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0章 超级恶搞

    地下圣域中的那个城镇,就如同中国古时的城镇一样,在城镇的四周有一圈高高的城墙。城墙将城镇整个围了起来。如果想进入城镇之中,就只有通过唯一的一座城门才行。

  整个城镇的城墙大概有60尺高,表面上是青色的岩石砌成的,但那只是装饰而已。在岩石层的后面,是和圣域之门一样,数米厚的合金墙体。看着眼前的城镇,我不由惊叹,建造这样的城墙,到底要消耗多少金属。

  这城墙也让我非常困惑,如果是冷兵器时代,没人可以攻破这样一座坚城。但是通过冷雅给我的那个记忆球,我知道早在联邦建立之初,使用的就是先进的热兵器了。这样一座合金建造的城墙,面对掌握着先进武器的士兵,根本起不到任何防护作用。而现在穿着作战衣的士兵,借助战斗衣的功能,可以轻松的飞入城中。可是修建城墙的人绝对不会是笨蛋,他们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只是这个原因我现在还没有发现。

  在我们的对面,正对着圣域之门,是城镇的城门。和城墙相比,城门足足高达百尺,宽也有近百丈。看着眼前气势巍峨的城门,虽然它只是一座小城的城门,却令我想起了天下第一关山海关的城门。和山海关的城门一样,在雄关上面建有楼,楼前有一块匾额,上书两个斗大的银字〈圣域〉。

  匾额上的这两个字娟秀自然,隐隐透着一股出尘之气,在天空光球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这娟秀自然的两个字配上雄关,不但不显得唐突,反而尽显刚柔相济之美,让人只感到雄关的气势磅礴,而感觉不到半点杀戮之气。望着眼前的匾额,我可以肯定圣域这两个字,一定是出自女子的手笔。

  付东升看着我望着匾额,迟迟不肯动身,便解释道:“城门上这块匾额,就是那个人所题,已经悬挂在这里几百年了。”。

  “那个人是个女子?”,听付东升这么说,我不禁惊呼道。

  原本我就猜测,可以将自己墨宝悬挂在这里的人,一定不会是一个普通人。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人,但是那娟秀的字迹,让我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我一直认为那个人应该是个男人。可是现在付东升说这是那个人的字迹,让我头一次想到,对方是女性的可能。

  从开始到现在,他们口中一直是那个人,根本就没有提及对方的性别。只是我心中的大男子主义作祟,让我下意识的回避,对方有可能是女性这个问题。因为直到现在为止,我的一切都没有逃脱对方的掌握,说我没有挫败感那是假的,而且基于我那微薄的男性自尊心,我不想承认自己输给了一个女子。

  付东升听到我的疑问,并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说道:“你自己亲眼见到那个人就知道了!”。

  甩甩头驱走心中的挫败感,输给女人又怎么样?俗话说得好,英雄难过美人关,输给女人那是正常的。有人曾经说过,男人征服世界,而女人征服男人,所以是女人征服了世界。心里自我安慰,我又不是圣人,自然跳不出历史的规律了。

  和上面的情况不同的是,我没有征服世界,也不是个英雄。而那个人是不是女人我还不确定呢,至于是不是美人,那就更只有天知道了。

  收拾好心情的我,和付东升一起策马,进入了城门之中。进去之后才发现,城门中的通道,竟然足足有50米长,宽只有5米,高却有10米。因为城门是口大肚小,在外面看着城门非常的宽阔,可里面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在狭长的城门洞中,每隔十米还有一具千斤闸,虽然说是千斤闸,可是它们的实际重量何止万斤啊!由于城门的地面也完全是合金的,所以如果这样的巨闸突然落下,那简直就如同超大型榨汁机一样,不同的只是它是将人当成水果而已。

  如果在冷兵器时代,有人来攻击的话,守城的人可以先不关闭大门。看到外面宽阔的大门,士兵肯定会蜂拥而至,当他们发现大门实际上狭窄无比时,他们已经没法出去了,这时守城的人就可以落闸关门,而里面的人绝对会死得奇惨无比。

  这哪里是一座小城的城门啊!这根本就是经常发生大战的战堡的城门,设计这个城门的家伙一定是个战争狂,和设计圣域之门的怪物有得拼,说不定根本就是同一个混蛋。

  我们一行人通过了城门后,都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气,就连一边的付东升他们也是如此。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我好笑的问道:“付大叔,究竟是谁设计的圣域的大门,这家伙简直是恶搞的天才。先是那搞笑的圣域之门,现在又是这恐怖的城门,你们圣域就没有正常一些的门吗?”

  付东升也一脸尴尬的说道:“这可不关我们的事,设计这里的人,并不是我们的人。他只是出于报恩的原因,才帮我们设计了圣域的建筑,其实除了这些大门,圣域中还有许多希奇古怪的设计。只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他的设计实在是精妙,所以虽然这些设计很搞怪,我们还是按照他的设计建造了圣域。至于那个人是谁,我们曾经答应过他,不泄露他的名字的。”。

  唉!不怪大家都说,天才和疯子之间,只有一线之隔。这些疯子般的天才,因为疯狂所以成为天才,也因为天才所以才疯狂啊!想到这我不禁回首,打量着疯子天才的设计,却发现在城门的背面,上面镶有一块金属牌。付东升看我回头打量城门,不由一脸的焦急,结果他发现我还是注意到了那块金属牌,顿时变得脸色通红。

  金属牌上歪七扭八的写了几个字,当我看完之后,我不禁哭笑不得。这块金属牌上,写的是城门的名字,设计城门的这位疯子天才,竟将这座城门命名为〈死神的大肠〉。设计城门的这位仁兄,根本就是居心不良,将出入城门的人都给骂了进去。我们这些通过“死神的大肠”的人,岂不都成了死神的大便,这家伙也实在太缺德了。

  看着身边满面通红的付东升,我同情的说道:“真是辛苦你们出来迎接我们了。”,说完便和安琪儿她们狂笑了起来。如果知道城门叫这个名字,是打死我都不会进城或出城的,可见付东升他们为了迎接我们,可真是“牺牲”良多啊!

  付东叹了口气道:“唉!这还算好的呢!你们知道那家伙原来将城门命名成什么吗?”。

  “死神的大肠还算好?那家伙该不是将这门命名成死神的~~~?”(具体名称实在不雅,凭各位读者的聪明,绝对可以猜到)

  “就是你说的这个,更让人受不了的是,这家伙竟然要用自己的那面金属牌,换下悬挂在城楼上匾额。最后我们实是在没有办法了,只好和那家伙妥协了,采用了死神的大肠这个名字,并将金属牌镶到了城门的背面。”,付东升说完,又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我现在还好些,怎么说付东升就在我旁边,我总要给人家留些面子。可是安琪儿她们却没有这个顾及,听了付东升的话,原本就笑得受不了的她们,现在更是笑得几乎连马都坐不住了。

  可以说付东升这么爱开玩笑,完全是受设计圣域人的影响,因为那刺激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深刻了。付东升直到今天,只要一想到那家伙,将自己如同蝌蚪爬一样字迹,趁着夜色偷偷挂在城门上,就忍不住三尸神暴躁。这可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应该说这也是圣域居民心中永远的痛,那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

  圣域的人曾不止一次的想取下那金属牌,可是后来他们发现,那金属牌不知用了什么方法,镶嵌的和城门如同一体。而且制作的材料也非常独特,凭他们的身手,竟然无法毁坏。后来他们请那个人帮忙,那个人看过之后,告诉他们:那块金属牌的价值,比建造整个城市,所消耗的金属,加起来都高。而且那块金属牌还有其它的妙用,虽然上面的文字实在是缺德了一些,但那只是设计者开的玩笑,实际上却是一番好意,也许有一天圣域的居民都会感谢他的。既然那个人都这么说了,这件事也就慢慢的过去了,居民也逐渐习惯了死神的大肠。

  这几天圣域接连来了几批贵宾,他们有的没有注意到城门的背面,有的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所以付东升并未感到难堪。可是今天他运气不好,我鬼使神差的回头打量城门,发现了金属牌上的字,闹得他好不尴尬。看着后面笑得快喘不过气的安琪儿她们,我只好说道:“好了,都不要笑了,你们不也是从那里进来的吗?”。

  话虽这样说,可是我却打定主义,绝对不从那个门出去了。被“死神吃了”还行,要是从那出去,打死我也不干!

  

第60章 超级恶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