么令人难以置信,可排除了所有不可能之后,剩下的就是事实真相了。”。

  遵循着这句至理名言,我重新分析了一下自己掌握的信息。首先忠世杰决不会将东西拿走,要是可以拿走东西的话,他绝对不会留下追踪器。按照我的推想,忠世杰应该连车厢都没有打开过,事实也正如我猜想的这样。其次联邦科学院,也不会为对付这些游击队,而搞出这么大动作,这根本就是用大炮打蚊子。在排除了所有不可能之后,得出的新结论竟然是,东西就在这空空如也的车上。

  这车上有什么值得注意的?除了这奇怪的车厢,就没有什么令人注意的东西了,难道问题就出在车厢上。莫非这车厢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而这一切都是一种伪装,为的就是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我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可是我依然不清楚,这车厢除了坚固,还有什么用途。联邦科学院这么看重的东西,绝对不会仅仅是坚固罢了!

  现在我还在假装昏迷,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的了解一下这车厢。看来有机会,我一定要搞清楚这车厢的秘密,相信从联邦科学院出来的东西,绝对不会是垃圾的。

  这个追踪器,不但会给游击队带来麻烦,也同样会暴露我的行踪,我可不想让柳擎他们跟在屁股后头。万一他们要是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恐怕乐不得游击队将我杀了呢,为了我自己好,我只好控制能量破坏了追踪器。

  一瞬间加强的能量,在追踪器上形成过载,烧坏了其中的线路。钻头车上和联邦科学院的跟踪屏幕上,跟踪信号同时消失了,钻头车上的柳擎还没什么,因为是他将追踪器的事告诉了忠世杰。他认为这是对方拆除了追踪器,而这完全在意料之中,所以他并不吃惊。他不知道的是,拆除追踪器的人,并不是游击队的人,而是阴错阳差出现在车上的我。

  联邦科学院的人就不同了,当他们发现跟踪信号消失后,屏幕前的人不禁失声叫了出来:“天啊!怎么可能,谁启动了它!”。一时间屏幕前,全是忧心忡忡的面孔,别人不了解那东西,他们作为设计者可是非常清楚。追踪器就放在它体内,如果要想破坏追踪器,只有打开“车厢”才可以。

  而“车厢”的门锁是1200*1200加密的,所谓1200*1200加密,就是横向1200位乘上竖向1200位的平面密码锁,如同围棋棋盘一样,只是它的数量积要大的多。其中的密码每分钟都在不停的变化,只有联邦科学院的总机,才有密码的编码表。平时在分院进行实验时,都是从总部得到密码,才能开启系统的。

  所以他们才放心大胆的,将追踪器明目张胆的放在里面,因为在他们看来,没有人可以打开车厢,开启那个系统。所以就算是失窃之后,大家也只是紧张,并没有焦急。

  可现在那个追踪器被毁了,就说明有人已经解开了密码锁,开启了那个系统。联邦科学院的人,这回可彻底傻了,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对方究竟是怎么打开的密码锁呢?

  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通过密码锁,而是用一束能量侵了进去,那个什么系统也并没有开启。但联邦科学院的人却不知道这些,消息立刻送到了冷百涛面前,当冷百涛听到这个消息时,立刻仿佛苍老了二十岁。

  犹豫再三之后,冷百涛下令道:“原计划执行任务的A组,现在改为跟踪,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派我们的其他两架原型机出去,同时让配备了标准机体的特战队也一起去,他们务必要完成任务。”。

  冷百涛面前的人斟酌了一下,一脸为难的道:“剩下的那两架原型机,是之前的型号,而这次被劫走的,却是最新型的。恐怕两架原型机,即使再加上特战队,也不是新型号的对手啊!”。

  冷百涛闭上了眼睛,痛苦的说道:“我当然知道,打开了密码锁后,那东西的威力有多么巨大。所以原型机和特战队的任务只是摧毁它,想俘获它根本是不可能的啊!”,说完不禁长叹了一口气,那东西可是联邦科学院几十年的心血啊!

  冷百涛面前的人也叹了口气,安慰冷百涛道:“我们有原始数据,假以时日的话,我们一定可以重新造出一架来的。”。

  冷百涛摇头,苦笑道:“你不用安慰我了,你也知道造那东西,几乎将几十年里,智能主机拨给我们的预算全搭了进去,再造一架出来,谈何容易啊!好了,我没事了,你下去吧!”。

  那人只好转身离去,就在他要踏出屋子的时候,身后传来冷百涛微不可闻的声音:“如果有可能,让他们尽量试试俘获吧!”。

  

第48章 意料之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